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教训 注意清除共产邪灵一切物品

更新: 2019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修炼大法前,我在小型国企任厂长工作(现任股份公司董事长),整天又苦又累,弄的满身是病。经医院确诊,我患有哮喘、甲状腺瘤、眩晕症、肾积水、胆结石、颈椎骨质增生压迫一条腿不好用、痔疮、风湿病等八种疾病,都很严重。同学、同事、亲朋好友都帮我四处求医问药,都不见好转。每天都在病痛的折磨中,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仅一个月的时间,全身八种疾病完全消失了,我的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更特别的是我有十几年因风湿病严重引起变形的S腿变直了。一时间,我的事在企业的职工中和我的同学、同事、亲朋好友中传开了,单位职工经常对我说:某姐,你炼法轮功后变化太大了,无论性格还是容貌上都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是师父把我从病痛中解救出来。修炼大法二十多年,不仅身体没有任何病,而且体态轻盈,走路一身轻,与同龄人相比,我显得很年轻,皮肤白里透红,脸上皱纹也很少,真是整个身体向年轻方向退。见到我的人第一句话就问:你怎么这么年轻,是炼法轮功炼的吧?!

修炼后,我经历三次车祸,两次是大货车相撞,一次是把车翻到沟里去了,这三次车祸中我和车里的人都毫发无损。这让我体会到修炼中师父给予弟子的太多太多,弟子每走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保护。

还有一件让我感受最深的,也是个深刻的教训。那就是在二零零六年一天夜里发生的一件事情。

那天因我丈夫去了外地,家里保姆对我说她陪我一起住。那天晚上我们聊到十一点多才睡觉,接近凌晨一点左右,我被噩梦惊醒了,在梦中看见对面卧室里从地面上冒出一种白色气体,我对它说:“你不是好东西,我要清除你,解体你。”说话间就从气体里出现五个人头,眼睛就象骷髅一样,猪嘴獠牙,披头散发,直面向我扑来。这时我已经从床上坐起来了,开始与它们厮打,有些招架不住了,我就喊:师父快救我!它们没有退下,我又继续喊:“李洪志老师快救我!”这时“唰”的一下,它们就都消失了,我把眼睛也睁开了。

这时的自己是在床上半跪半坐的姿势,一只手还是厮打的姿势,嘴里还在说:可把我吓坏了。这时我身边的保姆也把身体转过来,睁开眼睛对我说:“刚才你在吵什么,象打仗一样,整个床都在动,就象人们常说的黄皮子抓小鸡一样,我听见声音了,就是睁不开眼睛,也动不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浑身发冷,四肢无力,头重脚轻,有一种站不稳的感觉。因单位有事需要处理,到单位后,同事发现我脸色不好,我说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把单位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家了,到家后对保姆说:先不用做饭了,你也回家休息吧。我就一头躺在床上蒙上被子睡着了。

到了第三天早上,保姆来我家一看,我还没有起来,她感到很惊讶,掀开被子说:“你身上怎么这么烫啊,这是发烧了,赶快去医院吧。”我说没事,心想:修炼十多年,没吃一粒药,我的身体是师父早就给净化了的,修炼人没有病,身体出现这种不正确状态,心想可能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说一会就好了。结果到了晚上比白天更严重了,高烧睁不开眼睛,全身骨头都疼,到后来胃和肠子都拧劲儿的疼,从床上翻滚到地上,疼得头直撞墙。家里人都吓哭了,就是要我马上去医院检查,那时我只有一念:我有师父管,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家里人有些理解了,哭个不停,对我说:“不去医院,也得吃药。”给我拿来了热水和两粒胃复安胶囊,我不要,心里想着:这不是病。但常人从我身体表面看,不仅是很严重的病,而且她们认为有生命危险,所以她们急得直哭,这时我怕对大法产生负面影响,我在心里请师父加持,别让这两粒药起作用,我就把它吃下去了。

