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纯净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责任是救度众生。”[1]但我们如何才能救度众生呢?这里有一个鼓舞人心的经历,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在今后救度更多的众生。

没有人心 得到了好的结果

差不多一年前一位同修打电话告诉我,她遇到了一位瑞士德语区某家报纸的记者,想报道法轮功迫害的主题。因为这位记者是一位派驻北京的记者,所以我们不能直接去拜访他或直接交谈。

同修建议说给记者写一封信。我们知道如果文章发表,无论是否能救度众生,都会有很大的影响。因为这家报纸的发行地区相当广,而且读者群大多是上层人士,所以那篇报道会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我们很清楚最后的结果是由师父决定的。师父的所有安排都是最圆满最好的。师父也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主角。我们非常清楚师父讲的:“天地难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拦”[2]。

换言之,能让那篇文章起到负面的作用的,只会是我们。我们不能给师父的安排添麻烦,必须慎重行事。

那位同修写了一封非常感人的长信,其中讲到了她自己的经历,的确能打动人。

我们想在一开始就把所有的讯息及背景情况告诉这位记者,让他在搜集资料时有一个好的基础。另外那位同修觉的,写这篇报道或许也是这位记者要为大法完成的使命。

实际上那位同修和那位记者并没有太多的联系。我们从法上讨论我们的每个主意,是否应该去实施,我们特别注意我们想法的出发点是人心还是对法负责。很多想法最后都没有去实行。我们坚信每一个人心的执着都会起到负面的影响。利落的放下一个又一个顾虑后,我们的心变纯了。

几个月后,在2019年7月22日,在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二十周年多两天的日子,那篇报道发表了。

我们一句一句的仔细阅读。通篇没有任何关于法轮功负面的词汇。从迫害开始后,这在瑞士媒体上还没有过。我们深深的感激师父,这是师父给瑞士德语区所有能得救的众生的一份实实在在的礼物。那份报纸的读者多来自上层社会,在瑞士和海外都很有影响力。这篇报道不是我们去争取来的。是师父安排了这一切。是师父要救度所有人,而我们仅仅需要注意在助师正法时,在具体的事情中不要因为我们的人心起到阻碍的作用。纯净的心才能起到好的作用。

师父教导我们:“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3]

师父回答弟子的提问:

“弟子:不带任何想法、预定计划时,证实法效果非常好,反之效果就不好。

师:是,有很多事情大家不带着常人的想法去做也就没有个人的执著。除了要对法负责之外,你们没有任何人的执著,没有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个人因素在里面,这件事一定会做好。一掺了个人因素,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做不好。”[4]

通过这篇报道相关的经历我们认识到,当我们努力纯粹按照法去做,不掺杂人心、常人的想法、担忧或者怕心时,师父的安排就会顺利的完整的展现其神圣和圆容不破。

学会忍

师父告诉我们:“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5]

几年前有一位同修在一次聚会时说了些话,让我感到很受伤,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都透不过气来。当时我唯一知道的是,那是考验我的忍。当我被如此不公的对待时,我是否还能做到忍?我还有多在意常人的事情?我是否能放下常人心呢?那些话让我深深受到伤害。换言之,我感到自己受到了“不公的对待”。当时正是午休时间因此我尽快的离开了大厅。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我知道最重要的是向内找,找到根源,为什么我不能轻松面对这些话。我知道这些话能伤害到我,是因为我没放下那些常人心。我的心不纯。师父告诉我们:“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6]

虽然我没有解释也没有反击,而是安静的退让。但是我知道我只是达到了常人的“含泪而忍”[5]。这和对修炼人的要求相差多远啊?我坐在车里,为自己没有能更好过关而生气。随后我看到有一个小银球在路边的沟里,我下车捡起了它。一位路过的男士问:“它是你的吗?”我反问他:“这是你的?”并把小球递给他,如果他说是的话,我就可以给他了。他回答说:“不,它是你的。”

那位同修的话就是为了让我能够看到自己那颗感到委屈的人心并去掉它。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为了我的修炼而安排的。那些话是怎么说的并不重要,是否符合事实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些话提醒我,我的心还不够纯净,还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现在要看的是,我在人心被触动的情况下是否能够以及如何提高。

师父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7]。

我之所以感到委屈,难道不是因为忘了这个法理吗?不是因为我有顾虑心吗?如果我想到无论那个同修说了什么,他都是对的,那我就不会根据我的人心而是根据师父的法理来看待他说的话,那就是不执着于顾虑之心,那我就不用那么费劲的去忍了。那我就会顺利的宽容的去倾听,理解这位同修并可以和他一起合作救度众生。为了救度众生我应该能够展现无限的忍让和大度。遗憾的是我没能做到。在有了这个银球的经历后我在面对批评时,努力做到不带委屈,不顾虑自己的去接受。也就是说不执着于自我。我打算把所有的状况都反过来去看待。

