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与重生

——记一次车祸后所悟

更新: 2019年10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一九九七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看到了生命的希望,所以那时我是比较精進的。

迫害初期,我也和同修们一起做反迫害、讲真相的事情。随着岁月的流逝,在看似渺茫无尽头的迫害中,我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修炼的机会越来越少,被现代社会熏染的时间越来越长。在不知不觉中,我又变回一个常人了,再后来甚至连常人也不如了,干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嫖过、赌过,真是愧对大法,愧对师父的教诲。感恩师父洪恩!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一次惨烈车祸中,把我救了回来!

事情发生在今年七月的一个半夜里,我出去赌博,骑电瓶车回家,突然听到身后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知道不好,紧接着,听到“当”的一声。我闭着眼,感觉身体斜着,腰和背部被顶着(后来才悟到是师父托着我的腰和背部),往前顶了一段距离,然后飞了出去。

清醒一些后,我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很可能是因为赌博而招来的车祸,是旧势力来取命了。其实之前,师父就点化过我,可自己执着心太重,根本就没悟。此时,我很是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好的事。我趴在地上想:“小样儿(注:蔑视的俗语),想要我命,那可不行,以后我还得从新修炼,助师正法呢。”

这时我的思想中想起《转法轮》中的法(当时只想起师父的这段法,并不是原文,写稿时,才抄录下原文):“那个学员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说:没事儿,你们走吧。扑了扑土,拉着老伴就走了。”[1]“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那么大岁数,搁个常人,能摔不坏吗?可她连皮都没破。好坏出自一念,如果她躺在那儿说:哎呀,我不行了,这不行,那不行。那么可能就筋断骨折了,瘫痪了。”[1]我发出一念:今天我一定要从新做个大法弟子,按着法的标准做。我爬起来了,看到撞我的汽车已经开走了,我的电瓶车被撞碎,甩出去很远。

当时,我就象刚睡醒似的,有点迷糊,感觉发沉,浑身发紧,但头脑还是清醒的,身上也不痛,右肩膀感觉有些麻木,鞋也撞丢了一只,后来我弟弟说,我被撞出去二十多米远。

我慢慢的走到路边坐下,想想自己这些年的情况,嘴里“嘿嘿”直乐(亏的半夜路上没人,要不然,人家就得以为我被撞傻了)。这时,我模糊想起师父的一段讲法:“其实你别以为撞一下你啥事都没有,可是你真死掉一个你,是业力构成的你。而且身体上有你不好业力构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业力构成的。我们给你做了这么大的好事,去掉了这么大的业力,用它来偿命,没人做这个事情。就是因为你能修炼,我们才这样做,等你们知道的时候,你们是无法感激我。”[2]我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还在保护着我呢,要不然我肯定就没命了,心中无以言表的叩谢师恩。

我的右肩膀脱臼了,肩膀后面肿起来一块,胳膊抬不起来。我想,这段时间做了这么多的坏事,这业力一定很大,特别是右胳膊干的坏事太多了。

我给家里打电话接我。等着的时候,撞我的车又回来了,司机说:“去医院吧。”我说:“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讹你们的,你们也不用害怕,你们要感谢就感谢法轮大法吧,要不然今天这事就大了,我炼法轮大法,没事的,你们走吧!”

他们报了警,报了保险。一会儿,我弟、我舅、保险员都来了,都说让我去医院,我不去,硬回家了(现在我舅舅还不理我呢,说我不要钱,一家子太傻了)。到家后,把母亲吓坏了,我浑身是血,头上、两个膝盖、左右胳膊肘、左右手、左右肩膀、腰的两侧全是伤。却也不觉的疼,后来就不流血了,变成流水了。我知道自己业力太大了。

第二天,肇事司机来我家,我和父亲同修一起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还是劝我去医院,我没有去,后来拉我去交通队销案,保险公司要医院的诊断证明,不然案销不了。我想不去医院人家销不了案,去医院自己又不愿意,回家跟父亲商量:大法弟子应该是为别人着想的,为了销案,去医院检查一下,应该也不算错,我就答应了去医院。

