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刘翠梅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19年10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锦州法轮功学员刘翠梅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她最初由入监队分到第十二监区的四小队,后来四个小队改成三个小队后,她被分到三小队,之后又整编成两个小队,就被关押在二小队。被非法关押期间,刘翠梅被犯人在狱警的唆使下残酷殴打。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上午,刘翠梅等四人在周边农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滨海新区杏山街道派出所所长王天明等绑架、抄家,后四人遭非法判刑,刘翠梅被枉判两年半。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刘翠梅回到家中。

下面是刘翠梅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的迫害情况。

一、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被迫害经过

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刘翠梅被抓的当天,被关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的七零二房间,看完新闻之后,犯人党寒和另一犯人打了刘翠梅很长时间,用手打脸,用鞋底打头、脸、耳朵,刘翠梅被打的眼睛、后脖颈、头等多处瘀血,脸上被党寒抓伤多处,至今留有疤痕。刘翠梅好几天因疼痛无法入睡,右手、腿都不好使了。洗完头之后,头难受的厉害,不能坐着,躺了很长时间。党寒打完之后,竟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这么狠吗?因为你长得像我婆婆,是我婆婆把我告进来的。”

负责管理七零二房间的狱警贾雪队长上班后,看到刘翠梅被打的样子,问党寒怎么回事,党寒说:打的。贾雪找刘翠梅谈话要求她背监规,刘翠梅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不是犯人,拒绝背监规,贾雪说:“你不背监规,就还那样对待你。”

之后,因为嗓子疼,刘翠梅报数声音小,那两个犯人继续打她,刘翠梅就开始不报数了,她们用手铐定位迫害刘翠梅七天左右。

因在七零二房间党寒等人打刘翠梅时,把屋里一个犯人吓抽了,刘翠梅就被调到了七零三房间,这两个房间都归贾雪管。

在七零三房间,刘翠梅早晨吃完饭,就一直被铐到晚上九点多,胳膊、手都肿了。因为手一直被铐着,刘翠梅的午饭和晚饭都无法吃。

一天,贾雪叫了刘翠梅,又叫了七零三房间里其他几个人,把刘翠梅带到一个办公室,在贾雪的授意下,犯人黄丹、董淑(素)华拽刘翠梅的头发,把刘翠梅按倒在地,踢的踢、掐的掐,特别是黄丹用脚使劲踹刘翠梅的头,当时刘翠梅被打的趴在地上,黄丹用脚使劲踹刘翠梅的后脑,就听“咔”的一声特别的响,刘翠梅的前额磕在地上,当时就起了一个大包,黄丹还说:早就想打你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七零三管房的犯人董淑(素)华单独打刘翠梅,用装满水的瓶子打刘翠梅的头,手使劲拽刘翠梅的头发,刘翠梅的手当时就被打青了。

刘翠梅在锦州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经常遭犯人打。看守所的所长过来看过几次,还说了句:刘翠梅,我是可怜你才过来的。刘翠梅当时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听见刘翠梅的喊声就过来,犯人才停止殴打行为。但所长和狱警并没有处罚犯人。

二、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经过

1、在第十二监区被犯人关翠、于秀梅等殴打

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刘翠梅被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当日在入监队,刘翠梅因不穿囚服,好几个犯人把刘翠梅按倒在地,强行扒掉刘翠梅的衣服,给刘翠梅穿上囚服。

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下午,把刘翠梅送到了集训矫治监区,即第十二监区。这里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不认罪等人员的。

三月七日晚,在二一零四房间靠窗户那边,犯人关翠和于秀梅让刘翠梅蹲着,问刘翠梅叫啥名,刘翠梅不说,于秀梅随即打了刘翠梅的脸,此人力气非常大,打的刘翠梅眼冒金星。

三月八日,在二一零九房间,关翠和于秀梅让刘翠梅面壁手放两侧站着,刘翠梅站了一天,手都控肿了。

后来,她们还让刘翠梅手放两侧那样站着,因为手已经肿了,刘翠梅没听她们的,把两手放在了一起。她们叫刘翠梅把手松开,刘翠梅不松开,这时以石晶、于秀梅等人为首好几个犯人拽刘翠梅的头发,把刘翠梅按倒在地,用脚踢她,踹她的头、耳朵,当时刘翠梅的耳朵被踹的说话的时候都得堵着,不然就听不清自己说的话,乌拉乌拉的。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2、绝食抗议殴打后遭监狱医院强迫打针、插管

大概是三月八日晚上九点多钟刘翠梅上完厕所之后,直到三月九日的中午十二点左右才再次让她上厕所,间隔达十五个小时左右。

为了抗议迫害,三月十日早晨刘翠梅只喝了点粥,中午就没有吃饭。当时刘翠梅所在的四小队的狱警胡队长找刘翠梅谈话,问刘翠梅为什么不吃饭?刘翠梅说她们打我,不让我上厕所。刘翠梅说话时用手堵着耳朵。胡队长问刘翠梅:你耳朵怎么了?刘翠梅说被她们打的。她叫刘翠梅回屋后,又拿着录像说带刘翠梅去看耳朵,刘翠梅说不去,她就走了。

