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众生 义无反顾走上救人路

更新: 2019年10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二零零八年,在慈悲的师父保护下,我提前七年退休。通过学法,从法中我明白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承担的使命。我义无反顾的做着师父要做的三件事,同时也带动身边的同修一起参与到救人的行列中来。我一直是面对面讲真相,从开始的一对一到给多人讲,到现在挨家挨户上门讲,有的场面壮观、感人,也有面对被邪恶操纵的人能遇险不惊,智慧的源泉源源而来,使被操纵的生命放弃了邪念,也使一些对中共还抱有幻想的人,从新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下面写出几个救人中的真实故事与大家交流。

对居委会人员讲真相

我刚退休时,居委会人员经常在我家周围转悠(楼下就是小广场),其实就是在所谓的监视我。因此,对我要做的救人的事非常不方便。一天,我主动上前与她们打招呼,我说:今天休息啊妹妹?在哪上班啊?回答:俺是居委会的。其中一人说:你就是某某吧?住某号楼、某单元、某室?我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啊?这时我想起来了。我说:有一次,你们有人领着公安局的人到我家,原来是你们啊。当时有人告诉我居委会的一个中年女子带人来的,长的什么样,烫的短头发,个子不高,我指向其中与这个描述有点像的人说:是不是你啊?她矢口否认,一再说不关我们的事。我接着说:不是最好,再说你们不明白真相,如果你们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叫你们做这样的事,你们也不会做的。借此机会我给她们讲真相,讲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并一再告诉她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虽然她们都互相递眼神,当时不愿三退,但她们都明白了真相,从此后再没见她们在我家楼下转悠。

二零一七年两会期间,一日居委会人员按我家门铃,我开门一看不认识,她自我介绍说我是居委会刚来的。我说有事吗?她说来看看你儿子结婚了没有?需要做个登记,我说登记什么啊?说是计划生育登记管理。我说你们真有意思啊,我们的户口也不在这,就是需要登记的话应该到户口所在地吧?我说你们是不是因为我炼法轮功啊?看看我在不在家是不是?来人吞吞吐吐的苦笑了一下。我说一看你就是新来的,你们那些同事明白真相的没有到我家来的,你来了正好我也给你讲讲吧。我又给她一一讲了真相,她明白后爽快的做了三退。我又问她:你先生是干什么的?她说在政府上班,我说那一定是党员吧?回答是。我说那你千万回去告诉他退出党员,从思想深处中退出,老天要惩罚中共的时候与你们就没有关系了,这是天定的,我们是顺天意而行。她答应:一定回去告诉丈夫。

二零一八年峰会期间这位居委会人员又来了,我让她進屋她不進,我说:怕什么進来坐着说吧。她小心翼翼的進来坐在沙发上。我说:你来有事吧?她说大姐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就行了。我说那怎么能给你呢?我看你还是不明白真相,明白的话你今天就不会配合他们这项不合理的要求了。我又问:这里所有楼道的人员都要吗?她为难的说:大姐那样你这几天就别出去了。我说:你们上级真好笑啊,你可知道学大法的人每个阶层都有,上至总统下至黎民百姓,比你们消息灵通着呢!你看现在关于法轮功的文件,都是口头传达或电话通知,就是把法轮功学员送進监狱里都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你知道为什么?他们不敢,江泽民不想自己承担,到哪一天上天要清算时,你说不关我的事,我是听上面的能行吗?不管谁参与了迫害一个都跑不了。那天讲的她在沙发几次要起身走,我都再示意她坐下再好好听听。最后她听明白了,对我说:大姐我再不来了。

到偏远的乡下讲真相

这几年市里的同修走出来的越来越多,明白真相的市民也越来越多,我们就到偏远的山村去讲。有的同修为了能参与讲真相,找工作只找半天的工作,生活能应付过去就行了;也有的同修利用周日休班开车拉着我们去讲。开始几年我们六人一车,每周都要到偏僻的山区送一趟真相资料,几年下来全市几乎发了个遍。发完后我们再返回去两人一组或三人一组骑摩托车分片讲真相、劝三退,效果比较好。

