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心修大法 师父保护神迹现

更新: 2018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农村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十月喜得大法,脑血栓、胃热、胆囊炎等多种病症很快就好了。老伴看我身体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她也修炼了大法,她那严重的气管炎、关节炎、神经官能症等也好了,我们都深深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喜悦,身心愉快,天天去五、六里外的炼功点学法炼功,幸福的沐浴在师父的佛恩中。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动用了全部的国家机器迫害打压,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炼功点被解散,我就在我家从新建立了炼功点,七八个同修来我家学法炼功。几个月后,我想这么好的师父和大法被诽谤,世人被毒害,我和同修商议一定要走出来讲真相,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因为没有资料,我们就自己做,买来红色、黄色、绿色等绸布,裁好,写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挂树上、电线杆上等,也贴些不干胶。

二零零零年过年时我们几个同修做了大量的横幅,挂在村口的大树上,公路两边的电线杆上,有些人看了后说过年花红柳绿的挺好看。后来我们与外地的同修联系上,给我们送来了真相资料和横幅,我们七八个人一块学法炼功,一块在晚上发资料挂横幅。我们几个人分工合作,有发资料的、有喷漆的、有挂横幅的,每次去一个村,迅速做完,随时随地做。我们做的时候,看到天上通红通红的,挂上的横幅瞬间变大,顶天立地的,蛤蟆头、蜈蚣、骷髅等邪魔烂鬼瞬间解体灭尽。

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我们持续的做着,多次显现过神迹。

(一)老伴用牙咬断铁丝

同修给我们送的横幅一开始七、八米长,一次我和我老伴在一起挂,拿着剪刀和铁丝,横跨公路挂在两边的大树上。我拿着横幅爬到树上后,叫老伴用剪刀剪断铁丝递给我,老伴说剪刀丢了。

我没守住心性,大声呵斥老伴。老伴说,没剪刀,我还有牙,我用牙咬铁丝。我说:“你那些牙能行吗?”

老伴的牙很不好,都没有几个有对着的,她求师父。在师父的加持下,她竟硬是咬断了铁丝,我照常挂上了。

我和老伴出去粘贴不干胶,为避免常人撕,我们想贴高点,老伴蹲下身体,让我踩着她的肩膀,她慢慢站起来,我再贴到电线杆上,这样就贴高了很多,粘贴的不干胶就待很长时间没人撕。挂横幅也是这样,请师父加持,护法神看着,发正念让更多的有缘人看到。有些不干胶和横幅四、五个月都还在,没人撕掉。

(二)没气的摩托车带充足了气

一次同修用摩托车带着我挂横幅和粘贴不干胶,走到一处,我下车挂横幅,挂好后,同修说摩托车两个车带都没气了,我说:“你推着,我拥着走。”同修说:“还有很远的路,这怎么行!我搭上这两条带了,你上车,我们继续走。”我顺从的上了车。

没再想车带有没有气,十七、八里的路我们顺利做完。回到家一看,摩托车的两条带硬邦邦的,气很足,慈悲的师父早给我们充足了气,一路看护着,我们都很激动。

(三)丢失的钥匙回到了家

有一次我和老伴出去做真相时,钥匙在裤兜里,我为了使不干胶粘贴的更结实些,还拿裤兜里的毛巾擦电线杆子,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钥匙带出来了。

做完往回走时,一摸裤兜,钥匙不见了,一晚走了十几里路,黑灯瞎火的,我们也没法找。我和老伴说,我们回家找个梯子爬墙头跳下去开门吧。

结果我们到家门口,一下子就看到钥匙在大门下边的门台上,我们泪如泉涌,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们带回来了,太谢谢师父了!我们一心一意的做事情时,师父都看护着弟子。

(四)清除邪恶横幅

因为真相币的大量出现,不法人员就在银行门口挂了个邪恶横幅。我看到后,就想一定要清理掉,不能让它害人。白天我去观察,门口有警察,还有两个大摄像头。晚上我把镰刀绑在长长的竹竿上,先在家和老伴发了正念,请师父加持,解体干扰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我扛着竹竿,带上帽子、口罩,和老伴一起去了。让老伴集中精力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门口的警察睡觉,让摄像头看不到我。一会儿看到警察睡着了,我快速的用镰刀割断了横幅,安全的离开了。

第二天,我又去银行门口看了看,横幅没有了,人们也在那议论纷纷的,说法轮功的人真厉害,在摄像头和警察的眼皮底下把横幅摘掉了。其实都是师父伟大,法伟大,我们只是动动手、动动腿而已。

(五)警察来回两次看不着老伴

一次镇派出所警察把老伴绑架到县610洗脑班,老伴坚决不配合他们的非法关押,不看诽谤师父的电视,不吃不喝。工作人员问她为什么不吃饭,老伴说我们按照“真、善、忍”炼功做好人没有错,这里不是我们该在的地方。那个工作人员也说你们很可怜,老伴说:“你们才可怜呢。”他马上问:“我们怎么可怜?”

老伴说;“人都是神造的,你们不信神,将来有什么灾难,谁会保护你们?再说,我们都是修大法的人,你们参与迫害,你们不知道你们造多大的业!”

老伴又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他可能听進去了,从那后不再转化老伴了,老伴在那随便炼功,并且他还对他们的头说放老伴走。他们的头说:“不行,她最顽固,一直炼功,不能放她走。”

第三天,老伴想这里不是我该呆的地方,我得回家,就求救于师父。在师父保护下,洗脑班的院子里没看到人,警卫室的看门人睡着了,大门口的两只大狗也没叫,她就从大门底下缩着身子出来了,顺着大路往家走。

一会儿听到警车响,她想:“既然师父叫我出来了,我就是要回家,他们看不到我。”警车真的视而不见,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来到我家,下来几个人,见只有我一人在家,就说:“你老伴从洗脑班跑了,不见了。”我说:“好好的人不见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跟你们没完。”他们心虚的赶快走了。

老伴一会儿又看到警车迎面向她开来,她没紧张,依旧想他们看不到我,警车就真的没看到她。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警察两次从老伴身边走过都没看到她,三十多里路,老伴自己走回来了。

以上是老年弟子口述,同修整理,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