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迫害政策 河北衡水三任“610”头目遭举报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来,衡水市“610”共有三个总头目:丁震欧、吕松印、冀立健,是他们策划领导了对本地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监听、绑架、抄家、勒索、抓捕、拘留、劳教、判刑、洗脑等,他们操纵恶徒滥施法律、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罪行铁证如山,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泯灭。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发表的《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现在,此三人已被民众举报。

下面是这些衡水市“610”主要头目们的基本信息、犯罪事实和证据:

一、丁震欧(Ding,Zhenou),男,汉族,1948年8月出生,衡水市冀州区人,家庭住址:待查 。家庭成员:待查。自1999年中共成立610办公室以来至2001年10月,是衡水市“610”第一任总头目。后转任衡水市人大副主任。

'丁震欧'
丁震欧

丁震欧的主要迫害事实:

丁震欧在任“610”头目期间 ,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邪恶最疯狂时期,他积极追随执行江氏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部署,指令衡水市新闻、报社、电台等宣传喉舌对法轮功进行抹黑诬陷,并对本地法轮功学员实施大规模的绑架、关押、劳教、判刑、开除公职、洗脑转化等。

丁震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主要包括迫害致死、非法判刑和非法劳教):

柳连义,景县梁集乡孙镇南街村人,1999年10月因修炼法轮功被梁集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派出所聂姓所长和恶徒毒打,后转到景县看守所关押,因其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1999年11月在被恶徒多次殴打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四岁。柳连义是衡水市首例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安秀坤,女,衡水市中心街小学教师,为给法轮功鸣冤进京上访,被押回关进衡水市拘留所,所长耿占伍给她戴上“牛鼻子”死铐,昼夜不摘,逼其放弃信仰,遭安秀坤绝食抵制,耿占伍指使申中山、郭阳迎等四五个恶警,给安秀坤强行灌食,因灌食伤及肺部,2000年6月11日早晨七点三十分,安秀坤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九岁。

刘新允,女,衡水深州市深州一中教师。在1999年7.20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刘新允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大法,被深州市邪恶610反复关押于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刘新允在邪恶洗脑班被折磨精神失常。被家人接出后软禁在家中,一直没有恢复正常思维。在2000年夏天,只身从自家四楼阳台上跳了下去,被摔成重伤,颈椎以下全失去知觉,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痛苦折磨后含冤去世。时年仅28岁。

肖新改,女,衡水市造纸厂工人。2000年12月20日晚去贴“法轮大法好”的传单,遭警察绑架、毒打。在衡水市看守所,肖新改被恶警上背铐五天,又遭野蛮性灌食,致使胃部剧烈疼痛,脸、腿、腹部肿胀,口吐黑血。在她被抢救期间,检察院还去送非法起诉书。2001年6月15日晚六点,肖新改遭酷刑折磨致死,年仅三十九岁。

刘富瑟,女,67岁,深州市农业局退休职工。1999年11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深州市看守所长达6个多月,期间因坚持修炼,被和另一名大法弟子长时间同戴一副手铐、脚镣,吃饭、走路都困难,老人被折磨得身体虚弱,后被转入洗脑班又非法关押5个多月,为避免迫害,2000年冬老人从洗脑班走脱,被迫流离失所。长期的肉体和精神折磨致使刘富瑟于2001年7月去世。

种存杰、宋运所和李振中三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共7·20全国大抓捕中被绑架关押,桃城区法院秘密开庭,以莫须有的“泄露国家机密罪” ,分别判处两年和四年有期徒刑,开除公职。所谓的国家机密,即衡水市610贯彻江氏迫害法轮功的文件。

高宏彬,武强县北代乡杜林村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拘留两次,期间公安局对他非法抄家和审讯,2001年1月2日高宏彬再次被抓, 4月26日在不通知家属及任何人的情况下,被秘密判刑四年。2008年7月26日,高宏彬被公安局武顺杰等恶警骗到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在武强县看守所,后将高宏彬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郭志江,2000年12月22日,他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2001年3月12日非法批捕判刑,遭非法判刑十二年。

