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月的修炼 一路荆棘我在前行

更新: 2019年11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一九八二年我出生在东北一个农村,大约在一九九六年左右跟随父亲学炼过法轮功。那时候的我年纪较小,学法炼功比较被动。大人听、看、读师父的讲法,我就跟着学,大人炼功,我就跟着炼。也知道要修心性,不说谎、乐于助人、互相忍让等等。

一九九八年,我初中毕业,到市里的一所高中上学。从那以后我脱离了修炼的集体,学法炼功修心从我的世界里淡去了,一头扎進世俗之中。

一九九九年江魔头为了一己之私,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当时对那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似乎一无所知,没有什么印象。在这之后只是在友人闲谈时如果有人说诬蔑大法的话,我依然会好言相劝并告诉他们大法不是他们想的那样,让他们不要对谎言偏听偏信。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三年间,因父亲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由被骚扰、撤职,到非法关押、停发工资并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劳教(三年)。这对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雪上加霜。我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也在上学。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重负我辍学了,在农村务农近两年。这对当年的我来说真的感到生活很无望。

后来走出农村去市里打工,在酒吧打工,恶人不给开工资,在网吧打工被人打骂。在这期间吃了很多苦,为了填饱肚子捡过别人丢弃的食物吃,没有地方住就睡在公园的长椅上或寄宿在亲戚家受人白眼,等等。经历了人生苦痛的我,开始变的势利、自私、圆滑甚至学会了不择手段。

二零零四年我结婚的时候,我的父亲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从此我为了生活开始奔波、劳碌,渐渐的迷失了。

二零一八年是我的“本命年”,为了消灾求福,我去了北京的雍和宫。到那里一看,人挤人,人挨着人。人人都抱着私心在求、在拜。对着院子里的树也拜、对着四面八方也拜,我突然心生厌倦,跪拜了一半我就带着妻子离开了。

回来之后,小时候一起修炼的同修找到我,和我讲邪党的“假、恶、斗”,并劝我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告诉他,我早就实名退过了。他每个月要来两三次,后来渐渐的和我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中共的穷途末路,讲他自己走回大法修炼的过程。又把大法的电子书和相关的资料送给了我。后来,又通过翻墙才看到真相。由此萌生了走回修炼的念头。

五月份,我开始听师父讲法,然后开始看《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六月五日我把抽了近二十年的烟戒掉了,同时戒了酒,几乎每天都要打的麻将也不玩了。从此每天看一讲《转法轮》或听一讲师父讲法,再看一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真正走入修炼。

一、坚定

以前我的身体一直很好,没发现什么病,即使出现感冒症状也基本不吃药、不打针,难受一阵子过去就好了。刚开始修炼并没有消业的状态出现,我还以为师父不管我呢。半年以后,有一次有种类似感冒的症状,发烧、嗓子有点不舒服、流鼻涕等等。我没有当回事,因为根本没怎么难受就过去了。今年大年初七晚上,我开始拉肚子,有时几分钟就要去一次厕所,一直持续了六天。奇怪的是不但不难受,不耽误事,吃饭、睡觉、工作、开车都不影响,开车走远一点中途也不用下车找卫生间,到了目地地才要去。

因为我的父亲因修大法受过迫害,所以妻子知道我炼法轮功后非常害怕,极力的阻拦我。我刚刚参加集体学法不带手机,她打电话没有找到我很焦急,给我的父亲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大意是劝我不要学炼,不要对家庭造成影响。我知道以后,马上把自己工作的事情、银行密码、资金往来等等写在纸上交给她,并很严肃的和她讲:

1、修炼法轮大法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最好的事、最对的事,这个功也是这个宇宙中最正的。

2、我会一直炼下去,任何人、任何事情、任何苦难也阻挡不了我。

3、如果因为你发的短信被监控到,我出现什么意外,只能找律师控告,因为我们是合法的。

4、以前从来不给你、不让你知道的全部家里事务现在都交给你,我修炼不会给你带来损失,相反你们只会得到福报。

我的做法让她很震惊,因为我没有象以前一样对她大发脾气,而且如此坚定。从那以后她默认了,虽然不明真相但她知道阻挡不了我。我当时虽然没怎么害怕,但也不知道要否定迫害。而在第二天一早浏览明慧修炼交流文章的时候,很巧合的有一篇文章写的就是同修否定迫害的事,文章写的很有正念,我是流着泪看完的,我知道那是师父的安排。

一天晚上做梦,混沌中有一个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很威严的声音喊我的名字,那声音似乎穿过层层宇宙,撼动着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我知道那是师父的声音。我即刻跪在那里喊师父。师父问我:“你是谁的弟子?”我回答:“我是您的弟子。”师父好象又问我:“你是不是我的真修弟子?”我回答:“我是!”

