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心

更新: 2019年01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二岁,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二年。二零一七年八月,我在不工作近三年后,又开始工作了一段时间。这工作对我来说,真是非同寻常,经历了剜心透骨的修心去执著的过程。

从中感悟到,师父为了弟子的提高,苦心、精心安排的路,就看弟子能不能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能不能在法上去悟,能不能在法上修,能不能真正的悟道。当我能够真正的悟道,又能够正念正行,修去执著一身轻,再苦再累,也能轻松自在。

工作前的思考

因为我是做会计工作的,在这个行业中,我已有十年的工作经历,我从统计到会计核算,干的范围也比较全面,只有销售统计工作没有做过。而朋友介绍我的这份工作又是这个行业的销售统计工作,尽管这个工作我没有具体做过,我想就凭我的工作经验干起来也不会很难的,就接受了。

这份工作的工作时间是早八晚五,一周休一天,每天早晚在途中的时间三小时左右。由于企业性质所决定,这个行业冬季停产,一年最多生产九个月,工人就放假了。

更主要的是这次工作之前,我站在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角度上,认真思考了为什么会出现这件事情?我在家呆的好好的,近三年的时间里,我与同修配合,挂真相树挂、真相横幅、真相展板、粘贴不干胶真相、邮寄真相信。我平衡着每天的时间,从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到家务事(父母家的、女儿家的、我自己家的),我自己把它称为三点连成一线,一般在途中的时间是两到三个小时,途中就利用来拨打语音真相电话,时间安排的紧紧的。

我还要负责七位同修(包括我自己)的大法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的打印。学法、炼功、发正念、参加学法小组学法、发大法真相资料、给同修送真相资料周刊,已经形成了规律。

突然再上班,还真有点不适应,上不上呢?还真是犹豫。反过来再想一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修炼人讲顺其自然,无论是在哪里肯定都有你要修的。而且心里也想好了,时刻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调整好时间,安排好时间,不能耽误做好三件事。这回工作挣钱不是目地,结缘是目地,只要有机会就讲真相

出乎意料接手个烂摊子

当我第一天上班时,面对接手的工作,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完全违背常规。没有人与我交接工作,更没有人告诉我,而且此项工作已停止一个月没有人干了,八个月的活经过了三个人的手,还空了一个月。原来我想能有人与我交接,告诉、告诉我就行,一旦熟悉之后,也就是半天的活,剩下的时间我可以安排学法、上明慧网、和新的同事讲真相。而实际情况正好相反,看到这种情况,我想既然我答应人家了,要守信用,只不过也就是多干点活、多受点累,因此没多考虑,就接手了此项工作。

可是,说是容易,做起来并不那么容易。因为没有做过具体工作,不了解销售环节的细节,只能从表面上知道的去摸索、琢磨着去做,边干边熟悉工作。首先必须把落下的一个月的活撵上,而且每天还在继续发生着,从销售生产量到销售产值,从销售结算到销售回款,发生的每一笔都要从头缕一遍,核对一遍。一旦发现数量、单价、金额、客户名等差错时,就得查找原因,这是最难的。为什么这样说呢?这种情况在企业管理好的情况下,是一点也不难的。而这个企业虽然是已经经营了十年的现代化的私营企业,而它的企业核算统计管理却没有跟上。这在我工作几天后,销售负责人就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我也是从事会计工作多年,来这工作只有半年多,看到他们的管理没有计划性,从来没有会议,财务核算就是个豆腐账。什么事你问他们问不着。”

她说这话,我在实际工作中也是深有体会的,销售统计的方法就是摞豆腐块的方法,很多明细数据需要在电子表格上点击才能展开,不是一目了然,清晰可见,销售档案不是按客户归档,是按年度归档,查起账来非常麻烦,真是接手了一个烂摊子。可是,既然答应人家了也得干呢。

