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协副主席李士祥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李士祥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五日被当局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遭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李士祥,一九五八年九月出生,北京通州人。二零零三年一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任朝阳区委书记。其后历任北京市委常委、直属机关工委书记、秘书长、常务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

李士祥任北京市朝阳区区委书记期间,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下是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在李士祥任职期间遭迫害部份案例:

一、美籍华人的亲属遭朝阳区警察绑架

二零零四年二月八日侨居美国纽约市的美籍华人张女士寻求社会各界人士的帮助,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目前被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的姐姐张浚和外甥女李迟月。

据了解,法轮功学员张浚和女儿李迟月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晚被朝阳区警察绑架。第二天,朝阳区警方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查抄了她们的家。一月三十日,警方向张浚的丈夫李近溪宣读了对张浚、李迟月的逮捕令并再次进行搜查,公安部门还不允许律师会见她们而剥夺了她们获得律师帮助的合法权益。

二、北大毕业生邱艳艳被绑架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邱艳艳在公司被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带走,随后被非法抄家,所有的法轮功书籍、磁带、电脑和护照被警察抄走。

邱艳艳一九九二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通德语、英语、乌尔都语,在北大成绩优异。当时她任职于北京一进出口公司。邱艳艳自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单位中严于律己,不求名利,多次拒绝回扣、奖金,其业务能力和人品在单位有口皆碑。邱艳艳被绑架前正准备到美国出差。

三、清华学子褚彤、虞超、王为宇遭重刑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三日中国高等学府清华大学的三名法轮功学员褚彤、虞超、王为宇于二零零四年四月被非法判重刑。

虞超,男,清华大学精密仪器系毕业,网络工程师。虞超二零零零年因在天安门广场打开大法横幅表达心声,被非法劳教一年(所外执行),后被迫流离失所。

褚彤,虞超的妻子,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硕士,讲师。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去天安门城楼上为法轮功请愿,遭到警察的野蛮殴打。被绑架后被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被非法判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出狱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下午十八时左右,虞超、褚彤夫妇在大街上被七、八个警察公然绑架,虞超奋力挣脱时受到众多警察的毒打。他们租用的房屋已被劫掠。在此次绑架前,他们已经换了住处,因为被恶人发现后盯梢,整座楼被封锁包围。在被非法抓捕后,虞超、褚彤夫妇被国安和“六一零”劫持到团河的“北京法制中心”迫害。虞超绝食绝水抵制逼供、洗脑、毒打,邪恶之徒把他的身体呈大字形固定在木板上,不让他洗漱、上厕所,有时被迫弄脏了裤子,虞超被捆在木板上长达五个月,始终没有在高压下屈服。

王为宇,男,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博士生,一九九一年因品学兼优免试就读于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一九九六年获得学士学位。同年,在该系获得清华大学硕博连读免试推荐资格,攻读博士学位。一九九九七月后,曾两次被清华大学强制休学,被非法关押,被迫放弃博士学位。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二日在其打工的公司上班期间被国安特务秘密绑架。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诬判褚彤、虞超、王为宇有期徒刑:褚彤十一年、虞超九年、王为宇八年。

四、法轮功学员陈凤林被迫害致死

陈凤林,男,朝阳区来广营乡北苑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三月份修炼法轮功。在此之前他患有多种疾病,经常半夜被送往医院抢救,四处求医,终得不到有效治疗,生不如死。而他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到二零零零年底近两年的时间里,没吃一粒药,没住一次院,身体状况一直很好。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陈凤林被绑架进朝阳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转到村委会继续迫害半个多月。回家他受到严密的监视,警察经常跳墙上房或破门闯入家中骚扰他的正常生活,他被迫流离失所数月。

二零零一年一月,陈凤林被当地派出所、“六一零”办强行关押在朝阳绿色家园,准备送洗脑班,在这期间他在精神上受到了残酷的迫害,血压突然增高,被送医抢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陈凤林被强行送洗脑班。二零零三年七月,“六一零”人员企图第二次拉他去洗脑班,他坚决抵制,恶徒们曾十几次到家威胁,并派人每天轮流看守着,直到年底。

在这种长期关押和精神迫害的环境下,使陈凤林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于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七日在医院去世。时年五十一岁。

五、法轮功学员牛进平被关精神病院

朝阳区法轮功学员牛进平,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当地派出所和街道的不法人员配合北京及朝阳区警察关入精神病院折磨,以后又多次被非法关入进拘留所。二零零零年因在佳木斯和同修交流修炼心得,被非法劳教两年。两年到期后,佳木斯劳教所通知家属接人,但北京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副所长王晴和当时的管片警察孙小青、“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德才以及香河园街道等三家单位竟不准家属接人,他们派人提前赶到佳木斯劳教所将牛进平秘密押回,直接押进洗脑班迫害。牛进平在洗脑班遭到殴打、不让睡觉等残酷折磨。

牛进平的大女儿牛丹也因修炼法轮大法遭到当地警察多次绑架。二零零零年,当时只有十几岁的牛丹就被关押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后又被送至洗脑班迫害。

牛进平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张连英,原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多次遭绑架、关押,几乎每次都有朝阳区当地派出所、六一零、街道办事处人员的参与。二零零一年张连英被佳木斯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受尽酷刑,奄奄一息时被东北警察拉回北京,一扔了之。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街道六一零和办事处人员还继续跟踪、监视、骚扰她及其家人。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牛进平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向前来北京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讲述了自己、妻子及身边好友因坚持真、善、忍而惨遭迫害的实情,其中谈到光他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就超过三十人。之后,从五月二十四日开始,朝阳区当地派出所片警、街道“六一零”头目杨义国和街道、居委会的人就多次上门骚扰,盘问、逼签字。

北京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发动迫害的中心,桩桩件件的迫害事实,令人惊骇,那些丧尽天良的恶事,只有你想不出来的,没有中共干不出来的,中共从来走的都是绝户路。

而那些被中共利用的政治打手,在其利用价值失去后,会被中共撒手扔进监狱、或被自杀、或被他杀,没有一个善终的,

今天,李士祥遭恶报,是在他迫害法轮功那天起,就已经注定了。他追随江泽民走的是一条不归路。

善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张士祥、李士祥、刘士祥们,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善恶皆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