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好!

修炼二十二年,助师正法二十年,静下心来回顾一下,自己的变化真的是脱胎换骨,当我在工作、家庭环境中,甚至是走在街上,所遇到的事,我都能够很自然的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发自内心的善待他人。每当这时,我都会从心底感恩师父,感恩大法。只有大法才能把一个自私自利、心胸狭窄的人造就成宽容、大度、先他后我的生命。

黑窝中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记得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那段日子,环境非常恶劣,睡觉是摆“刀鱼”似的,头抱脚立着睡,我身边挨着人很胖,她睡着就会压在我身上,我怕她睡不好我就不动。用水很紧张,大法弟子就自觉的很少用水,其她刑事犯人之间经常有争吵,而大法弟子都是谦让别人的。厕所堵了,就默默的把脏物掏出来。那种自然的从大法中修出来的善的表现在那个复杂的看守所里更加显得鲜明。

曾经不骂人不说话的牢头被感化了。有一次我传真相信给别的牢房,狱警用搞牵连的办法惩罚一屋的人,不让她们出去放风,我找狱警理论,牢头含着泪对我说:“没关系,我们还不爱出去放风呢,有能耐就一直不让我们出去,看她们能惩罚几天。你们大法弟子都无私,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为了你,给我戴脚镣我都愿意。”结果由于狱警没达到引起怨恨的效果,第二天就解除了这种无理惩罚。

还有一个大法弟子把一盒仅有的饼干送给一个死刑犯,那个曾经在社会上混的、遇到刀枪都不眨眼的男儿,放风时路过女牢房时流下了眼泪,说:“姐,这么多年,我是第一次接到别人给我东西,以前都是别人从我这拿,我没進来前要是学了法轮大法,我不会犯罪,我会永远记住法轮大法好的。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学大法。”后来他是一路上喊着“法轮大法好”去刑场的。

后来,我被转入黑监狱,监狱搞“转化”,两个人“包夹”一个大法弟子。我把她们当姐妹相处,给她们讲大法是如何教人向善,如何使人身心健康的;帮她们写家信,开解她们的烦恼。人都有善良的本性,所以我们平日相处挺好。可是人都有私心,特别是监狱的环境,“包夹”为了得高分早出狱,背后打小报告给警察,但我不计较。有一次,一个包夹把我的经文在哪告诉狱警了,因此我遭到五马分尸似的抻床酷刑,当时我就绝食抗议。监狱中的所有大法弟子联合营救我,给监狱长写信要求放人,然后全体绝食营救。(当时我不知道同修都在绝食帮我。)

狱方对我酷刑目地就想让我“转化”,搜到经文是借口。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跟狱警讲:“我不会写给你们任何一个保证,如果你们不把我放下来,我会一直绝食到底。”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到那是坚定而不可动摇的。监狱的狱政科、刑侦科科长、大队长分别找我谈话,恐吓我绝食的后果,我在师尊的加持和同修的正念帮助下把心一放到底,放下生死。第三天我被无条件解除酷刑。

回到监室,一个刑事犯竖起大拇指说:“你们真了不起,太无私了,我包夹的你们的同修,那么大岁数了,为了你也绝食,饿的都打晃了也不吃饭,只有你们修炼人能做到,为了别人,不顾自己的生命。我们常人都自私,不可能为了帮别人不吃饭。”

我找到告密我的那个人,拉过她的手,她一下子就哭了。我平静而面带微笑的说:“我不怪你,但是我要跟你讲一个道理,做人不能为了自己昧良心呀,今天我是活着回来了,那是因为有那么多我都不认识的同修一起绝食把我营救回来了。假如我没回来,被迫害死了,我的死是因为你的告密,你出狱后想想,你参与害死了我、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你会活的自在吗?我想你本性是善良的,知道杀人是做恶,所以以后一定记住不要再做傻事了,你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善待大法弟子会得福报。”她很后悔的表示明白了。我告诉她,大法师父告诉弟子:“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1]我说:“你虽然这样对我,我却不会把你当敌人,你说这大法好不好?”她很感激我不恨她,从此不打小报告了。后来她不“包夹”大法弟子了。

家庭中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范

我们家姊妹六个,家庭条件都挺好,我是最小的,因我这些年遭受邪党迫害,经济条件差一点。但是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从出狱后找到的一份工作,工资不低,休息时间多。我租了房子,与一同修配合讲真相的项目。

