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秦月秀被送入监狱总医院 家属被要挟

更新时间: 2018年09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普陀区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秦月秀于七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南汇监狱,不到一个月,身体出现种种异常,被送到上海监狱总医院。九月六日,焦急万分的家属委托两位律师一起来到了监狱总医院要求会见,被监狱刁难。律师手臂被狱警抓伤,家属被要挟。

秦月秀女士炼了法轮功以后,没多长时间身体一下子就好起来了,各项指标迅速恢复正常,二十年来再也没生过任何病,为国家节约了不知多少医疗费。特别是她以法轮功的真善忍原则做人,在小区里邻里关系都很好。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日,秦月秀被普陀分局长征派出所、分局国保绑架,据悉是因为她给人一份真相光盘。秦月秀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被枉判一年六个月,并于七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南汇监狱。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她的家属收到从南汇监狱寄来的信,称呼内容都是秦月秀本人的语气,可笔迹完全不同,简简单单的一封报平安的信为何要找人代写呢?家属在七月十九日在看守所会见过秦月秀,她人虽然痩了些,但精神状态很好。

八月八日,家属突然接到普陀区长征镇综治办姚姓工作人员电话,让到小区居委会去见秦月秀的主管狱警。来的正是南汇监狱狱警张婵婵和刘雪梅。张婵婵跟家属说:秦月秀情绪低落,还提及家里的各种情况。

家属听了很奇怪,回答根本无此事。狱警还说检查出来秦月秀以前得过腔梗。可秦月秀身体一直很好,从没此病,家属更加不解,并问她们为何不给接见单,她们说秦月秀不需要接见所以没写。按法律规定,家属有权每月接见。

八月上旬和中旬,秦月秀的孙女写过两封信给秦,都没有回音。八月十八日,南汇监狱来电话索要秦家的户口簿、身份证、近三个月电话(家里座机) 缴费单,称要安排九月秦月秀与家属通话,家属追问为何八月没收到接见单。

八月二十五日,狱警打电话给家属,称秦月秀因腿肿,已转入监狱总医院住院治疗。秦月秀现在身体状况究竟如何?家属愈加担忧焦虑。

九月四日,狱警刘雪梅打电话给家属,说原来主管秦月秀的狱警张婵婵不再负责,改由她接管,秦月秀正在康复中,家属第一个月没收到接见单的可以安排中旬直接来会见。

九月六日上午九点,焦急万分的家属委托两位律师一起来到了上海监狱总医院,要求会见秦月秀。九点左右,律师至院内办理会见手续。经过好几道门卫,层层登记安检后至总医院大楼门口。正当律师准备进门会见时,南汇监狱几名狱警拦住律师,称律师需要至南汇监狱狱政管理科办理会见手续,因秦月秀属于他们管辖内,而不是在监狱医院办理会见手续。

律师告知:第一、秦目前在总医院治疗,管辖应当是总医院。第二、律师已办理了会见手续,正当合法,只待会见了。第三、律师之前在总医院办理过会见,一直是属于总医院办理会见手续。因此他们说的情况不符。

但是几名狱警依旧不放律师通行,还问律师会见是什么缘由,坚持要律师至南汇监狱重新办理会见手续。律师拒绝,狱警告知已联系领导,叫律师就地等候,要么跟他们至南汇监狱重新办理手续。至此僵持到十点多钟,他们找来总医院狱政管理科科长。科长首先道歉,称不好意思,是其工作失误,手续办错了,其没有资格审批,应该由南汇监狱审批,因此请律师见谅,并要求律师出去,至南汇监狱重新办理手续。律师拒绝,称手续已办好了,没理由出去,人在医院手续没办错。僵持一会,科长称本是好好沟通,实在不行只能动用强制措施了,几名狱警、监狱干警过来,示意要律师出去。后律师们退出至南汇监狱重新办理手续。

退出的路上,狱警意欲将律师赶出门外,称律师没有新的律所会见手续了。律师当即反驳,直言自己是律师事务所主任,公章带着,怎么会没手续了。后至南汇监狱一楼大厅办理审批手续。首先狱警对会见事项提问,又问委托人是谁,还要去找秦月秀核实确认是否委托,律师提出要和秦月秀当面确认委托,被他们拒绝。又称要确认委托人和秦月秀的身份关系。两名狱警就到门外,给秦月秀的家属“做工作”,单独洗脑。期间狱警要律师出示律师证件并要进行复印,被律师拒绝复印,表示没有这个规定。僵持一会,他们叫来几名狱警围住律师,将一名律师赶出大门。

被狱警洗脑后的家属被带进监狱,狱警让家属核实委托身份,又要重新签署委托书。此时家属被吓得不肯再在委托书上签字。狱警就借口另外一名律师委托手续有问题不让会见,僵持之下,几名狱警一拥而上将律师一路架出南汇监狱大门,后关门不让律师进入。这几名狱警其中一人姓沈,其余皆未告知姓名。

律师手臂被狱警抓伤,出来后立即报警,警察几分钟后到达。律师对警察陈述了自己被抓伤的情况,同时也讲到自己的律师会见权被无辜侵犯,要求警察调查,同时要求警察进入监狱,找出责任人。警察答复:第一、报警受理,律师可以至派出所做笔录。第二、他们未带介绍信,无法进入监狱,需要回去办理手续。第三、其后会去调查,有疑问可以致电派出所。后离开,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律师被赶出监狱总医院大门后就再也不见秦月秀家属人影,一直等到下午一点,拨通其手机也无人接听,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也不知这位担心老伴安危的老人有没有见到被冤判入狱的秦月秀,家属的安全是否也受到了威胁更不得而知。从监狱方百般阻挠家属和律师会见的情形,不难看出秦月秀入监后这不到一个月身体出现的种种异常背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黑幕。


上海市南汇监狱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480号
邮编:201318
总机:021-68189797
范伟 监狱长
书记、政委 周广洪
陈礼松 副监狱长
七监区 电话021-69189797*2707
刘雪梅 18918646157
张婵婵

上海市监狱总医院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478号
邮编:201318
总机:021-68189955
院长 陈志国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建国西路648号
电话:021-24029888
邮编:200030
狱务公开服务热线:12348转5
钟杰 书记
吴琦 副书记、局长
胡军 副书记
刘金宝 副局长
戴卫东 副局长
宋烈 副局长
李勇 副局长
牛海陵 副巡视员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信访接待
电话:021-65121890
地址:上海市长阳路111号7号楼204室
邮编:200082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警务督察室
电话:021-24029672、24029676
地址:上海市建国西路648号1203室、1204室
邮编:20003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