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之间冰山化开了

更新: 2019年01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三日】童年的时候家长经常给我讲许多神话故事,我从心里也认为世间是存在神佛的,也很认同善恶有报的天理。家里曾有一本相册,封面是一个飞天仙女。闲暇时我望着天空那几朵白云,幻想着相册那样的仙女能站在云朵上向人间散花。

上初中时,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在全国播放,当时的我被唐僧不畏艰辛一心求得佛经的精神所折服,更崇拜孙悟空的勇敢、直率和各种神通的如意运用。上大学时,忽然想到父母年岁越来越大,总有一天他们会死去,他们就这样的在地球上消失了,如果世上真的能有《西游记》里面的仙丹,让他们长生不老该多好啊!

我和丈夫是大学同学,毕业面临分配去向。丈夫家在农村,生活条件差,几年的大学学费都是他假期打工赚的钱。而我生长在知识分子家庭,生活条件优越,毕业后我可以回学校做一名英语教师。回顾这三年来,他对我的关心照顾和学习上的帮助。重要的是,那次车祸他是先把我拽下车,随后他才跳下车,由于用力过猛手臂骨折。一个人如果能在生命安危的关键时刻第一时间保护的是对方那才是真情。我不能只因为他的家庭条件差,分配的工作单位不如意就选择分手,我想:人做什么事情都得有良心!所以我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去了他的家乡做了一名技术工人,同学们都很惊讶、不敢相信我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一九九七年婚后由于单位不景气,后来我们又集体下岗,为了生计,丈夫今天卖点菜、明天卖点鱼,日子虽然艰苦,但他对我疼爱有加,我每天也是很开心、很幸福。

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在儿子出生前半个月,父母来看我,向我们洪扬法轮大法,我有幸得法了。通过阅读大法书籍,我明白了童话故事里的神佛是真实存在的;童年时的所思所想正是等待着法轮佛法的到来。

也是从那年起,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认识我的同事都说:“就觉的你们家什么都顺,想什么成什么,别人都是人找钱,而你家是钱找你,工作顺、家庭顺、孩子顺、事事都顺,好象有神在护佑着你们家。”我告诉她,的确是有佛在护佑着我们家,因为我修的是宇宙大法,李洪志师父下世度人,能得到法轮佛法的人是全宇宙中最幸运的人。

由于丈夫的不断努力,曾在国内几家大型企业的分公司担任过总经理,现在自己建立了公司,年收入也是非常可观。和我要好的同学说,我就是因为当初的那个良心得到了福报,也有认识我的朋友说我有眼光,找了一个“潜力股”的丈夫。其实,我心里最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修了法轮大法才有今天这样幸福满满的我。

(一)在中共暴政下,丈夫的正义和善良被扼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全国性的打压和迫害,媒体、报纸、电视铺天盖地的宣传抹黑师父和法轮功的报道,编造杀人和自杀等多起恶性事件来欺骗民众,使众多的人们仇恨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那时我得法才五个多月,正带着不满四个月的孩子在娘家串门,丈夫听信中共新闻的造谣宣传,打电话过来,气哼哼的说了一些法轮功不好的话,告诉我不能炼了,再炼就和我离婚……

虽然我得法时间短且当时只有二十六岁,但面对全国性的造假宣传和丈夫的压力,我并没有迷茫。我反复的思考,法轮功到底是不是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我并不是因为患有疾病而走進大法修炼的,但通过阅读《转法轮》(法轮功的主要著作)我明白这是一个好功法、是教人向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事。况且我父母他们多年来很严重的疾病在医院都没能治好,仅仅炼了半年的法轮功就全都好了。从他们身体的变化我看到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他们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做事先考虑别人,也不贪不占了,思想境界和道德标准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这是我亲眼看到法轮功给我的家人带来的好处。

在我的心里,法轮功就是一颗璀璨的钻石,即使是被尘埃污垢所覆盖,但终有一天他的纯净和光彩会展现给世人,人们会惊叹他是一个无价之宝。所以当时我选择为正义而坚持,继续学炼法轮功。

二零零七年九月份的一天晚上,母亲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举报,片警当晚到家里把母亲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在离家乡很远的外地生活,父亲打过来电话,告诉我家里发生的事情,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迫害消息,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我明白,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立刻给母亲发正念,清理迫害她空间场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

