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兴安盟突泉县工商局梁立新两次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梁立新女士曾在内蒙古兴安盟突泉县工商局工作。由于家庭的不幸,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气功,花了很多钱,身体没得到丝毫的改善。

一九九八年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大法,一遍《转法轮》没看完,困扰她多年的问题都在书中找到了答案,很多人生中不可解的问题都在看书中渐渐的明白了。不知不觉中曾经折磨她的精神衰弱、胃痉挛、关节炎、胆囊炎等病都痊愈了,从此梁立新开始了身心健康的快乐人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梁立新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还曾于二零零四年和二零一三年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和三年半。下面就是梁立新在这么多年中遭迫害的经历。

一、进京上访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梁立新和三位法轮功学员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定在辽宁省大石桥集合,临上前往大石桥的火车前,梁立新给家里打个电话,电话是梁的丈夫接的,梁的丈夫在电话里说快回来吧,单位找你呢,再不回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庭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梁一想到法轮大法遭迫害,还是进京为大法讨公道话重要,就下定决心去北京。到大石桥火车站准备买去北京方向的车票时,过来几个地痞无赖模样的人,以查身份证为由(他们当时没带身份证)绑架了她们。

她们被非法拘禁在大石桥派出所一宿,由于不报姓名,第二天恶人把梁立新等人绑架到当地敬老院,那里的条件极差,有个精神病人唱了一宿,有的人在走廊小便,吃的只有高粱米粥。

敬老院的负责人问梁立新叫什么名字,说不说名字就不让出去,梁立新一想也不应该在这呆着呀,就说了地址,然后兴安盟突泉县公安局就来绑架他们了,结果来绑架的车撞大树上了,车撞坏了。

后来公安局长张某某和崔姓队长等人又开两辆车来绑架他们,还有个女警,对梁立新等人非法搜身,身上的钱都被他们拿走了。

梁立新问往哪送,崔姓队长骗梁立新说往家送,却把她直接被绑架到看守所,看守所每天吃玉米面、大馇粥,关押了六十一天,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梁立新被关押到兴安盟扎赉特斯图牧吉女子劳教所,该劳教所的一中队特别邪恶,没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白天干活,晚上回来罚站、上刑。每天在食堂吃饭时梁看到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腿被打折了,走路一跳一跳的,还看到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四、五个犯人按倒在地就灌食。

梁立新被关押在二中队,二中队“转化”的邪恶手段是,天天灌输和集中看那些洗脑的东西。时间一长,梁立新被洗脑转化了。之后就出去干农活,早上三、四点中就出去干活,中午休息一个半小时,晚上七、八点钟结束。每天干活十三、四个小时。有一天梁立新被累得躺在床上起不来,去食堂吃饭都去不了了。

半年多的时间,整个人瘦了一圈,体重下降三十多斤。每天度日如年,苦不堪言。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

二、制作“公审江泽民”展板被举报迫害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梁立新到兴安盟一家制作牌匾店,制作“全球公审江泽民”横幅,当时特意没把几个字按顺序排,还是被店里女老板举报,梁立新被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兴安盟看守所。

在看守所梁立新不配合穿黄马甲,不配合坐板,不吃饭在床上躺着,第七天时一个警察叫梁起来,梁不起来,警察就命令屋里的所有人都动手拽梁起来,她们没拽动,还给她们累的够呛。

第十五天突泉县公安局把梁立新劫持到兴安盟突泉县看守所继续迫害。三个月后梁立新的脖子下面突然长了一个包,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十五天后梁就起不来床了。

这期间梁立新被非法判刑七年。

梁的身体很虚弱,看守所所长倪伟光怕承担责任就把梁送医院检查,好几个院长会诊后也没说什么,第二天警察就把梁绑架到内蒙古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那时梁立新全身疼痛,睡觉翻不了身,床位还给安排的是上铺,室内十个人,不让梁睡觉。她们一直说话到晚上十二点,说是队长让这么做的。

