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安排 让我明白怎样救人

更新: 2019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九日】回顾我与同修给世人讲真相的经历,刚开始是我骑摩托带着同修到几十里外的农村,见到人就讲;见到有门开的,就打招呼進门,坐在炕边与朴实的农民讲大法的美好和劝三退,讲退了,再送给一本真相小册让详细看看,完全明白了告诉家人,让他们也平安。

一次,给坐在门口的几个农村大嫂讲明白了真相,她们说,象你们这样堂堂正正的才对,看看我们经常在门口捡到的小册子(大法真相),他们偷偷摸摸的不应该。我们向她们解释了,不管怎样,都不容易,因为迫害还在发生着,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好。

我每次带二十多本真相小册子,面对面发,剩下的就挨门挨户放到没能讲到真相的人家门口。

后来,我又自己骑摩托或带着同修,到几十里的集市讲真相,来到集市那个情景,象雷达搜寻目标一样,找蹲着的讲,找坐在手扶车上的讲,见到正在行走的与他打招呼讲,一个集市能讲退二十五、六人,少的也能讲退十二、三人不等。尽管辛苦点,但能救人,心是甜的。

一次在集市,给一个蹲着的男子讲真相,他应了一句,拿出手机给派出所某人打电话,说一个法轮功在他这,让过来,他打着电话,我继续给他讲,我说,我就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样?后来听电话里说,他在外面办事,不能过来。讲完后,我跟他说,你想一想,你这样做对吗?我起身走了,又到别处讲去了。

那时,头脑中想的很简单:法轮功是佛法,大法这样好,世人被蒙蔽,告诉他们别跟着遭殃。

出门讲真相时常常背着师父的法:“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1]。

我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与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被派出所绑架,勒索家人5000元钱;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派出所三个穿着便衣的男警察又闯進我家,抢走了我四十多本大法书、炼功用的小音箱和一部份大法真相光盘、真相挂历、小本子等物品。当时,我七十多岁的公爹也在场。

我丈夫是一个很胆小、很孝顺、很节俭的一个人,经历了这连续的魔难,他受不了了,说日子没法过了,提出与我离婚(他本意是不愿意的),我知道是我这出问题了,痛苦的向内找,找到了一些执著。也很理解丈夫的痛苦,自责自己没有做好,让家人跟着遭难。但一个大法弟子是不能停止救人的,我从此调整了我救人的项目至今。

近阶段,该项目遇到了困难。此刻面对自己,意识到自迫害后,自己心中生出很大的怕心。看到坚持面对面出去讲真相的同修,望着她们的背影,心中只有肃然起敬,尤其是那些百折不挠的同修,但自己现在却很难迈出这一步。

近期我读同修写的文章《我对“能”的修炼体悟》,其中有这样一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学法有点基础,有一段时期心态很正,也很稳。当时大家主要对具体怎样做有些彷徨,想到法里讲:“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2]。一下明白,现在不就是万魔拦吗?要解决就要转变众生观念,使其心变好。如果人脑中不好的思想、败物都没了,那不就光明显了吗?这正是觉者度人的事啊,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要讲清真相。”

师父说:“你思想中想的是什么,在另外空间里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3]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借同修的悟道,让我也明白了师父的法《洪吟》〈新生〉的另一层内涵。原来我对师父这个法的认识仅局限在个人提高方面,认为师父是要我们在救人方面转变观念。

此刻从师父的这个法,我也仿佛看到了师父正法的一些情况:众生在劫难中,被魔控制,魔主要从思想观念的微观方面控制,中共是邪灵的人间代表,邪灵通过邪党的会议,各种媒体、各个部门,尤其学校灌输邪灵的思想,让变成中国人自己的思想观念,再進一步达到毁灭人的目地。师父正法来了,万魔出动,师父赋予大法弟子们能力和使命,大法弟子们走出来了,各种形式一齐动,有通过网络的,有通过电波的,有面对面的,有写的,有说的,有在大陆的,有在国外的,一个目地,转变众生的观念,让魔无处藏匿,彻底被销毁殆尽,众生因此得救,宇宙光明大显。

我尽管弱小,微不足道,但我是师父正法中的一个粒子,师父说:“对炼功人讲,人的意念指挥着人的功能在做事”[3],我已有了一定的能力。

我面对的众生,首先是自己。师父说:“道家把人体视为一个小宇宙,很有道理”[3]。我是自己宇宙的主,我修的如何,关系到我小宇宙众生的存亡。我已入在迷中,在浊世的污染中,自生命诞生那天也在受着邪灵灌输的控制中,自己的思想、观念反映出的是邪灵造就的党文化。很幸运,我被创世主选中,与师父和法同在,在我不断的同化法的过程中,我的小宇宙就在不断的纯净中。

我面对的众生,有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他们是来帮助我或来与法结缘求得救的,修好了自己,才能救度他们。师父说:“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能够制约病,能够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却不能够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3]

我面对的众生,有工作中的,有生活中的,有我在主动寻找中师父给安排来得救的。

救人,是面对被邪灵控制的众生,只有慈悲和正念才能救得了众生。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我们救人的过程就是为转变他的观念。跟他讲,不管他的观念转变过来没有,没有白做,因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讲出的已清除了他空间中的一部份邪灵因素。当我修出了慈悲,理顺了这一切,我感觉我处在光明中,没有了无奈和无助,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尽快修好自己,因为我面对的众生不是一般的生命,都是高层次上来的,控制众生的也不是一般的生命,是邪灵和旧势力,但我有师父和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