夏春增,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夏春增因讲清法轮功真相,2000年12月16日半夜被恶警非法抓捕,屡遭恶警用手摇高压电包(瞬间电压可达3000伏)电击等酷刑折磨后,被冀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孙世俭,冀州区冀州镇新庄村人,2000年7月进京上访,被关押在看守所一个多月。2000年12月因开三轮车拉着法轮功学员发真相资料被抓,遭到恶警的脱衣毒打、电话机电,后被冀州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张世斌,2000年12月,公安局怀疑他家有大法资料,公安局长安卷良等七、八个人问他口供,扒了他的衣服,拳打脚踢,又用电话机过电,折磨了几个小时。后被冀州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江洪图,枣强县电力局职工。2000年5月13日,因在火车站广场炼功遭绑架,关进县看守所。后被县电力局开除公职,被枣强县法院诬判四年。

李庆枝,女,时年60岁,2001年1月3日,因讲清法轮功真相,依法进京为法轮功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连推带打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随意打骂,抓住胸前的衣服往墙上碰头,被关进大铁笼子里三天三夜之后押回枣强县拘留所,枣强县法院对李庆枝老人枉法判刑四年。

孙连君,景县人,1999年7·20后,因两次进京上访,被警察劫持,关押到看守所迫害,遭恶警指使几个犯人对他拳打脚踢。景县看守所所长于学光令给他双脚戴上加重脚镣40天左右。 景县法院院长张海燕非法判孙连君三年零六个月徒刑。

宋红昌,家住枣强县城,2001年1月3日,因依法进京上访被枣强县公安局绑架并关押在看守所,在对家人诱骗二千元后,被非法判刑七年。

白长歌,女,1999年11月,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当地恶人绑架关押在景县看守所,三个恶警轮流用橡胶棒疯狂暴打她,并遭到酷刑吊打 。白长歌被景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朱云鹏,衡水学院副教授。因坚持信仰真、善、忍,2000年3月被衡水学院无理开除。2000年6月18日被绑架,同年7月被非法劳教三年。

刘淑君,衡水远大集团的职工。自1999年10月19日因为法轮功上访被当地恶警抓回后非法拘留,期间遭受电击等酷刑折磨,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张其珍,在老伴安秀坤2000年6月11日被恶警迫害致死后,多次遭当地警察绑架、关押、勒索,折磨,2000年7月19日张其珍被桃城区人民路派出所恶人绑架,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孙连营,景县人。1999年7月20日后曾三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三次,恶人用拳头捶他的头部及双眼、鼻子,造成两眼乌紫,几近失明,大脑意识不清。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遭受到残酷折磨。

曹桂珍,女,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曹桂珍曾三次进京上访,三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并被恶人勒索共计五千元。2001年1月19日,曹桂珍被景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关押于石家庄劳教所,饱受酷刑摧残。

李瑞兰,女,2001年1月,城关镇派出所任姓所长等人到大法学员李瑞兰家谎称:到镇上填个表,填完就回来。结果,李瑞兰有去无回,于1月19日被景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刘爱英,女,因为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遭邪党四次非法关押。2001年1月19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遭酷刑迫害。

毕铁良,安平县子文乡派出所指导员。1999年7月21日因去北京上访,被安平县公安局和司法局的人把他带回安平并对他实行双规。2000年8月,他因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停发工资。为讨回公道,2001年2 月他再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后非法劳教3年。

张香叶,武强县北代乡杜林村人,2001年3月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北代乡多人及派出所恶警强行将张香叶带到县公安局审问, 8月1日,在没签字的情况下,张香叶被非法劳教二年,

孙桂兰,女,故城县郑口镇五户村人。因1999年12月27日和2000年12月23日去北京上访,两次被抓,被非法劳教,在高阳劳教所遭受拳打脚踢、多根电棍电等酷刑折磨。

徐秀芝,女,河北冀州市南午村乡老周庄村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2000年9月徐秀芝被冀州市公安局非法劳教3年,

