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岁老太太的修炼故事

更新: 2018年09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个农村家庭妇女,没有文化,今年八十三岁。我有十一个孩子,由于过度操劳,得法前体弱多病,严重时一个胳膊挂一个吊瓶,医生都说:治了这个病,治不了那个病,孩子们都出门走了,我就一个人坐在家里哭,这可咋办呢?

一九九八年四月,听人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便开始炼法轮功,只炼了一周,身体就特别舒服,自己从内心觉得这法轮功真好,从此便走入了修炼。算起来,我修炼已有二十年了。

二十年来,我没有吃过一片药,没有打过一针,身体非常健康,见证了大法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我四十几岁就开始戴花镜,三年前,我摘掉了花镜,不管远近,我看的都非常清楚。一次走路,一扭头,不经意间看见豆腐商贩的豆腐上有一小段头发,我便轻轻的拍拍豆腐商贩的肩,小声的告诉他今后注意。

师父讲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托大法的福,我的老伴儿和儿女也都身体健康。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现在能读大法书和周刊,虽然法轮功遭到了中共江氏集团的疯狂镇压,但二十几年来,我对大法的心从来都没变过。我也想证实法,向师父,向同修,向众生讲讲自己的修炼故事。

由于自己嘴比较笨,不太会讲,我就想真相资料上说的非常清楚,我就挨家挨户的送真相资料,我跟他们讲,见到是缘份,得到这些资料是福份,我老太太是修“真善忍”的,看看这资料上面说的可好了,“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这上面说的可清楚了。看明白后,作出正确选择,退出党团队可保平安。

我所住的村屯有三百多户,我和一个年轻的同修配合,把我所住的村屯里的人基本都劝退了。然后我就每周坐公交车去一、两次其它村屯,周周不落。我每次带一百份左右真相期刊,挨家挨户的送,一家不落。农村山区有的地方住的人家比较稀疏,这一家,那一家,路还不好走,那我也不落下一家,不能落下该救度的人。

有一阵天天下雨,我就想下雨大家正好在家看真相资料,我就打着伞去。有一次,遇见一个下坡,脚下淌水,路滑。眼瞅着我就往后仰,就要摔倒,突然觉得有人拽了我一把,我就站稳了。我知道师父就在身边,感谢伟大师父的慈悲呵护。

有一次,我到山上采野菜,回来后,我还想再去一次,看见天阴了,我就想盖好柴火再去。我一拽塑料布,结果上面十六块砖接二连三的掉下来,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我的脚上。一个脚趾盖被砸掉了,血止不住的往外流,情急之下,我抓过一把香灰按上,嘴里一劲儿说:没事儿、没事儿。我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错了。说好要采一次野菜,我这一看野菜又多又好,就再想去一次。我这不是起人心了吗?忘了以法为大。脚肿的老高,都三天了,还穿不上鞋。

可是再过一天,就是我去县里取资料的日子。晚上,我跟师父说: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不能让人看到我一瘸一拐的有损大法弟子的形像,您让弟子好了吧。睡一宿觉,第二天醒来消肿了,脚也不疼了,只是淌水。我擦了擦,穿上袜子,穿上鞋去县里取资料。师父又一次帮了我,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不久就长出了新趾甲,砸掉的是灰趾甲。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换成了最好的。

我老伴儿今年八十五岁,他不修炼,但他很支持我修炼。我们家就是大组学法点。每到过年过节,他也给师父上香、磕头,他也叫师父。我们家花的钱都是真相币。迫害之初,那时我有怕心,我让他陪着我去发资料,他就陪着我去。他经常跟外人讲:我老伴儿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多么好。他身体一直很好,也是支持大法得的福报。

自从有了真相币,我就经常给人换真相币。做生意的,开店的,摆摊的,我告诉他们花这个钱好,能得福报,生意好。记得第一次换真相币,同修拿来一万元面额一元的真相币,不到一个星期,我就都给换出去了。从此以后,我就一直给人换真相币,一直没停。

当然也遇到过考验,一次我去一个村屯发送真相期刊,后面有一辆面包车,我没有注意到,车的司机使劲的按喇叭,我给他让了路,可是他走了十多米就停了下来,我走到他跟前,给他一本期刊,让他看一看。他吼道:看什么看?信你就在家信得了,到处发什么?共产党就那么不好吗?

我没跟他争,也没跟他辩,也没害怕,依旧去别处发着我的资料。还有一次,一个扯电线的小伙子向我吼道:老太太,发什么呢?我笑呵呵的说:小伙子,见面是缘份,得到是福份。我老太太是修真善忍的,给你看看这个,很好的,会给你带来福报。他接过去看,我就到别处去发了。

我没文化,悟的慢,但对大法坚定的心不动摇,我是大法弟子。只要师父正法一天不结束,我就不停的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