丈夫由于对中共暴政的恐惧,听到消息后,不但没有给我一句安慰的话,反而唯恐天下不乱,跳起来说了一大堆母亲不好的话。我不为他的言行所带动,心想,你不管说什么我就是要集中精力发正念。他不让我发,我立掌他就过来把我的手推倒,一会儿又冲着我来了,手指着我的脸恶狠狠的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当时很平静,没有回答他,我知道他已经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所操控,他的所言所行都不是他自己。我想到师父的讲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要是回答“炼”或“不炼”都是配合了邪恶,我就是立掌继续发正念。

他一看来硬的不行,突然间跪在我面前,哀求着对我说,“老婆,我求你了,别炼了。”我还是一动不动的发着正念,他一看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就开始找我平时看的大法书,拿到厨房点燃天然气要烧书,我和他抢书,并和他讲损毁大法书的危害,但我没有争过他,他还是把一本小书给烧掉了,我也冷静下来给他讲:母亲由于修炼大法身体好了,才能给我们带孩子,而且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我们就把孩子送过去了,母亲只好提前一年退休,少了一年的工资收入。我父母的为人你是了解的,为什么当初没有让孩子的爷爷奶奶带孩子,不也是因为你自己都不信任他们吗?现在父母身体健康又给我们看孩子,我们才能在外面安心的工作,才有今天的经济收入,这些不都是修大法带来的福份吗?他当时没说什么。

母亲被绑架后,我回到家乡帮助父亲一起照顾孩子,父母从外地刚搬来,还没有接触到当地的同修,我和父亲分工、二十四小时接力给母亲发正念。早上把孩子送到学校后,父亲骑着电动车带着我去派出所、公安分局要人,他考虑我的安全,不让我進去,我就大厅里站着发正念加持。

后来母亲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就每天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师父讲:“正念法力捣妖穴”[2]。我们运用神通和母亲在法上沟通切磋,也告诉看守所上空飞来飞去的喜鹊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它们:“如果看守所里有警察迫害大法弟子,你们就要通风报信”。我是闭着修的,虽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但我相信:只要站在法上,我想什么师父就会赋予我功能让它能成为事实。

中共邪党魁江泽民提倡“闷声发大财”,致使世人道德和良知严重缺失,人人都在向钱看,那时看守所里的 “素炒土豆丝”就卖到三十元一盘(十年前的价格)。我经常去看守所给母亲往卡里存钱,遇见来看守所看望家人的路人,我就和他们讲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被关押在这里,他们都很认同大法也很同情我。

近一年期间,丈夫由于怕自己的官职受到影响一直没敢回来,只是在电话里说:需要钱就取钱。其实,那个时候家里是非常需要他的,当时他所在的公司在全国很有名气,而且他的职位也认识很多人,他完全可以通过朋友了解打听到母亲的情况,他回来至少也能给我和父亲一个心理安慰。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孩子又在这,作为女婿回来看看,那是做人的基本道理是人之常情,可他为了保护自己和前途不受影响,选择了逃避。

一次,他出差到邻县,打电话问我干嘛呢?当时我在湖边正准备和一个送孩子上大学的母亲讲大法真相,我回答他说:“我在湖边坐着呢。”他一听就生气了,说:“我在邻县出差呢,你也不说过来看看我,还在湖边和别人约会(指有男人)。”我没有生气,和他善意的解释,说有一个大姐送孩子上大学,我们在一起聊的挺投缘的……他不但不听解释,还说了一些乱七八糟侮辱我的话,也特别强调他回来了,我应该去邻县看他,还说我自私。我说:“妈现在被非法关押,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已经到了邻县,坐一个多小时的火车就能回来,你应该回来看看父亲,管几天孩子才对。”他根本不听,开始大骂我,就说我和别人在湖边约会,我起身一边往家里走,一边在电话里和他解释,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要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电话里一直也都是我听他说,然后我才解释,等快上楼的时候,我说:“快到家了,别说了。”我的意思是让我父亲听到他和我吵架会更着急上火,结果他就是不挂电话,后来我把电话给挂断了。父亲刚接孩子進屋,他又把电话打给我父亲,在电话里又骂又吵说我不对,我父亲也劝他,和他解释说我们修炼人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最后他把电话挂断了,也没有回来看看我们父女和孩子。

母亲被非法劳教快回来的前一个月,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回来到劳教所看看母亲,他也是碍于面子到劳教所见了母亲一次,当时我看到他在劳教所里吓的脸都白了。