夏天晚上等农民都收工了,吃完饭在街上三五成群的乘凉,我们借此机会两个人一组一条街、一条街的从这头讲到那头,一晚上下来也讲退不少。众生那种得救的喜悦真是高兴,有的人没听够就叫我们再讲些,有的快跑回家拿个凳子让我们坐坐,还有的听明白了把邻居叫出来也听听。当然由于受中共谎言毒害深的不听、不信的也大有人在。前几年我们地区因为讲真相,被非法关押的至今还有八人。即使这样我们也从没因此而停止过讲真相救人。现在不象前几年,救人的环境要好多了。到了冬天人们在大街上的就少了,我就与同修或自己挨家挨户的走,不落下一家,只要在家都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大法的真相,使有缘人得救。但是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给其机会,记得:有一次,我骑摩托车带Z同修下乡讲真相。那天,我们转了很多地方,看到人我们就下来讲,碰到了很多感人的事情。那是秋收的季节,正是苹果收获时期,我们所到之处明白的众生拿出大苹果给我们吃,说是谢谢我们,我们也走的渴了,给钱人家也不要。我们就给人家放下大的苹果,到苹果堆里捡个有磕碰的吃。真是又充饥又解渴,转了大半天下午回来,劝退了四十多人。当然也有碰到不明真相的,说三道四的,甚至要举报的。但我们都不被其所动,遇到这样的,我们都会再多讲一点善恶有报的事例,消除他们心中的邪念,启迪他们的善念。都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第二天,同修问我,昨天你累不累?我说还行啊,怎么你挺累的?她低头哭了,我说怎么了?她说我的两个大腿跨摩托车跨的很疼,再加上也害怕,同修说着哭出声来了。是啊!同修曾因为讲真相被抓过两次,她都凭着正念再加上家人与同修们的齐心合力几天就回来了。我说其实我也累,只是见到众生得救的喜悦轻快了很多,回来打坐、看看大法书就很快消除疲劳了。同修真实的内心对我触动很大,她真的是有多少力量就使多少力量啊,我们这片的同修基本上都是救人的全职人员,这事虽然过去好几年了,可她那低头落泪的情景回想起来依然清晰。看到同修那种压力,看到同修那种为众生的付出,看到世人被唤醒的艰难,我每每想起来都会情不自禁的掉泪的。在大陆这样的环境里我们就是这样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与坚信携手走过来的。

“你在办公室听不到的”

有一天,我与同修大姨到山里一个村庄去救人,看到一个大门敞开着,一進大院看到一个当官模样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个年轻一点的青年,身旁还有两位老人,我意识到这个人象是官场上的人,我想一定要救他,对他来说机会难得。

我礼貌的走上前去,边说边递上一本《中共官员落马》的期刊,我说:兄弟一看就不是乡下人,给你本真相资料看看,我们也是城里来的,咱们见面就是缘,希望我们结的是善缘。他很有气度的并微笑的说:我不看这个。这时旁边的两个老人说:你们快走吧,别弄这些东西。我说:大叔这是您的……他说:我两个儿子。我说:太好了,一看这位兄弟就是当领导的角。他父亲有点自豪的说:你还能看出来?

我说:大叔,大兄弟回来了,今天有这样的机会,真是您全家有福了。今天所有世上的人,明真相就能得福报,做三退就能保平安。中年男子说:不要在这里宣传这些,快走吧!

我心想:师父帮助弟子救救这一家子吧。我说:“兄弟是在山村里长大的,能这么有出息,那也是祖上积德,俗话说:有德就有福,有德就能当大官、发大财,为什么老人讲积德、守德啊,真的是有道理的。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你在办公室听不到的。因为没有人能在你办公室里这样讲,这个我想你很明白。”他一听有点愣,开始很认真的听了起来。我就从基本真相讲起,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们为什么这样执着的不顾个人安全讲真相。

最后我说:“兄弟我讲的句句是真言,有一个问题最值得有头脑、有思想的人深思了,共产党的历次运动想打倒谁就能打倒谁?一篇文章刘少奇就被打倒了;王立军那可是共产党树立起来的打黑英雄吧,可是他在危难的时候没想起共产党能保护他,他想到的是到美国领馆避难,这说明了什么呢?中共的历次运动就是整人、打压、维护自己的政权,最后是推完磨杀驴吃。它不管有多大的错,它都一贯标榜自己是伟大、光荣、正确的。法轮功是信仰真善忍的,是佛法修炼。可江泽民以为这么多人来学太害怕了,就不惜一切的浪费国家的人力、物力、财力,把全国人民推向了迫害的行列。从九九年迫害到今年整整二十年了,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打倒,世人在不断的觉醒,而且被全世界公认,现在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学,这个大叔你是经过历次运动的,共产党打到谁还用二十年吗?三天也不用啊!”大叔脱口说:“这可是真的。”

中年男子听着说:“哎哟,你好口才啊,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我说:“不瞒你说,我已经退休十年了,你别看我五十多岁了,可我身体的状况是年轻人的机体,因为法轮功是属于性命双修功法,即修性、又修命,只要按照真善忍标准去做,加上五套功法修炼,都会比同龄人年轻的。”他说:“看上去也是。”

