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的故事

更新: 2019年01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岁了,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之前我有冠心病,在哪儿也没治好。一个熟人说法轮功祛病效果好,让我炼法轮功,我心想政府不让炼,就没敢炼。后来另一个大法弟子让我去他家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我去了。可看了一会就犯困,我就咬自己的手,不好使,硬是睡过去了。可脑袋里有个想法:“看来这真是个大佛,度人来了。”当天回家我睡了个好觉。

炼功要盘腿,我觉的很难,好在咬咬牙最终还是盘上了。不久我的冠心病真的好了,老花镜摘掉了。师父是吉林省公主岭生人,我也是公主岭生人。我想,我和师父的缘份还不小,就下定决心修炼法轮功了。

那次经历让我坚信大法是佛法

得法后,开始时老同修们带着我做三件事,几乎天天做大法的事儿。后来让我负责给同修送真相资料。

一次我打车去送资料。那时刚下过雨,只看到前面路上有一片水,不知水下还有一尺多深的水沟。我的右脚一下子踩進沟里,水花溅起来很高。我想这下完了,鞋和裤子都得湿透了。看到同修出来迎接我,也顾不上这些了,紧走几步,从铁栅栏上把资料递给同修。

这时我才低头看我的鞋和裤子,一看惊呆了:鞋和裤子一点没湿,干干净净的,皮鞋还象刚打过油,亮亮的,没有沾一点泥。这也太神奇了!

这大法是佛法,真实无疑,更坚定了我修大法的决心。

师父鼓励我发《九评》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资料点打印装订出来后我就出去发。一天我路过一个派出所,直接就走進去。一看保安室门前只有一张桌子没人,就在桌子上放了一本。刚回身往门口走时,突然从门外進来一帮警察,我没害怕,大大方方的离开。

一天我在家学完法出去,看见院里停着一辆出租车,我开门進车里,放了一本《九评共产党》。当我要下车时,发现车门被锁上了,出不去了。我一点没紧张,把门上的开关打开,开门出去了。

过后想想这事:当时我只想开门往车里放一本《九评》,其它什么也没想,是师父加持我,给了我神通,锁着的车也没挡住我。

一次我去某公司办公大楼发《九评》。该公司平时安全工作要求很严,没有身份证或工作证根本進不去。我心生一念:来个人我就跟着進去。真就来了一个人夹着大公文包,我随着他就進了大门,没人问我或者拦我。到楼里的收发室,那人对值班人说要找谁谁谁,值班人员就领着他上楼了,我马上把一本《九评》放在屋里的桌子上离开了。

一天早上,还没到上班时间,我到市政府发《九评》。虽然门卫戒备森严,但是我穿着得体,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不但没人问我,有个门卫还跟我客客气气的点头。他们把我当成了这里的工作人员了。

我先上到三楼,楼里没人,看见一个乒乓球台,我在上边放了一本《九评》和其他材料。然后挨个房间走,只要是开着门的我就進去,把资料放在桌子上。从这个楼又去了另一个楼发。看到有个“举报箱”,正好放進去一本《九评共产党》。

贴营救同修的粘贴 师父也帮我

一次,为营救本地同修,我们印了许多份不干胶真相资料出去张贴。同修们分别拿了一些,还剩下三百多份。一个同修本来说好跟我一起去贴,可她外孙女突然发烧去不了了,我只好自己去贴。同修说她在家给我发正念,让我发完回来在她家吃饭,她给我下面条。

我什么也没想就走了。那天我有意穿了孩子的一条牛仔裤,因为这条裤子兜大,能装很多资料,可是这样抬腿打弯走路就费劲了,为了掩盖,我穿了件大衣,把裤子遮掩上。我顺着路边小区,挨个楼贴。正在一栋楼的一楼里贴时,从楼上呼啦下来一帮小伙子,我没理会,继续将资料抚平。那些人还特意走到我身边看看我贴的是什么?一个小伙子说:“啊,法轮功啊!”一扭身全都走了。我没害怕。

快贴完时,发现自己已经走出去很远很远了,不认识路了,同修还说让我回她家去吃面条呢,怎么才能找到同修家呢?那先买点菜吧,可一翻兜,没带几块钱,只买了四个西红柿。我问那个卖菜的人,这是什么地方?她说是某地。我正犯愁怎么往回走时,一抬头,怎么自己就在同修家门口呢?

我当时头脑一片空白,糊里糊涂的不知道是咋回事!就跟同修们说这个事儿。有的说是师父让我走了另外空间;有的说是师父把我送回来了等等。我想,是因为我做的是正事,师父就管我,帮我。

一次同修给我很多粘贴,我拿回家正在摆弄呢,丈夫和儿子看到了,先后来问我这些粘贴哪来的?我说不会告诉你们的。丈夫厉声说:“赶快拿走!”我马上反应出一个念头:是让我马上贴出去。我就出去贴。顺利贴完后回到家。

那几天,同修看见我都问我:“你做美容了?咋这么好看呢?”回家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我的面容还真不一般了,皮肤粉白,嘴唇象抹了口红,皱纹也几乎没了,年轻了多少岁似的。

当时状态非常好,身心都在法上。那应该是神而不是人的状态。许多同修都有这种感悟。

在上海的那些日子里

二零一二年,我去上海看孙子。走前我求师父让我在上海能遇到同修。到上海后,真很快就认识了那边的同修,我们一起学法做三件事。一次我去杨浦区讲真相,可我没带纸,劝退名单无处写啊,这咋办?

那天是个大晴天,没有一丝风,可突然间在我前面一米左右刮起一个旋风,一片一片的纸张随着旋风旋转着落到我的脚下,都是A4规格的带格的纸。真让我惊奇不已!

还有更奇怪的事呢!一天我领孙子去公园讲真相,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得去厕所。一抬头看见前面不远处就有一个厕所,我让孙子坐在厕所旁边的椅子上等我,嘱咐他别动,就進去了。進去一看,这哪儿是厕所呀?太漂亮了,空气清新没有一丝异味,潺潺流水是透明的,反正没见过这样的厕所。当时还想:这个上海,厕所都这么带劲,这么漂亮!

那个公园是圆形的,可循环绕着走。带孙子走了一圈,想再去看看这个厕所。可绕到那个地方一看,哪有厕所啊,只有一块大石头立在那里!

同修们悟到是师父给我演化出一个厕所。我去公园讲真相,要救人,做的是正事嘛,师父又帮了我。谢谢师父!

这次我写的都是讲真相中的神奇故事。我也有做的不顺利的时候,以后再说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