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间民众传真相

更新: 2018年09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师父开示:“宇宙太大,生命太多,地球太小,容不了太多生命,被挑选的生命他们都曾经发誓是要助我正法、救度众生才能生到地球上,只是我事先在历史上安排了大法弟子具体来做这件事情。可是针对于洪法、人传人,对他们每个人都是有责任的。这个是常人的事情了。”[1]

讲几个近年来赶集市、庙会去救人的小故事。

(一)街头的大法真相“资料点”

在邻县R镇集市上,丁字路口,我给两个人顺利劝退后,他们指着旁边一个修鞋师傅说:“你给他讲讲,他也信(法轮功)。”刚一搭上话,修鞋师傅说:“以前有两个法轮功(学员)经常到我这儿,好几年都没见过他们了。”我送他《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高兴的说:“这可是好书!”

自那以后,我每次去R镇救人时,经常有人静静的站在我身边,一直到我劝退别人后,他们才说:“修鞋的说你有《九评》,给我一本。”这样几次后,我知道这个修鞋师傅在向别人介绍《九评》,他是大法坚定的支持者、宣传者。

从此,只要有新资料,我都送给他。后来,他热情的说:“我就是这街上的,谁好谁坏,我心里有数儿。今后再有资料,你搁我这点,我帮你发。”

有一天,我把一些《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及明慧期刊送给他时,过路的两个人见后,就不走了,并小声说着什么。我赶忙问:“你俩想要资料?”他们点点头。我一边把放在小塑料袋里的各种资料递给他们(我送资料都要郑重的装進袋子里,告诉世人,不要和广告卷在一起,要敬神敬佛,神佛才会保护你)一边说:“咱们中国人的中国,来了一个外国的党。马克思是信撒旦魔鬼教的,共产主义就是魔鬼主义,共产党是魔鬼党,马克思自己早成魔了,他在《共产党宣言》开头第一句就写着‘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幽灵就是咱中国人说的鬼魂、魔鬼。共产党是专门坑人、害人、毁人的,咱中国还供它、敬它、歌颂它,还叫人活着把命献给它,死了去见马克思。咱是正宗的中国人,咱要做炎黄子孙、中华儿女。它坏事干绝,天要灭它,咱得远离它,把加入它的党、团、队组织退了,就有美好的未来。”

修鞋师傅说:“要想保命、保平安,得把入过的党、团、队都退了。”那两个人连声说:“退,退!都退了!”他们拿了资料满意的走了。接着又有两个人路过,修鞋师傅每人送一份《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抓紧讲真相、劝三退。刚退完,又有三人路过,修鞋师傅送资料,我跟着救人,三人中有两人退队,另一人啥也没入过。不长时间,发出去七套资料,劝退六个人。

趁没人路过,修鞋师傅说:“你再给我留点护身符,昨天好几个人都来要。我这个资料点也得样样齐全呀!”

第二天,我又把十套资料(《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给修鞋师傅,说:“有生意你就忙生意,我手里拿的资料发完,再来拿你这儿的发。”等我发完资料回去拿时,他高兴的说:“早就发完了,再有十套也能发完。”就这样,日复一日,这个常人大法资料点发挥着传播真相、救人的超常作用。

(二)过年不忘传真相的“摩的”师傅

X镇逢一、逢五都有集会。有一天,我正在X镇上给两个人讲真相、劝三退,忽然又有另外两个人挤上来,自报姓名也要三退。正忙着送资料、救人呢,一个载着客人的“摩的”师傅停住车,对我说:“我劝退一个人,叫某某,是党员,你记上。”说完急急忙忙的走了。

到了下个集会,我刚下公交车,见那位“摩的”师傅正向我招手,我快步走过去,他说:“这几天,我又劝退四个人,你记上。我劝退的都是干部、党员,大多都是市政府、镇政府的,他们都想要《九评》,说《九评》写的都是事实,有水平,专家做的。他们还想要U盘(上网用),说下班回家看《九评》,上班在办公室上网和世界接轨,一举两得。你手里有没有?”我说“有”,从那以后,每逢集会日见面,他先给我三退名单,我再按照三退人数给他《九评》和U盘。每次他都告诉我:他们催我好几次了,都急着看《九评》。

有一次,接连两个集会(十天)没见面,第三个集会日才碰上面。我说上两次来了没见着你,《九评》和U盘都带来了。他说:“拉的客人四乡八村的都有,不会总走街上。我晚上开车给她送去。她是政府管房子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都给我了,也是急着看《九评》,急着上网。”我说:“那你可太辛苦了,白天累了一天,晚上再来回跑几十里地送东西,你真积了大德了,你会有福报的。”他说:“只要共产党能早点灭亡,累也愿意。是干部的,给钱少我也拉,能三退呀!”

