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回大法修炼的历程

更新: 2018年09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从小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因为没有珍惜修炼的机缘,把学法当作了课业,把炼功当作了一般体育锻炼,蹉跎了很多好时光,也因为怕心做过对不起师父的错事,是师父的慈悲将我再一次救起。当我自己真正决心修大法时,才明白修炼的珍贵与不易。写出在走回大法的这段历程,和在做三件事方面的一些体会,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在学法中领悟修炼

虽然得法早,但那时小,跟着家人修炼,与自己主动修炼还是不同的。小时候没有受到常人社会的浸染,先天本性使然而已。长大了之后,越发看重个人的名誉、得失、外界的眼光、评判,也就更容易受邪党文化的影响。在从新走回修炼路的时候,我常常有很多疑惑,什么是修炼呢?要怎么修呢?那时我独自一人在外地求学,没有同修可以交流,我就大量的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三件事一件一件的做,早上背书,上午学法,中午讲真相,下午回来学常人功课。

刚开始邪恶让我怕,在脑子里告诉我警察要来抓我,我就真的怕,整宿睡不着觉,突然怕心出来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敢干了,有时就觉的警察下一秒就要出现在门口冲進来抓我。

后来同修告诉我可以求师父,我就停下来一遍一遍的喊:师父。再后来,为了不让“怕”来,我就不停的背法,思想一停下来就背法,慢慢有了一点点正念,就坚持出门打真相电话,再后来一路背着法、咬着牙也能面对面讲真相了。

一天,看见师父在讲法中说“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手指你的嘴你叫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为什么?因为它是你的。你的思想要入定的时候,它静不下来的那个思想,你叫它越静它越不静,它是你吗?你能承认它是你吗?它是你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业力。所以你就把它看成第三者。”[2] 我明白了这个念头原来不是我呀,那等“怕”来了我就灭掉它。逐渐的师父又点化我,不能光灭那个“怕”呀,其它念头也得灭。就这样一点点的我能正常的生活了。

这过程中,我能感受到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去掉看小说的执著。以前我可以拿着小说一直看,从早上睁眼看到晚上闭眼,看的法也不学了,什么常人事都可以不干了。每次都对着师父法像发誓再也不看小说了,下次还是明知故犯,心里恨自己不争气,但是就是去不掉。好一阵坏一阵。有一天背《转法轮》时,从表面文字上看,师父是在讲其它问题(具体记不清是哪段法了),但是不知怎么的我就明白了,要去掉这个执著还是要从一思一念中找,比如脑子里常闪过小说中的一段情节、某个人物、某句话、某种自己臆想中的场景、某种从小说中自己认同的价值观……凡是这一念闪过时就要抓住它、灭掉它,一段时间后觉的好象真的没有这个执著了。但是当同学谈论某个自己看过的电视剧或者小说时,我才发现脑子里记的清清楚楚的,就从思想深处再灭掉这些物质。有时听到别人谈论自己曾经很喜欢的情节时,心里还会动,看同修交流文章发现了,是我内心的观念还觉的这些情爱是很美好的事情,就注意再发正念灭掉观念。现在感觉那时候跟做梦的一样,简直都不是个人样,是大法一层层的剥掉了这种败物。现在时而做梦时梦到情情爱爱的事情还挺留恋,我觉的是色心、欲望、安逸心、观念等这些相连的执著没修去,还要扎扎实实的继续修。

二、从不会发正念到主动发正念

刚开始发正念,满脑子是杂念,有时发着发着都能睡着了,不发还好,发完脑子跟浆糊似的,感觉念口诀的时候都是杂念,那就是摆着姿势而已。但是得发正念啊,我就一直坚持着,有条件就每个整点一发,为了让自己主意识清醒,就憋着劲,整个身体都是绷紧的,然后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就能有那么一小会儿能静下来了。慢慢的也能发出正念了。