二、吕松印(Lv, Songyin),男,汉族,1958年7月出生,衡水市故城县建国镇人,妻子张延平任衡水市档案局局长。家庭住址:待查。其子女:待查。吕松印是衡水市“610”第二任总头目(2001年10月至2008年3月),后转任衡水市环保局长。

'吕松印'
吕松印

主要迫害事实:

在任衡水市邪恶“610”头子期间,吕松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劳教、判刑、洗脑,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无计其数,不放弃信仰的就被送往省洗脑中心或劳教所进一步迫害。他接受与执行了河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春雷行动”,领导、部署了对衡水市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迫害。

吕松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主要包括迫害致死、非法判刑和非法劳教):

刘秋生,男,河北阜城县崔庙乡清东村人,于2002年2月22日被公安局副局长寇文通和政保股股长张志军毒打致死,死时45岁。

杨云,家住衡水桃城区,因2000年5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到衡水市拘留所,被恶警耿占武双手抱树铐了一天。2002年3月1日,杨云被单位领导伙同610恶人把他绑架到河北省洗脑中心迫害,对他轮番洗脑,不让吃饭、不让睡觉,逼他骂大法,骂师父,他拒不配合。当晚杨云感觉呼吸困难,憋气,脸色铁青,浑身、手指甲、脚趾甲紫黑,大汗淋漓,虚脱、神志不清,于2003年3月含冤去世,年仅 四十三岁。

王冬梅,女,三十多岁,武邑县教师。2001年在当地市洗脑班被强制洗脑迫害后又被非法送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劳教,在劳教所期间,她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上绳、电棍电、不让睡觉、后送精神病院使用药物摧残致精神失常。在她被保外就医接回家后,因神志不清,于2004年3月12日落入水塘丧生。

李会民,冀州市小寨乡辛庄村人,2000年6月因与衡水市区的同修切磋找相关领导讲清真相的事,被邪恶知道后绑架,衡水市610怀疑李会民是大法弟子的“骨干”,遂与冀州的恶人相勾结,捏造罪名,将李会民非法重判5年,关押在唐山监狱进行迫害。2005年出狱后,出现呕吐、头晕等表现。2006年2月2日晚突然晕倒,2月5日晨离世。

刘新允,女,28岁,深州市一中教师。在1999年7.20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刘新允不放弃信仰、坚持修炼大法,被深州市邪恶610反复关押于看守所和洗脑班迫害。刘新允在邪恶洗脑班被折磨精神失常。被家人接出后软禁在家中,一直没有恢复正常思维。在2000年夏天,只身从自家四楼阳台上跳了下去,被摔成重伤,颈椎以下全失去知觉,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痛苦折磨后含冤去世。

杨小稳,女,衡水市深州市马屯村人。因于1999年7·20后,多次同家人一起进京为法轮功上访,遭到深州市恶警非法关押,拳打脚踢,电棍电击头部等酷刑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2005年春,她在再次遭恶人骚扰后,出现严重脑出血症状,不能说话,四肢不灵,生活不能自理。她丈夫因坚修大法被迫流离失所,20岁的儿子也因坚修大法被恶警打成残疾。杨小稳在经受了巨大的身心痛苦后,于2005年8月2日含冤离世。

房新芝,女,故城县郑口镇西城镇村人。1999年11月和2002年10月两次去北京上访被抓,故城县公安局判她劳教3年送石家庄劳教所受迫害,她的丈夫张金生在2005年7月也被非法劳教3年。2006年5月12日,劳教回家不久的房新芝正在街上摆摊卖菜时,又被郑口镇派出所崔健等恶人强行绑架,把她的胳膊拧断,屡遭迫害的房新芝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饭吃不下,肚子肿胀。在非法关押一个月并勒索她1000元后才放回家。从此她卧床不起,于2007年9月含冤去世。

齐振贵,衡水市桃城区人,1999年7·20后,因进京上访被邪恶之徒劫持回衡水非法关押, 2000年被非法劳教二年。2005年8月,齐振贵等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齐振贵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身体状况被河北高阳劳教所拒收。衡水市邪党恶徒勒索一千多元钱后才让他回家。 这次迫害使齐振贵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于2007年9月5日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九岁。

