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自己 正念化解魔难

更新: 2019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一九九八年七月,姊妹向我洪法,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摔摔打打走过了二十一年。在修炼道路上,更感谢师父洪大法力的加持与慈悲救度,才得以走到今天。为此,写出自己闯关破魔难的一点经历。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大家慈悲指正。

一、在单位过关

我是教师,接触的家长多,由于怕心很重,没怎么给同事和家长讲真相。二零一五年,随着诉江大潮,我也毫不犹豫的参与了,并几天后,就得到回执。

就在同年九月的一天,我正在上班,领导叫我到办公室去,走進一看,是两个警察。当时心里有些紧张,但又一想,我没做坏事,怕什么?马上稳住心,两眼直视他俩,随即找了个空位坐下,并回答了他们有关我诉江的事实。

然后,他们让我看笔录签字。这时我想起师父说过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于是我就起身上厕所。这时碰到叫我去办公室的领导,他问了我与警察的交谈情况后,劝我去签字。此时,我动了人念,觉的反正都是我说的话,就签上字。就这样一个不在法上的小小错误举动,为此后埋下了不小的和连绵的祸根。

大概过了半月,一天我正加班,来了三人,是县局领导与安保科和本校校长。他们给我说了一些诽谤大法的话,叫我放弃修炼,随后就离开了。

从此,干扰和魔难不断。三五几天这三人又来找我。有两次,把我丈夫和儿子一同找来当说客。丈夫吓得去帮我写了所谓的“保证”,但他们走时忘了带上,我就拿过来撕毁了。

还有一次下班,刚到家,儿子来电,说和他爸一起回来了,快到家了。我知道情况不妙,赶快关了手机,把房门反锁。因他们平时这时从不回来,我断定父子是被恶人威逼而来。他们打不开门,也打不通电话,又到房顶去看是否我在家。只听儿子说,家里没人,电话也打不通,不知妈妈去哪了。跟随他们来的三人只好走了,并跟儿子说一定要联系上我。见父子二人焦急的站那等我开门。我心想,你们站在邪恶一边,不听我说,不接受真相,我没开门,他们也走了。

第二天去了学校,领导说从现在开始不要我上课,去办公室“反省”“写认识”。我只字未写,就在那学法。

就这样过了几天,县局保卫科长、法律顾问和本校校长又来软的,笑嘻嘻的与我交谈,还是叫我写“保证”。我与他们讲了一些法律常识和他们违法犯罪的利害关系。

他们看我不配合,说不管那些,只管眼前,于是就让校长写好“保证”叫我签字,我没同意,我知道我一签字对谁将来都是污点。最后他们强按着我的手盖了手印。

以为这样就能风平浪静了。可事与愿违,从那以后,我心里一直很不好受,觉的自己作为大法修炼者没做好,是给大法抹黑。果然,过了一段时间平静的日子,更大的魔难又来了。

同年十二月中旬,有一天上午我正上班,抬头望去,只见大门進来一些穿警服和着便装的,一看是从镇到市各级以及六一零的成员。他们大步走过来。

我当时心里很害怕,非常紧张。这时脑子里想起师父提到过有的同修说“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呢”这句话,我走進办公室稍微平静了一些。

他们开始群起而攻之,并介绍来人这是谁那是谁威胁我,我这时反而更平静,默不做声的在心里求师父保护和加持。然后我说我诉江高院都受理了,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不配来质询我。就这样僵持到中午。

过后他们又换了其他人来。那些人是市级洗脑班的。他们开始很伪善的说些关心之类的话。

连续几天,同一时间段,他们就找我说些邪恶之类的话,并说说不通我就换地方,意思是要绑架我到洗脑班。这时我又想起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2]。

于是我放下一切执念,把心一横,什么工作、什么家庭都不去执着。后来趁他们去吃午饭时,我不辞而别离开了单位,出走在外。

这一下,他们跟疯了一样,到处找我。我和家人也断了联系,他们就不断的骚扰和恐吓家人,并说不回校上班就要开除我或当我是自动离职。家人听了吓得不分昼夜的到处找我。这期间,我就在亲人同修家专心学法和发正念,并向内找。

一周后,家人找到了我。我想长久这样也不是办法,没有堂堂正正的去面对。第二天我就回到单位。一路上不停的发正念和去怕心,高高兴兴走進学校。

回到单位,同事们见了我都很高兴,并说等会儿校长要找我谈话。

午饭后,校长板着脸对我说,现在起你别上课,先写个检查向大家交代,反省自己写个保证。但我心里马上升起一念:不能写,我没有错,是他们逼的,是他们的错!

