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共监控就是在给自己种下祸根

更新: 2019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共现为“维稳”,在中国大陆倾力打造“监狱之国”,有人说:当今中国是个大监狱,公民都在坐大牢,中共正在把今天在新疆对民众的疯狂严密的监控状态,逐步推广到全国。BBC曾报导,中共一直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摄像监控网络”,2016年时已安装1.7亿台摄像头,到2020年时将新装约4亿台摄像头。

随着所谓的AI智能泛滥使用,加上大数据、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十几亿中国人被完全监控了起来,没有一点民主、自由、个人隐私等基本权利,全部在当局者的监控之中……中共如今对民众的监视、监听、监控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中共的所谓“金盾工程”、“天眼工程”、“雪亮工程”、网格化管理等等就是企图把百姓的自由空间挤压成零,打着“综合治理”、“网络安全”的幌子以此封锁真相、钳制言论、打击异己,妄图把一切所谓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就以人脸识别来说,正常国家使用人脸识别等技术是为了确认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而中共则运用该技术对公民进行监视,对一切不认同中共暴政的善良民众进行迫害。这些技术来源于美国、加拿大的几位科学家对神经网络技术的多年不懈的研究,这些研究得到美国、加拿大政府的资助,以及后来美国各大高科技公司的扶持,可是这些研究成果却被中共拿来对付本国的民众。

比如,2019年6月4日,中国山东省青岛市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内,一群警察突然闯入,将正在照护重病弟妹的法轮功学员王新荣强行绑走。目睹亲人被抓走的暴行后,王新荣的病情本就严重的弟妹,在惊惧中于次日孤单离世。王新荣因为修炼法轮功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而被中共列入黑名单。2019年6月4日,她去医院照护病重的弟妹时,被医院视频监控系统中的人脸识别软件,识别出身份并自动报警,最终招致公安抓捕。

这种场景近年来已成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社会的“新常态”,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至今,对各种信仰人士、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的压制和镇压有增无减。特别是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在被迫害前,多数都遭到了电话监听、视频监控、网络监控……中共各级监控者正躲在幕后,以各种形式偷偷地监视和监听着每个人。

其实对民众的各种监控行为,就是在对人民犯罪,给中共迫害人民提供和创造条件。而推动和参与这一切的中共各级监控人员也就是在犯罪中削减自己的人生福份,就是在给自己和家人种下将来不幸的祸根,必然难逃恶报。

近期,明慧网连续报道了多起各地中共监控人员遭恶报的案例

▼黑龙江省公安厅网络安全总队头目孙跃武遭恶报被双开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日前,黑龙江省中共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简称;网信办)原副主任、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孙跃武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

根据官方公开简历显示:孙跃武(孙耀武),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副主任;二零一一年三月,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副总队长、总队长;二零一五年五月,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省委网信办)副主任、省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总队长(副厅级);二零一六年十二月,省委网信办副主任。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二零一九年四月,任省委网信办副主任、省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

省委网信办、省公安厅网络安全总队长,就是通常所说的“网警头子”,网警主要任务就是负责网络监控、删帖、网络取证、网络定位等等一系列隐藏在网络背后的阴暗操作,封锁海外网站,抓捕网上发表不同意见的正义人士,绑架在网上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

孙跃武另一个头衔是黑龙江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副主任。中共赋予了公安指挥中心对重大事件可以“先期处置、直接指挥、装备调用、检查督导”等一系列凌驾法律之上的生杀予夺大权。孙跃武在其中集邪恶政策制定者、实施者、推动者于一身,在公安指挥中心大肆对法轮功学员电话监听、网络监控、视频监控……给中共绑架法轮功学员提供“依据”,导致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被诬判、甚至被致死、致残。

孙跃武在公安厅指挥中心、公安厅网络安全保卫总队、网信办的犯罪行为是在为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推波助澜,使黑龙江省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孙跃武的种种罪行必然给他自己带来最终的恶报,而因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审查调查仅仅是其巨大恶报的开始。

▼吉林省公安厅视频监控处处长王宏凯、主任科员徐晶岩遭报被查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王宏凯,吉林省公安厅视频监控处处长、警务技术一级主任;徐晶岩,吉林省公安厅视频监控处主任科员、警务技术一级主管,因违法乱纪被调查。

