真修实修 血雨腥风中得领导同事的支持

更新: 2018年08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年我三十三岁。

大法缘

当时虽然年轻,我却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心脑供血不足,有时整夜都睡不着。而最让我痛不欲生的是由于供血不足所导致的手心、脚心溃疡长达六年多,特别是到了晚上,钻心的奇痒和疼痛,忍不住挠过之后,还出血裂大口子,每洗一次衣服,手心疼的就象针扎的一样。

我每个月工资只有一百八十元,对于我的病,丈夫不闻不问,所以只能维持现状。病痛的折磨使我的脾气变的非常不好,经常无故的打孩子,使孩子幼小的心灵过早的蒙上了阴影。原本三十几岁的我,看上去就象四十多岁,鬓角出现白发,灰黄的脸上长满了黑斑,原来清秀的身材也变的臃肿不堪,自己都不愿意照镜子看一下自己。

丈夫有了外遇,讨厌我,十天半个月看不到人影。精神上的打击和病痛的折磨使我对生活产生了绝望。有几次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但是看着幼小的孩子又打消了念头。所以每天只能在苦苦的期盼中度过,盼望着有一天我的病不用打针不用吃药就能好。盼望着幸福还能回到我身边。

就在我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我的姐姐向我推荐了法轮功。我的姐姐曾患有淋巴瘤,手术后两年的时间下不了楼,甚至连地都扫不了。修炼法轮功之后一个多月,一袋五十斤的面粉从一楼扛到五楼。可是,当姐姐把《转法轮》捧给我时,我却固执的说:“你别劝我了,我不会炼的,今天出一个气功大师,明天出一个的,都是为了骗钱,你的病暂时是好了,过一段时间还会犯的,没有一点好处,他们是骗人的。”

姐姐见我不相信又说:“法轮功是佛家气功,法轮大法是佛法,和其它的气功不是一回事。”我又说:“现在气功热打着佛家功旗号骗人的多了,谁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呀?你快把书拿走吧,你别受骗了,我也不想让自己再雪上加霜了。”最后姐姐无可奈何的说:“你先看看书再说吧,这佛家是讲缘份的,说不定你也有这个缘份哪,也许学了大法你的出头之日真的就到了呢!”

看着姐姐近乎求我的样子,我心里想着,我要不把书留下太伤她的心了,看面子就留下吧。就这样,我把书留下来,也没当回事,也没有想看的意思,只想应付一下姐姐,然后告诉她我没有那个缘就得了。

到了晚上,我的神经衰弱又开始发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姐姐给我留下的《转法轮》,心想反正也睡不着,看看书里到底写的是什么?看了也不等于非炼不可。就这样,我拿起《转法轮》翻了起来。一下翻到了第六讲“炼功招魔”这一节。炼功怎么还能招魔呢?

带着好奇心我看了起来,结果在书里并没有找到我想象的神乎其神的答案,师父从道理上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例如人有争斗心时会出现这种状态,严重时会在睡梦中经常出现与人打斗的现象,长时间下去人的精力会消耗的太大,弄不好这个物质身体就废了。这时我一下想到了我自己,每天晚上梦中都和人打斗,弄的一夜都睡不了觉,白天筋疲力尽的,上班时连上二楼都费劲。当时我虽然没有修炼的意思,但是觉的书中讲的有道理,因为我自身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就想,今天梦中若出现这种现象我再也不和人打斗了,又想起自己平时因为跟丈夫感情不好,总是无端的吵架,自己可能有争斗心。

放下书很快我睡着了,果然,半夜又来了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人,手里拿着一个象鲁智深手里拿的大铲子一样的东西要和我比武打斗,我告诉他:“这回我可不和你打了,”这个人一听说我不和他打了,举起手里的铲子一下子打在了我的腰上,瞬间我惊醒了,醒来之后腰上还有木木的感觉。

