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大法修炼中 找回昔日同修

更新: 2019年10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开始炼法轮功的。一天,邻居告诉我邻村炼法轮功的要来我村教功,不收钱,义务教功,还能身体好。我一听就想:这个功肯定好。于是就去听了李洪志师父在广州讲法录音。这样,我就和我村的另外两个人就学上了法轮功。当时只是知道功法好,也不懂什么法理。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就不让我们炼了,我也就不敢炼了。可我心里很难受,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就不让炼了呢?虽然不炼功了,可心里一直放不下,就觉的这个功法好。在赶集的时候,就寻找学过法轮功的人,打听哪里还有学法轮功的。还要看看电线杆上有没有贴法轮功真相标语的,发现有,就上前看。

回到大法修炼中

后来一位同修到我家,跟我讲了正法形势。我听了,很激动,因为知道还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她还给我拿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和同修的切磋文章。这样我就又走回到了大法修炼中。可就是在炼功时,盘不上腿,单盘还翘的很高。师父讲:“咱们说句笑话,我们在座有很多人确实修的很好,你们盘不上腿天上那些菩萨捂着嘴乐你:你看那修炼的人啊,腿还盘不上。”[1]后来,还是那位同修,叫我去她那一趟,我去了,跟她说:“我盘不上腿,这个功我不学了。我自己悄悄看书做个好人就行了。”那位同修和蔼的跟我说:“你要不学了,你对应的天体里的众生就要销毁了。”我就想:就因为我不学,我的整个天体的众生都毁灭了,太可惜了。不为自己,也要为我天体的众生好好修。以后我一定好好学,好好修,下决心学盘腿。

同修还把《北美巡回讲法》借给我看。看完给她送书,恰巧碰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在她家学第五套功法。老同修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布条,把脚和腰系上了,把腿就盘上了。我想:人家七十多岁都能吃苦盘腿。我为什么不能?回到家,我也弄一个布条,也把腿和腰系上盘腿打坐,当时疼的龇牙咧嘴的。一个同修告诉我:你今天盘十分钟,明天盘十几分钟,一点一点的加,你就能盘的时间长了。在同修的帮助和鼓励下,我终于能盘腿了。

以前,我丈夫就不愿我炼法轮功。法轮功被迫害后,丈夫听信恶党电视造谣,更不让我学了,我不敢当着他的面看书,只能在晚上他睡着了,我就悄悄起来看书。白天他不在家,我也能看一会儿。一个冬天的一天,我在家看书,被他发现了,他过来就抢我手里的《转法轮》,我用全身的力气跟他抢,还是被他抢去了。他抢过去,就往坏撕。一边撕,一边说:“我叫你看!不让你炼,你还炼。”说着就往炉子里扔。还说:“我就把书烧了,不让你学。”我过去就往出抢,我说:“你今天要是给我把书烧了,我也不活了,书在,我在。”丈夫一听,书比我的命都重要,就把书还给了我。从此以后,我虽然能在他面前看书了,但还是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的。他一不高兴就发火骂人,还是干扰我炼功,有一次把录音机摔在地上,不能听了,我让同修帮我修好。我因炼功被丈夫打和骂是常有的事。

有一次做梦,两边是山,中间是宽阔地,安静祥和,我想在这学法炼功真不错。醒后我就想:这是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让我有一个好的环境学法、炼功。在这之前,我日夜都在思索怎样才能堂堂正正学法。天还没亮,我就起来赶上毛驴车,拉上小毛驴,带上白面和蜡烛,拿上镰刀和筐,去离家十三里外的一个小山村去找一位老同修。我来到这位同修家,把驴拴在院子外,把在路上割的草给毛驴喂上。另一村的一位老同修A也来了。老同修把所有经书、传单、小册子和《周刊》都拿出来,我们三人就一本一本的学。除早晨给两头毛驴割草,晚上休息,其余时间都用在学法、炼功上。