此二人多年来积极追随、推动中共的迫害政策、推广视频监控、提供警务技术、培训技术警察,使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因视频监控而被绑架、抄家、关押、诬判,被迫害致死、致残。他们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效犬马之劳,现在被调查。

吉林省公安厅王宏凯、徐晶岩为积累迫害法轮功的政绩,不遗余力地推广视频监控、提供技术支持,把这种不能成为法定证据的视频监控作为绑架、诬判法轮功学员的唯一证据,是真正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是犯罪。王宏凯、徐晶岩为效忠中共,不惜泯灭良知,执行迫害政策,对监控迫害提供技术支持,最终也没能逃出被卸磨杀驴的下场,这是他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果。

▼长期监控民众西昌市公安局局长李舜遭报落马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七日,中共四川西昌市公安局前党委书记、局长李舜被立案审查调查及被双开。表面原因是他的儿子“涉黑”,在今年六月卷入一宗大型组织卖淫案被捕。李舜是在他儿子被抓时同时被抓的。李舜妻子在李舜被抓后留下遗书从十四楼堕楼身亡。

李舜二零零四年七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任凉山州公安局网监处副处长、处长;二零零七年一月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任凉山州公安局网络安全监察支队支队长。也就是说:李舜以前搞网络监控搞了将近九年。而李舜在任公安局长后,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分工就是“维稳”负责“维稳办”。推动“平安西昌建设”,大搞监控如“雪亮工程”等等。现在西昌遍布大街小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摄像头,各种监视、监听设备。

“雪亮西昌”和“网格化监控”打着“综治(平安建设)”的幌子,实际是监控老百姓,特别是长期监视、监听、跟踪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至今,西昌市发生了一系列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案,警察绑架的依据就是从“雪亮西昌”工程中街上密布的人脸识别摄像头中查到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二零一九年七月至今,西昌国安就是通过人脸识别摄像头,先后绑架了多位法轮功学员,同时通过人脸识别监控抄家和骚扰了不少法轮功学员。李舜表面是因为所谓“违规、违纪”落马,实际是长期参与非法监控民众而遭到的报应。

▼贵州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佘兴新,因涉嫌违纪违法,受到纪律检查和监察调查。

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贵州消息:贵州省公安厅监管总队政委佘兴新落马,根据佘兴新的公开简历显示,佘在任职省公安厅情报处副处长之前,就是遵义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支队支队长,也就是网络警察头子,而公安厅情报处的主要职能之一,也是监控网络安全。中共的所谓网络安全是利用隐蔽在网络后面的中共警察,专门负责对海外自由媒体的网络封锁和对中国国内网站的网络监控、对内容过滤、对手机监听、对懂上网技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网络监控等等。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邪恶机构,隐藏的很深,却又无处不在的网络监控系统。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举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时,中共的网络警察就开始参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贵州省公安厅网警头目佘兴新利用所谓的“金盾工程”、“天网工程”、“天眼工程”助共为虐。在佘兴新任职网警头目期间,多名法轮功学员因监控被绑架、关押、判刑、甚至迫害致死。佘兴新在落马前,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现在报应开始了。

涉及监视、监控而遭恶报中共人员还有:

▼迫害法轮功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主政分管指挥中心)刘培柱遭恶报落马

吉林省公安厅官方网站显示,任职吉林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刘培柱,主政分管指挥中心(办公室)、情报信息中心刘利用职权,推动迫害政策、下达迫害指标,不遗余力地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采用跟踪、盯梢、蹲坑、电话监听、网络监控、人脸识别等邪恶手段,绑架、关押、构陷、诬判法轮功学员,使大批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致死、致残、致疯。犯下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罪不可赦。

▼王永丰:长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支队长。女婿死亡,女儿精神失常。亲自指挥绑架耿广祖、刘敏、徐立岩三名在网吧上网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他作恶多端,殃及女儿一家,王永丰的女婿(民航飞行员)突患脑出血死亡,其女儿也变得精神失常,小孩不到2岁。

▼原中共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原副局长马晓东,曾是参与中国国内信息网络封锁和监控的“金盾工程”的头目,据报道,截至二零零二年底,“金盾工程”初期费用就已花费六十四亿元人民币,二零一零年末在编的网警达三十万人以上。马晓东已遭恶报,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被陕西省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逮捕。