父母由我的一个姐姐照顾。父亲患老年痴呆症状,晚年时又患有直肠癌,屎尿弄的哪都是,还不让换洗。搞的全家人很烦恼。父亲听不懂话,家人就急了,越急父亲越听不懂,越不配合,全家人干没辙。我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他,无论他配合还是不配合,我不急不躁,慢声细语的跟他讲话,他有时就能听懂,所以比较配合我。有一次,父亲祸害的把母亲气的够呛,就让我把父亲接走。我把父亲接到我家,同修不嫌父亲脏,也是善心加耐心的对待我父亲,父亲还很听同修的,我上班时就由她照顾父亲,给换洗屎尿,照顾了两个月。

儿女都做不了的事,一个外人却能做好,还不要任何钱财回报,这在我家反响很大。我刚出狱时,我哥不接受大法弟子来我父母家,现在已经把同修当家人看待了。后来由于姐姐家有事不能再照顾父母了,我还没退休,其她几个姐姐家也脱离不开,照顾不了,哥哥虽然很孝顺,因为工作脱离不开也没办法照顾,所以哥哥决定把父亲送敬老院。我要上班又要做资料,同时担负着几个地方的技术支持,真的很忙。但是我是修炼人,把父亲送敬老院不管,父亲的状况到那种地方不配合人家,几天就得饿死。我便主动提出把父母都接到我家来照顾。哥哥姐姐都感到皆大欢喜。

我和同修,还雇了一位同修一起承担起了这件事,每遇到麻烦事时都是默默的解决,不给哥哥姐姐增加烦恼。我们三个大法弟子配合着做资料、修机器,做台历期间是最忙的,我们处理好家庭关系,又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哥哥姐姐们每周末来看父母,我们就做好饭菜招待他们,一大家人其乐融融,他们由原来对大法不闻不问,好象与他们不相关,后来都接受大法,每次买来水果都知道先敬献师父,雇人也是只认同大法弟子,不认同常人。

父亲病重期间,母亲(同修)也过了一大生死关。母亲被送重症监护室时,我嘱咐她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救救。母亲在师尊的保护下,一周就出院了,可是虚弱到拿吸管喝水手抖,大小便失禁。俩老人同时卧床,不能自理,我还得上班,所以几个姐姐轮流来我家帮助照顾父母。每个姐姐性格不同,有时就会挑我的不是,或者做的菜不对呀,她们生活都很讲究,就说我太对付。我心里不平衡,委屈、反感都上来了。我心想:你们是来照顾父母的还是来享受来了,我不但要照顾父母还得给你们做饭,主力还是我,却得多做几样菜。

同修提醒我:有你要修的了。我知道我必须在家庭中实修自己,首先有利益心,我得放下,愿意听好听的,不让人说。我心里说:“师父,请放心,我必须过去这一关,做到说我好不动心,说我不好也不动心。”

我把最反感的姐姐当成修炼提高的机会,珍惜她在我家的每天,转变观念,她不是来照顾父母的,是为我修炼提高来的,我得感激她。姐姐家很远,坐飞机来的,难得能来我家住这么多天,我应该礼遇她,理应多做几样她爱吃的。她年岁也不小了,身体又不好,不让她累着,尽量不让她干活,晚上也不让她和母亲住一床,免得休息不好。我的心这么一扭转,不再觉的累。姐姐也变了,再也不说挑剔的话了。我体会到在大法中实修的幸福和快乐。

父亲在我家八个月后离世。由于我经常给父亲放大法弟子的音乐,患直肠癌的父亲没有一点疼痛感,安详的走了。

父亲走后,八十六岁的母亲渐渐的康复,只剩下蛋黄大小的肺(母亲是职业病矽肺)却呼吸正常,重症室大夫都觉的是奇迹,全家人更感激大法的恩泽。而我,从前在家中最没说话资格的老妹,在这么繁杂的家庭魔难中展现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无私无我的风范,得到了尊重。哥哥在全家人面前说:“老妹总是默默的主动承担压力,令人敬佩。”其实家人是在感激大法,敬佩大法,敬佩大法造就的生命。

在家庭的魔难中,我感受到了师尊的一步步的安排,通过实修自己,都走过来了。我跳出了对父母、对家人的情,用更高尚的慈悲善待他们,希望他们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有美好的未来。

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我的时间分分秒秒都是师尊延续用来救度众生的,那是我来世的使命。我需要时间,慈悲伟大的恩师又为我安排了一切,原来照顾父母的那个姐姐又来我家了,她会继续照顾母亲,我又可以全力以赴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了。

我单位一得法四个月的新学员激动的不止一次的跟我说:“我就怨某某,我跟她一个班组那么长时间,她只字不跟我提大法,她要是早点告诉我多好,我现在就能理解的更多了,那时我要是不信,多说我呀,我就早得法了。多说能累死呀!”

听到同事的怨声,我仿佛听到了我的有缘众生也在抱怨。我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抓紧一切时间多说,多跑跑,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不辱使命,不负众生的重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