接着他告诉我:他前几年出个车祸,腿轧断了,责任方赔偿12万元钱,农村人挣钱难,他舍不得花钱治腿,把钱都投到担保公司,结果血本无归。当初镇政府领导出面担保说,这家担保公司守信誉,保证老百姓都能发财。在镇政府领导具体指挥下办理了一整套合法手续,结果他们官商勾结把骗老百姓的钱私分后都撒手不管了。找担保公司头头,跑了。找镇政府领导,说找不着人。我当着这些领导的面说,什么和谐社会,是喝血社会!你们把老百姓的血都吸干了,还逼着老百姓和你们和谐,这是啥世道!

他还告诉我:共产党真是魔鬼党。因为我严重残疾,农活干不成(不能行走,只能坐着),就买个“摩的”拉客维持生活。时间不长,第一辆车被偷,我去乡政府保卫科、乡派出所报案要求破案,他们说绝对找不回来,绝对破不了案。我说我是残疾还有线索,求你们帮助破案。他们说:“你交二千块钱。钱交上,我们就去办(案)。”我问凭啥交钱,都是你们的工作、你们的责任。他们说:“我们来回跑,你不拿油费?”这共产党就是喝血党、魔鬼党。所以只要是干部,不给钱我也拉,退党的越多,共产党灭的越快。

我很高兴他的觉悟,也很惭愧自己没有体谅一个严重残疾人为劝三退付出的艰辛。师父要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修成为他的正觉。从此,我总是先把《九评》和U盘给他,使他少受一次来回送书的辛劳。

腊月二十五,我把六套书(每套两本,一本《九评共产党》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六个U盘送给他。正月十一集会上,我俩一见面,他就说:“书发完了,给你退党名单。”我一看,是六个邪党党员退党名单;我又把八套书和八个U盘送给他,中间隔了三个集会没见上面(其中两次是我去了别的庙会)。到二月初一,见面的第一句话还是“书发完了,给你退党名单”。上面赫然写着八个退党名字。

过年的一个月,这个“摩的”师傅共劝退十四个党员,发出去十四套《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及十四个U盘,真是可贵的中国人。

(三)拿袋子的代理“大法资料员”

一米八多的瘦高个,慢条斯理的举止,慢悠悠的话语,不急不躁的样子,在J镇的每个集会上到处找我,一见面总是说:“可找到你了。他们等急了(十天一个集),天天催我找你。”有时说:“我拿书没走多远就被几个退休的要走了。赶快回来找你。我回到村里要不拿书,饭都吃不安生。”有时在J镇找不到我,就步行到离他家几里远的X镇去找我。他说:“看不到资料,大伙急,我也急。好像心里没底了,没数了。”

就是这位可贵的中国人,一年多来,一直都这样拿资料、传资料、发资料,直到今天我们谁都没问过对方姓甚名谁?R镇的修鞋师傅也如此,只有X镇的“摩的”师傅看我年龄大,拿的资料太多太沉,主动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了,这都是出于信任。

以往他一拿到资料,往袋子里一装,二话不说就走人。他知道他忙我也忙。

新年过后正月十九是J镇的集市日。从正月十七我就开始找《九评》,因为这几天《九评》特别紧缺。上午照例下乡赶集救人,下午小组学法一结束就出去找《九评》。连续跑了三位同修家都没找到,一位同修把自己正在看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给了我。跑了几个钟头才找到一本厚书,还不是《九评》,心里很难过。

回到家晚上十点了,汗都顾不上擦,坐下发正念,心总也静不下来。J镇正月十九日集会上这个志愿大法资料员一定会迫不及待,满怀希望的向我要《九评》等资料,从正月初一到十九,十八天他都没有拿到救人的资料了,我却让他失望。慈悲使我无法面对常人那渴求真相向善的心。不听话的泪水一个劲的流,真是汗水、泪水交织。一看到师父像,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没找到《九评》,没做好救人的准备工作,没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世人!”发正念中,师父让我看到一幅场景:大街上、路灯下、大风中,大小车辆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一个人影在人行道上急急匆匆的奔走着……

谢谢师父一直在看护着弟子。正月十八下午小组学法,又一位同修把自己正看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给了我。两天只找到两本厚书,还不是《九评》,我把自己珍藏的小版本《解体党文化》拿出来,这才凑够三本书。

正月十九那天,刚一下公交车,还没站稳,他就站在我面前了,还是低声慢语的说:“我等你三个钟头了。”我把装书的塑料袋递给他,他一看,第一次大声说:“忒少了!”我难过的说:“对不起,《九评》看的人太多,暂时做不出来。下次我多给你送点。”他说:“那就多给点小(薄)本的。”我给他十几本,他说还少,再给点儿,快二十天没看到书(资料)了。说着把书往袋子里一装,又拿出一个袋子说:“你看我今天拿了两个袋子,本想多拿点儿,这也太少了!下次《九评》多拿点儿,否则我回家无法交差(交待)呀!”我说:“一定多拿!”

