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师父给我延续的时间讲真相救人

更新: 2019年01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冬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九十三岁了。

(一)师父给我延续的命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冬天,天越来越冷了,我老伴的病也越来越重了,我没白没黑的在医院照看他。一切能挽留他生命的招儿都用尽了,也没改变他离我而去的步伐。

那天晚上,大夫告诉我:老爷子不行了,张罗后事吧。当侄子从背后推起老伴,我从正面给他穿衣裳的时候,他的最后一口长气,对着离他最近的我,喷吐出来。我当时心里一沉,暗怨这老头太坏了。我这么辛苦的伺候他,把我都累出病来了,他生前对我千恩万谢的,没想到临死前还来这么一手,他死还要拉上我。为什么呢?这种死亡过程的后果太可怕了:我的亲姐姐,在她死亡的最后一瞬,她的那一口气就喷吐在我姐夫身上。接受这一口气的人,叫被“殃”打了。这口气喷到谁身上,谁在百日之内必死!我姐夫就是在我姐姐死后的一百天,睡死在床上的。这个令人惊悚的因果故事,在我的家乡,上点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事儿轮到我身上了,我的心情也沮丧到极点。

我的思想压力很大,但那时我刚修炼大法满一个月。出完殡,我照常到炼功点炼功,晚上去学法。但“被殃打了”的心理阴影,迟迟难以退去。烧了“头七”,从墓地回来,嗓子开始红肿。两天后,腿也不能走路了。我就请同修们到我家来学法。随后舌头也肿了,开始不能吃东西。我说不了话,我就坐那儿听师父讲法。

那时刚刚接触大法,每天就特别想听法。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这件事,根本不知道求师父。在我听了五天法、饿了七天的那天凌晨,我迷迷糊糊的感觉下巴痒。我就下意识的用手挠,我感到我手上有黏糊糊的东西。我觉着不对劲,我打开电灯一瞅,被子上、枕头上都是从我嘴里淌出来的血。我竟然完全没感觉,当时我也不知道害怕。我探身趴到炕沿上。因为这时我明显感到嗓子眼有点儿痒,有一个东西要从咽喉处被顶出来的感觉。我几乎没费什么劲儿,几下就咳出一个鸽子蛋那么大的血肉模糊的肉疙瘩。咽喉部立刻感觉轻松、舒服了。我的心里豁然开朗,高兴的从炕上要跳起来。我心如明镜:这是师父给我去了要我命的魔呀!我跪在炕上,磕头、磕头、再磕头!我谢师父救了我这条老命!

到了傍晚,吐痰就不带血丝了。我也知道饿了,喝了香甜的米粥后,我的病就完全彻底的好了!师父帮我把“殃”打跑了。那一年,我七十二岁。我这个七十二岁的新弟子,得法就蒙受师父的延寿之恩,我的福气得多大呀!

我知道,父母给我的命结束了;师父给我延续的命,诞生了!

(二)讲真相救人不分年龄

我是从心里发誓跟师父走的,师父怎么说的我就怎么做。虽然做起来有时很艰难,但有师父保护,我也都走过来了。

我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也十多年了。刚刚开始的时候,畏难心思重,对自己没信心。那段时间学法时,一见到师父说的那个“救”字,我就会产生一种愧疚的心态。自己没去救人,就是没听师父的话,那算啥大法弟子呢?

在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下,我走出去讲真相救人了。那天下午走進大商场,同修发正念帮助我。我和一个老年男子讲的很顺利,他很高兴的退了团、队。一个女中学生更痛快,也退了团、队。分手时,还不停的对我说:“老奶奶,谢谢您!”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激励我。讲真相劝三退的无形障碍让师父帮我一下子给清除了。

从那天开始,我走出门去劝三退救众生,成了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做三件事儿的排序,就是我的生活序列。我每天上午学法:四个正点发正念,经常延长发正念的时间;下午就出去讲真相救人了,每天三个小时。劝退的人不是太多,但我每天都有收获。

我一个人的生活没有困难,生活也很简单。每天的主食,买几个烧饼、馒头,早晨做个菜,就够一天吃的,我从不在吃上浪费时间。

我对每天出去劝三退,有一种隐隐的期盼。我把这件事儿当成我这一天,学法、发正念的检验和收获。如果我这天能劝退几个人,那是师父助我,也是对我学法认真,心性有提高的肯定。如果忙活一下午,也救不了一个人。那就必须得向内找,自己在心性上,又有什么地方没过去?

有一天,下午我早早就出去了,一下午道没少走。可是,碰上一个是损我的;一个和我翻白眼儿的;还有一个根本就不理我。我怀着很扫兴的心情往回走,头脑中的第一念,就是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了。细思顿悟:昨天讲真相,收获颇丰,到家快五点了,身上感觉有点儿累,就想躺一会儿歇歇,等到正点发过正念后再吃饭。可等醒来一看,都快七点了。我一看时间已然是过了,那就吃饭吧。吃过饭,看了一会儿新经文,就早早的睡了。今天的讲真相受阻,就应该和自己昨天不重视发正念有关系。以后,自己应该提高对发正念的认识,因为发正念里的内涵太深了,牵扯的面儿太广了。

向内找对了,第二天,没觉咋地就劝退了五个人。

我以自己九十三岁的人能走能撂的健康体态,出现在世人面前,本身就在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我虽然信心满满,万事无忧,但有时,自己感觉走的好好的,也会摔个跤什么的。尤其冬天,我的侄子就劝阻我,不要出去了。我笑而不答,我心里太有底儿了。我本身就是师父给延续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必须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我会万事无虞的。

有一次,我在一个大超市讲真相,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就摔了个大前趴。旁边的人都吃惊的望着我,我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和周围的人说:谢谢大家关心,我没事儿。确实是没事儿!这时我就开始讲真相了。我实话实说,从我自身特色,入题劝退,很有效,讲一个退一个。我对自己摔跟头,我不认为是偶然的,这个跟头里一定有让我提高的东西。我就主动向内找,实在找不出来,就请同修帮我找。我如果找对了,第二天身体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如果我没找对,那得第三天才能好,但事后我会继续找的。

有一次,我在医院讲真相,在门诊候诊室,有一个男的趴在椅子上,我就坐在他旁边,拍拍他问:老弟哪儿不舒服啊?又唠了一会儿,那人就退了。当时,旁边还有一个人,看着他就挺痛苦的。因为我刚退了一个,就没跟那个人说,抬腿我就走了。出门不太远,我就摔了一个前趴,回家以后,我就琢磨,我又哪儿做错了?仔细一想,我不应该不管那个有病的人,应该和他说三退的事儿。我做的不对,错了!第二天我就没事儿了。

二十多年来,在修炼的路上,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还是经历人生的喜怒哀乐,我都活的心里踏实,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我是最幸福的人,因为我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