一觉醒来已是天亮,虽然还没起来,我却明显的感觉到全身轻松,好似一下卸掉很多东西,头脑清醒的好象多少年都没睡过这么好的觉了。那种舒服的感觉是我有生以来没有感受到的。当我洗漱照镜子时,我发现自己的脸色很好,而且还有了红润,可当时并没想到这是大法神奇的力量,而是自私的想:看这本书能让我睡觉哎!那我就在睡觉前看一看这本书。

抱着看书就能睡觉的心,我每天睡觉前都拿起《转法轮》翻一翻,虽然梦中没再出现打斗现象,但是第一天那么好的效果再也没出现。至于书中的内容因为师父用的文法不同,不象常人的书,所以当时有些看不懂。只知道讲的是气功和做好人。于是我放下了书,不再看了。

又过了几天,姐姐来到我这里,她满以为我已经把书看進去了,而我却淡淡的告诉她说:“没时间,只看了一点。”姐姐听我这么一说非常遗憾,叹着气拿走了《转法轮》,因为她每天都要看。

可是,就在姐姐把《转法轮》书拿走的第二天的下午,我突然就好象丢了心一样的没有了着落,又好象有一件大事又想不起是什么事没做,搅的我坐立不安的来回在地上走,不知该怎么办。这时我突然想起是不是书拿走了的缘故哇?书中有几句话我记住了:“佛家是讲缘份的,大家都是缘份化来的,得到了这可能就应该你得,所以你要珍惜,不要抱着任何有求之心。”[1]

难道法轮大法真的是佛法?难道我真的有这个缘份?想到这里,我急忙换好衣服去了朋友家,因为我知道朋友那里也有一本《转法轮》,可是她并不看,我决定把书借回来,不再抱着任何有求之心从头到尾的看一遍。当我再把书拿回来时,我的心一下子踏实了,那种踏实就象走失多年的孩子找到了父母一样。我的感觉告诉我不容我再多想,我决定修炼法轮功。

在大法中受益

当我再一次静下心来捧起《转法轮》时,法轮大法的法理不断的向我展现,师父告诉我们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以致做一个更好的人,有矛盾先看自己,做事先想别人,对于他人的伤害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特别是师父讲的不失不得,只有付出才会得到的法理,使我一下子明白了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人只想得到而不想付出,甚至为了个人的利益不择手段伤害他人造成的。人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在不断的积攒着这些恶业,所以才造成今生的痛苦。

在大法的启悟下,我明白了这些因果关系,我的心里再也没有一丝怨恨。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苦苦寻找的能使人幸福的根本是什么,眼下师父教我们的不正是做人的根本吗?法轮大法不正是我这些年要找到吗?在我人生无望时,法轮大法让我看到了光明。

法轮大法超常的法理加上神奇的功效,使我在短短的几天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鬓的白发不但消失,而且头发变的又黑又亮。灰黄的脸变的白里透红,由于疾病导致臃肿的体型一下变的挺拔清秀。三十三岁的我不但恢复了往日的容颜,而且看上去就象二十几岁。困扰了我六年多的手心脚心溃疡病在不到三个月内,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全部消失。

我的丈夫不再用厌恶的眼光看我了,孩子变的健康活泼不再多病,公婆也不再愁眉苦脸了,我们一家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中。我庆幸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庆幸我有这么好的师父,得到了法轮大法我觉的我得到了珍宝,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师父是我最亲的人。

用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

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身体恢复了健康,我工作积极了,别人不愿意干的活我干,每天乐呵呵的从来不和同事发生矛盾,在个人利益上也从不和别人去计较。有一次,财会科的老科长要退休了,工作了几十年的单位,一下子离开,在感情上,老科长有些接受不了。在酒醉的情况下,向我借了三百元钱,并且还给我打了欠条,只是因为醉酒,所以字写的歪歪扭扭的,跟平时写的不一样。