几天后,刘翠梅被用担架抬到了监狱医院,好几个人按着刘翠梅想给刘翠梅打针,因为刘翠梅不配合,她们打不了,就在臀部上打了一小针,然后又把刘翠梅拖到住院部,把刘翠梅铐在床上强行打针,白天、黑天不断的打,最后刘翠梅的胳膊肿的都打不了针了,就在脚上打。刘翠梅绝食半个月左右,她们强行给刘翠梅插管。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

3、在第十二监区四小队屡次遭受关翠、于秀梅的多种迫害

刘翠梅停止绝食之后,被带回第十二监区,因为刘翠梅认为自己没有罪,所以拒绝报数。关翠、于秀梅强行按刘翠梅,让她蹲下,每次刘翠梅不报数关翠都用手使劲打她的头,用脚踢她,于秀梅把刘翠梅按坐在地上,把她的头往墙上撞。

有一天,在二一零四房间,刘翠梅坐在小板凳上,关翠使劲打刘翠梅的脸,让刘翠梅报数,走廊管事的犯人宋晓光敲窗户示意她别打了,可能有队长看见了。

刘翠梅第一次绝食回来,身上很脏,于秀梅给了刘翠梅一个脸盆、一块香皂、还有一条毛巾、洗衣粉,让刘翠梅洗。而刘翠梅从看守所带去的日用品、衣服,因为她不写认罪申请,她们就不给刘翠梅用。

原四小队的队长白琳琳休完产假后又带这个小队。白琳琳一回来,关翠、于秀梅对刘翠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使用了各种迫害手段。关翠收回了所有的洗漱用品,大热的天,刘翠梅每天只是洗洗脸,用水瓶接点水洗脚。关翠还用她洗完的脏水往刘翠梅身上泼,还叫刘翠梅站在她身边,用毛巾故意往刘翠梅身上弄水。大热的天,不仅刘翠梅无法洗澡,而且不给她卫生纸用。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晚上点名的时候,因为刘翠梅没有写她们给留的关于扫黑除恶等方面的作业,关翠在点完名往屋走的时候,使劲打刘翠梅的后脑,用脚踢她。六月二十一至二十五日晚上六点半至八点之间,刘翠梅正坐在小板凳上,关翠却用蝇子拍使劲打刘翠梅的头、脸、后背等。

在第十二监区,法轮功学员干活不给计算产值。刘翠梅也不被允许和跟别人说话,她大多数时间是跟于秀梅在一起干活,她干活就是帮于秀梅干,产值都给予秀梅。关翠干报纸的活。

有一天刘翠梅就在那儿静静的干着活,关翠就把刘翠梅叫到她跟前干活,因为上一个月刘翠梅帮于秀梅干活,于秀梅得了个监区第一。关翠问刘翠梅:干活好吧?因为关翠不满意刘翠梅的回答,她就一边跟刘翠梅说话,一边用脚踢刘翠梅。后来关翠不让刘翠梅干活了,让刘翠梅在二一零八房间蹲着。刘翠梅从早上七点一直蹲到晚上收工,吃饭都让刘翠梅蹲着吃。还往刘翠梅身上倒水,用兜子盖在刘翠梅的头上往下按。用蝇子拍打她,用蝇子拍把打死的苍蝇和水往她脸上弄。

七月五日至十日,刘翠梅被强迫连续蹲了好几天。

七月十一日上午九点至十一点半左右,刘翠梅实在蹲不住了,就不蹲了,站了起来,这时关翠、于秀梅就开始打刘翠梅脸、头,拽刘翠梅的头发,刘翠梅就喊:“法轮大法好!”关翠用毛巾使劲勒刘翠梅的嘴。这一场过去了,关翠问刘翠梅:你还蹲不蹲?刘翠梅说不蹲,关翠、于秀梅又打了刘翠梅一场。刘翠梅还不蹲,关翠说那你就站着。她们打刘翠梅时,担任执勤员的犯人孙晓萌看到了,有意把门关上,不让外面听到声音。

事后,刘翠梅跟孙晓萌说要见队长,孙晓萌不是说不在,就是说没来,就是不让刘翠梅见队长。刘翠梅又站了十多天,开始是早上七点站到收工,收工后回到寝室,再坐小板凳到九点多。后来就从早上七点一直站到晚上九点多,刘翠梅的腿、脚、手都站肿了,屋里有个犯人看到了吓一跳。因为那时各个监舍都在刮大白,她们都去了二一零九房间,关翠让刘翠梅站在门后,用胶桶顶住门,使劲挤刘翠梅,天很热,刘翠梅被闷在里面。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半至三点之间,在一楼厕所里,刘翠梅想上厕所,于秀梅不让上,刘翠梅没听她的,就上了。于秀梅站起来之后说:这是服刑人员上的厕所,你说你是服刑人员。刘翠梅不说,她就重重的打刘翠梅的脸。下午三点至六点,关翠又把刘翠梅叫到她跟前,用手使劲打在刘翠梅的脸上,很重。后来刘翠梅一吃饭的时候,牙就疼的厉害,根本不能嚼,直接咽都费劲,遇凉水、热水非常疼。