白天还得出工,白天干活八、九个小时,晚上还加班,每天都干十个小时活。吃的也不好,馒头的面都是发霉的,土豆都是生芽烂的,白菜也是烂的。

梁的脖子上的包越长越大,来回上车间干活,别人看了都吓一跳,这样还被迫继续出工干活。后来包出头了,出了三个头,警察就强迫梁到医务室取脓,三条纱布二尺长,往三个出头的地方塞进去再拉出来,把脓带出来。然后强迫换药,吃药,吃得脸发黑。空腹吃药刺激得胃痛,梁就不再吃了。

每年的十一月份,监狱搞所谓的“攻坚战”,法轮功学员每个人单独一个屋,被两个犯人包夹,采取的手段有不让睡觉、罚站、电棍电、还有用邪悟人员的歪理邪说引导邪悟等。

梁立新表面上妥协了,但心里没有离开法轮大法。在这样的痛苦煎熬中度过了四年多时间。

三、发放神韵光盘被便衣举报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梁立新面对面发神韵光盘,被便衣警察举报,突泉县公安国保韩姓警察等人把梁立新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梁立新天天炼功,背诵能背下来的法轮功经文,有一天周所长把梁立新叫出去,说因梁立新炼功就关禁闭一宿,第二天接到上诉维持原非法判刑三年半的通知,当天就被劫持到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迫害。

到女子监狱直接被非法关押到所谓的“攻坚组”,在那里不让说话,不让随便出入监舍,每个法轮功学员被两个包夹看着。上午、下午各做两个小时小板凳。

有个叫康健伟的男队长,据说上过恶人榜,他每天到各个监舍走,然后找茬以各种理由把各个屋里的人集中到一起办转化班,强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纪录片。

有个经济犯叫王晓梅,是梁立新被关监室的小组长,每天都强迫梁说一段转化班上课内容,上课时梁不听,王晓梅的问话梁就回答不出来,梁就被体罚站着,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狱警还让犯人往每个人的床铺上挂犯人标志的胸卡,不让挂,她们就往地上、墙上、厕所等地方挂法轮功师父的像,中午休息的时候梁立新就到厕所把师父的像拿下来,她们知道是梁拿走的,队长把梁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

她们还让梁坐师父的像,梁趁他们不注意把粘在凳子上的师父的像抠下来,她们看梁坐的很自然,一看没有师父的像,她们就再让梁坐有师父像的地方,梁就撞暖气片抵制她们的恶行。

有个经济犯叫云玉梅,曾经是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的,她就说梁是装的,有个叫袁伟的犯人把师父的像挂在不敬的地方,梁好心告诉她不要那样做,她就开始骂梁,还打梁的嘴巴子,都打出血了。

后来梁被调到另外的房间,梁的上铺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挂犯人标志的胸卡,康健伟就打她,梁立新去挡,康健伟就狠狠地踢了梁的胯骨一脚,疼了好几天。

康健伟又把梁立新上铺的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她被打得上铺都上不去,梁就跟她换了铺位,梁上上铺,那时梁立新的血压高压200—220,低压120—130,恶人就往梁的菜饭里拌药,梁发现后菜饭都不吃了,恶人就强行给梁灌药。

康健伟被恶魔附体象疯了一样,有一次有个法轮功学员老太太看了他一眼,他上去就给老太太两个嘴巴子。

康健伟还扬言说这个遭报那个遭报,我要遭报我就服了,结果不长时间他的妻子就得了重病,他去护理。

四、结语

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迫害,不仅让梁立新本人多次失去人身自由遭受非人的迫害,同时也让梁立新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精神摧残,在梁立新第二次遭受迫害期间,梁的母亲因担心和牵挂女儿的安危,再加上内心承受巨大的恐惧和精神压力,母亲含冤离世,梁在非人的迫害中还要承受这迫害造成的失去亲人的痛苦。

另外在梁遭受迫害期间,在二零零三年职工涨工资时,梁不仅被开除公职,同时中共株连单位职工不给涨工资,所以这场迫害不仅是法轮功本人遭受迫害,也在迫害法轮功的家属,同时也在迫害不明真相的人。

所以梁立新把所受到的迫害揭露出来,警醒并正告那些曾经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人,你们才是受害最深的也是最可怜的生命,希望你们都能清醒,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每个人都在这场迫害中摆放着自己的位置选择着自己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