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出所所长:我们不会再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由于江泽民违犯宪法和法律,迫害法轮功,警察也被卷入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流之中。当时我才修炼不久,就时时被警察“照看”,绑架、抄家随时发生,使我对警察既厌恶又痛恨。

后来经过大量学法,在师父慈悲的教导下,使我懂得警察也是受害者,他们也是为大法而来的,由于工作的原因,在中共上层的高压之下,被动的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太可悲了。大法弟子不能恨他们,要救他们,他们也是众生。

在几次和警察的接触中,我彻底改变了过去的“偏见”。这里我把几次跟他们接触的过程写出来,让大家共同来了解他们。

一、初次接触当地派出所警察

那是何年何月记不清了,反正那时邪恶得很,一个小小的“大法真相护身符”就可成为他们抓人的“证据”或借口。

那天我在滨江花园给人讲真相,就是给人一个小小的“大法真相护身符”,被旁边的一个人看见了,抓住我不放,马上打电话叫来“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把我绑架到附近的一个派出所 ,派出所的人在“610”的指使下,对我搜身、查血、按指纹……还做了简单的询问,到吃晚饭的时候,把我先生通知来,接我回家。

因为他们什么也没有查到,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身上的几十个护身符和几十个人的三退名单,他们没发现,只好把我放回家。

这天,我与所长有短暂的接触,留下的印象是此人不是很坏,远不及“610”的人邪恶。这里的警察有的主动给我倒水,有的还自己拿钱,给我买午饭,我给他钱,他还不要,足见这里警察的善良。

二、再次相遇

我在滨江路菜市场和一个同修给路人讲真相,又遇上了一个人,通知派出所的人来,把我和同修一起又绑架到上次那个派出所。但当我看到较温和而又相识的所长时,我渐渐冷静下来,这不明摆着天赐良机,要我们救这些迷路的警察吗?

师父说:“我不只是为你们,我为所有的生命操尽了心,我为所有的生命几乎耗尽了我的一切”[1]。是啊!慈悲的师父每次讲法都提到要我们不遗余力的救人,警察也是众生呀!我们救人责无旁贷,我暗下决心今天我就得给他们讲真相。

于是,当所长一来,我就主动迎上去说:“所长,你好!”他轻声的有点无奈的样子说:“不好啊!我就感到不太好啊!”我说:“听说所长要见我们,不知有何事?”他没回答,然后坐到电脑桌旁,打开电脑。

我知道他打开电话,连线到隔壁房间,让那边的警察窃听,这是一贯做法。我装着不懂,只管滔滔不绝的讲,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半点坏事都不做,当初,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专门调查过法轮功,结论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一是学法修心,道德回升,二是强身健体,为国为民节约大量医药费……可是江泽民出于妒嫉心,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破坏践踏法律法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残酷血腥的镇压,害死了成千上万的无辜的修炼人……天理豈容人胡作非为!谁犯的罪谁偿还。这些铁证如山的证据,不久就会大白于天下。作为警察,你们难道一点都不感到恐怖吗?是大法弟子帮你们化解了这一大劫。

我又诚恳地说,我们的师父慈悲得很,要我们救有缘人、善良人,我们眼中没有仇人,没有敌人,只有众生,哪怕整过我们的警察,我们也不能恨他,他们也是来得救的,只要愿意得救的,我们都要救……我说了很多,有的也记不清了。所长一直没说一句话,也许有些话拨开了他眼前的部份迷雾。

后来我对所长说: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回去了,因为我穿得不多,有点冷了。他可能很为难,一言不发,当我和同修离开时,也没人来阻拦我们。

三、派出所所长:“我们不会再来了。”

“诉江”后,“610”报复性的迫害大法弟子,扣退休金、抄家、绑架、逼写“三书”等等。我地就有三十多个退休教师被扣退休金,为此我们写了“劝善信”发送了很多单位,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我把这封“劝善信”寄了份给这个派出所的所长 ,还特别叮嘱了几句话:“你是一个善良而有所醒悟的人,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请不要再被他人利用了,做违背自己心愿的事情。”

劝善信发出数月后,我校的同修告诉我,有一天,派出所的许多警察到他家抄家,居委会的人也参加了。奇怪的是家里有那么多的大法资料,居然一大帮人什么也没抄到,很快就走了。所长和一个居委会的人留下来很客气的对同修说,“今天这种事再不会有了,我们不会再来了。”

我想这次他们来很可能在“610”的逼迫下来走走形式的。昨天,我在菜市场碰到了一个身穿警服的年轻警察,他还记得我是一个退休教师。我给他做“三退”,他没有半点推辞,立刻欣然接受。

一点浅见,抛砖引玉,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