我们把所有师父的经文都学了一遍,还听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有一天看《明慧周刊》时,忽然电闪雷鸣,下起了瓢泼大雨。以前我就怕这天气,可我那天读着《周刊》,好象下雨打雷闪电都与我无关,我双手捧着《周刊》,看见每个字都金光闪闪。我聚精会神的一页一页仔细的读着,当时心里特别静,一丝杂念都没有,没有想那些家务事和乱七八糟的事。有一天,停电了,我们就点上蜡烛继续学法。老同修不识字,她感谢我把所有的书都给她念了一遍。那位老同修A在她那村里也是单独一个人,通过这次学法,我们在心性上都得到了提高。

通过学法,我悟到:自己来世,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丈夫骂我打我,都是自己前世造下的业力造成的,是在帮我消业。那几天,我们每天除一起学法,还一起炼功,我不太熟的炼功动作也学会了。

另一村的老同修也一起跟我乘车回家。路上我给毛驴割点草,割了点柴火回了家。

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周刊》上有一篇文章题目是《叫醒昔日同修》,我就又去找我村的一位九九年迫害后就不修炼的同修B,我把我从法中悟到的和正法形势跟她讲了,这位同修也回到了大法中。

后来又看《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 大概意思就是在下世前,发誓互相叮嘱谁要迷在常人中,一定要互相叫醒。这篇文章对我震动很大,我就又去找我村的另一位同修C,她也是九九年迫害后就不炼了。我把师父的新经文念给她听。她见我去却总是躲躲闪闪的,跟我说:她丈夫和孩子在家时不能念。她说她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这位同修不识字,一天书也没念过,可九九年迫害前,她还能读《转法轮》。她丈夫看电视受邪党“天安门自焚”谎言毒害,见我去就不高兴。最后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就把C同修叫出来,叫到我家来。我跟她说:“请你到我家给我家小孩改一件衣服,我先回去,你一会儿过来。”

我回到家,把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都拿出来,同修C来到我家,我对她说:“我是想给你念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才叫你来的。”我把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里的那篇文章给C念了,又让她听了师父的讲法。C同修悟性很好,她就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了。就这样,我们三个人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

有缘人得法

我在讲真相时,我村又有两个人得法修炼。后来其中一人的丈夫说:“我想看看你们师父的讲法录像。”那时正是冬天,天气很冷,还刮着大风,我一听他想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就冒着严寒,顶着大风,骑上自行车到离家十里外的一个村子去找。我取上了师父的讲法录像带,就去同修家给她丈夫放录像,同修和她丈夫都很高兴。看了录像,这位同修的丈夫也学上了。他开始炼盘腿,和我当初一样,盘不上,我鼓励他先单盘一段时间,再慢慢炼双盘,不要着急,以后一定能盘上的。后来他也能双盘四十分钟了。

经过他俩口子讲真相,又有一个人走入修炼。她学了七、八年,就是不懂法理,动作也不准确。她丈夫识字,有时也看书,督促她好好学法,还说:师父说“难忍能忍”[2]。常人中她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后来她就不想学了,因为她不想约束自己,但她丈夫还听法。

同修在讲真相中又有一位原来信过耶稣的人走入修炼。她当时去过本地和北京大医院,都看不好她的病,学法轮功半个月,她身体就好了。所以这位同修的老伴也来听法,在家老俩口有时间就学法,五个子女四个都看《转法轮》。有一个闺女看不懂《转法轮》,但支持父母学。她的儿媳妇也请了一本《转法轮》。

我这个年龄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那些年还得供孩子上学,自己种二十亩地(丈夫经常外地打工),这些活都自己一个人干。那也要抽时间,学法炼功,也要抽时间和同修一起到一百里外的山区去讲真相,晚上送真相期刊。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3]“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祝你们会有所悟、会有所成!”[4]

师父在声声的唤醒着我们,可我们很多时候都很懈怠,很多执着心没有修去,同修们精進吧!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吧!让我们都能回到我们美好圣洁的地方!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