李金秀,河北冀州市徐庄乡冯家庄人。因于2000年5月20日去北京依法上访遭绑架,关押在冀州市看守所两个月。关押期间遭受殴打、电击脖子、嘴等酷刑,致使李金秀身体受到巨大伤害,出现严重病态,劳教所拒收。李金秀回家后,两个修炼法轮功的女儿又双双遭绑架,还不断受到恶人上门骚扰,加之李金秀在看守所被暴虐的病体难以恢复,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下,2005年12月13日,李金秀在中共邪党的迫害中含冤离世。

孙大拽,深州市辰时乡辛村人,在1999年7.20中共非法镇压大法后,夫妻二人曾两次进京上访,多次被公安局610恶人关押在洗脑班、看守所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毒打、威胁、罚款、骚扰等,精神和肉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于2003年6月29日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王景芳,女,衡水市景县北留智乡德坡村人。多次遭到当地公安、派出所恐吓、骚扰。2001年大儿子、小女儿被绑架关押数月,小女儿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大儿子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出现生命垂危才被释放,被勒索数千元。2002年8月大儿子又被绑架至衡水洗脑班,受到打骂等迫害。王景芳精神上承受巨大的压力,身心受到极大伤害,于2004年5月29日含冤去世。

种存杰,衡水市劳教所干部,1999年7·20被非法抓捕判刑2年期满后,2002年大年初二凌晨,衡水市公安局派出大批警力闯到种存杰家,调用消防云梯,从阳台爬进其家中,种存杰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3月16日,种存杰又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五年。种存杰被两次非法判刑,在狱中被迫害整整七年,身体受到了严重损伤,出现严重病症,于2008年2月5日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三岁。

康燕祥,原衡水市科技局干部。2001年9月底,康燕祥被从单位绑架到洗脑班强行洗脑,遭恶徒殴打、灌食,胃管一直不给取下,造成食管、鼻孔发炎、剧痛;并被捆在病床上强行输液二十多小时,导致他一度生活不能自理。后他逃出魔窟,从此流离失所。2004年1月2日晚,康燕祥被衡水市公安局恶人非法抓捕,2005年3月被非法判刑四年。

孙良胜,原衡水市第二中学教师,因他坚持真善忍信仰,校长刘石刚剥夺他上课权利,让他看大门、掏垃圾、冲厕所、送报纸。2001年十月一日期间刘石刚又配合“610”把孙良胜骗回学校,强行送进洗脑班,后孙趁机跑出,被迫流离失所。2004年1月2日他和康燕祥一起被绑架,2005年3月被非法判刑四年。

彭景涛,衡水市石油公司退休职工,2004年5月18日晚,在家中被“六一零”恶徒翟启明及人民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在看守所恶警陈红旗在彭景涛发烧到四十度时,还多次让犯人折磨他。2004年9月,桃城区法院对彭景涛非法判刑四年。

薛建茹,女,衡水市酒厂退休职工。1999年7·20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因坚持信仰屡遭派出所及单位邪党人员骚扰、绑架、关洗脑班。2007年6月18日晚,衡水市国保支队副支队长左铁汉带领六名恶警骗开她的家门,强行抄家,并将其绑架,后对她非法判刑三年。

史文杰,冀州区冀州镇三甫村人。1999年7·20后曾多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三年。2002年7月22日,冀州市公安局非法将史文杰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强行搜家。衡水市政法委书记田结实和冀州市政法委书记陈登泉批示狠拿史文杰。2002年12月23日,冀州市法院在其上司授意下,秘密开庭,将史文杰非法判刑五年。

王元昇,冀州区冀州镇酒杨村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屡遭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抄家抢劫;被非法劳教一年。2006年7月23日冀州镇派出所恶警将王元昇绑架并非法抄家。同年11月3日,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公告的情况下,冀州区法院秘密开庭,将王元昇非法判刑三年。

