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生人间为法来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我今年五十八岁。小的时候,我是在家庭暴力中长大的,以至于我每遇到矛盾,就认为用拳脚讲道理要痛快的多。在当兵回来的时候,没有给我安排工作,而有的人通过关系,能如愿的上班领工资,我却在山沟里的老家种那几亩地,心里很憋屈,老是心里不平衡,看谁都不顺眼,吃亏的事从来不干。

大队的管理费、农业税、林业费等,我从来不交。他们叫上派出所等一大帮人来到我家,说要拔钉子户,叫我把拖欠五、六年的税费款项交上,我就是不交。有一天,我喝上酒,把大队部的门都给踹开了,满屋开会的人都溜了,从此以后,谁也没有和我提要钱的事了。

在我父母亲去世以后,就离开那个小山沟,到外面去闯荡了,想象和现实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在外面总是上当受骗,出了不少力也没有挣到钱,心里就更加不平衡,所以走到哪就打到哪。

有个朋友看我能打能拼的,就建议我跟种参户上山管理人参。二零零三年,我就一边管理人参和外加看参园子,我一个人能挣两份钱。看参园子责任重大,特别是春秋两季农民养的牛,都是没人看管,散养着的,经常有牛群進参地,被牛群践踏造成的损失,由我负全责扣我的钱。我就用斧子之类的东西把牛砍伤了,人家顺着血印找到参地来,他们是打不过我,而且我还扬言,要抓他们的牛当罚款,我的恶名在周围村屯很快传出去了。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自己的作为也觉得不对劲,常常是惶恐不安、脾气暴躁、内心非常脆弱的人。身体上的顽疾也越来越多,总觉得这样处世做人的方法不会有好结果,就想使劲干两年,给孩子攒点钱,就出家算了,活在这社会上太苦、太累,没有消停的时候。听说现在庙里也不清净,和尚跟贪官一样贪财贪色,没钱没门路,还進不去呢,真不知道来到这世上干什么来了?

从外地来了俩口子,男的叫老刘,人家都说他们是炼法轮功的。有一天,我们在一起干活唠嗑,他问我:“老王,你说这法轮功和江泽民谁好?”我先是一怔,因为这是第三次听到法轮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愿望,就想看看法轮功的书,想知道这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说:“你得把法轮功的书给我看看,我才能告诉你谁好谁坏。”可是老刘没有吱声。

吃晚饭的时候,我独自喝闷酒,心里想着法轮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功法,共产党为什么发动这么大声势镇压法轮功?我最好是亲眼看看书才能分辨真伪,老刘肯定有书,可能在这形势下注意安全没有告诉我,我得找他要书去。把筷子一扔,嘴里叼着烟,就兴冲冲的直奔他们家去了。

老俩口好象早就知道我会来似的,俩人笑容满面的说:“你就是为这本书来的吧?”我双手接过书说:“你们放心,看完书就给送回来,不会让别人知道的。”

回到家,我就把大半杯酒一口喝完,点上蜡烛,就看起书来了。从第一讲一直往下看,越看越精神,这本书的道理都是闻所未闻的,却又似曾相识。原来这宇宙的特性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原来人争争斗斗都是在造业、害人害己啊!人死去只能带走德和业力,德是最珍贵的物质。原来人不是猴子变的、是从天上来的啊!

看了大法书,我才明白生在人世间,就是为这个大法来的,从来不流泪的双眼象两道清泉流个没完,从第一讲一直看完第七讲。每天我一有空闲就看书,怕他把宝书要走,我要是有这么一本宝书该多好啊!只要翻开书,师父讲的每句话都在洗涤着我的心。

修炼,就得戒掉烟酒,还必须做到:“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师父明示:“心性多高功多高”[1]。师父就看弟子的心性。师父讲:“这么好的功法,我们今天给你拿出来了,我已经捧给你了,送到你家门口来了。这就看你能不能修,能不能行。你要能行呢,你就修下去;你要不能行,你要修不了,那从此以后你再别想修炼了。除了魔骗你之外没有人再教你,以后你就别修了。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其实现在想要找个真正的正法师父去教你,比登天还难,根本就没有人管了。”[1]

我在心里跟师父说:“我要修炼,请师父收下我这个弟子吧!”

