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农妇:只为说一句“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

大法教我按真、善、忍做人

我家住华北农村。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患有风湿性心脏病,全身布满风湿疙瘩,看过很多大夫,吃过多种药,都无济于事。身体不好,心情也不好,结婚后,总是和丈夫吵架,只要心里有一点点不愉快或是一生气,就丧失理智,而且时不时的会晕过去。

有了儿子之后,我一生气就拿儿子撒气。因治病需要钱,丈夫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养家,儿子五岁起就慢慢的开始学做家务,从做饭时帮忙烧火到自己做饭,由于个子小,够不着锅,只得蹲到灶台上去。家里的农活也学着做。那时我家的生活过得无比艰辛。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外出,有人向我推荐法轮功。我是一个不轻易相信什么的人,当时抱着试试能不能治病的心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想不到的是,只炼功几个星期,我的身体就变好了,再也不用吃药了,以前我家的常见药、应急药不断,这下可省了很多钱。

炼功后,我按照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去做,改变了特别争强好胜、什么都必须“要尖”的脾气秉性,生活中懂得谦让,知道遇到事情、矛盾都要找自己的问题,儿子再也不用挨打受骂了。

后来儿子也跟着我修炼法轮大法。儿子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差点失去生命,小时候一直很瘦小,平时身体也不太好。修炼大法后,儿子的身体也变的很好,没用吃过任何药。修炼大法也开启了儿子的智慧,学习成绩比得法前要好。

后来,丈夫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改掉了吸烟、喝酒的陋习,处理家中事情也懂得互相谦让。我们得法后半年多的时间里,可以自由的炼功,我们享受着大法师父的恩泽,我们拥有了一个幸福、充满爱的家。

只为做好 历经酷刑迫害

这自由修炼大法的美好时光只持续了九个月。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造谣、诬陷法轮功,动用所有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用谎言欺骗全国百姓,我刚开始变的幸福的家又面临着中共强加的苦难。

我在大法中受益,法轮功被诬陷,我想去县政府反映一下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在去县政府的路上,被公安人员问我:是炼功人吗?我说是,就被绑架了,被非法关押到县“教育中心”(实质是非法的洗脑班)。

后来我被乡政府接到派出所,我遭受打板子、蹲马步等酷刑迫害和人格侮辱。我被迫害的同时,村书记带着乡干部到我家中骚扰,威逼我丈夫放弃修炼,并搜走大法书籍,砸毁大法师父法像,并强迫我丈夫交六百元保证金(后被要回)。

离开派出所,我又被非法关进乡政府的洗脑班,在洗脑班的第二天,我开始绝食抵制迫害,我被逼举着馒头,眼睛不准动的盯着馒头看。绝食五天,我被放回家。

在准备回家时,乡政府有关人员还背着我从家人那里要二百元钱。我知道后想,洗脑班还有约三十位法轮功学员,一人二百元,这样勒索法轮功学员很多钱,于是我坚决抵制,才免遭勒索。

从乡政府的洗脑班回家三天后,乡干部和村干部到我家中威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配合,没写放弃修炼、诽谤大法的“三书”,被非法送进县拘留所关押了二十三天。

在我被非法关进拘留所的时间里,丈夫在外打工,只有十岁的儿子自己一个人在家,承担了家里所有的事。早晨起来,把家里养的兔子、猪、鸡都喂好了之后,自己上学,放学后,再到地里割兔草,采喂猪的野菜,还有照看地里的农作物。那时的经历给儿子的心灵、生活、身体都带来了很大的创伤,至今不能忘记。

我被非法关押二十三天后,村里、乡里仍然不依不饶的到家中骚扰。

历经千辛万苦 只为说“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我走上进京证实大法好的路途。因有关卡拦截法轮功学员进京,我只能步行很远的路绕过去,坐上大客车之后,只能到燕郊,因为直接到北京也有被绑架的危险。我又步行百里,走到北京。

那时去北京天安门和平证实大法好的学员很多,北京的便衣警察也很多,我拎着个塑料袋在去天安门广场的路上走,一看就是农村来的,法轮功学员不会撒谎、很淳朴、善良,很好辨认,被确认为法轮功学员后,我没有任何言论、行为,只因为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就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在被送往看守所的大客车上,我和法轮功学员拉开车窗,对外喊法轮大法好,被车上警察凶狠的拽着头发打。

在看守所,被非法审讯,从下午五点一直到十二点。因不报姓名抵制迫害,他们二十多人审讯我一个人,不说,就被拉到另一房间毒打,打完了,再拉回去问,不说,再拉回另一房间毒打。看着警察无知的毒打修佛法的好人,给自己造下罪业,我流下了眼泪。因几经折磨,脸上的灰尘,加上泪水,我变成了花脸,警察还取笑我是孙悟空。因不报姓名,我被编成号码。在看守所,四个人只睡一个褥子那么大的地方,警察教唆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寒冷的十二月,我遭到犯人给洗凉水澡的迫害。

后来,警察知道了我家所在地,我被送到当地驻京办事处,被逼问姓名,遭到警察酷刑,把人夹在木制品中间,两边打嘴巴,把手打疼了,就用鞋底打,还给我上“苏秦背剑”酷刑。

我被非法关押十天,绝食九天,被放出来。当时身无分文,我没有文化,从未出过远门,但凭借大法的神奇,从北京问着路,步行了三天两夜,到了一个小镇。我借助一个小餐馆歇息,看老板很忙,我帮着收拾桌子,善良的老板得知我走了很远的路,还没有钱,就让我帮他们打几天工,挣个路费。

打了三天工,挣点路费,我才坐车往家走。为了躲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能直接坐车回家,中途下车后,在一位好心人家住了一宿,又步行了好几个小时,几经波折,才回到家中。

路途中,和我攀谈的人都知道我是进京说公道话的法轮功学员,知道真相后,不再受江泽民的谎言欺骗。

我历经千辛万苦,只为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