醒来之后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因为就在那天晚上集体学法的时候,有一个同修说自己从修炼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没能亲眼见到师父,也没看到或感受到什么。我还安慰说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的,但心里也真的很期待。

是的师父,我是您的弟子,您的真修弟子!

二、学好法、发好正念

从每天学一讲法或听一讲法再看一本各地讲法,如果很忙或是其它事情耽误了我就第二天再补上,很少有落下的。每天再把明慧网上的修炼交流文章看一看。在看同修的修炼文章时,我多次看到同修们关于背法的文章。我向往着,同时因为自己是新学员,我急于学法,怕背法耽误通读所以一直没有下决心背法。

最近一次开地区交流会时,辅导员提倡大家背法。第二天我在浏览明慧修炼交流文章时,又看到同修谈背法的重要性及体悟。我知道到了该放下自己的急躁心、畏难心、安逸心的时候了,我也要背法了。

从背《论语》开始,有时一小段要背好几天也不能熟记于心,总是在背法的时候走神、胡思乱想、犯困。我有点退缩了,我自认为我是一个年轻人,背这一小段是很容易的事,却为什么这么难?一次集体学法后和同修交流,他们说:“这是宇宙大法,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被人记住呢?不要灰心,坚持下去!”

是的,我要坚持!后来我开始有意的在背法的时候要自己静下来,一犯困就把困意当成魔去清除,背一句就写下来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虽然到现在第一讲第一节才刚背完,可是我依然要坚持下去。真的象有些同修讲的那样,背法会让自己时时在法中。以前有的时候在梦里碰到考验什么的,我总是想不起来自己是大法弟子,现在总是能够清晰的时时记得自己是大法弟子。并且知道用“真、善、忍”来要求和对照自己。

读了一遍师父的各地讲法以后,知道讲真相、发正念的重要性,我就特别着急:正法时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我担心我不能完成史前的誓约,愧对师父,不能跟师父回家。我焦急的问我能接触到的每个同修,我要做什么?我能做什么?大家都告诉我不要急,要多学法、有正念、注意安全、平稳的做、不要只为了做事而做事。一开始我听不進去这些建议,就开始和身边的家里人讲真相,讲一讲就争辩起来了。

我买了打印机打印真相小册子,带着怕心去发放。买了内存卡下载真相视频和资料送给身边的人。后来慢慢意识到这样做是有点偏激的,就把心放下,听同修的劝,理智的去做。帮助大家做力所能及的事,现在也在参与制作真相资料的项目和系统维护等。

因为层次有限,发正念做的并不好,发正念不能保证时间,不能集中精力。我要清除这些干扰,把师父要求的事做好。

三、去对名利的执着

因为我是自己开公司的,所以对利益的追求是我比较难克服的。去年上半年,非常偶然的接手了一个项目。到结算的时候,因为我们的努力多结余了三万元。当时我就和经手人说,这个钱我们一分钱不要,必须全部给你。经手人当时也没说什么,后来再谈及这三万元的时候,我很明确的表示我们不要,可经手人却一再的说那就各收一半好了,我没有同意。在款结算完毕并付款时,因为要给经手人一些其它费用,我告诉他要把那三万元一起给他们。他就是不同意,很诚心的和我商量:都给他实在不行,一人一半好了。我当时想,也没必要非得纠结,因为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要那多出来的钱。那么既然没有执着,他这么坚持那就收着吧,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适当的时候我再用到对方项目上就是了。

当我取了钱要给经手人送过去时,在联系的时候他突然告诉我要把那三万元一起给他。我迟疑了一下说好,而他却和我说不要有什么想法。我真是哭笑不得。这一关算是勉强过去了。可从此以后这个经手人非常认可我的为人。并当有人质疑我和我的公司时,他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替我们说话。