因为修的不够扎实,一直做不好长时间发正念,不能一直用强大的念力去灭掉邪恶,直到有一次恶警和领导交涉企图迫害我,我就找到了一个僻静的楼道里长时间发正念,当时根本静不下来,但是知道应该发正念,就坚持着一直发,不把杂念当作是自己的,心里不停的求师父,大概发到一个多小时左右吧,就感受到杂念少了很多,当时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最后这件事不了了之。最近的某天在四个整点发正念时,忽然觉的每个细胞都在颤动,一下子感受到了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威力。最神奇的是晚上十二点的发正念,发正念前总是困的不行,但是真的挺过去了,坐下发正念之后,就觉的神清气爽,早上起床也不困了,真是有种“两天不睡觉也不困”[3]的感觉。

三、在讲真相中找到执著

在讲真相方面我一直做的不好,向内找还是要面子心、怕心在作怪。起初不敢讲,后来多学法,学法多了也有心想讲真相,也有怕心觉的不做好三件事旧势力会钻空子,就硬着头皮每天逼着自己出门,结果走到外面就发现,有缘人就站在门口等着。

刚开始不会讲,只知道“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等一些基本真相,就先跟人搭话,比如夸夸叔叔阿姨身体好、大哥大姐有福气,因为我跟他们子女差不多大,人家见我懂事就会多唠两句,我就使劲用力的发正念,求师父,每个人情况也不一样,但是大家都遭受过邪党的各种迫害,这样就针对症结略讲几句,就可以讲大法的真相了。记得有一个人说自己超了年龄不用三退的,我按照记下的同修交流的一些说法也没用,当时心里急的很,就不停的求师父,结果我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他就同意退了,还连声谢谢我。事后我仔细想也想不起来当时到底说了哪句话才让他同意了,可见真是师父在做啊。

因为讲真相的起心掺杂了很重的自我保护的心,所以别人一问我个人信息,我就含糊其辞,心慌意乱,总是不敢和人直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敢说出自己的个人信息,这个怕心、疑心、自我保护的心被人为的滋养起来,使得现在我跟熟人讲真相反而觉的比陌生人更困难。要么就是干脆不敢讲,因为怕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我、怕情受伤、怕自己利益受损、怕被举报,深挖还有党文化的疑心和负面思维;要么就是讲起来滔滔不绝,证实自己,讲真相效果一直不好,甚至总是讲了大法真相不敢讲退党。

其实就是法没有学好,法理上还不清,有些问题师父已经在讲法中讲过,但是学的时候没有入心,糊弄过去了,法没学好,当然就证实不了法;有的当时明白了,但是碰见事情就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没去实修,心性上不去,当然讲出的话也不能解体对方背后的邪恶。

回想起来,在走回大法修炼的过程中真的是全凭着师父拽着我,只要我有一点点正念,师父就加强它。从想要走回修炼到真正走回大法修炼,大概经历了三年左右的时间,直到有一天在背法时清晰的感受到,我真的走回来了,当时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就清醒了。这过程中我也是走的跌跌撞撞,做事容易走极端、容易被悲观情绪左右;时常草木皆兵、怕这怕那;也因为党文化、无神论的毒害使我狂妄自大、修炼上敷衍、圆滑,总是把给人看的一面修好了,心里还藏着执著,甚至在潜意识中还有不信师不信法的思想。

在师父的保护与点化下,在同修不断的鼓励与交流中,一点点的帮我找到了执著,看着明慧网刊登的一篇篇交流,对照自己的不足,使我明白了修炼的严肃,自己的责任,以及学好法的重要性。

最后,敬录师父的一段讲法与同修共勉:“我经常讲学好法,我每次在法会上或者在其它环境见到学员的时候都在讲,我说啊,大家一定要重视学法,再忙也要学法。当时我不能给你们讲这么高深,也不能够把这件事情说漏。经过这场魔难你们更能深刻的认识法了,在修炼与证实法中更成熟了。今天可以告诉你们了,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应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