我知道他没拿到大伙想要的《九评共产党》,是要受埋怨的。他失望的走了。我的眼泪出来了。世人自愿为众生找资料、传资料、发资料,我却不能满足他。我没做好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世人。

在同修们的整体协调、配合下,下一个集见面时,我终于给他带去了足以使他满意的东西,看到他满足的表情,我也欣慰的笑了。

(四)乡间草根传媒知多少

一天,正在邻县R镇大街路边给一个人讲真相,一个男士正在街上走,看见我后,就对旁边一个女的不知说些什么,他俩人都来到我身后,静静的等着,一会儿又来一个高个子男的询问他们后,也站在我身后。我转过身问:“想要资料?”三个人都点头。我边送资料,边讲真相、劝三退。先来的两个人还没报完姓名(我三退百分之九十都是真名实姓),高个子就急着说“我姓樊叫某”,唯恐落下。这三个人刚走,刚才劝一半的常人也急切的说:“也给我一本《九评》”。我说:“你先别急着看厚书,先看些小(薄)本资料,充分了解真相后,再看《九评》,反正我每集都来。”他说:“我过去没看(资料),这回得补课。由小(薄)本到大(厚)本都看,搞不好,我能跳年级超过他们。”他的自信也有根据,他是老初中生,退休工人。以前无缘接触大法资料,今天缘份到了,就会努力往前赶。

M镇上,我正在寻找有缘人,听到路边有人边招手边喊我:“哎,过来!”刚一过去,一个人就说:“不认识我了?年前,你给我发过资料,还有新年日历。”又是一个“回头客”。他三十来岁,穿一身迷彩服,强壮的身板骨。他指着我提着的袋子,说:“还有多少,都给我吧。”我说:“剩的不多了,只有一套大厚书(《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还有些小(薄)本的,先给你,下次多拿些给你们。”他说:“我们不是这儿的,是某县的,去年在这儿打工,年前想买点东西回家过年,在集上你给我发的资料,我回家都看了。书上说的太好了、太对了。这十九大也开完了,人的心也凉透了,原来攒着劲的心一下子散架了,对共产党彻底失望了。他们都是为自己争权夺利,拉帮结派,谁都不为国家、为老百姓着想。还是法轮功说的对,人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提升道德,家家都好了,那社会也就好了。”我告诉他们:“共产主义是魔鬼主义,是外国来的,共产党是魔鬼党,它们本来就是来坑人、害人、毁人的。”他们都很接受,都做了三退。我说:“你们那儿也有法轮功,回去找到他们,你们就方便了。”他说:“我们离县城远,找他们不容易。下次还在这儿等你。”我说:“你们看完的资料再送给别人看,你们就会得福报的。”那个年轻人说:“那是当然。我就是看完资料觉着好,给他们几个看,他们也说好。这次来三个人,下次说不定来六个、十个人要资料,你可多给俺留点!”我说:“一定会的!”他们开着“摩的”急驰而去。望着他们的背影,我真后悔为什么不多带点来。

有一天,在离市区最近的邻县集市上,有一个人骑着电动车来回转,一看见我,急忙赶过来,说:“你给我的资料(那时还没有《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都看了,眼界打开了,心也打开了。在我家播放光盘时,我给全村人都打招呼,谁来看都行,我不怕。看《九评共产党》、《活摘》、《伪火》光盘时,好多人都哭了。都说:知道共产党不好,但没想到这么坏这么狠……”我把《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给他,接着又讲马克思是信撒旦魔鬼教等真相。他说:“我明白了,以前小(薄)本的是在扒它皮,现在这大厚书是要拔它根。你还有(新内容)光盘没有?再给我点儿。还有新小(薄)本的,我也要帮你们宣传,帮你们发。”这时,来了两个退休的,说:“我们刚从那边(火车货运站)回来,把你发给我们的书(资料)看完又送给老熟人、老朋友看。”我说:“你们都在宣传真、善、忍,你们都会得福报的。”

