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放下利益之心

更新: 2019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

修大法放下利益之心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清清

我是一九九七年冬月中旬得的法。我不是因为有病学的大法,我是看到妻子原身体不好,得法后身体好了,这样我也走入大法修炼了。

得法前,我的脾气也挺不好,有时谁要说不符合自己心意的话,也会发火;得法后,在法上心性得到升华,在遇到心性考验时自己能想到法而向内找,不发火了。

我是种地的,常给别人打工干一些种地的活。有时也会有心性上的考验,比如,我给别人种地时,他挑三拣四的,在算工钱时,常人总想少给点钱,往下抹往下压,我从不计较,给多少算多少。

还有一次,我给别人种地时,这人叫我占点别人的地垄,我不想这么做。这人就和我吵架,说我种地种错了,说这地不能种了。我没有和他生气吵架,我就领着这人到地里从这头走到那头,我跟他讲:你的地和别人家的地,界限非常清楚,我不能象你要求的那么做,你要实在要我这么做,我就不能干你这活了。这人无话可说了,也只好叫我按照原计划种了。

还有一家,我和儿子给他种地,从种地到喷药,最后干完活,这人这么挑剔那么挑剔,说这地种的不好,后来说是我儿子干的,就想不给钱。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1]我对那人说:“我给你种这份地,我们不要钱了。”那人听了之后什么也没说。到秋季收割以后,卖完粮,那人把钱送来了。

我以后好好修炼,做好三件事。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到哪去找这么好的保管?”

文:四川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我也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在利益面前,损公肥私,看到别的同事比我多拿钱,我心里总是不平衡,有机会的话,还是会去谋取私利;由于工作性质,我经常都要加班到很晚才回家,加班又没有加班费,心里很不高兴。

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告诉我们不失不得的道理,我明白了做了坏事要损德。从此以后发自内心的再不去做那些损公肥私的事了。

我在厂里当保管,历年来那些保管们,只要把账做平,账物相合,就算是可以了。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也和她们一样,随着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只要货物和账一致,就行,经常有多出来的货物就想办法把它变成现金,归为己有,这样也平衡了一下那种得不到而不平衡的心理,还觉的自己聪明,想着法的挣钱。

修炼法轮大法后,随着不断的学法,严格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不断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工作上兢兢业业,经常需要我加班心里也想得通了,也不去抱怨了,再遇到多出来的货物就把它作为一种收入做入账上,这种行为在我们厂里可能是第一例,我们每个月要做报表,厂长也要看,我的这种行为,厂长默默的记在心里。单位上的人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仍然象迫害没有发生之前一样,天天有空的时候就坐在库房里看《转法轮》,厂长经常到库房里来查看,看到我看书他也没说过我半个不字,我为厂长能善待大法弟子而感到高兴。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走之前想到厂长对大法还是有很正确的态度,不想因为我去北京而让上级领导难为厂长,我就写了辞职报告才去北京(当然现在看来还是法理不清晰,没有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从北京回来后,我想到我已经辞职了,就没有去上班了。有一天厂长跑到我家里来,问我怎么不去上班了?我说已经写了辞职报告了。厂长说:“你写那东西还放在我办公桌上,当时局里面专门跑来叫我在辞职报告上签字开除你,因为你自己也写了辞职报告,他们正好找到借口开除你。我对他们说:‘凭什么开除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保管?’所以我就是不签字。这件事情后来就不了了之。”

这样我就又正常上班了。我为厂长能在邪党的迫害下还能对大法弟子有个正确的态度,在关键时候能对大法生出正念,保护大法弟子而感到无比的欣慰,这个生命在大法面前已经摆放好了他的位置,他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未来。

其实大法弟子在生活中、工作中、社会中、家庭环境中正的表现本身就是真相,就在破除邪恶的谎言,救度着有缘的众生。大法弟子本着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实践中践行着,大法的美好就会通过大法弟子的言行展现给世人,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从而得以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