通过这件事,让我看到了在中共暴政的笼罩下,人的正义和善良被残酷的扼杀,夫妻的感情,对长辈的恩情都被私心和名利所出卖。

在当今拜金主义的影响下,由于丈夫工作职位的晋升,担任的是实权较大的甲方经理。周边奉承的人也蜂拥而上越来越多,接触的乙方女性也多是才女、美女,每天听到的都是夸奖和赞扬的话,公司又给他配备了二十多万元的一辆轿车,那时他说话的语气都变的很霸气,因一点小事就会把下属骂一顿,容不得别人说他一句不是,慢慢的同事和下属谁都不和他做过多的交流。

那时,家里有要解决的事和他商量,只要一说,就可能会引来一场战争。如果在电话里说,他就会在电话里吵,怨我这、怨我那的,而避开正题,根本放不下电话,放下他就又拨打过来。如果当面说,不知哪句话不对,生气了就动手打我一下,无论在哪,无论多晚,只要我们有争执他就会打电话向我父母告状。即使事情的原由都是他的错,母亲也会批评我,这时他会暗自高兴并得到满足。

随后的几年里,他对我实行家庭“冷暴力”。我做什么都不对,回到家里他也很少和我说话,只是简单的问几句,然后就回房间用电脑工作了。家里有我和没我都一样,是走是留,去哪里是否安全抵达,从不过问一句。有时我身体消业不舒服躺在床上,他不但不关心、还看笑话说我:“你不是炼功人吗?没病吗?也不行了吧!”然后转身就走了。出公差很长时间回到家,对我象对待他的同事一样,只聊他自己的工作,从不过问我在家里的情况。资金上也在管控我,总是嫌我花钱多,其实我生活上很节约,不是那种乱花钱的人,况且他几十万的年收入,我们又有几套房产,其中有两套在外租,我的这点开销都是用于正常的生活,即使是买件好一点的衣服也是很正常的。那段时间我的心里很难过,常常偷偷的流泪。

原工作单位失业后,我和丈夫同时应聘到国内一家知名食品公司,我们工作都很优秀,他升职为项目经理,由于他的工作性质总是要变换工作地点。面对工作和家庭的取舍,我选择了后者,以他的事业为主,没有考虑我个人的发展前景和当时的薪资待遇,和他过着到处漂泊、租房子的日子。后来公司实行亲属回避制,夫妻不允许在同一个公司,也因为一至两年就换一个地方,这期间我也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工作,所以,我就成了一名家庭主妇。当时,对于事业心很强的我打击是很大的。我为了他和家庭,才面临着这种现状,可丈夫不但不理解我、开导我,还挖苦我说:你不提前学习,现在没有能力找工作了吧。真是往伤口里撒盐。曾经充满自信、工作优秀,被众多同学羡慕的我,如今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因为地区方言和当地人面对面讲真相也有困难,新的地方又联系不到当地同修,我准备买个打印机,丈夫他害怕我做真相资料也不让买。那时的我,每天坐在马路旁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真是欲哭无泪,非常想念父母和家乡的同修。

通过不断的学法,明白修炼人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问题出现了一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和要修去的执著。既然他说我花钱多,那我就在这方面注意些,买贵重的物品就提前和他打招呼;我理解他,由于工作压力大,事情又烦乱,才使得他回到家里不想多说话,那我就每天做他喜欢吃的菜,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吃晚饭,多关心他、照顾他,他看电视的时候给他送去水果和瓜子,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

有的时候,他和我聊起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我会用大法的法理来引导他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在钱财方面不贪不占,也在工作的管理上给他提一些合理化的建议和意见,顺心的时候他会赞同,不顺心的时候就会和我吵几句,只要他和我吵,我就想到真、善、忍,先做到忍,我马上一句话都不说,一会他也就没事了。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为什么我要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做短暂停留,其实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因为那里有我要救度众生需要做的事情,过程中反映出的人心是我要修去的执著,有的城市地域面积大,邮政信筒很多很分散,我就利用去外地亲戚家串门的机会在同修家打印了大量的真相信带回来邮寄,有的地方只是个小县城,一天散步时,偶然间走到一个监狱大门口,当时我并不知道那里是否关押着大法弟子,但是我每天都会发正念清理那个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半年后,我离开了那个小县城又去了另外一个城市,近期在明慧网上看到我发正念的那个监狱正是多年来迫害大法弟子很残酷的一所黑监狱。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这物欲纵横、金钱至上、权钱交易的共产邪党国家里,中共把众多的好人变成坏人,丈夫也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只有法轮大法是唯一的一块净土,大法弟子就是这片土地上生长的一朵朵圣莲。

(二)夫妻间多年来的冰山在大法的洪恩浩荡下化开了!