几天过去了,老科长就要回家了,可是他并没有还钱的意思,当我把欠条拿给他时,老科长拿过欠条看了看,却说:“你尽扯淡,这哪是我写的,我什么时候借过你钱哪?”看着老科长不象开玩笑的样子,我没和他争执。因为我知道老科长平时不是那样的人,他一定是喝醉酒,想不起此事了。可是虽然这样想,但心里还是有些发凉。对于当时工资只有五百零二元的我来说,三百元不是小数字,所以心里没放下,找到了当时在场的一位女同事说了这件事,这位同事大姐对我以前的遭遇很同情,所以马上愤愤不平的说:“我去给你作证,把钱要回来,借钱不还,就找领导。”看着大姐的样子,我急忙说:“姐,老科长平时不是那样的人,他不会讹我三百元钱,他一定是喝醉酒想不起来了,我心里就是一下有点接受不了,跟你说说,就没事了。再说,你们平时相处的也很好,别因为我把你们之间的关系弄僵了。”

最后三百元钱我放弃了。之后,我又告诉大姐不要声张此事,免得别人对老科长有看法。看着我的态度,同事大姐又说:“你真是个傻子,借你钱不还,都不要了,还要替人家着想,这炼法轮功的就和别人不一样。”

单位里,我是管发票的,因为在当时增值税发票都是手写版的,所以我也配有一台密码柜装发票。由于现金员的密码柜有时装不下,经常把钱和账目一起放到我的密码柜里,而钥匙却让我保管。她告诉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相信你。”

一天,单位的一位平时很熟的职工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让我给开优惠价的豆油,然后转手卖高价挣钱,开这种油必须得有领导批条才能给开。所以我告诉他说:“你先去找领导批条,然后再来吧。”这位职工平时在单位小有名气,听我这么一说,一下就急了,并且诈我说:“你平时给别人偷着开优惠价,我要找领导查你的发票。”我把发票扔给他说:“你查吧。”他一看没吓住我,又换了个态度说:“孩子上学没钱交学费,你就让我给孩子挣点学费钱吧。”我问他说:“学费多少钱哪?”他说:“不多,二百元。”我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二百元钱说:“这二百元钱给孩子交学费吧,什么时候还都行,若没有我就不要了,这是我们个人之间的关系,公家的便宜咱们不能占,那样会失德的。”听我这么一说,他突然笑了说:“你这炼法轮功的真行,还真坚持原则,心眼还挺好的,我不是来开油票的,我就是要考验考验你这功夫炼的怎么样。”

冬天,单位职工清理市内的积雪,女同事们都借口家里有事请假了,只有我和另一位女同事一直坚持了好几天,直到把雪清理完毕。而另一位是为了以后在工作上能调到更好的岗位。看到大冬天我们跟着男同事一样的干,有的男同事就劝我们说:“人家别人都不来了,你们也请假别来了。”我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因为师父告诉我们要干好工作,在哪里都应该是个好人。看着我不吱声,他们又说:“对呀!你是炼法轮功的呀!”

证实大法 众生明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铺天盖地造谣污蔑法轮功,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去了省政府上访,我也和大家一样,还有姐姐、婆婆一起去了省政府,被警察抓了起来,第二天又被警察强行驱赶殴打。面对着这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当时不知该怎么办,无奈只得带着遗憾的心情回家了。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我,回来后心情很沉重,怎么也想不通,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师父一本《转法轮》能使亿万人道德回升,这对于国家和社会来说不是好事吗?政府怎么也不说真话还造谣呢?所以两天的时间我没上班,第三天单位的领导来到我家里,没有半点指责和批评,反而安慰我说:“别有思想负担,你平时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也告诉了单位的人不要拿这件事和你开玩笑,上班吧,单位不会给你怎么样的,装進你心里的好东西谁都拿不走。”听了厂长的一席话,我流泪了,我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还能有人认同大法,还能这么有善念。

上班后单位领导包括同事没有一人提起这件事,对我不但没有歧视反而对我比以前还好。我也象以往一样领导分派什么活从来不挑,都认真的去完成。有时间就给同事们讲自己和他人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告诉同事电视上说的不是真的是造谣,同事们听后没有一人反驳的。