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别人对我们不好,我们从中提高自己,同时还能转化业力。所以我不应该摒弃这样的机会,而是应该发自内心的将其看成是我提高和修炼的机会,珍惜它,接受它,不要将其推开半点。再者,难关是我们修炼中能遇到的最好的经历。

师父说:“小考验小增长;大考验大增长。望每个炼功人要准备吃大苦,要有迎接大困难的决心和毅力。没有付出就得不到真功。想舒舒服服的不付出,不吃苦就得功,是没有这个道理的。”[8]

多年来我知道,考验的苦难在修炼人眼里实际上是快乐及非常好的事情,因为我们通过考验可以得到提高。在多年后我得以过了那个之前没过去的关。一天在一家蛋糕店里,一位营业员当着所有顾客的面严厉的责骂我,她骂的非常凶。在她骂的时候,我安静的,认真的听着,我非常高兴。我注意到,师父在借用她的嘴指出我的不足和有漏之处。被如此严厉的谩骂,我感到发自内心的高兴。

当天下午,我为自己在那么多次失败后终于过了忍让这一关感到特别的幸福。事情过去后,我向那位女士为她真诚的话语表示衷心的感谢。我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感谢她,并给了她一份大法的真相传单。她高兴的收下了,最后她说:“您肯定无法忘记我了。”

对她的长篇指责我能大度、真诚并能敞开心扉的接受,给这位女士留下了深刻正面的印象。通过当时我同化大法原则的行为,她能感受到我们从法中修炼出来的“真善忍”。所以她很容易就认识了大法真相并接受了传单。

从中我认识到,“实修”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苦难,恰恰相反,是我们在苦难中能把自己当成修炼人看待,用法去判断,去对待。我们如果能更多的做到这一点,我们在实现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中就会更容易以纯净的心去做好。

我为什么要修炼?

一次我和同修在交流我们为什么要修炼。“我修炼大法,因为大法好。”我说。她说:“不仅仅是好,而且是最好的!”我回答说:“这不是我想说的。我是说,大法本身就是好的。”

作为大法弟子,在宇宙正邪大战的历史性的这一刻,我们被允许完全站在正的一边,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当我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种谦卑的感恩笼罩了我。在正法时期能够站在正的这一边可不是理所当然的。在旧势力和共产邪灵的安排下,多少生命被欺骗、被毁灭?多少生命被旧势力淘汰而失去了他们的未来?太多太多了。

救度众生是如此的紧急,大法是如此的神圣——是创世主的智慧,我们能够修炼大法,还有什么样的人心放不下呢?还有什么样的人的想法、观念、执着、喜好不能放下呢?什么样的人心能如此重要,让我们虽然知道这会让我们给师父的安排带来障碍,可还是放不下呢?还有什么情况让我们能够找到借口不去遵照“真善忍”?问题是我们是否能认识到考验,以及是否能真正明白我们被考验到的法理?我们必须真正明白法理,才能在正法时期帮助师父救度众生。让我们一次考验没过,还能不断的补考的机会已经接近尾声了。让我们一起做的更好!

结语

纯净的心是我们修炼的关键。当我的心不纯,向内找时,我发现对我而言做到忍还是我在遵循“真善忍”原则中最难的。但是师父的一段经文让我开始思考忍。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是生命伟大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表现,是为坚持真理的宽容,是对还有人性、还有正念的生命的慈悲与挽救。”[9]

从中我认识到,做到忍对大法弟子来说格外重要。因为正如师父说的,这直接涉及到生命的坚不可摧。这关系到,我们是否可以坚持真,洪扬善,是否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高于我们个人的需求。这也关系到我们能够承受坚持多少我们为了救度众生需要承受的。

我衷心希望,我们大家可以互相帮助,互相提醒,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为了来到人世助师正法,放下了天国的一切。我们带着对师父和大法的无量坚信来到了这里。我们金刚不动般的坚信师父能救度一切众生,圆满正法。让我们互相提醒,我们仅仅是为了成就这一切来到这里。

为了救度众生我们来到这里。让我们一起走好最后的修炼路,互相帮助,以纯净的心态全力救度众生。让我们只按照师父的安排走下去,同化大法。

当同修讲述他们的修炼体会时,讲述他们在修炼中的所作所为时,他们的故事就是他们修炼大法之路,从人修成神的神圣的见证。让我们共同珍惜能在师父的引导下共同走向神的修炼路。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麻烦〉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三》〈谁是谁非〉
[8]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二零一九年瑞士德语区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