二零一八年五月份,我和婆婆还有嫂子一起参加丈夫二伯的八十岁大寿,晚上,老邻居们过来和婆婆唠家常。因为人多,我去了更外一个房间,当时两个房间的门是开着的,我听见婆婆说:公公有病都是二儿子(我丈夫)花的钱,花了四五十万,还在国外给公公买了两盒人参,一盒八千多元,还给他大哥一辆轿车没要钱,姑娘买房子,我和老伴给拿了八万……

我一直以为给公公看病只花了十多万;当时说按市场价四万元卖给他大哥的那辆车,前年我还问过丈夫给没给钱,他说四万元都给了;她妹妹买房子的首付款,婆婆说他们拿八万(其实这八万也是我们给公公看病没花完的钱),公婆还打电话安排丈夫再拿出十万元借给她妹妹(这也是后来丈夫告诉我的),公公看病花了四、五十万、轿车没要钱和婆婆给丈夫的妹妹八万元钱的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当时,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一阵阵的堵,喘气都有些不顺畅了,即使是你儿子(我丈夫)挣钱多,但我丈夫至少提前和我商量一下吧,我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这不是全家人都在耍我一个人吗?

公婆全家都知道我是修法轮大法的,特别是丈夫更了解我的为人,公公从生病到去世,在用钱方面我没有一点怨言,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3]。老人生病,作为子女我们就是应该照顾和付出的,大哥和大嫂他们照看公公,我们在外地不能回来照顾老人,就在费用方面多付出些,全部费用都由我们家拿了。即使大哥和妹妹的条件也不错,每年收入也是很多的,但他们都哭穷,从不说实话,可能大哥他们家比我们都有钱,但我们没让他们摊一分钱。在当今社会里有多少家庭因为老人生病花钱而矛盾重重,互不相让,大打出手,甚至告上法庭。假如条件好的不是我们家,而是大哥或者是他妹妹,他们是决不会象我们这样,不但每家都得拿钱而且还得把要用的钱提前准备出来,他们两家决不会事先垫付,这一点我和丈夫包括公婆心里都是非常清楚的。

最让我难过的是,公婆家里的人并没有体会到:是因为我修大法,是大法的法理让我在公婆生病的费用上表现出这样的宽容大度,不跟他们计较个人利益的得失,可公婆却认为二儿子有能力挣钱多、孝顺,大哥认为他们照顾老人了,妹妹认为我们挣钱多,多花点没什么,睁一眼闭一眼装糊涂。

事情都过去了,再找丈夫理论那不是修炼人而是常人所为,我平静一下心情,深挖执著,为什么听到这些我会有那么大的反映?是什么执著心在作怪,我把影片倒退再重演,如果当时发生的每一件事丈夫都告诉我和我商量,我会不会不同意?我想了想,我的回答是:“不会”。也就是说,我知道和不知道的结果和现在是一样的,我也会同意以上的做法。那为什么非要强调如果他事先和我商量我就会很平和,而没有和我商量、自做决定我就这么生气和难过呢?我看到了这是一颗求名的心,想得到别人的尊重,想让别人认可,多么强大的执著呀。再往下找,那丈夫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是不是他顾虑有些事情如果告诉我,事情可能会不那么顺畅,也可能会引起矛盾呢,所以才没和我说。这也让我看到了,我修炼的并不扎实,修炼状态好时,象个修炼人,修炼状态差时,表现的如常人,没有把大法修炼者的美好和慈悲展现给常人。