工作中发现埋藏已久的执著心

在实际工作中,难免遇到问题,当你与相关工作人员沟通时,却是问谁谁不知道,唯一了解情况的只有老板(女的),也只是凭脑袋记忆。没办法,你只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查账,你就是查完了,也没有人给你核对,唯一能核对的只是从销售操作系统导出的数据(可是有人说系统数也不准),只能用来核对数量。

而金额就更复杂了,一个销售合同,价格一个样,结算方式也不同。有的还没有合同,凭嘴上汇集,还不及时通知我,统计时问题多多,得跟着销售人员撵着问,天天如此。

更让我犯难的是同一个客户,销售时是一个客户名,回款时是另一个客户名。这种现象经常出现,整个工作没有协调性。每天都是记了新账撵旧账,有时还要应酬其它随时插進来的事情,有很多欠账是要起诉的,陈仓烂谷的翻来覆去的查找,搞的我连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而我从事会计工作多年,对数据向来都是认真的,每个数据都要把来龙去脉搞清楚才罢休,从不糊弄,真是耗费了我大量的时间。本想冬季停产时我能轻松些,没想到,今年让我赶上了冬季施工,同事也说以前冬季从没施工过,都让你赶上了。

这样情况下,我每天工作起来时间都是很紧张的。每周只休息一天,工作的六天当中只有中午吃饭时是休息,吃完饭又马上干。这种工作状态一直持续到我提出离职。

特别是工作两个多月的时候,尽管就这样干,也没得到领导的满意,背后还没少骂我,当面也不给我好脸,甚至说我是“懵先生”,简直是对我的侮辱,就差撵我走了;按年龄我是最大的,可有一个同事,还是个中层干部,当着同事和客户面前多次训斥我、指责我、羞辱我,对我一点也不尊重。明明没错,就说我整错了,说我账记的不好,不准,不对,数都整哪去了、整丢了等等。我从小到大干工作,无论到哪干工作,都没有让领导操过心,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我,还没有人说我不行的,心里真是很不平衡。

再有人往我耳朵边吹风:“告诉你,他们才不理解你哪,你咋干都不行,都是你的错……” 虽然矛盾来的时候,我没有与对方争吵,可心里却很不舒服,心里很委屈,那种痛苦难以忍受。

有一天,想找老板唠唠,虽然老板答应了,但还是推脱没时间。那一天,我忍不住哭了,产生了委屈心,那种内心的委屈别提多难受了,一时间感到心理压力和工作压力难以承受。干,还是不干?真想扔下工作不干了,让领导再找别人来试试。前三位就是经不起领导的辱骂和别人的不理解,一气之下辞职不干的,其中有一个都干了六年了,短短的七个月账目经历了三个人的手,所以才造成账目混乱。

可是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上想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但又不想忍受这样的工作环境。好在我尽管这么累,并没有耽误学法。甚至有时白天工作中出现了矛盾,等学法时,正好点到我白天心性方面的事,使我能在法上及时悟到,纠正不正确状态。

师父说:“很多学员只知道炼功学法是修炼。是,那是在直接接触法的那一面。而你在实修自己的时候,你所接触的社会就是你的修炼环境。你所接触的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那都是你的修炼环境,都是你必须要走的路,必须面对的、必须正确面对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1]

师父讲:“那么对修炼者来讲,这环境不正好是给修炼人提供提高的机会吗?大法弟子都认为吃苦那是在消业,同时也给自己提高创造了机会,能正确的认识它,除了还业之外还能利用这样的机会去做好应该做的。虽然有难度,可是那是自己要过的关。要能摆正自己的心,摆正自己和这个矛盾的关系,能够正确的走过来,那你就闯过了这一关,你的层次就提高了,境界提高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是不是?正法修炼整个修炼过程不就是这样吗?”[1]