去医院的路上,司机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炼法轮功的,不讹人,不要钱,你们的确是好人,但是这次撞的忒厉害了,给你上医院去看一看,给你们一定赔偿,也是应该的。”所以后来他们硬要给留下1800元钱的时候,我收下了,当然这些钱都给资料点做真相资料了。

到医院检查,医生问什么时候撞的?我说昨天,医生说:“昨天撞的今天才来?!”“你这右胳膊肘伤的太深,得植皮。”“右胳膊断了,有裂纹,得住院。”我没有同意,最后给了一堆药,打上石膏回家了。

第二天,打石膏的绷带自己开了,第四天的半夜,我就把石膏去了,右胳膊肘就开始流脓,流了一个月,一直也不痛,就是流脓,我知道流出来的是坏东西,流出来,也许身体就干净了。

有一天上午,这个伤口突然疼起来,大概两个小时吧,后来就一直没疼过。我悟到:不是我的伤口不痛,是师父替我承担了,我只是承受了精神上的一点苦而已。多么伟大的师父,多么慈悲的师父!

同修来我家和我一起切磋,说有一位同修断了七根肋骨,过关中正念正行,没隔几天就好了。我反复琢磨,我有什么心呀?我该去什么心呀?我去掉什么心才能好的快呀?当然我心里很清楚,最要我命的就是色欲心和赌博的恶习,除此之外,还有怕胳膊坏了,怕死,想尽快摆脱痛苦等各种人心也都是有的。

但是找来找去,我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進展。师父讲过:“无求而自得!”[3]当一个人执着心出来时,他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到他所执着的地方,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人家是怎么好的,我的胳膊怎么就好快了,其实一切都是求却不自知。总感到胸口堵的难受,象有一层膜一样隔着心脏。表面上也在修,也在向内找,但是,是有目地的,为执着而修,其实已经误入歧途了。

师父说:“有无数的癌症病人都好了,但是也有癌症病人死掉了。为什么呢?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有的人真是一看得了这样的法了,他什么都不执著,躺在病床上他在想:我都快死了,我还能看到这样的东西,真后悔为什么不早看到啊?!他没有想到用这个可以治他的病,他就抓紧时间看书。他说:我不能活几天了,我赶快看,赶快看,尽量在有生之年、有生之日多看一些,多看几遍。可是,在这不知不觉中他能够下地了,他的肿块消失了,他能够走路了,他能站立起来了,他突然发现一身轻。医院再去检查他的病,他的癌病已经完全没有了。”[4]

看到师父的以上讲法,我一下心胸开阔了,胸口膜一样的东西化掉了。我悟到:以前我走错了路,给大法抹了黑,可是毕竟我已经得了法了,那么我还怕什么呢?!一条胳膊没了又算什么呢,这不还有命吗,我要放下一切心,抓紧时间学法,彻底抛弃恶习,赶快在法中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突然之间,我感觉一切都简单了。我坚定一念,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情,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去修,正念正行,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当然每个人的修炼路不同,遇到的事不同,修掉的人心不同,就是同一件事,不同人去做也不会相同,但是只要在法中正念正行,就一定能行。师父讲:“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我们遇到的事有好的结果,是因为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修好了自己,心性达到了法的要求而自然达到的。如果是为了满足人的欲望而修,那不就是根本的执着心没去吗?那才是真正应该去的心。

我的教训太深刻了,我这跟头摔得太大了,摔的头破血流,险些丧命。修炼人都知道,人失去肉身,只不过换了一件衣裳,而灵魂的堕落和销毁,才是真正的死亡。感恩师尊洪大的慈悲和无量的智慧,否定旧势力迫害的同时,消去了我的罪业,挽救回我真的生命!

以前学法,在书中看到师尊讲大法弟子将来成就的有多么伟大,多么荣耀,只顾的高兴和自豪,却从来没有想过,那伟大的成就、果位、荣耀和巨大威德是怎么来的。自己配吗?有吗?又凭什么呢?!

今天我把自己这些见不得人的丑事说出来,一是把这些肮脏的东西从自己的心灵中清除出去,二是引以为戒,做一个纯纯净净的修炼者,堂堂正正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真是愧对大法,愧对师父,感恩师父洪恩!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从旧势力的虎口中把我抢了回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