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好人终害己 报应临身后悔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纵观古今中外,世界上每个民族在历史上都相信善恶有报。西方的正教,东方的儒、释、道都告诫人们:从善惜福,不因善小而不为,不因恶小而为之。历史上和今天所发生的一些真人真事,也许能给人们提供借鉴。

远至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300多年,然而在几次大瘟疫中走向灭亡;中国历史上的 “三武一宗灭佛”酿成了悲惨结局;参与迫害修炼法轮功学员的那些人,无论是高官还是平民,恶报已开始降临其身。远的不说,就说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人和事。

张五进,男,蠡县留史人,保定市公安局副局长;赵玉锁,男,蠡县人,保定市公安局法制处劳教科科长;张应华,男,司机。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三人驱车赶赴阜平,要与河北省国保总队人员共谋绑架法轮功学员事宜,车至中途,冲出高速公路,赵玉锁、张应华当场毙命,张五进甩出车外,多处骨折造成重伤。

王占辉,四十岁左右,蠡县公安局副局长。他的死很蹊跷,他是从自家新装修的楼房窗台失足坠落当场而死。当时他刚刚支边回来,被提升为副局长。正是功成名就、名利双收、春风得意之时,新买了楼房,还没搬进去呢,就摔死了。也许到现在,人们也想不明白这到底为了什么,就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也许只有他的家人猜想的到,他是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了报应。二零零九年,蠡县同时绑架了十几名法轮功学员,王占辉参与了此事,并亲自把法轮功学员送往高阳劳教所进行迫害。当时高阳劳教所不收女学员,他便把几名女学员送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使十几个家庭处于苦难当中。善恶有报啊,王占辉死时,上有老下有小,当一家老小因他的死而痛不欲生时,他们想没想到,王占辉的所为曾给十几个家庭带来的苦难呢?

河北省围场县委书记胡熙宁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从坝上回县城的途中遭遇车祸,当时他坐在司机的后座位,但却造成肝出血,经抢救无效而死亡,年仅四十八岁。胡熙宁曾经在承德市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担任主任一职,听从江泽民一伙的密令,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市委大楼由他亲自主持诽谤法轮功的大会,将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拉到市委,强行灌输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之后又在鹿栅子沟成立了洗脑转化班。二零零二年胡为了向上爬,点名劳教他认为顽固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学员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他就托关系给劳教所送礼,达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

吴亚飞,男,原河北雄县中共县委书记,在任期间,积极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曾参与了迫害雄县法轮功学员李成武。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吴亚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审查。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被移送审查起诉。等待吴亚飞的是铁窗生涯。

王少雄,男,一九九九年由保定市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调雄县任中共组织部部长,随后出任雄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在雄县任职长达八年。二零零七年离开雄县到定兴县任职,先后担任定兴县中共县委常委、副县长、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等职。在任职雄县、定兴县主要领导职务期间,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尤其对定兴县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进行严重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二零一九年三月,王少雄因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六十五万元。

王义民,男,先后任中共保定北市区副区长、常务副区长、雄县县长、曲阳县委书记、涞水县委书记等职。在任职区、县主要领导职务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王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等待他的将是囚徒生涯。

纵观落马的这些处级官员,彰显出了一个亘古未变的天理,那就是善恶有报,如影随形。常言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希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引以为戒,不管中共暂时给你什么好处,给你什么官职,给你多少钱,可是它最终要拉你做陪葬。就象以上这几位县委书记,曾经有权有钱,到头来一场空,还得继续偿还作恶的业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6/迫害好人终害己-报应临身后悔迟-395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