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河北大厂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何凤城的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原河北省大厂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何凤城,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到大概二零零零八年(调离大厂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这段时间,和当时的国保队长刘春光一起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几乎每一次对法轮功学员的上门骚扰、蹲坑、逼供、勒索钱财、绑架、抓捕、批送劳教都有他参与,坏事做绝。期间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含冤而死。

1、迫害法轮功学员鲁春杨、厉永莲夫妇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三河市原市外贸总公司办公室主任、法轮功学员鲁春杨及妻子厉永莲因传给大厂法轮功学员几份传单,被大厂公安局刘春光、何凤成强行绑架、抄家。他们将手铐勒进厉永莲肉里,造成她手指几个月失去知觉。夫妻二人被大厂县公安局非法超期刑拘一百天,勒索5000元罚金,又被看守所敲诈生活费3985元,加上妻子劳教拒收,又被勒索3000元罚款,大厂看守所这一次就勒索他们共计11985元。后被绑架到廊坊洗脑班洗脑20天,勒索原单位8000元后才让接回。厉永莲非法拘留四个月零七天后又非法劳教三年,因长期迫害造成高血压、心脏病,劳教所两次拒收。此次迫害还直接导致鲁春杨及妻子厉永莲,从二零零零年九月被单位停发工资,均被三河市政府开除了公职。

2、二零零一年九月,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大厂县“六一零办公室”的王立中、郎卫国带着刘春光、何凤成等四、五个警察到处抓人,绑架了马家庙村的于金印、兰庄户村的贾翠荣、金庄村的陆秀兰、电视台的刘秀香及其丈夫劳动局的陈凤良、县志办的刘力、西马庄村的蒋淑芹、后店村的张振敏八人劫持到北京市通州区大营洗脑班迫害。

九月份,大厂县又在河西营武装部民兵训练基地,大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迫害。大厂县“六一零办公室”的王立中、郎卫国带着刘春光、何凤成等多个警察,到处抓人,对全县法轮功学员家、单位个个搜查,不放过一个。其中,郭大慧就是带着不满三个月的孩子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受迫害的达七十多人。

3、迫害王广芝致其流离失所十多年

二零零二年,刘春光、何凤成经常在所谓的敏感日、节假日采用蹲坑、跟踪、监控电话、直接非法侵入民宅等方式,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抄家、绑架、劳教、勒索罚款。二零零二年,刘春光、何凤成开车到周家,强行将周淑英带上车,说到公安局问点事,在车子行驶路途中,周淑英不顾危险,推开车门跳下车,坚决不再上车,结果两个恶警在村办公室拍桌子瞪眼审问她。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中旬,王广芝家的楼下、楼前、楼后不时就有警车转悠,王广芝丈夫好象有了预感,不断的告诉王广芝,进家要把门反锁好,就非常不放心的到单位值班去了。之后楼下的一个邻居跑上来告诉王广芝说:“据可靠消息,公安又要绑架你,快想办法躲一躲吧。”怎么躲?最后王广芝觉得无路可走,因为以上的三次被绑架太可怕了,只有到外地隐姓埋名才能度日。最后王广芝不得不离家出走,过上了流离失所的日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走,王广芝居然走了十三年无法回家!

王广芝刚刚走了两三天,政保大队长刘春光、副队长何凤成还有“610办公室”的人,就到王广芝家非法抄家,后来听说,他们连续在王广芝家呆了几天蹲王广芝,没蹲着才撤。然后他们又到王广芝娘家的哥嫂家、妹妹家、侄女家,连续多次搜查,骚扰,搜查时王广芝八十岁的哥嫂及亲属都被他们吓得战战兢兢,不知所措。

二零零三年腊月三十晚上,王广芝的妹夫刚去世,本来就孤苦伶仃的孤儿寡母正在包饺子,政保大队长刘春光、何凤成还有“六一零办公室”的人,突然闯进王广芝妹家,用强光手电照着她们的脸,她们娘俩以为是强盗进来了,吓的直哆嗦,这时一人问“王广芝在不在你家”,王广芝妹一听知道又是大厂那帮警察,告诉他们没有,可他们不信,就强行闯到屋里搜查,王广芝的外甥问:“你们有搜查证吗”?何凤成严厉的告诉他:“全国都得为这开绿灯,(为迫害法轮功开绿灯)别说你家了。”他们把所有的屋,只要能藏人的地方都搜遍了,见没有王广芝才走。

刘春光、何凤成等人还到王广芝婆家的哥嫂家多次蹲坑骚扰。企图绑架王广芝。王广芝这一走就是十几年,使其亲人受到很大伤害。

4、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三十八人在洗脑班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在没有任何理由和任何借口的情况下,大厂县“六一零办公室”、公安局政保大队刘春光、何凤成及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的负责人,或诱骗或强行绑架将法轮功学员交警队指导员牛连江、畜牧局的徐书清、第五中学的李文明、家庭妇女梁桂芬、电视台的编辑刘秀香,强行绑架送到北京市通州大营洗脑班进行迫害。对劳动局的陈凤良绑架未遂,但因此事直接引起他的病情加重,导致十几天后死亡。