夏世革,冀州区徐庄乡冯家庄法轮功学员。曾被拘留过五次,两次被判非法劳教。2005年6月23日,夏世革在散发九评时被绑架,遭到恶警用铁管子、木棒殴打,牙被打掉。2005年12月6日,冀州公检法相关恶人抬着夏世革到法庭出庭,被非法判刑四年。

陈玉,衡水市市锅炉安装公司职工,倪学兵,出租汽车司机。这夫妇俩在2004年1月3日被桃城区恶警王会民、翟启明等绑架到衡水市看守所。陈玉绝食抵制迫害,遭看守所恶警野蛮灌食,揪头发、戴背铐、毒打,被折磨得出现严重心脏病状,劳教所拒收,但恶警王会民贿赂劳教所人员,硬将陈玉关入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倪学兵被非法劳教一年。

王国恩,桃城区大麻森乡肖屯人,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绑架,关看守所、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 第一次是2003年,王国恩被绑架到大麻森乡派出所,遭恶警用老虎凳、电棒、灌辣椒油、背铐折磨。后被关押在高阳劳教所。第二次是2007年被关押在邯郸市劳教所特教队。

李志敏,安平县马店乡北郭村人,因为坚定修大法,99年以后多次被骚扰并抄家。2004年秋因为讲大法真相被恶警绑架。先非法关押在安平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高阳劳教所遭受迫害。

孙彦辉、张贵欽夫妇,安平县大子文乡人。2002年九月29日,安平公安局恶警突然到他们家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和真相材料,后来公安局长再次带多人和警犬到孙彦辉家非法抄家, 2002年过年前,孙彦辉夫妇被非法劳教一年。

酒长迎,冀州区人,2001年1月,酒长迎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冀州镇派出所劫回,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2005年11月,酒长迎因散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遭魏屯镇陆村支书伙同魏屯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公安局政保科赵国胜非法把他劳教二年。

三、冀立健(Ji Lijian),男,衡水市枣强县唐林乡人,55岁左右。妻:夏晓华,在衡水市检察院工作。子女:待查。家庭住址:衡水市检察院家属楼。自2008·3至今任衡水市邪恶610第三任总头目(即现在的市防范办主任),衡水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反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协会常务副理事长。

'冀立健'
冀立健

冀立健的主要迫害事实:

自2008年以来的十一年间,以冀立健为首的“610”一直操控和指挥衡水市公检法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拘留、敲门行动等犯罪活动,即使中共臭名昭著的“610”取消以后,对法轮功学员的判刑迫害却有增无减。他甘愿为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卖命,罪行累累。

冀立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主要包括迫害致死和非法判刑):

张之泉,深州市西阳台村人,衡水师范学校讲师、漫画家,2001年3月19日晚,被衡水深州市警察从老家绑架,于当年秋天被非法判重刑七年,被河北省第四监狱迫害致奄奄一息时,于2007年3月保外就医,回家后不断遭到当地“610”公安国保骚扰,直到2010年5月1日,张之泉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六岁。

安淑格,女,衡水市锅炉安装公司退休职工。2001年3月,深县公安局和衡水市公安局七八个人非法闯入安淑格家中,非法抄家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迫害。此后她被迫流离失所数月,又被单位骗到邪恶洗脑班“转化”。2009年10月,因讲真相时被绑架关押到看守所,遭受非人的折磨使她身体受到很大伤害,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回家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2011年4月20日,离开人世。终年五十八岁。

许艳香,深州市棉麻公司职工,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因坚持修炼,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抄家、关押、洗脑,和丈夫许瑞峰双双被单位开除,许艳香被非法劳教两次,丈夫被非法劳教、判刑各一次,在监狱劳教所受到恶警们多次残酷折磨迫害。在石家庄劳教所抵制“攻坚组”转化,在高阳劳教所被封闭单间,三次上绳、多次打毒针 ,还被活埋过,身心受到极大伤害。2014年3月13日,离开了人世,年仅五十岁。

袁树辰,故城县人,2015年8月21日清晨故城县15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袁树辰当天被恶警酷刑折磨致死。