限于篇幅,仅举以上数例。说起来,除各地不同级别的中共监控者外,在监控民众方面,中共江氏集团头目薄熙来可谓监控“先行者”,在大连和重庆投入巨资搞监控。早在薄熙来担任辽宁省大连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就以安全为由,大建封闭式小区,利用高墙和摄像头的方式,加强对民众(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了。使大连市内的街道从1997年的1218条减少到2000年的996条。减少的道路主要是被封堵在小区中或被小区占用。

薄熙来到重庆后,惧怕法轮功真相传播,更怕他已被法轮功在国际上起诉的丑闻传到中国国内,对监控达到疯狂的程度——耗资200多亿元建设了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仅摄像头就有50万个,遍布全市各区、各单位机构、街道居委会、生活小区等。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被监控之中。

而如今,薄熙来早已遭报落马失去自由,在秦城监狱,被全方位的摄像头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和薄熙来有相似经历和结局的中共官员比比皆是。总想用摄像头等各种方式监控民众的中共人权迫害者们现在正被摄像头等严密监控,真的成了一个莫大的讽刺。这也给今天还在不遗余力大安特安摄像头的中共各级官员提个醒:别看中共如今迫害民众干得欢,表面不可一世,其实早已内忧外患,说不定哪天说垮就垮了。到时那些人权迫害者们,真的无处可逃,无路可逃。今天安的密密麻麻摄像头说不准就是给自己准备的,省省吧,给自己多留条后路吧。

这里还有一个历史教训可供借鉴,当年积极主张和修建秦城监狱的中共头子彭真、谢富治等人,本想是用秦城监对付别人,但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他们自己却是进入秦城监狱的第一批“客人”,报应一直不爽,历史总是在重复。有一句话说得好:人做什么(包括好事坏事)都是给自己做的。真哉斯言。

中共各级监控者躲在暗中监视法轮功学员和广大民众,和明朝叫“东厂”的特务机构如出一辙,宦官魏忠贤设立“东厂”,专门用于监督反对他的人,做了无数伤天害理的事。今日中共各级监控机构就是“东厂”的翻版。当年,魏忠贤畏罪自杀后被碎尸万段,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各级监控者,如何能躲过上天降下的灭顶之灾?参与干这些事的人,别人不知道你具体干了什么,但暗室之过神目如电,人在做天在看,一笔笔地给你记在那儿。魏忠贤及东厂锦衣卫们的昨天就是迫害法轮功的监控者们的明天。上面那些中共监控的推动者和参与者的落马就是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报应的开始,也是在给更多的中共监控者们提醒了。

其实,在中共监控机构中,哪怕你只是这个犯罪机构上的一个“小齿轮”,都是罪责在身的。二零一九年五月,美国政府做出重大决定,决定对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各级人员(包括直接实施迫害者,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者及协同者)实行制裁。各级监控人员至少是“直接实施迫害者”和“协同者”。

美国商务部十月七日制裁20家中共公安单位,以及海康威视(Hikvision)、大华股份、科大讯飞(iFlytek)、旷视科技(Megvii、商汤科技(SenseTime)、依图科技(Yitu)、美亚柏科和颐信科技8家涉及视频监控、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的安防或AI企业,理由是“不能也不会容忍中国境内(中共)对少数民族的残酷镇压”。实际上,中共利用人工智能,迫害的远不止新疆等地的少数民族,包括汉族民众在内的每一个中国人,都是中共迫害的对象,都是中共监控的受害者。

在监控中,所有推动者,参与者,各种形式的“助共为虐”者们落马或受制裁是迟早的事,所有人间形式是恶报的表现,而其实质就是善恶到头报应终有报,恶报一定会来到。

真诚的提醒中共的各级监控人员:为中共监控民众就是在给自己种下不幸的祸根,以上一切就是给你们的借鉴。有人说:这就是自己的工作,我就是在靠这个吃饭,养家,有什么办法?是的,工作无法避免,但枪口可抬高一寸。上级叫你开枪,可你有打不准的权力。记住,善待别人(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善良民众)是就是善待自己,不要因为工作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不幸和祸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