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的小花把芬芳洒满人间

更新: 2019年0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七日】

一、吃苦受难为得法

我出生在一个生活富裕的家庭,今年六十四岁。从小性情懦弱、内向孤僻,身体也不好,弱不禁风,脆弱的象一朵温室的小花,总是谨小慎微的象蜗牛一样把自己深深的藏在壳里。结婚后,自己也不会料理家务,身体又不好,衣服洗不动,饭也不会做,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就哭。但丈夫对我非常好,体贴入微,关心备至,生活的很幸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到了三十岁命运大逆转,事事不顺,屡遭魔难,从优越的生活变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真象一下从天上跌入无底深渊。身体也就更糟,百病缠身,苦不堪言。

一九九九年,是法轮大法给我带来了光明,仅短短的几个月我就变成了一个健康快乐的人。

二、正法修炼 担起送资料的责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阴风四起,江泽民流氓集团突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我一下子被惊懵了,恐惧、迷惑、仇恨,乱乱糟糟的搅成一团。我怎么办?通过大量的学法和在师尊不断的慈悲点化和加持下,在经历了一段剜心透骨的痛苦割舍后,经过冷静的思考,终于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抱着一颗此去不知能否归的心,告别了生我养我的这块热土和我的挚爱,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走上了天安门。

因此我两次被非法拘留和一次洗脑班的迫害,遭到多次野蛮灌食和非人的待遇,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回家一年后,在二零零二年,恶人又企图绑架迫害我,在师尊的巧妙安排和慈悲保护下,在明真相有正义的邻居帮助下,有惊无险的安全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在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协调同修找到我说:“这几年走出来的同修都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听说你家乡的同修也都怕心很重,互相之间不敢见面,碰上了也不敢说话。真相资料也没有人来取,都是这儿的同修送,也不太及时。看你能不能把这事承担起来?利用送资料的机会回去找同修交流交流,形成整体提高上来,毕竟是你的家乡。”

我听后,怕心就出来了,有些为难,因我是被迫离家的,离家后,恶警还多次去家骚扰、找过我,真不敢回去,但又一想修炼没有偶然的事,既然找到我,肯定就有我修的,我就答应了。

同修说:“那好,明天就送吧。”同修走后,我越想越怕,一个晚上满脑子都是被抓、被酷刑折磨的景象,排不掉,压不住,心紧张的透不过气。我就求师父加持,反复的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也不断的发正念,一宿未睡。

到早上,心性还是不到位,就是迈不出这一步,开车的时间快到了,心里很着急,这可怎么办?突然一个亲切的声音:“我领着你!”啊,我一震,是师父!我激动不已,双手合十,泪盈双眼。轻松走出家门。谢谢恩师!

回想那两年传递资料的修炼历程,收获很多,不仅修去了很多怕心,同时增加了责任心,还感受到修炼的神圣和严肃性。在那段难忘的日子里,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不论天气怎么恶劣、环境多么邪恶、自身状况如何,都没有耽误一次,都是按时把资料送到。一步步的走来,艰苦魔难中的锤炼和考验,使我更加成熟与坚定!

三、风雨中小花绽放

二零零五年十月,我回到家乡。三个月后,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成立了家庭资料点,解决了当地资料的空白,减轻了外地同修的工作量和压力,同时也是开创当地修炼环境,共同提高和锤炼自己的好机会。

想当初做资料时难度很大。记的外地同修给我送来电脑和激光黑白打印机的同时,也把怎样上网、下载、打印都示范了一遍,我就用心一步一步记下来,然后又告诉我怎样装订小册子,就匆匆的走了,因为都很忙。

第二天就是周五,我就按照同修说的操作,当时心情很紧张,看着这两个陌生的机器,有点不知所措,随着机器的响动,我的心也随着狂跳,恐惧的不行。不停的求师父加持,立掌发着正念,想尽快的把心稳下来。

纸用完了,我刚把纸放上,机器不动了,怎么也不工作了,我很着急,又不知怎么办。这时想起师父讲过:“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在常人中修,这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要走好各自的路就会有困难,面对困难而上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和反迫害。这些事在过去的历史修炼中没有过,大法弟子是开创者,所以在修炼中有时会做的好,有时会不知如何做。有困难时大家坐下来多学学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2]

于是我就坐下来学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过了一会,我起身到打印机前看看,还是不行,我就又坐下发正念,并求师父帮我。这时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塑料瓶,噢,是没粉了,让我加粉,我马上把碳粉加上,机器恢复正常了,快乐的工作了,感激的我热泪盈眶。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做资料的同修都知道缺粉是不会停机的,那为什么加上粉就好了呢?(是现在悟到的)修炼人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得改变观念,是在考验我信师信法的成度,我就坚信师父,达到标准了,考验就过关了,事情也变了,修炼真玄妙。

