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

更新: 2019年10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名七十多岁的女大法弟子,退休前在某防疫部门工作。一九九七年在亲戚的介绍下抱着治病的目地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现在我将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点滴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绝望中喜得法轮大法

我四岁时母亲因患绝症去世。我从小没吃过母亲一口奶,所以从小体质就差,经常生病。结婚后,我随丈夫调往一个偏僻的山区囯防工厂工作,工作环境及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每天都是背着药箱与工人一起在潮湿的山洞里上班,早出晚归,两头都见不到天,时间一长,就落得一身严重的风湿病。

随着年岁的增大,身体越来越差,疾病也越来越多。如:心脏病、肾炎、颈椎骨质增生,妇科疾病、严重风湿病、肠胃炎、牙周炎等等,还有一些医生叫不出名的怪病,最为严重的是风湿病和妇科病,尤其是风湿病,发病时全身和四肢无处不痛,晚上睡觉甚至痛得不敢翻身,经常从睡梦中痛醒过来。发病时还不能服西药治疗,因为我还有严重的胃病,治疗风湿的药对胃又有刺激,实在痛得厉害时,就找民间祖传的秘方来治。例如刮痧等等,但是没有明显的效果。

一次,一位承传了许多代、在治疗风湿病方面有丰富经验的老郎中严肃的对我说:“你的风湿病非常严重,而且治晚了,象你这么严重的风湿病,我们还从来没见过。要想完全治好是不可能的,你要作好思想准备。而且象你这样严重的情况有可能在四十岁左右并发全身瘫痪。”这一席话真把我吓坏了。那时我已经就有三十来岁了,我可怎么办?我上有三个老人,下有两个小孩,死还不能死,活又没法活,我哭着问他有什么办法?他说:唯一的办法就是你去炼练气功碰碰运气吧,就这样我练了多种气功,还练过假气功。钱花了不少,但收效甚微。

就在我对人生感到非常绝望的时候,也就是一九九七年四月的某一天,我遇到了一位修炼法轮功的亲戚,她过去也是患过多种严重疾病而且医院又治不好,通过炼法轮功很快就恢复了健康。她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她说:法轮功是一种佛家上乘修炼方法,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而且不收费,义务教功。但这个功法对人的心性要求很高,要求炼功人必须要按照宇宙真、善、忍的心性标准去做个好人。所以她叫我首先要看一本叫《转法轮》这本书。

记得我当初是含着泪水一口气将这本书看完的,看完后,我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人世间许许多多过去想弄明白又无法弄明白的问题,我觉的这本书写得太好了!从那以后我就走入了大法修炼。

从修炼那天开始一直到今天,我从未吃过一粒药,不是有病不吃药,而是从修炼那天开始,每天炼完功我就觉的身体轻飘飘的,没有哪儿不舒服,根本就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重病人。随着修炼时间的增长,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所有的疾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全部好了。我真正的知道了什么叫作无病一身轻,真正体会到了人在没有病的时候那种美妙舒服的感觉。我没有花一分钱,大法就把我全身的疾病治好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更无法报答。

师父的救度洪恩,使我暗下决心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听师尊的话,用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当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二、在常人染缸中逆流而上

法轮大法不仅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使我明白了许许多多人生的道理:如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生病?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才能有真正的幸福?怎样做才算一个好人?等等,修炼后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中做到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对个人利益也看淡了。我多次被评为省、市计划免疫先進工作者。

师父说:“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1]

下面我就将自己修炼后提高心性、道德升华、看淡利益,在常人洪流中努力做一个好人的有关事例讲出来:

例一:我的工作是管理全区计划免疫疫苗的采购、发放、疫苗接种后的统计等,这个工作本来应该是两个人干的,因为出外采购和具体发放疫苗,按照财务制度规定是应该分开的。由于单位人员紧张,我就将这两项工作同时兼管了,谁知这项工作有回扣费,这个回扣费是直接给来购苗的人的好处费,而且在发票上也看不出来,有些防疫站的领导甚至都不知道有这笔钱,作为一个修炼大法的人,我懂得了得与失的法理,这个回扣费,我是决不能要的,否则我就会失去珍贵的德。为了避免拿回扣费,我就请求领导调整了一下我的工作,也就是说我每次到上级单位拿苗时只打欠条,疫苗年底结账由财务或其他人兼管,这样就避免了我与钱打交道。领导采纳了我的建议,所以我从事计划免疫工作十多年来从未拿过一分钱回扣费。我退休后听说纪委后来专案调查回扣费的问题,防疫站很多人都因这事犯了错误,受到不同程度的处分,我们站长也因五万元回扣费问题被撤职并下降一级工资。如果我不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我也会和他们一样犯错误。我非常感恩师尊的慈悲教诲,使我在这个道德下滑的洪流中,能够守住心性、看淡个人利益,不随波逐流。