师父看我有真心想修炼的诚意,让我很顺利的得到了所有发表的大法宝书。戒掉了烟酒和许多不良瘾好,而且身体出现了强烈的反应,真象师父讲的:“过去有许多地方的学员给我写心得体会中提到这个问题说:老师啊,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1]而我一宿跑七八次厕所,可白天一切正常。持续了七八天以后,折磨我多年的关节炎、颈椎病、胃酸都好了,走路轻飘飘的,觉得自己变了个人似的,心里越来越敞亮了。要做个好人有大法指导,一点也不难。

有一天,我去刘大哥家,看到从西面来了一大群绵羊,我就喊:“绵羊進参地了!”刘大哥和大嫂从屋里出来赶羊,我走近羊群抓住一只半大的绵羊想把它扔出去,可是这只羊就象沙袋子一样沉,使劲也抓不动,心想一百多斤的人都能让我扔起来不费劲,这几十斤的羊咋就拎不动了呢?再一用力扔,结果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摔倒了。本想显示自己有力气,结果出了洋相,脸就挂不住了,顺手抓起一个大土块朝羊群扔过去,结果又摔了一大跤,这下摔的更重。猛然想起自己学大法了,师父不让我干坏事造业啊?师父真有法身看护着弟子,我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师父。

这年的参栽子是抢手货,我答应了卖给姓王的了,可他妹夫骗我说:“他大哥不要参栽子了。”让我卖给他,我就信以为真,卖给谁都是一样的,就答应了。他大哥、大嫂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一见我就破口大骂,特别是他大嫂骂得更难听……太难听、太刺耳了,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指着脸骂。他大哥还向别人讲我是怎么不讲信誉,在场的人担心我发火,就劝他俩口子,可这俩人得理不饶人,骂得更凶、声音更大了。

此时我觉得脑袋发胀,想解释却发不出声音,习惯性的握紧拳头,又慢慢松开了,我想到了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不是要真修吗?眼前这不就来了吗?学大法的人就必须做到忍,这么一想内心就平静下来了,是师父把我易怒、魔性拿掉了。我就搬起凳子,让他们坐下,很愧疚的真诚向他们赔礼道歉,俩人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在场的人说我学大法变了,也要学法轮功。

这年刚入冬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个头和我差不多少,正在低头捡烧柴,我就说这小屋周围的烧柴是挡风的,我都不动,你到别处去捡吧?谁知这个人把手中的柴刀一掂,瞪着眼、盯着我、凶巴巴的问我:“你想怎么的!”看到他这副样子,这不就是以前的我吗!为了得到一点利益,还这样式的,多可怜呢。我心里一酸说:“那你就在这捡吧,屋里有水,累了就来喝水吧!”我就走了,过了不一会,想找他唠嗑讲真相,可人已经走了。

人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法彻底改变了我,法轮大法千真万确是千古不遇的高德大法。就介绍给妻子、儿女、岳父母、兄弟姊妹了。修炼是无私的。邪党利用国家宣传机器对大法栽赃、污蔑,使很多人受到蒙骗,我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应该走出来,向不明白真相的世人,讲清真相,让人分明好坏,在大法中得到救度。

周围村屯的人看到我在大法中的变化,很多人来找我要学法轮大法。邻村就有个姑娘十九岁,是高中生,得了白血病,学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天,就完全好了。做化疗时剃的光头,又生出了黑发,脸色也好看多了。大法能使人起死回生这件事,使全村的人感到了震惊。知道大法好的人越来越多。

讲真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多数听了真相的人,都选择退出邪党、邪恶组织,从而在大法中得到救度。也有被邪党的宣传毒害很深的人,就是不退还说邪党给他钱。我就举例说:一个小偷对人是有害的,一个大学生是小偷危害就更大,现在的官员贪污腐败危害全国,你所信仰的组织是一个西来幽灵,它直接危害到人的灵魂深处。我又讲了邪党破坏传统文化,宣扬无神论,使人分不清善恶、黑白颠倒。因为它是个魔鬼组织,和神佛对立,让人仇恨法轮大法,迫害修心向善的好人,他会有好的结果吗?我是大法修炼人,知道这个真相,才告诉你真相。其实真正救人是师父在做,是大法在救度世人啊?这样的人也就恍然大悟,马上答应退了,生命得救了。

大法救度了无数的生命,这么好的大法自己受益了,而不去告诉别人他能是个好人吗?所以我走到哪就讲到哪,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