我们这一行业涉及到售后维修,在过中国年的时候有几台设备出了问题,一直查不到故障原因,近半个月才修复。因此引起了大量用户的不满,在一次针对此次问题处理会议上,好几个人对我恶言相向,我不动声色并且心态很平稳,不急、不气、不恼。我知道这是对我的考验,是修我求名的心、在消业。并且在有一次大修的时候,我接连两天在现场监督,耽误了学法、发正念。我突发一念,以后再有类似的情况,我不来了,耽误我学法、发正念。结果修了两三天没修好的设备莫名其妙的恢复正常了。

还有一次,因为一个甲方拖欠工程款,公司连开工资和日常开销的钱都没有了。我个人的钱,和能借的、贷的资金全部用上了。第二天如果没有资金到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是我有对钱的执着了。为了资金的事吃不好睡不好,整日活在钱当中。不管了,尽人事,听天命,能怎样?好好吃饭。放下了这颗心,饭没等吃完就接到了甲方领导的电话,告诉去结款。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解除了。

大年前,因为当年综合利润比前一年好一点(年终公司账户有结余,前几年没有或很少),我很自然的想给下属们一些福利。一开始想给员工们买些实用的电子用品,有部份员工反映说不如给钱。那就给钱也行,每个员工我都给发了一个大红包。并给他们买了好多吃的喝的,并且在过年期间安排更长的假期,加班补助也比以前高了一倍。

这在修炼前我是不会这么做的,就是给员工也不会给这么多,并且不会考虑员工的需求。员工私下里都说:“老板比去年对我们好多了!”

现在对名、利不那么执着了。有些客户拖欠的钱款,不给也不急了,也不非得想尽办法去催去要了。有些人对我的冷言恶语,我也不在乎、不动心。因为我知道,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钱给我我也不要。我是大法弟子,不执于世间得失。

四、修去暴躁

修炼前我是一个脾气火暴的人,自己不认可的人和事,不用点火自己就急了。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已经开始骂人、口出恶语伤人甚至动手伤人。所以身边的朋友不多,家里人都对我敬而远之。妻子对我已经非常无奈了,总是忍让我。总是说:“总有一天我会被你气死的!”孩子也是看我眼色行事,我眼色一不对马上离我远远的。

修炼后我尽量按师父讲的做。师父明示:“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1]不管是谁,无论什么事每当自己要发脾气的时候总是想到这个“忍”。

我所住的城市不大,开车的人素质都比较差。所以只要是我开车,总是在骂骂咧咧,不让路、较劲。有一次开车,这条路是单向三车道,我在中间车道行驶,左车道有车,我前面有车。我想快点到达目地地,所以开的较快,我就变到右道上超车。变到右侧之后开始超车的时候,我前面的车也要向右变道,并且没打转向灯。我按了一下喇叭,他停止了向右变道,我想不能生气,我是修大法的,要做到忍。没想到的是我再次加油超车的过程时,他又突然向右变道,我越按喇叭他越向右变道。我用力的踩刹车停了下来,差一点撞到他的车和右侧的路基。然后我从左侧超过他的车,把他的车别停下之后跳下车就要去打他。车里的妻子和她的朋友根本拉不住我,我跑到他车前面用手狠狠的拍他的车机盖,拍得咣咣作响。要抬起手再去拍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是个大法弟子,怎么没忍住呢?我看了看那个车的司机他没有任何反应,我低着头转身回到车里。心里非常后悔,象个犯了错的孩子。从那之后,我学会了慢慢开车、不挤、不急、礼让。

家庭变化也很大,不急了、不骂人了并且会体谅妻子和孩子。以前有的时候一、两个月都不和她们说一句话。她们都看到我的变化,妻子说:“你会对我好了。”孩子也敢和我开玩笑了,偶尔还会欺负一下这个以前天天板着脸的爸爸。以前冷冷的家,有了欢声笑语。

结语

修炼十个月以来,我经历了一些考验,经历了很多的困扰。但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在大法的指导下,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我走过来了。

在此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真心待我的同修!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好,比如讲真相少、发正念精神不集中、不能双盘、学法走神、不重视炼功等等。但我会坚定、会努力、会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