张秋云,女,衡水市桃城区彭杜乡陈辛庄村人,衡水市红旗商厦职工。2008年7月26日晨,衡水市公安局国保四大队大队长杨树山带领四名恶警,闯入家门绑架张秋云,对她进行酷刑逼供,坐老虎凳,上背铐,2009年2月19日,桃城区法院对她非法判刑四年。

种东勤,女,家住廊坊市,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种存杰的姐姐。种东勤为了照顾老来失去独生儿子的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从廊坊的家中到衡水市桃城区河沿镇张庄村的妹妹家中侍奉老母亲,2008年7月24日被邪党人员绑架,2009年10月15日被桃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王玉峦,女,安平县人,近60岁,身有残疾,生活不能自理,2014年3月因修炼法轮功被安平县法官朱会卿冤判七年,家人为其请律师上诉,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最后枉判“监外执行”。

乔华荣,女,冀州区徐庄乡冯家庄人,因坚修大法屡遭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2008年奥运期间被衡水国保大队绑架,酷刑折磨三个小时,身体出现严重虚脱,不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2008年11月被非法判刑4年。

夏同木,冀州区徐庄乡冯家庄村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屡遭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夏同木惨遭毒打、恫吓、电击,遭到多次酷刑,被电击的满地翻滚、遍体鳞伤、神情呆滞。2010年3月被非法判刑五年。

李书良,冀州区人,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利用各种方式讲清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2009年8月24日,衡水市国保大队杨树山、杜建亭等尾随李书良到广州,将在广州做生意的李书良秘密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等大量私人物品。2010年3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李缓运,女,武强县街关镇李德庄村人。因修炼法轮功,2008年7月17日上午,李缓运被恶警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公检法办案人员明知证据不足的情况下,2009年4月17日,武强县邪党法院对李缓运非法判刑3年。

郑素雅,安平县两洼乡郑庄村人。2010年7月10日因修炼大法被恶警绑架,2010年8月3日安平法院对郑素雅进行了非法审理。被关押四个月后,11月2日,郑素雅被非法判刑七年。

任素梅,景县王瞳乡人,2012年7月29日,她在景县王瞳乡葛庄村讲法轮功真相,被王瞳乡民政所所长刘俊英打电话恶告,当天就被绑架到衡水看守所。并遭非法诬判五年。

于淑林,故城县人,2012年8月22日,衡水市公安局指使故城国保大队恶人闯入于淑林家中将其绑架,并对其殴打和刑讯逼供,同时抄走了他用于还款的五十万元现金。随后被故城县检察院非法批捕,2014年遭故城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葛秀丽,景县刘集乡向庄村人,2013年9月13日,衡水市公安局、景县公安局、刘集派出所开着四辆车,大概二十余人突然包围了葛秀丽家,翻墙进入院内,不出示任何证据,强行把葛秀丽和葛秀丽的女儿(女儿不炼功)绑架,非法抄家,抄走现金六千七百元、打印机等大量私人财物。景县法院在4月18日对葛秀丽非法判刑八年,

乔占合,安平县子文乡王营村人,2013年6月25日,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孙义合等绑架,关押在安平县看守所。2014年2月14日(正月十五),家人突然接到消息说乔占合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张洪国、张喜珍夫妇和刘冰冰,是枣强法轮功学员,2014年5月30日凌晨,在衡水市“610办公室”的操纵下,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联合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公安局统一行动,绑架衡水市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十多名法轮功学员。2015年7月10日,枣强县法院对刘冰冰、张洪国与张喜珍进行了非法庭审,张洪国被非法判刑四年,张喜珍七年,刘冰冰三年。

孙素英、刘西卫夫妇,景县广川镇董古庄村人,是2014年5月30日凌晨在衡水市“610办公室”的操纵下被绑架的。2014年11月20日,景县法院非法庭审孙素英、刘西卫,2015年4月5日景县法院对这夫妇俩分别非法判刑七年、一年。

崔荣芬,女,在景县县城居住,因为修炼法轮功,崔荣芬多次遭到当地公安的抓捕抄家、骚扰。 2014年8月25日被跟踪绑架至衡水看守所非法关押。2016年2月4日,家属接到景县法院审判长刘俊杰的电话,得知崔永芬被非法判刑2年。