过后我与亲人同修交流,共同认为,既然要我写,我就给他们洪法。于是我就写了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和这几天发生的官方无理迫害我的事,并复印了很多份,在快下班时去每个办公室放了一份,同时随机大胆的跟有些家长讲真相。

第二天,有同事跟我说,你怎么把法轮功真相到处发放,你把事情闹大了,看领导怎么对待你。我心想,我就是要让大家知道真相,知道是谁在做违法犯罪的事。

从此以后,再没人来找我写什么了。

学校期末召开全校教师职工总结大会,把各方面工作总结完了,最后校长专门发言说了我炼法轮功的事,说等候上级的处理。我听了心里很平静。但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你人说了不算,万事万物都是宇宙大法造就的,是大法师父说了算!

我心放下了,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只是家人把这根弦一直绷得很紧。

下学期开学,我照样上班。领导开始不要我上课,叫我做清洁卫生。因学生家长大多不喜欢代我课的老师,喜欢我上课,两星期后,学校又恢复了我的教学岗位。于是,我工作和生活,一切又回归了正轨。

二、在家庭中过关

从二零一五年九月下旬到二零一六年,由于这期间恶人看我不动心、不配合,就搞株连,利用亲情施压,多次去儿子和儿媳单位威胁、恐吓。儿子儿媳被逼无奈,只有听从他们的摆布,丈夫也积极配合这些行恶的人。

儿子和丈夫父子俩随时都听命于邪恶的指使,不分昼夜的从几十里路开车来找我。丈夫听不進我讲的真相,还主动悄悄替我写“保证”,并扬言要和我离婚。我没动心,平静的说,你要冷静的想好,离了你会后悔的。他说不后悔。从那以后,他对我没好言好脸的,总说我害了他们儿孙,动不动就骂我。有时我也没忍住,跟他呛。

儿子更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试图说服我。一次亲戚家办事,所有亲朋都去了。这天是我评职晋级的决定日,学校领导又给家人打电话,让我把“保证”送去,否则晋级泡汤。丈夫说不通我,就怂恿我娘家远亲来劝我。我坚定的说:“无论怎样,我不会放弃大法修炼!”他们都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午饭后,他们害怕亲人同修与我交流,只要同修一靠近我,就会有人或是儿子插進来干扰。不一会,儿子在我面前不停的流着泪,劝我赶快放弃修炼,不要拧劲,要为他们着想。

我知道这都是旧势力想利用亲情来拖住我、要毁掉我。我没上旧势力的当,不被亲情执着干扰。这时,儿子平静的对我说:“那你就在家炼吧。”我说:“怎么行,要救人啊!”他又说:“那你出去时别带资料,用嘴说,以免他们抓住把柄。”并说:“如果你没有工作了,我供养你。”我说:“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我知道怎么做。”

从此以后,儿子再也没反对过我修炼。相反,还很支持我炼功和发正念。

儿媳妇这期间承受的压力比父子俩大得多。她不仅要受领导的批评、邪恶的干扰和恐吓,还要时常听到同事们的闲言碎语。因此,她与我的矛盾和摩擦不断升级。多次,她不分地点、场合和人群,以此借题发挥,说因我炼法轮功影响了她的名和利,说她本来是该晋级升职,结果被别人抢去了;还说同事都说她怎么有这样的婆婆,云云。我说那是他们不明真相。

因我和儿媳妇争论时,我经常没做到忍,带着争斗心说出来的话她接受不了,又哭又吵的,闹得很凶,家里的气氛一直很紧张,甚至每天我都不敢与她见面,不敢進她的家门。她被邪党谎言灌输中毒太深,还用微信辱骂我的家人同修。有时她知道我给她熟人讲了真相,回来就把我审问一番,根本不由我劝说。

看到身边朝夕相处的家人、亲人被邪恶操控的不知天高地厚,他们一边担心我,一边还要经常对我无理取闹。我认真从法中反思,知道是自己没按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去做。于是,我决心要早点改变家庭环境的这种不和谐气氛。

从那以后,我就更加认真负责的带好孙子,尽量给他们腾出时间和空间;做事也尽量带着理解和包容的心态;并在经济上大力资助和缓解他们的困难。特别是去年他们遭洪灾、遇车祸,我一共花了十多万元帮助他们。就这样一点一滴踏踏实实的实修,家庭气氛慢慢缓和下来。

后来我渐渐的给儿媳妇讲些神传文化有关神佛的故事,她也不抵触了,很愿意听,慢慢也开始相信有神佛和因果的存在了。

从此,她也很支持我修炼。每当看到孙儿来影响我炼功和发正念时,她都会很快劝阻。有时他爸说些气我的话,我不吱声,她都会说,我妈人太好了,不跟爸一样。不过,有时我还是忍不住,难免去解释一下,但语气和心态比以前好多了。

现在,家人们都很喜欢我,非常尊重我。真象师父说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3]家里整天充满了欢乐、祥和的氛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