也由于多年来,丈夫因受中共宣传的毒害,表现对迫害中母亲的不善,对我的冷漠和瞧不起,对待两家亲人的不公态度,造成我心灵上的伤害,虽然每发生一件事情,我会用大法来衡量、摆放,但没有真正的做到百分之百的放下,只放下百分之八十,百分之二十还在保留,久而久之我对他产生了怨恨。因为他没有真正的明白大法真相,只知道大法对祛病健身有效果,遇到危险时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是,当面对中共强权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时,道义的天平失衡,一直不敢说支持我们修大法的话,我曾经一度把他定性为邪恶之人。也由于自己强大的人心没修去,邪恶加强了这些负面因素,时常会往我的大脑打入:他和别的女人约会时的场景;吵架时他面部恶狠狠的样子;猜想他在背后又在说我什么;在钱的方面又要怎么控制我等等,我就会随着这个坏思想联想下去,越想越生气。做家务时头脑也常常跳出这些坏思想,走路或者开车时看到的人或物也能联想到他对我恶的一面,有的时候能意识到这不是我想的,发正念“灭”掉它!但多数时候还是会随着这种观念想下去,几年下来,心性时好时坏。

有一天,我正在洗衣服,这些坏思想又来了,它又往我的大脑中打入丈夫如何恶、如何奸诈的坏思想,当时我一下警觉了,因为在洗衣服前我什么都没做,也没有任何外因或发生和触及与丈夫有关的任何相关信息,那一刻,我才猛然警觉:这不是真正的我想出来的、是一种外来思想、是思想业和后天形成的坏观念,我也真切的感到了这个思想业真是个灵体,而且它是活着的,是它在挑拨我和丈夫的关系。让我对他恶,甚至于往我的大脑里打入让我和他离婚的想法、让我给大法抹黑,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由于自己的主意识不强,被思想业左右了这么多年,只向外看,不向内找,法理不清,上了旧势力的当。我开始对这些思想业力发正念,刚开始立掌发正念铲除的时候,我有些坐不住、闹心、总想哭,就是不想发,但我还是坚持发下去,后来,它不让我入静,不是这痒痒就是那痒痒,后来我求师父帮助,加持我的正念,调动修好的那一面神通来一起解体它,我明显的感觉到它是一块厚厚的肉(大约有一寸厚)包裹在我的心脏上,让我的心闷热。它不想死,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对着这个思想邪灵和心脏上的那块肉说“灭!灭!灭!”一个小时后,感到那个象肉一样厚厚的物质没有了,心里也轻松了。

后来我加强主意识,注意看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只要是不符合法的观念就及时的归正并铲除。有时也会反映出丈夫怎么怎么不好的念头,那时我就偏想他对我好的地方,来解体这个灵体。当我的心扭转过来了、归正了,我看到他多是优点,即使是有缺点和做的不对的地方,我也能善意的给他指出和理解,没有任何的不满和抱怨。我的心性提高了,他也改变了,人变的随和,对我也知道关心和体贴了,夫妻间多年来的冰山在大法的洪恩浩荡下化开了!

师父说:“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的。今天的人实际上是受了不同层次这套旧势力系统安排下来的魔难,人被不同层次的旧势力控制着,所以他们才变的非常强硬,他们才敢对修炼的人如何如何,他们才敢对大法不敬。那么这里边又体现出一个问题。在世上除了邪恶之徒之外有许多世人是无辜的,是在这种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的宣传中被蒙蔽的。按着宇宙的法理衡量,一个人头脑中装進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就会在考验大法与大法弟子结束时被淘汰掉。大家想一想,这样的人,他不危险吗?”[4]

我深知我的责任重大,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每天都出去救人,可身边的亲人却被忽略了,丈夫是与我最有缘的人,他是带着满怀的期待和我成为夫妻,是来听大法真相而被救度。但由于自己人心多,观念重,没有把大法的美好和慈悲展现给他,所以他才表现出这样强硬冷漠的处事态度,或许他真正明白的一面正在为我不能让他得救而哭泣。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有师父的看护,遇到心性上过不去的关难,我们有大法来指导能解忧,而他是一个常人,生活中、工作中、家人中、包括自身的病痛都会给他带来无尽的烦恼和痛苦,他在偿还着业力,在现实利益的驱使下还会无知的造下新的业力,他真的是很苦、很可怜。由于我没修好,在大法真相方面没有给他讲到位,使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存有误解,以后我从多方面引导他了解大法、让他看大法真相,同时加强个人修为,此时此刻,我感到非常的惭愧和汗颜。

感恩师父一路的慈悲保护和不断点化,才使不精進的我、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愚钝的我由于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清,越修越复杂。只有按照真、善、忍宇宙最高法理修炼,才是最捷径、才能最快最有效的直达塔顶。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遇事先考虑别人;多学法,学好法,认真扎实的做好三件事,对得起等待得救的众生,跟师父一起回家。

叩拜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围剿〉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