李玉想,深州市东安庄乡西安庄村人,2014年12月17日,深州市国保和衡水市国保开四辆车非法抄了法轮功学员李玉想的家,抄走大法书籍150多本,《九评》若干,电脑主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个,EVD一台,现金若干。被衡水市和深州市警察绑架到衡水看守所。深州市法院于4月23日非法庭审,李玉想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申新,女,衡水桃城区何庄乡马村人,2015年7月22日,刘申新因为贴控告江泽民的不干胶,被衡水市河沿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衡水看守所 , 2015年12月30日,在没有通知家人、律师的情况下,被衡水桃城区法院非法判一年。

毛雅宁、庞立涛、王永昌、董华新、赵小梅都是桃城区人,刘千里,冀州区人,于2015年8月底至11月相继被绑架到市看守所。衡水市公安局向衡水市政府递交报告,声称“查获法轮功大型资料点”。2016年9月19日,衡水市董华新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桃城区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12月15日第二次非法庭审。2017年9月六位法轮功学员被桃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其中董华新被冤判九年,并勒索罚金三万元,其余五人分别被冤判一年半至六年半,并勒索罚金数万元。

尚玉申,女,桃城区人,2017年4月15日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意构陷,遭深州高古庄镇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12月29日,被非法判刑4年。

王元升,冀州区人,2017年1月17日,衡水冀州区法院对他非法庭审,4月27日,冀州区法院通知家属去拿判决书,家属没签字,判决书写的是王元升被非法判刑三年,罚金五千。

张金升,故城县县人,1999年7·20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后,曾于2001年和2005年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和三年。在2015年8月21日凌晨4点又在家中被故城县国保大队20多人绑架并抄家。2016年3月至2016年5月,故城县法院非法开庭4次,期间张金升患上髋骨骨结核,仍被法官判6年半刑期。

白长歌,女,60多岁,景县广川镇董古庄村人,2017年2月13日上午8点被景县国保大队和广川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衡水看守所。8月22日上午在景县法院非法开庭,白长歌被非法判刑四年。

李凌霄,女,安平县法轮功学员, 2017年6月22日下午被安平公安局警察绑架,送往衡水看守所,经检查身体血压高,看守所强行把她扣留。李凌霄曾两次遭非法庭审,被冤判七年。

侯秀英,深州市前磨头镇解家村人,2017年1月14日,因侯秀英在高古庄镇集市上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高古庄派出所俩警察跟踪并绑架,当天下午被非法抄家,当晚被劫持到深州市拘留所拘留七天。后来又被绑架,2018年1月12日被非法判刑两年,

田杏宝,深州市魏桥镇牛家庄村人,2018年5月17日被绑架,并被构陷到安平县检察院异地迫害,检察院曾于2018年12月21日以证据不足为由撤诉,将案件退回深州市公安局和魏桥镇派出所补充证据。2019年1月28日,安平县法院非法庭审了法轮功学员田杏宝。当庭补充的证据只是再次把抄田杏宝的家时所抄的物品核实而已。田杏保被安平县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乔娜然, 安平县子文乡王营村人,2018年12月31日下午遭安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孙义合带人在菜市场绑架,因孙义合怀疑乔娜然把他对大法弟子所犯罪行曝光于明慧网,五年多来,一直伺机报复。安平县法院于2019年1月29日对乔娜然非法开庭,枉判两年半。

结语:

以上所述,仅是衡水市三个“610”总头目对法轮功学员犯罪的部份证据。中共“610”操控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完全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犯罪行为。天理早已告诫着人们,善恶有报,欠债要还。邪恶终将逃不脱天理的惩罚,历史上邪恶对佛法正信的打压从来没有成功过,参与迫害者都没有好下场。在一贯无法无天残酷迫害法轮大法的中共行将解体之际,我们举报和揭露这三个恶徒,一方面是配合了天灭中共的天象,另一方面是对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做恶者给以警醒与自我救赎的机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