当时环境很邪恶,同修不断被绑架。一次听到有联系的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怕心就加重了,正赶上周五上网下载,紧张的心都跳到嗓子眼儿,脑袋一阵阵发木发晕,满耳朵都是警车嗷嗷的叫声(其实没有警车),我知道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看我害怕加劲吓唬我。越害怕越下载不来,老是失败。我就站在电脑前不断的立掌发正念,解体让我怕的因素和邪恶干扰。最后索性豁出去了,啥也不怕了,一切都交给师父了,是生是死都由师父说了算,放下了,反而轻松了,紧张的心情冷静下来了。有些事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可对我来说,真是得放下生死,才能闯过来的。

听同修说:“有一种监测车在路上走,就能知道谁家在做资料。”我家就在路边,所以打印资料时,我也很害怕,但怕也挡不住我,我就做我该做的。我认为在修炼的路上,在过关和魔难面前,就是哆嗦着往前走,也不能轻松的往后退。突破一次,执著就会消去一些,不断的消减也就是不断的提高。最主要的我们有无边的大法和无所不能的师父!

一次,外地同修来看我打印的资料说:“这样的机器能打印出这样的资料来真是奇迹。”打印机是同修不用的,硒鼓是一次性的换不了。我也不懂这些,我的办法就一个:遇到麻烦就是求师父,学法、发正念、向内找去执著,心性提高了问题也解决了。师父讲:“大法无边,全凭你那颗心去修,看你能修多高,全靠你的忍耐力和吃苦能力。”[3]我想只要我用心修,师父有的是办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那段时间确实很忙,要做真相小册子、刻光碟、做《九评共产党》的书,发三退声明,还要协调一些事情。但不管怎么忙,我都必须保证学法、炼功、发正念,看《明慧周刊》。经常吃不上饭、熬通宵。这样默默做了两年。

经过这两年的魔炼,觉的自己心性和技术都成熟了很多,心态也稳了很多。资料点要求“遍地开花”,我不能总一个人忙啊,得跟上正法進程,整体提高,都成熟起来才是师父要的。但怕心又出来了,原来自己做资料,是忙是辛苦,但没人知道我,觉的安全。去教同修不就把自己暴露了吗?同修再不修口,怕自己遭迫害,压力很大。

一天,在炼静功时,脑中显现出一个景象:平静的大海中掀起一个很高的大浪花,我稳稳的坐在浪花尖上打坐。我悟到是师父在安慰我:不要怕,大海是平静的,就是坐在浪尖上也是安全的,我就放下心来做我的事。

先从同修的修炼环境和自身的修炼状态找适合的人,然后再单独的找同修耐心的交流,在法上提高上来,通过交流,有四位同修同意了,我很高兴。然后就开始准备耗材,开始教同修技术,每天往返在同修之间,都保持单线联系,他们之间也都不知道谁在干啥。虽然很忙,但我很欣慰快乐,因为我做了该做的。在教同修技术的过程中,也暴露出了不少人心:如责怪、抱怨心、急躁心、欢喜心、显示心、烦心和证实自我的心等,有的同修接受的快,有的同修怎么说也不懂,真是磨心的过程,也是提高的好机会。在法光照耀下,几朵小花开了。

我一直遵照大法和明慧网的要求,资料来源必须从明慧网下载,坚决不做也不传不是明慧网发表的东西,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和干扰,都坚持这一原则。保证资料的纯洁和打印的质量。平时注意修口,不该说的话绝对不说,保护其他做资料同修的环境。

要说的话很多,在十九年的风雨考验中,经历了很多的艰险与魔难,配合的同修也遭受过不同形式的干扰和迫害。有时只剩一花独放,但我也不气馁,我就是要走好我的路,做好我该做的事。

当我看到明慧网交流文章建议做资料的同修最好做大册子时,我犯愁了,是啊,把最好的高质量的真相资料展现给世人,不仅有利于救度众生,同时也更能展现大法的美好和师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善良与智慧,多好啊。可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很着急。后来外地一同修知道后,就给我送来一个打印机,是双面打印的,非常快,满足了当地的需求也符合了标准要求。可是后来机器坏了,没修上。

怎么办?我想还是走“遍地开花”的路,这是法的要求。然后,我就找同修到一起交流,我想每个人都给机会,让他们自己去思考,想做的就来找我。可交流两次也没回应,我就找条件合适的同修单独交流,鼓励同修增强信心,破除障碍,在法上提高上来后。几朵小花陆续绽放了,同修们都很用心,认真负责,我也很感动,我们互相配合,携手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路上,共同完成史前大愿,兑现誓约!

如有不妥,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回复秘鲁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