此时我问自己:你也跟她们学不干了吗?如果不干了,这是负责任吗?你接的是别人留下的烂摊子,你干到半道不干了,不也给别人留下个烂摊子吗?你守信了吗?你为别人考虑了吗?你不是常人,你是大法弟子,你不是应该为别人着想吗?你应该这样做吗?何况你是有能力把账缕出来的,只不过就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肯定是很累的。想想修炼人应以苦为乐,你做到了吗?为什么让你赶上了,难道这是偶然的吗?用师父的法来衡量衡量,深入的思考思考,我真应该好好找找思想根源了,为什么让我遇到了这样的工作环境?肯定有我要去的不好的人心。经查找人心发现:回想工作了大半辈子,为了不让人说出个“不”字,领导安排工作,无论干啥,总是要求自己做事要完美,做出来的事都能得到领导的满意,自己也满心欢喜。但站在修炼人角度上看,常人无论做什么都没有完美的。而这颗要求完美的心,使我悟到:它会促使你产生其它的执着心,如求名的心、强调自我的心、怕让人说的心、不愿让人说的心、爱听好话的心、爱面子的心、欢喜心、显示心、固步自封的心,想当然的心、让别人理解的心等等。

可是来这工作,我也是这样想的,也想这样做。我以为修炼这么多年,名利心早已看淡了,可是回想一下这次工作之前,当初的心理状态不就隐藏着许多不好的人心吗?就凭我的工作水平、能力、工作的认真劲儿,那点工作算个啥,我会做的好好的,肯定能得到领导的满意。这种想当然的心、显示心、欢喜心、常人的自夸自傲的心都暴露出来了,作为修炼人这些心都是要修掉的。

想干好工作是对的,但不能想当然的去做,要切合实际。脱离了实际硬要那么想,不也是执着吗?只能在现有的基础上,尽量的去做好就可以了,你毕竟是个打工者。反过来这个环境不是有助于自己修炼提高的吗?不管老板也好、同事也好,他们对我的表现,无论对与错不都是在帮助我提高吗?我不应该谢谢他们吗?何乐而不为呢?为什么不正确面对呢?这是多么好的修炼环境啊!我应该好好的把握自己才对,内心保持平和,用修炼人的慈悲和善念对待他们才对。

又想到师父的法:“当然,业力的转化形式也不完全象我刚才讲的那样,在其它方面也会表现出来。在社会上,在家庭中都会出现。走在街上,或者是在其它社会环境当中,也可能遇到麻烦事。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2]

想到此,浑身轻松自在,内心宁静,心胸开阔明亮,无限感激师父的点化和指导。决定再苦再累我也要坚持,即使不干,也得把账理出来,再不干,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使下一个接手工作的人好干。

这样我以大法弟子的心态坚持了下来,并时刻记住师父的法:“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2]

因此,后几个月,不管出现什么摩擦,不管谁对我态度不好,不管谁埋怨我,我都能正确面对,及时找自己,并从心底里感谢他们,因为他们在帮助我提高心性。抓紧时间把账尽快缕出来,对工作好有个交代。

经过反反复复的正查倒查,简直就象审计人员查账一样,在没有人给我复核的情况下,分析判断数据,经常是在“拼图”、“猜谜”。因为其他统计人员及会计人员声称,这么多年她们就是这样干过来的。终于在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把全年的账理出了头绪,为以后统计数据的衔接打好了基础。此时企业也停止了生产,准备过年了。

这时,我考虑到这个企业的管理和现状,特别是工作没有统一协调性,靠基层人员自己协调,往往是推来推去没有个结果,干起工作来耗时费力。要想干下去,会耗费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耗不起,尽管后来领导对我的态度改变了,经过考虑再三,还是决定辞职。

我的这一决定,从领导到同事都感到吃惊,不理解。有个同事这样说:“你苦也吃了,累也受了,账都缕出来了,今后也好干了,咋不干了呢?”我说:“因为我是修炼人,为了别人来干的时候不至于象我这样累,我才这样干的。”就此向她讲了大法真相,给了真相资料(因为在此之前,她说从来不看),她欣然接受了,还嘱咐她多了解了解有好处,以后别错过机会,要“三退保平安”呢。