例二:在修炼中,随着心性的不断提高,在个人利益上越来越看的淡了,甚至于自己该得的那份利益也能做到坦然而舍。举两个例子:

例如:在一九九九年四月的时候,我曾带领本地区十五个医疗单位的防疫医生去海南学习六天,全程费用是二千二百六十元,因为当时对方赠送了一张免费票,我作为防疫站带队的自然就享受了这个待遇。回来后照理说我是可以按照有关出差规定报销某些补贴的,可是我一分钱都没去报(包括飞机建设费五十元),会计和站里领导都叫我去报销,我说我不打算去报销了。他们都觉的我这个人不可思议:现在这年头,不得白不得,该得的为啥不要?他们不理解。常人确实很难理解炼功人。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因为我已经享受了二千二百六十元免费待遇,我就觉的很满足了,如果自己去一次海南游玩,不也是要花费两千多元吗?既然如此,那小小的一点补贴又何必太在意呢!能给单位节省一点点开支,不是更好吗?

又如:我快退休前,站里决定给每个职工做两套高档一点的制服,大概二百多元一套,要每个人到办公室去量尺寸,我想:反正我快退休了,以前发的制服还能穿,这次我就不打算要了,我就没去量尺寸,他们发现后找到我,我将自己的想法讲了,他们觉的我太傻了,傻得无法理解。有的职工对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怎么那么傻?你怎么就不想一下,你都快退休了,以后什么福利待遇都没有了,你想要都要不到,不要白不要。”可我不是这样想的,我觉的自己现在有制服穿就行了,师父不是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好人吗?做一个好人就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处处要替别人替单位着想,我们单位经济效益也不是很好,我又不是没有制服穿,能给单位减轻一点负担不是一件好事吗?这事太平常了,有什么可奇怪的?

象我这样平常的事,我们大法弟子中多的是。数不胜数,简直太普遍了。这里我就不一一去讲了。

写出这些事来,并不是说我修得如何好,主要是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是法轮大法从本质上改变了我,使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明白了怎样去做个好人,在常人社会的大洪流大染缸中,在对待个人的切身利益上,能把它看淡,自觉做到不随波逐流。

说实话,如果是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确实不会这样做的,因为那时的我,不该我得的,我不会去争,但是该我得的,我是一定要争的。记得有一次单位搞百分之二加工资,开始前两次公布名单,榜上都有我的名,到第三次出榜时,就没有我的名了,我当时气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愤愤不平,上下活动,到处找领导告状,最后终于把这份工资争来了。不过钱是争回来了,人却瘦了许多斤。还得了一场大病,这一病就是好几个月。

三、法轮大法化解母女怨恨

修炼前,由于疾病的折磨、工作与家务的繁重,我感到度日如年。那时的我每天总是唉声叹气,脸色阴沉、很少有笑容,即使笑,也是苦笑,而且脾气又大,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我会经常莫名其妙的生闷气……

修炼后,我不仅身体健康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我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整天乐呵呵的,对谁都好。家里人看到我的变化都认同大法好,女儿也走入了修炼,丈夫和一个姐夫也曾经修炼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中共迫害等原因,没有坚持下去。儿子、儿媳及我娘家的所有的人都认同大法好并支持我修炼,老母亲每天也坚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她自己还加念一句法轮功师父好!还经常看师尊的经文,我们全家人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和睦相处、个个身体健康。