二零零三年八月,刘春光、何凤成又绑架了县志办主编刘力,非法关押在本县看守所达一个月左右,然后又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中午,法轮功学员蒋书芹被县公安局政保队恶人刘春光带领何凤成几个恶警从家中绑架到廊坊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初,法轮功学员李德军外出办事,被香河公安局绑架。五十名法轮功学员去香河县公安局、县政府反映情况、要人,也同遭绑架。刘春光、何凤成又与其他恶警一起行动,绑架了去香河的法轮功学员,大厂县邪党人员及邪恶的“六一零”对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重刑:刘淑英被非法判十二年、高天颂十一年、李德军九年,杨金龙二年。十一人被非法劳教:他们是陈府镇的杨守斌、于金印、陈德兰(已含冤离世)、杨淑芳、贾翠荣、隋景荣、高书伶、大厂镇的郭兰芬(已含冤离世)、张振敏、夏垫镇的朱凤成、邵府镇的李长虹(敲诈李长虹家人二、三万元办了所外执行)共十一人,大部份期限是二年,三十八人被强行送进洗脑班迫害。其中陈府镇的陈德兰于二零一二年含冤离世、大厂镇的郭兰芬于二零一八年含冤离世、蒋淑芹于二零一九年黄历正月十二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下午(正月十二)刚过完年,县“六一零”、公安、国保刘春光、何凤成等人,又把牛连江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进行迫害。从此,家里就没有牛连江的任何音信。

典型案例:

以下是被迫害含冤离世、原大厂县交警大队指导员牛连江父亲牛宝林,在控告江泽民诉状中陈述的牛连江被迫害情况:

我儿子牛连江三次被绑架洗脑班,一次被非法拘留,我儿媳徐淑青两次被绑架洗脑班,同时家庭多次遭大厂县610办公室、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刘春光、何凤成及我儿子、儿媳的工作单位人员非法抄家、勒索钱款、恐吓威胁,造成了家破人亡。

我儿子牛连江(原大厂县交警大队指导员)、儿媳徐淑青从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儿子当时在交警大队的领导岗位上,平时工作中难免会得到一些好处,修炼法轮功以后,所有的外来不义之财一概不取。儿媳在单位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不但干好本职工作,还常年义务打扫单位的厕所卫生,曾多次被评为省、市、县先进工作者并立过二等功。他们平常做事都先为别人着想,更不占公家的便宜,不论大事小事,只要对别人有好处他们都去做。通过修心炼功,儿子、儿媳思想境界提高了,身心健康了,家庭和睦了,他们每天都过得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我们家就居无宁日,儿子、儿媳不是被单位领导找去谈话,就是被县里多次找去转化,我们全家每天都生活在恐怖的气氛之中。

二零零一年十月,大厂县610、公安国保大队刘春光及何凤成等警察把我儿子、儿媳绑架到大厂县河西营洗脑班迫害一个月整,和外界、家人失去了任何联系。

二零零四年三月大厂县610、公安局安国保大队刘春光及何凤成等警察、畜牧局的人员毛松录等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儿子、儿媳又一次绑架到北京通州区大营洗脑班迫害,并非法从家里抄走法轮功书籍等。并且非法关押他们两个月之久,使他们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大厂县610伙同公安局的姜文刚和畜牧局的毛松录共七、八个人又非法闯入我家,不由分说进屋就翻,桌子、床都翻了个底朝天,不但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和真、善、忍挂板,还把我儿子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达两个月之久。

我儿子在看守所不但失去人身自由也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尊严,吃的是窝头白菜汤,睡的是水泥地,受尽了非人性的折磨。因为快过年了,我们找到公安局要求放人。结果公安局乘机向我家敲诈勒索两万元人民币(当时是公安局黄勇收的钱),才同意放人,而黄勇却没给任何收条。

我儿子回家后,身体出现病状。就在这种情况下,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下午(正月十二)刚过完年,县610、公安国保大队长刘春光等恶警,又把我儿子绑架到廊坊洗脑班进行迫害。从此,家里就没有了我儿子的任何音信。

一直到八月底才把人放回,我儿子回来后就象变了一个人:原来有说有笑的他变得沉默寡言,身体极度消瘦、精神恍惚,白天不敢出门,晚上整夜不能入睡,听不得任何声音和动静,每天都惊恐万分,痛苦不堪。从他的表现来看,他在廊坊洗脑班遭受的迫害不堪设想。

在此情况下,县610、公安、国保人员还不罢休,还经常非法侵入我家骚扰、恐吓。并强行没收了我儿子和儿媳的身份证。由于长期受到以上这些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我儿子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含冤离世。


何凤成:河北省大厂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职务:警察
何凤成妻子:海玲
何凤成女儿:何畅
何凤成女儿:何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