在单位里《转法轮》就放在我的办公桌上,闲暇时我就看一看书。有时本想和我聊一聊天的同事当看到我正在看书时,赶忙退出去,还告诉我说“不打扰了,加点小心”等话,然后悄悄的把门给我关上。就在邪恶最疯狂的造谣污蔑大法时,我依然按着师父的教导的“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1]的原则去做,不断的向身边的人讲着真相,用大法的标准修炼心性,用自身的行为影响着身边的人,所以单位领导从来没刁难过我让我写过什么保证。就包括后来我一直做真相资料,每周要到外地取一次资料,当赶不上休息日向领导请假时,他们都是非常爽快的答应,而且从不问我干什么去。

二零零零年的七月,带着为了让政府了解真相,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心情我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在我被关押期间,单位领导还有几位同事到看守所来看我,他们没有因为我去北京上访给单位添了麻烦而指责我,而是照样安慰我说:“出去就上班。”等我再回来上班时,我的工资奖金照发。

同年十月,由于迫害的升级,局长亲自来到我的单位,把我叫到厂长办公室,要我写放弃修炼大法的保证,若不写就开除我的公职。面对着这么大的压力,我没有丝毫怨恨之心,而是平静的告诉他说:“我理解你们,我是你们的职工,开除我这不是你们的本意,你们是因为受了上面的压力才要这样做的,我修炼法轮大法是在做好人没有错,我不能放弃,即使你们真开除我,我也不会怨你们。”局长看着我坚决的态度,缓了一下口气说:“你这种态度让我们怎么向上面交代呢?政法委要你的保证书呢。”看着局长为难的样子我说:“我知道你们为难,那就让政法委知道我真实的态度吧,我也知道你们不愿处理我,那就把我直接交给他们吧。”我让单位领导给我拿来了纸和笔,然后堂堂正正的写下了坚修大法到底的保证。

二十天过去了,我照常上班,没有人处理我。可到了十二月份,当地“六一零”却要把我送入洗脑班,我被迫流离失所了两个月,在我流离失所期间,我的单位换了新领导。过年的时候,我回到了家里。看着家里的亲人因为我被迫害流离失所所承受的痛苦,我心里想我修炼大法没有犯罪,我不应失去工作,我应回单位上班,不能再让家里人承受我失去工作的痛苦。

可是,就在正月初九这天,辖区片警和一个保安突然来到了我家,当时只有我和婆婆俩人在家,看着正在擦地的我,片警说:“我们找了你好久了,今天你必须把事情说清楚,然后还得写保证,不然就把你抓起来。”我照样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可是他不但不听反而给当地国保大队打了电话。十分钟不过,一辆黑色的轿车载着五个警察来到我家,再加上片警和保安一共七个人,要将我强行带走,婆婆当时被他们吓的顺脸淌汗。我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大法无罪,我不是犯人,我不能跟他们走。最后在师父的看护下,他们没带走我,而是请示了“六一零”办公室要我的单位出面保我。

从来没见过新领导的面,我不知这位新领导会什么样,当我正在想着如何向新领导讲真相时,国保队的副队长带着我单位的新厂长,还有和我一个科室的两个女同事来到了我家。还没等我说话,新厂长当着几个警察的面叫着我的名字说:“什么都别想,想上班明天就上,不想上,就再休息几天。”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位新厂长在这么疯狂的邪恶面前,也能这么有正义感。当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我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为弟子扫平了修炼路上的障碍,为我安排的善缘,我从心里感激师父。

第二天上班后,我两个月的工资照发。厂长来到我的办公室找我谈话,告诉我说:“我不反对你们,你去北京上访,别人害怕,我不害怕。”我感谢他对大法的支持,同时告诉他善待大法弟子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我给他讲述了我这两个月流离失所的艰难,指着自己刚缝好的毛衣袖子说:“这两个月,白天黑夜我就穿这一件衣服,我的衣服袖子都穿破了。大法弟子只为说真话做好人。”厂长看着我穿破的毛衣,突然提起单位另一位流离失所的男同修的名字说:“你知道他在哪里吗?如果知道,就让他回来上班,我保你们,你们太不容易了。”可惜的是我不知道那位男同修在哪里。在以后的上班的日子里,我除了干好本职工作,经常给同事们带真相资料和光碟,从未有人找过我。