不仅如此,大法还化解了我与继母多年的怨恨冤缘。

我现在的这个母亲是继母,我们姐弟四人都不是她生的,她未曾生育过。她来我家后,和我们的关系都不太好,原因是她从未带过我们姐弟四人的任何一个小孩,但她娘家的小孩她带了一个又一个,而且还放在我们家里带。因为这件事我们姐弟四人对她都有怨恨心。特别是我对她的怨恨心就更大,主要原因是我生小儿子时是在娘家生的,因为婆家在农村,条件不太好,而我家在城市,父亲就叫我回家来坐月子,谁知回家没几天,就为一点小事和母亲吵了起来,母亲当着许多人的面大骂了我一顿,而且从那以后就不再理我了,喊她也不吭声。我一气之下,就跑到一个同事那儿去住了,而同事那时是在某医院進修,睡的是一张三尺多宽的床,我宁愿跟她挤在一起睡,也不想回娘家,直到临产前父亲硬是把我叫回去了。

小孩出生后,因为天气炎热蚊子多,母亲柜子里有蚊帐,就是不拿出来给我用,这还不算,月子里小孩白天吵闹晚上睡觉,搞得我无法休息,甚至我上厕所或吃饭时他都哭个不停,可是母亲就装作没看见一样,从来就没帮我抱过一次小孩,那时我真是恨透她了。后来我调回城市后,看在父亲的份上,每个星期回家一次,但很少和母亲讲话。

一九九六年,我父亲因病去世,不久我就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以前是打算父亲死后我就不再回娘家了,可是师父教导我们要做一个好人,对谁都要好,我不想违背师尊的教导,每星期还是照样回家一次,但是对母亲的怨恨心一直很难放下,一看见她就想起以前的事,气就不打一处来,说话也就不自然了。更谈不上去关心她。

为了放下这个怨恨心,我反复学习师尊讲法。师尊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通过师尊教导,我明白了母亲过去对我不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因为我生前有过对她不好,是我欠了她的,我应该还账。

道理虽然懂了,但真正要把那颗怨恨心放下去就非常难。每当一看见她,往事就浮现在眼前,随之怨恨心就起来了,每当这时,我就在心中默默的背诵师父讲的这段法,随着不断背法,我发现对母亲的怨恨心越来越小,后来这颗怨恨心就完全没有了。随后,我对母亲还生出了同情心,觉的母亲这一辈子辛辛苦苦的也不容易,到老了自己又没有一个亲生儿女,丈夫也走了,身边连个讲贴心话的人都没有,太可怜了。她把我们四个子女拉扯大,也确实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其实细想一下母亲还是有许多优点的:她非常勤劳、勤俭节约、善良……否则象我们家的这种特殊情况,一般人是绝对不愿意来的。这些年如果没有她帮助父亲料理这个家,我们这个家可能早就散了。也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想到这些我发自内心的感谢母亲,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善待她,在母亲的下半辈子我一定要象亲生女儿一样的照顾她关心她。

大概是二零零五年的时候,母亲遇到过一次车祸,面部多处骨折流血甚多,出院后我将她接到我家,每天给她单独安排和调理饮食,细心的照料,三个月后母亲完全恢复健康。因母亲不愿意老住在我家,我又不放心她一个人住,就帮她请了一个保姆。母亲虽然有一点工资,但不够保姆费,我的两个姐姐和弟弟都在工厂上班,工资都比我低,因此每个月我单独拿出几百元钱支付不足的保姆费。除此我还兼管母亲其它费用,这些钱我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的付出,直至母亲离世。我的姐弟及母亲看到我这样做都很感动,尤其是母亲,在她临终前不久,背着我姐弟的面,将她陪嫁时的一个金戒指一定要送给我,我不肯接受。她哭着对我说:“这一辈子我欠你的太多,如果没有你,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你如果不要我这个金戒指,我死了都不会瞑目的。”母亲在九十五岁高龄安详离世。

四、结语

我将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故事写出来,主要是为了证实大法的美好与超常!是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大法教导我怎么样用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是大法化解了我与母亲多年来的怨恨冤缘。是大法将一个满身疾病、自私自利的我改变成为一个处处与人为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全新生命。大法给我的太多太多,用尽人类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激之情。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心希望世人通过我的故事都能够静心了解真相、真正明白真相,千万不要轻信中共的谎言,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愿众生都能为自己以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得福报!盼众生都得救!

再次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