我紧接着说:“兄弟这么好的功法,要是江泽民不挑起这场迫害,我们修大法的人是最舒适的、生活最轻松的,为什么?我们不会为失去什么而痛苦了,不会因为名、利去争了,师父让我们遇到矛盾找自己,做事考虑别人。就是这么一群好人,现在,有的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有的失去了工作;现在还有很多人至今被关在监狱迫害。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天理不容的、人神共愤的。今天所有的人对大法的态度就是将来每个人的位置,这是千真万确的。因此,才出现了三退大潮。兄弟,不知你听说过没有,中央党校好多人集体退党。”他说:“你说咱市党校我知道,中央没听说过。”我说:“中共这样丢脸的事怎么能叫老百姓知道呢?再说你想了解真实的东西,不翻墙是看不到的。兄弟,现在全国三退人数已经到了三亿多了。我诚心劝你从思想中三退,凭着良心干好工作,因为当时入党宣誓的时候,咱说把生命献给它,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退出来就不是它的一份子了,咱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神只看人心不重形式,这也是今天大法师父对人的最大慈悲。大法师父想让今天善良的人都应该得度、得救,我觉的你们全家都很善良。”他母亲说:“你真会说,俺家就没有坏人。”

最后,中年男子和他弟弟爽快的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的父亲也退出了少先队。我又从兜里拿出一本《九评共产党》递给中年男子说:“兄弟,看看这本震撼世界的书,是半个世纪以来一直没有人敢写的书,看完后给你的同事、朋友看看,他们明白真相,那也是功德无量的事。”中年男子面带微笑郑重的对我说:“谢谢大姐!”

一个多小时的对话,使一家人明白真相全部得救了,值得!我们出来后同修大姨说:这家子可听明白了。都也真听進去了。

想恶告的人低头走了

二零一八年冬天,有一同修让我去到她娘家村讲真相。一天下午,我与同修大姨去了。走在街上就听到一户人家里边有打扑克的。我们進去后看到院子里那么多人,坐一圈打扑克的,外一圈有站着的也有坐着的,大概有十二、三人。

我径直走向一名中年男子,他身穿冲锋衣,不象乡下人的装束。我说:“大哥给你本真相资料看看,明真相得福报啊。”他一看是法轮功真相期刊,嚷嚷着说:“谁是你大哥啊?你叫谁大哥?”我说:“对不起,叫你大哥是尊敬你,那就叫你兄弟吧,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知道法轮功真相,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江泽民迫害,老天要清算他们了。”他很不耐烦的说:“不要、不要。”

凭着我讲真相的经验,此人应该放在最后讲,要不这样会影响给其他人听真相的。我一边讲一边发给其他人,每人一本不同的明慧期刊,没有一人不接的。我说:“机会人人给,但要不要自己选,退不退自己说了算,这是神给人得救的机会。”有的人拿过去就念了起来。看着《明白》小册子说:“明白、明白、看了就会明白。”我说:“是啊,看看就明白了。”那个看《希望》的说:“希望,哎呀,我有希望了。”其他人都开心的笑了起来。我说:“看看吧、看看就明白了,你们的生活也就有希望了,这可是天赐洪福啊!”

接下来我就开始讲真相: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为什么要灭中共?最后讲到为什么要三退。我告诉民众三退这是大劫前神的慈悲,这也是神在选好人。这些朴实的乡下人没有一个说不退的,我们一一给起了个化名做了三退。其中有两个党员,这些人就在这样祥和的气氛中高兴的做了三退。

我对一位女党员小声问:大嫂,那个人是干什么的?她也小声告诉我说:是从东北刚搬回来的。我想再给此人一次机会。我又走了过去,说:“兄弟,你看见了吧,这些人都明白了,也就都得救了,如果我现在走了,我会觉的对不住你的,听口音你是东北人,东北是大法师父的家乡,那里的人学的最多,迫害的也最严重,当然这笔账很快就要清算的,现在已经开始清算了,其实让你明白真相就是愿你能平安度过劫难。平安是用钱买不到的。”

突然,他象被控制一样,暴跳着用食指点向我,大声说:“你走不走?走不走?再不走我就打110。”他又怒目圆睁的吼了一声:“走不走?走不走?”我很明白如果他打110,不用十分钟警察就到了。这时我想到师父的法:“大法可正乾坤,当然就有其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1]于是我很镇静的说:“兄弟,能告诉我为什么打110吗?我不认识你,你这些父老乡亲不认识你吗?我没要你一分钱,就为你好。你知道打110后果是什么吗?有没有打110的?有,你们这个乡镇的小李家村书记老婆就打过110,她寻思在家偷偷打个电话就没人知道她了,可她不知被陷害的人,家里给请了律师,为家人申冤。她家的门牌号、电话号码都一一记录在案,这也是以后清算的证据。那天,两个法轮功学员给她村送小册子,就是她的一个电话一人被冤判了三年,一人被冤判了七年,一人至今还在监狱里,你们说她干了一件什么事?”这时他那嚣张的气焰少多了。