公安局把我交给了单位,可是他们并没放松对我的监控,片警每天都要到我的单位看看我在干什么。他们这种行为很快引起了同事们的反感,背地里都告诉我说:“你干什么坏事了,他们要这么对待你,不就是炼法轮功吗?再来骚扰你就骂他。”我告诉同事们炼法轮功的不骂人。

一天早上刚刚上班,片警就又来了,恰巧被两个男同事看到了,其中一位就是想找我开优惠价油想考验考验我的那位,他们两个急忙找到一位女同事说:“片警又来了,你赶快去看看他要干什么?要是态度不好,马上赶走他,这里不是派出所。”这位女同事真的到我的办公室转了一圈,当时我还不知是怎么回事,后来同事们告诉我才知道。当片警要走时,却被两位男同事和几位女同事给拦住了,并告诉他说:“你们不要再来骚扰人家了,人家在单位表现非常好。你们这么对待人家,人家是什么心情啊?”后来厂长知道了此事,找到片警说:“我的职工由我来管,你不要再来了,吓着人家怎么办?”从此片警再也不来了。

在局里召开的关于迫害法轮功的会议上,为了不担责任,局领导再一次要我的单位把我交出去,可是厂长照例又说:“我的职工我来保,不用他们管。”回来后又告诉我安心上班,什么都不要怕,只要我在一天就保你一天。

二零零一年的三月,由于警察和街道一次次的到我的单位和家里骚扰,我的丈夫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和我离了婚,因为那时孩子要跟着我,所以我领着孩子,拿了两套被褥和一台电视机,兜里只揣了二百元钱租了不到三十平米的小仓房住了進去。

单位领导知道了此事,第二天,带着单位的书记和另两位副厂长等十几个人给我送来了米、面、油和日用品,还有一千元钱。临走时,还告诉我不论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单位说。

由于单位的产品滞销,企业开支有困难,有一部份人要放假回家,我也在其中,正当我不知自己下一步的生活怎么办时,厂长却在职工会上宣布不给我放假。第二年照样是这种情况,这次厂长没在会上宣布我不放假,单位现在这种情况,我本来就是多余的人,所以不能再给领导找麻烦。当我正准备收拾东西要回家时,一下進来好几位同事,这个告诉我别上火,那个要给我找打工的地方,后来厂长的司机叫着我的名字说:“你先别收拾东西,我去找厂长,不让他给你放假。”正说着厂长進来了依然告诉我不放假。

后来我因张贴大法传单而被蹲坑的国保队长绑架,在看守所绝食十二天后出来,在家调整了几天我又上班了。这次厂长不但又没责备我,反而说:“前几天我打发司机给你送鸡蛋,说你家里没人,这几天又赶上我的母亲有病耽误了几天,我不知道他们又把你抓去了,我要知道早去把你要回来了。”后来由于单位的情况越来越差,已经连续两个月没发工资了,看着为了企业奔忙的厂长,我不想再向单位借钱给领导添麻烦,打了招呼在他没同意的情况下,我悄悄的离开了单位。

后来被迫流离失所被绑架后,我被迫害的住進了医院,我单位的领导知道后又到布满了警察的病房里看了我。我被非法判刑后,单位也没开除我,还继续为我交养老保险金两年,直到单位解散,那时我已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厂里还把五千元的失业费交到我家人的手中。

就这样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候,我时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时时按着师父的教诲和一个修炼人的胸怀去面对一切,随着迫害升级不断的讲着真相,在邪恶的迫害中,我虽然失去了家庭,但是我却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看护,一次次的使我遇难呈祥的幸福。体会到了众生通过我的行为能认可大法,更主要的是在我被迫害时他们能够和我一同抵制邪恶迫害,从而摆放自己的位置,选择未来的幸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