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心“转化”很危险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九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就认定修大法可以回天,不再受人世轮回之苦。那时工作忙,孩子小,也没参加过集体学法和炼功。没学几个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的一场针对法轮大法及大法修炼者的疯狂打压和迫害就铺天盖地的开始了。

因没有打下扎实的学法基础,我这十九年的修炼道路走的真是磕磕绊绊,摔了不少跟头。曾经三次被非法关進洗脑班,一次判刑四年半,一次劳教两年半。尽管遭受了许多痛苦,留下了许多遗憾,但是我从未因修炼大法而后悔过,如果人生能重来,如果能有再一次机会选择,我仍然坚定的修炼大法,比起精進的同修,我还是做的很差,下面我把自己的一些教训和感悟写出来请同修们指正。

一、夺命的 “转化”

二零零四年的年底,我被国保警察绑架到当地邪恶的“转化”班。一开始我坚决不“转化”,过一段时间后,恶人利用我对孩子没放下的亲情钻空子,欺骗我说写了“转化”书就能回家。当时孩子才七岁,从小就是我一手带大,也是我最放不下的一大情关,于是违心写了一份“决裂书。”

当天晚上,我刚刚躺在“转化”班的床上,就感到全身发冷,猛然看到床尾窗口上显现出两个丑陋的生命,瞬间就扑到我身上,使劲掐住我,让我身体动弹不了,很快我的元神离体,滚落到地上,又爬到对面床上。对面床上是一位老同修,她当时已经睡着了。我的元神向她求救,她的元神坐起来告诉我说:“我也帮不了你,因为我也写了决裂书了。”我的元神急忙回到自己的身体,半天才想起喊师父救我。就这样心里一喊,那两个坏的生命一下松开我飞跑出去了,我的身体不冷了,也能动了。

这真真切切的事情发生,我很快就明白是因为我写了“决裂书”,邪恶的生命就有理由進入我的空间场,并对我下狠手强行索命,虽然是违心被迫写的,那也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没有走师父安排的路。

师父开示:“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它钻了这样一个空子。”[1]

师父讲:“当然我们讲了,人都是因为自己这个观念不对,心不正招来的麻烦。”[1]

师父讲:“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你心性要把握不住,你追求这个,追求那个,肯定会招来麻烦的。”[1]

“这个人一产生不正的念头,就很危险。”[1]

“真正度一个人很难,可是毁一个人就极其容易。你自己心一不正,马上就完。”[1]

“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

隔了一天,我晚上躺在床上,突然身体又莫名其妙的发冷,我看见那两个邪恶的生命又来了,这次我还没等它们扑过来,就念发正念的口诀把它们清除了。

二、再次“转化”的后果

我被从“转化”班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一年后被非法关押到监狱。因承受不了邪恶的迫害,我又一次违心“转化”,写了“三书”。

之后我天目看到自己戴着手铐和脚镣躺在一间牢房的黑棺材里。

有一天半夜上厕所,眼前突然冒出一个与屋顶一样高的丑陋可怕的男妖,当时吓得我没有了正念,拔腿就跑,我明白这又是违心“转化”后带来的严重后果。心里想背法,可是脑子里空白一片,想不起什么法了。本来师父的《论语》我背的很熟,可是背完一段后就被干扰得说啥也背不下去,想别的事去了。没有大法,背叛了师父,我的内心痛苦至极。我心里求师父不要放弃我,很快又感到法轮在脑门旋转。我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之后我又慢慢想起了许多法,一有时间就背法发正念,状态一天天好转起来。

三、放弃减刑

我后来在监狱的劳动中挣得的分可以减刑十个月到一年,我的人心又起来。关押多年,我太渴望自由了,渴望与亲人团聚,特别是对孩子的牵挂和思念。我当时心里人的观念和大法要求的正念互相碰撞对抗,因为想减刑就意味着要写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三书”,那将是对大法对师父的又一次犯罪,可是人心强时又给自己找理由开脱,即写“三书”也不是真心的,早获得自由可以减轻家人的痛苦,可以早日学法炼功。那时候即便是不减刑警察也要问明原因,不会轻易放过的。

就在规定减刑的期限到最后一天时,我在梦境之中看到地面上长出一朵漂亮的粉荷花,刚刚绽放就马上枯萎了。之后走一段路后,地面上又长出一朵艳丽的荷花很快又一次枯萎。接着又走过一段路,地面上又一次冒出含苞待放的荷花,周围还长出了碧绿碧绿的荷叶,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看我心不稳,对我这样点悟。即开放的第一朵荷花本是我修好的果位,因在“转化”班里写了决裂书,那朵花就枯萎了,也就是修好的果位没有了。第二朵荷花的枯萎是指我在监狱又写了“三书”。

第三朵荷花没有枯萎是指我又从新修出了一个果位,最后我坦然放弃了减刑,心放下了,警察也没有追究我放弃减刑不报奖的原因。

我悟到“转化”不仅是修炼路上的最大污点,也是邪恶生命敢于对修炼人下手迫害的最大借口,特别是有许多修炼人被关押迫害回来后,魔难重重,表现在家庭方面、身体方面、经济方面都不顺利,我觉的这都与当时写下了诬蔑大法和师父的“转化”书有直接关系。

师父虽然不承认旧势力制造的这场迫害,也知道弟子在魔难中正念不足,肉身承受不了而违心写了“转化”书,所以一次次给修炼人从新走回来的机会,但写过“三书”之类的修炼人,一定要找到当时的根本人心和执着,上网严正声明,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因此造成的过错和损失,严肃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特别是有的同修碍于面子不敢坦坦荡荡承认自己在黑窝里曾经写过不敬师不敬法的东西,这是非常危险的,有的甚至被邪恶以此为由迫害得失去宝贵的生命。

师父讲:“我告诉大家的是,你是个修炼的人,你走在神的路上,你错了不要紧,你要知道错,你要在没有修炼完成之前做好你该做的,继续做好你该做的,这就是修炼。”[2]

以上为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