我又严厉的告诉他:“周永康任政法委书记期间迫害死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把这些人的器官割了卖钱,这是人类星球上最邪恶的,这就是天要灭它的理由。我们不说你们能知道吗?他为了追求新欢,把自己的老婆雇佣特警用车撞死,他想到今天也能被关進监狱吗?这都是他迫害法轮功学员上天对他的惩罚。这时有人说:“哎哟这个东西还这么坏?天快灭了它吧。老百姓没有好日子过。”中年男子最后站不住了,低着头走了。

这些年象这样的事情我在讲真相过程中也遇到过几起,但都在师父的加持下,用我在法中修出来的智慧与正念解体了邪恶因素,避免了众生对大法犯罪。

雨雪送平安

我与同修大姨约好不打电话,每天下午一点她在某个地方等我。去年冬天的某日,天突然下起了雨夹雪,我发完十二点正念,站在窗下看着路面问自己:今天去不去了?路不好走,就不去了吧?就在这时,我看到上学的学生穿着雨衣、打着伞的陆陆续续开始上学了;上班的也都开着车或骑着电动车冒雨上班了。我想常人为了做好、当好自己的角色,都不请假,我怎么能舍弃这一下午呢?再说这样的天正好人都在家里不出门的多,我对自己说:去吧!众生等着得救呢。

我穿好衣服开着车去接同修大姨。时间过去了一大会,同修大姨没来。我就自己开着车走了。到了一个村,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把车放下,冒着雪雨、背上资料、打着雨伞就开始挨家挨户走了。我看有一家,门前停了三辆小面包车,我就推开街门進去了。走進院子问:“谁在家里啊?”有一个小青年出来了,说:“你找谁?”我说:“我找你啊。”他说:“找我干什么?”我说:“是给你送平安、福报的。”他说:“哎呀,天下着雨,你快進来吧。”

我進去一看,他们四个人围着个小桌子吃火锅呢。另一人马上给我一个马扎也让我坐下。我一看岁数大概都比我年轻,我说:“真是缘份啊。”另一个说:“大姐,这样的天你出来干什么?”我说:“如果我今天不出来,咱们就没有这个机会在这里见面,是不是?”这几个人都很善良,那个小伙子给了我一双筷子也让我吃,我告诉他们自己吃过饭了。

我了解到,他们是自己搞一个小工程。那个小伙子是小老板,今天下雪才有时间一起好好聊聊。我说:“我是来告诉你们法轮功真相的。你们一边吃一边听,不知你们在这以前听说过没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三退,就能保平安。”年龄大一点的说:“你炼法轮功?”我说是啊。他说:“怪不得呢,一看你这个人就象个好人。”我说:“看来你听说过了。”他说:“我是外地的,我好几个亲戚都炼,你们这个功确实挺好的,对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的一个亲戚原来都不能干活,学了功以后真的都好了,可是我就不明白法轮功这么好,国家为什么不让炼呢?再一个,我有个亲戚是教学的,为了炼功学也不教了,现在工资也没有了。”

我说:“好吧,今天我就给你说为什么?不是他不教学了,是共产党迫害他不让他教学了,其实俺师父教俺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何况自己工作更要干好。虽然我不认识你的这位亲戚,但是我敢说他一定是位好教师,不收礼的教师。”他说:“真让你说对了,他从来不收学生家长的礼。”我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理由,当时七个常委没有一个同意的,是江泽民自己一意孤行,犯下了与神、佛对着干的天罪,这笔债是要清算的,其实已经开始了,现在被抓的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这些人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等到最后把江泽民抓起来的时候,这场戏就结束了,在这场戏结束之前神给每个人机会让其选择,我今天就是来给你们选择机会的,知道法轮大法好、退出它的组织就有神来管,不退出或心中还存有法轮大法不好的,就要跟随邪党一同遭殃。”

这时那个小伙子说:“大姐,党员退了还咋选举啊?”我说:“你只是在思想中退出不是它的一份子了,你想当官你就当,但是做事凭着良心去做,谁都欢迎你,你说是不是?”最后三人都爽快的做了三退。只有那个年龄大的说自己是当兵的,现在还有事要做,以后再说。

我临走时小伙子送到街门外,说:“大姐你这种精神真了不起啊,但是还得注意安全啊!”我说:“谢谢啦!我会的。”

那天,我走了二十多家,劝退了十九人。回家了鞋子也湿透了,可我的心热乎乎的。

救人的路上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太多太多了,现在讲真相救人,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主要部份。我想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还会一如既往的践行在人成神的路上!我会尽我的所有,去唤醒那些还迷在世中的有缘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