一天刘翠梅吃饭,于秀梅问刘翠梅说:你牙怎么了?刘翠梅说:被你俩打的。于秀梅竟说你真不禁打!后来刘翠梅的牙一颗一颗陆续掉了三颗。现在刘翠梅的大牙都活动了,根本不能嚼东西吃,吃饭只能靠前边的牙。

一次,刘翠梅被禁止上厕所后,尿了裤子,不得不再次绝食抗议,这时关翠劝刘翠梅吃饭,说不打了。但自那之后,仍然是收工后被逼迫坐小板凳,直到睡觉。

4、在第十二监区二小队遭强制转化迫害 吴金萍仗义执言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三日晚,刘翠梅因头痛、发烧,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晚上九点钟例行点名的时候没听见,她们也把刘翠梅忘了,以为缺了一个人,这时经济犯刘栖楠突然想起刘翠梅来,把刘翠梅喊起来,刘翠梅赶紧下床,衣服都掉到地上,当晚是赵姓狱警队长值班,看见刘翠梅之后,说没事,就走了。因此事,刘栖楠在五月十四、十五日连续两天罚刘翠梅坐小板凳。

因刘翠梅冤狱期将满,孙晓萌让刘栖楠转告刘翠梅:张科长和队长让她写保证书。刘翠梅说:我的牙被打掉三颗,大热天不让洗澡,我都没写,这次还不写。刘栖楠说:你说的这些不算什么,别人都有过,只能说她们的手段不行。

七月十三日晚七点多,收工后,在二楼的二小队活动室,刘栖楠强制刘翠梅写保证书。刘栖楠开始是握着刘翠梅的胳膊叫刘翠梅写,刘翠梅不写。刘栖楠先用手摸刘翠梅的血管,然后使劲抓,刘翠梅疼痛难忍,用力挣扎。随即刘栖楠打刘翠梅一个耳光,抓伤刘翠梅的右臂,刘翠梅挣扎中,受伤的右臂不知怎么就滑到了刘栖楠的脸上,这时有人过来,把她们分开了。

过后刘栖楠用手指着刘翠梅,骂下流的脏话。孙晓萌进来制止了刘栖楠,刘翠梅要求见值班队长,孙晓萌说:别给队长找麻烦。

二小队的狱警队长于洋星期天就来上班了,虽然给刘翠梅调了铺,但是并没有找她。星期一依然如是。刘翠梅想到,在这个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叫队长公正处理刘栖楠打人一事有难度,她也不愿意给别人找麻烦,所以就一直等待着。

可是星期二早晨,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吴金萍向狱警张科长反映了刘翠梅被打之事,随即吴金萍就被调了行动组,严管起来,还牵连了别人,并要扣此人的分。吴金萍因此三顿没吃饭以示抗议。吴金萍身体一直非常不好,被迫害的有子宫肌瘤,下身常常流血,血色素也就剩六克多,瘤子也很大,还经常咳嗽,头有时还迷糊,严重时得扶着墙走路。她们就劝她吃饭,说不处理那个被牵连的人了,这样吴金萍才正常吃饭。

星期三,于洋队长还没有找刘翠梅谈话,而且她又要休息了。刘翠梅就跟孙晓萌说要见队长,孙晓萌说你没转化怎么怎么……刘翠梅说:不管怎么样,刘栖楠打我犯法,我也不见队长了,你告诉队长如果不公正处理刘栖楠,我就不吃饭。于是刘翠梅三顿没吃饭,于洋才找刘翠梅谈话了解情况,叫刘翠梅写情况说明。

在犯人们的心目中,于洋是个负责任的队长。她来二小队后,每个月都下号,赏罚分明,无论是谁,而且还点名批评,因为什么扣的分。但刘栖楠打刘翠梅的事,于洋却没有点名批评,连那个月的号都没下,只是扣了刘栖楠十分左右。

5、伤痕累累的刘翠梅回到家中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刘翠梅回家当天,在换衣服时,她把被打掉的三颗牙拿出来让于洋队长看,于洋当时录了像。

实际上,监舍里面有监控设备,刘翠梅多次遭到犯人殴打、致伤(以上记述的只是其中的几次),作为监狱的管理狱警不会不知情,那么又是谁给服刑人员这样的权利去殴打刘翠梅呢?答案不是显而易见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