工作中不忘证实法

虽然我年龄都比她们大,而我眼不花,干起电脑的活一点也不费劲,给我的工作带来很大的方便。身体又好,体态也好,走起路来又轻又快,实际的我却显得比同龄人年轻。

一次在早班车上,我用手机看电子书学法,字很小。与我同座的销售负责人就问我:“这么小的字你都能看见,我比你小五~六岁哪都不如你,什么方法使你这样?”我很坦然的告诉她:“是修炼法轮功的结果。”借此,给她讲了大法真相。之后,我又给了她真相资料。她还告诉我她是信佛的。我还找机会告诉老板我是有信仰的人,是修炼法轮功的。她表示不反对,并说:“各有所好。我是信佛的。”我还送给她一本真相期刊《商道》。我办公室的同事是一个很有特点的人,她在这个企业干了十年了,这是别的同事告诉我的,而我发现她却是很传统的人。我每天这样干,她都是看在眼里,时常说一些敬佩的话,以为我也是不会坚持太久就不干了。因为前几个人怎么不干的,她是最清楚的。看到我整天这样干,还时常劝我别太累了,该休息得休息。我告诉她,我是信仰真、善、忍的,修炼法轮功,是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的,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干的。同时我也向她讲了大法真相。尽管开始时,她拒绝听真相,也不接受真相资料,后来在我的言行影响下,慢慢的也听我讲了,还说到你们这样选择是需要勇气的。我说是的。交谈中得知她母亲是信佛教的,经常去寺庙,有时还在那住,她也多次随母亲去过寺庙。

还有一次,那是我刚来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老板让销售负责人告诉我:将一个客户的结算单的合计金额多写个十万、二十万的,并说客户不会核对明细的,这样能多结款。当时我就告诉她:“我不能这样做,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做骗人的事。如果硬要我这样做,我宁可不干了。”同时我劝她告诉老板不要这样做,有失就有得,不能做亏心的事。实际上她也不愿意这样做,看到我的态度这样坚决,就让我按实际发生出了结算单,由她来平衡老板这块。

对于薪资的待遇也经历了考验。由于企业效益不好,做不到及时发放工资,甚至一欠就是一年,还好年底都能结清。我的工资来时说好没有试用期,按企业统计岗位工资待遇。没想到这一年,企业从十月到来年的过年前,就将工作陆续发放齐了。等到开工资时才发现,我的工资跟我来时讲的不一样,是按试用期工资的80%开的,试用期是三个月,还按一个月的底薪扣了保证金。我有些吃惊,想到我工作的付出和得到的工资按常人来讲,本来就是不成正比的,何况我还多干了一个月的活,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马上去问介绍我来的朋友,因他是担任财务及行政领导工作的。回答却让我意外,说他也不知道,让我问老板。我冷静下来,站在修炼人的角度上想了想,难道这是偶然的吗?想到“失与得”和“业力的转化”方面师父的法:“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

这期间有俩统计人员都是因为工资待遇的问题辞职了,一时间统计办公室就剩我一个人了。我决定不再问了,并达到从内心真的放下了,又告诉他别为难,我是修炼人,明白失和得的关系,我也不计较了(因他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给他的真相资料他全看,只是他因为害怕,还没有“三退”)。由于工作太忙,想工作的事多一些,没有闲暇时间和同事唠嗑,耽误了向更多的同事讲真相,这也是我留下的遗憾。

回想起来半年的工作,经历的这些考验,收获很多,心里非常感激师父,是师父的法使我有了正念,破除了我的执着,及时纠正了不正确的状态,使我能够坚定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而且这期间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都在尽我自己所能在做。特别是真相资料及《明慧周刊》的打印更是没有耽误。年后,当我回到学法小组学法时,同修见到我很惊讶的说:“啊呀!你咋变样了?好看了,还年轻了。”我笑着说:“是师父给的。”

我深知修炼的路还没走完,这只是一部份,要修去的人心还很多,甚至还有意识不到的、隐藏的不易察觉的人心,为了去掉所有的人心,我要抓紧这有限的时间,听师父的话,认真学法,正确悟法,保持正念,信师信法到底,走好最后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