神奇的事情经常有。有时给一个人送资料,讲真相还没讲完,身边就会围上五、六个、有时七、八个都要资料。在C镇,有一次围过来的人太多,有个人主动帮我维持秩序,小声对大家说:“说话小声点儿,别抢,都有!”又怕堵着路(农村公路不太宽)影响交通(车多人多)让大家往路边站,别站路当中。我发资料时,他小声告诉我:“别给他资料,只给他日历”,“多给这人资料。”忙了一阵子,这一拨人都满意的走了。我就给他资料、讲真相,知道他就是这镇上的,当过大队支书,姓茶名某。他说:“我知道共产党灭亡是早晚的事,只是老百姓被它整怕了,只有你们法轮功才能这样坚定、坚强的坚持着,我从内心佩服、支持你们。”

大约一个月后,我又去C镇,下了公交车,正往镇子上走(大约一站路远才能到街上)忽然看见在我前面急驰的电动三轮车急刹车,车上有人喊我,一看是茶某。我说:“好长时间没见你了。”他说:“我到乡下帮儿子看厂子,不住镇上了。我听说又有好书了,跑到几个集镇上找你也没找到。”我说:“是《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两本大书。”我一边给他拿书,一边给他讲马克思是信撒旦魔鬼教的,他在《共产党宣言》第一句就承认共产主义是撒旦魔鬼主义等真相。

他拿着《九评》先看目录,再看前后书皮上的文字,说:“看来共产党没几天日子了,这不是在拔它的根吗?”我说:“天要灭它,谁也挡不住。”他说:“再多给我点小(薄)本的,每一种(版本)都给,全面点。农村人看不到这些资料,还有好多集镇都接不到你们法轮功的书。”我说:“好多人都给我留下电话号码,让我去他们那儿讲去发。说他们自己的家就在街上,有闲房子存放东西。我答应去,一直没去成。我这个七十五岁的老太太,拿不了太多的东西。再说交通问题、时间问题,更重要的还有配合问题,都要考虑。”他说:“我先打听打听,集市的具体日期、离市里的距离、乘坐什么车、多长时间能等到情况,再见面再说吧。今天这一套厚书可给我充气、充电了。过去,谁要跟着中共哄说法轮功不好,我就会说,法轮功咋不好了?真善忍咋不好了?人家法轮功自己拿钱印书,自己买车票跑路,到咱这儿,分文不要咱的,教咱做好人,保命保平安,都是为咱老百姓好。共产党能干这事吗?它除了为自己贪污捞钱,管过老百姓死活没有?以后就要按这《九评》上讲,才能讲到根子上……”他的话,给我肩头上又加了一副担子,我感到责任更重、使命更大了。

要广发《九评》,多讲真相。常人知道真相越多,越觉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破除邪党谎言。正的能量就越强。

每天下乡都有很多感人事,每天的经历都是一部证实法的大书。经常赶集的人都知道我是公开的法轮功,每天公开的提着最少两袋子大法资料公开发、公开讲,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都是叫我们修炼提高的,只有无条件的、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能带来常人主动洪法的天象,大法弟子才能在此天象中魔炼自己,提高自己,这是相辅相成的。

忘不了,一直坚持看大法资料的常人,总想拜读大法师父写的书《转法轮》,我总是慈善的告诉他们: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同拜一位师父,同读一本经书,《转法轮》是非常神圣的。那必须是决定修大法的人怀着敬意去请才能得到的经书。不是一般的书;不是想看就能看得到的书,明白后,还是有五个人先后决定走入大法修炼,并请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相继都有同修上门教五套功法。

忘不了,看过《九评》的人,在拥挤的人流中挤到我身边,满意的朝我笑,我总慈善的回给对方一个微笑,问一句:《九评》看完没有?对方回答看完了,那是专家水平,也有人说是超专家水平。我会趁机再送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或《揭开中共邪教的面纱》、《共产魔教的由来与下场》加强认识。

忘不了,资料发完匆忙往回赶(因下午都有集体学法),赶乘公交车时,常有人招手,走过去,对方急切的问:“还有《九评》没有?给我一本。”那期盼的眼神让我感到责任重大,还有很多人要看《九评》。坐在公交车上,照例做总结:资料没发完或劝退人数少,就痛心的向内找今天心性哪有漏了?哪没做好?哪句话没说好?赶快归正,清除邪恶干扰,接着发正念,一路坚持发正念到家;资料发完了,劝退人数多,就感恩师父的加持、师父的安排;感佩《九评》的作者高水准的付出;感谢前几年甚至前十几年发资料的同修的艰苦付出所打下的良好基础,鞭策自己跑好自己证实法的这一棒,激励自己越到最后越要精進,“修炼如初”才能更精彩。

忘不了,有多少次,刚下公交车就有人迎上来索要资料,说是给乡下亲戚送好礼――大法资料,叫他们也得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