过了四十多分钟,又出现了更加剧烈的疼痛,感到胃里翻江倒海,肠子就象扭断了一样的疼痛。家人就给我找衣服,说赶紧去医院。这时我心里一直想着,我在哪方面没做好,我一定要在法中归正,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就在家人把衣服拿到我面前要帮我穿的时候,我突然又出现要吐的感觉,就想去卫生间,结果已经来不及了,就从嗓子里往外喷东西,自己也控制不住,家里人就找来盆子接,吐的全是食物,气味很难闻,又过了一会吐的全是黄水,接着又吐墨绿色的水。

吐了半盆,倒掉后,又开始从鼻子里嘴里往出喷黄红色的水,黏糊糊的,感觉吐出了胃的黏膜,接着就从鼻腔里喷出两粒胶囊,就是家人刚才让我吃下的两粒药,家人一看很吃惊,药都吃了过一个多小时了,而且是用热水吃下的,怎么到现在没化呢?看到这种情况,家人说真的不能再让你吃药了。说这句话的人虽然是常人,但家人很认可大法,平时也非常支持我修炼,通过这件事也很受触动。

大约折腾两个小时后,这时我也消停了。女儿过了一会儿带着一位同修大姐一起回来了。我看到同修,就想坐起来,出于对同修的尊重,用胳膊强支撑着坐起来,同修对我说,你现在能和我一起学法吗?我说能。同修就把书捧给我,我接书时手还在颤抖,读书时眼前一片黑,有的字看不清楚,有时念错字,同修告诉我念错了。我内心明白是干扰,就在心里请师父加持我,清除这些干扰。学到第三页时,看字就清楚很多了,但是念的很慢,念到句子很长的地方,感到气不够用。

一讲法学完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同修大姐说得回去做饭了。这时我也感觉累了,想要休息一会,等同修走了以后,刚有躺下的想法,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很严肃的告诉我:“你不能躺下,赶快起来炼功。”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在管我,马上坐起来炼静功,就感觉身上有一个铁斗篷扣在我身上,铁斗篷里面我的身体象是被绳子捆紧的感觉,头也往下沉,我就用力的往上挺,让自己的身体保持正直,身体已经是大汗淋漓了,坐到四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就听到象是捆在我身上的绳子被割断了的声音,每隔一会就听见一次,连续出现几次之后,突然感觉铁斗篷没有了,头和身体也很自然的挺起来了,身体象水洗过一样,非常轻松。一切恢复正常,事后一称体重下降了六公斤。

下午,同修大姐又来和我一起学法了,学完一讲《转法轮》后,她问我身体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当时我觉的是自己没做好,在哪方面有漏,对她说了那晚的噩梦。她又问我写退党声明了吗?我说想写很长时间了,每次拿起笔,都是在用真名还是化名上纠结,就象有什么东西操控一样,几次拿笔几次又放下,我也一直为没做退党这件事情着急呢。她说那就用化名退吧,我说通过这次,我就用真名退。当时我就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纸上让她帮我用真名退。

同修大姐走后,我就在想前天夜里噩梦的场景,是在自己天体范围内出现的,一定与共产邪灵有关,也说明自己空间场有更大的恶魔乱鬼,需要自己去用正念清除。我想在几年前,我已经把毛魔头像章和有关邪党的书籍都销毁了,家里还能有什么共产邪灵的东西呢?我对保姆说咱俩翻一下北卧室的床头柜吧,结果一下子就翻出了一捆马、恩、列、斯、毛等五张共产党魁的画像,已经被墙返的霜弄湿了,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它们在作恶,在害人,我马上把它们拿出来销毁了。但是自己非常自责,为什么共产邪灵恶魔的画像能在自己家里存放这么多年呢?我经常告诉身边的人家里和车里都不能挂毛魔头的相片,它是害人的。我每次收拾床头柜时为什么没发现呢?要不出现这场噩梦还不会把它翻出来销毁掉。

师父讲:“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2]从这场病业假相中找到自己由于心不正招来的麻烦,在自己早知道全球掀起退党大潮,身边很多同修都在做三退,自己早就应该退,可是由于怕心,多次动笔都没有退成。一是怕心阻碍,二是那五张魔头的画像在干扰。准确的说,就是自己心不正招来的麻烦。

这是我修炼二十多年的一次最深刻的教训,现在才写出来,发到明慧网上,希望提醒同修和世人,不仅是要退出党、团、队,而且不能保留共产邪灵的一切物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