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走出人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1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一、用心学法 法理展现

我是一九九七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由于上班工作忙,加上照顾两个孩子和做家务,总感觉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只是炼炼动功。即使这样,师父都管我了。

当看《转法轮》第四遍时,我明白了:这是用最浅白的语言,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给你讲法,你能悟多高修多高。我这才恍然大悟,这是宇宙大法呀!不同层次会展现不同层次的法理,你无论修多高,大法都能指导你。

第四遍将要看完时,发现倒数第二自然段就写着:“我们讲的东西非常明了,是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讲的,而且讲的层次很高。”[1]可是,前三遍就没看到。随后一层一层的法理给我展现,再学法时,逐字逐句都是师父的声音了,书中的字都是五颜六色的了。曾经患有的神经衰弱、失眠、心烦意乱、头晕、耳鸣、胸闷、腹胀、四肢无力、腿疼、腱鞘炎、痔疮、大便干燥、妇科病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脸色白里透红,走路一身轻,骑车象有人推着一样。

二零零二年内退后,我每天学法、炼功,越学越爱学,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大法。有一次,学法学到:“因为他本性不改,又化成一条大蛇跟我捣乱。我一看也太不象话了,我就把它抓到手里,用了非常强大的一种功,叫作化功,把它下半身化掉了,化成水了,它上半身跑回去了。”[1]这时,法又给我显现了一层法理:这么大的法传下来,必有邪魔干扰,要正法。

学到:“在北京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上他又跟我捣乱。因为他老干坏事,他破坏我传大法,我就把他彻底销毁了。”[1]又给我显现了对干扰师父正法的邪魔,就得清除的法理。

二、去掉怕心 走出人

1、在发真相资料中去怕心

修炼前,我是个性格内向,胆子小,不果断的人。开始发资料时,发完后,本来没事,但总是后怕,会不会有人追查呀。有一天晚上,去一个小区发完真相资料,看有个警车在楼下停着,就担心会被隐藏的警察监视,一晚上没睡好觉,没等天亮,就急忙起床,跑到那个小区,把发的那些真相资料转移到另一个地方。

后来,学了师父的《洪吟二》〈怕啥〉和师父的法:“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2]我坚定了正念。每次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发光盘之前,我都在家先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使每份资料都能起到救度更多世人的作用。一路上背着“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3]。发资料时,发一念让世人珍惜这次善缘,能够得救,看后传给亲朋好友。在师父的保护下,修去了怕心。

现在大部分小区都安了摄像头,我就发一念,摄像头只能监视坏人,对大法弟子救度世人不起作用。每次都能安全返回。有一次,贴完不干胶,抬头一看,有摄像头,我就发了一念,让它不起作用。只要我们做的符合了法,师父就什么都能帮我们做。现在背着一大包真相资料,二、三十层的楼,从楼顶发到楼下,很轻松的就发完了。发光盘、贴粘贴、贴展板,不管有多少,每次都能平安返回。一晚上可贴六、七个海报。

2、在发真相信中去怕心

二零零四年八月,去邮局发真相信,一進去就发了一念:“清除邮局空间场内的一切邪恶,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并念发正念口诀。买了信封、邮票,去信筒时,一个四十多岁的便衣警察也走到信筒那,我当时也没害怕,用浆糊封上信口,贴上邮票,把信投到信筒,就往外走。我走出门时,那个便衣警察还是那个架势,手拿着信封一动不动的站在信筒前。可能我那一念把他定住了。

本来没事,可是,越想越后怕,担心邮局的摄像头录上后,那个警察找到我。怕什么,来什么,第二天,就看到停在我们小区院内一辆警车,见此情景,我急忙逃到亲戚家去了,过了几天没事,才回来。但是,每天都是胆胆突突的,不敢穿去邮局的那身衣服,不敢走有摄像头的十字路口,又看见那个邮局的便衣警察经常出现在我们小区附近的路上。

越怕旧势力越给我演化,出门有人跟踪,公安局、国安局的人也经常出现在我们小区院内。楼下有装修的,旧势力又用打眼声演化从对门邻居家往我们家安针式摄像头、窃听器等,还觉的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值班监视我(其实什么都没有),搞的我在自己家学法、炼功都躲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简直是随时都想逃离。

由于怕心,真的招来了麻烦,一天傍晚七点多钟,一辆鸣着警笛的警车向我们小区开来。师父说:“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就是这样的,谁也不能走极端。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你还是照常做你要做的事,因为你的一思一念、你的一个举动都影响着很大的事情。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4]“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5]我立即发出强大的一念:“如果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就让它熄火!”这一念一出,警笛立刻停止,车也动不了了,在我们小区门前停了好长时间才走。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只是我有了正念,思维符合了法。

现在写劝善信成了我救人得心应手的强项。哪个地方大法弟子被绑架了,哪儿出现迫害了,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得知迫害者的姓名、地址后,立即就写劝善信。经常是二、三十封劝善信,一次分投到市内各个邮局,每到一个邮局之前,就先发一念“这些信任何生命不许怀疑、不许过问、不许查看、不许截留、更不许拆封,顺利到达收信人手中。请师父加持,护法正神监管。”下面仅举二例:

我市一个小区,办了个诬蔑大法的专栏,毒害着世人,位置很高,想揭,又够不着,大法弟子们很着急,就发正念,但还是没有撤。我知道后,让一个同修去那个小区,用手机把该小区居委会人员的姓名都拍下来,我给该小区居委会每人寄去一封劝善信,过了几天,诬蔑大法的专栏不见了。

我市一位大法弟子,带着价值上万元的电脑、打印机回老家,动员老家的大法弟子起诉首恶江泽民。结果老家起诉江泽民的几个大法弟子都被抓了,抓他时,因他没在家,就把他的电脑、打印机非法抄走了。老家的家人告诉他赶快离开吧,他就回我地来了。但老家的恶人仍不放过他,三天两头打电话让他回那里去。我知道后,让他把他们老家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关人员姓名、地址告诉我,我给他们写劝善信。给了我姓名、地址后,我想,寄挂号信保险。可是,到一个地方,履行一次手续,速度太慢了,就寄的平信,后来他老家的恶人就不再找他了,电脑、打印机也还给他了。

我市“610”、政法委、公安局、公安局指挥中心、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监狱、看守所及各辖区的派出所,我都给他们写过劝善信。

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中纪委、人大,我省高院及我市市委、市政府,各县县委、县政府和有关部门,我市有关的大、中、小学,教育局、报社、医院、银行等,我也都邮寄过劝善信。

三、改变人的观念,大法显神威

1、正念显神威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我与另两位同修讲真相,被坏人构陷,被绑架到派出所。一下车,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长问我:“叫什么?”我说:“叫某某某。”他惊讶的说:“啊!某某某,这个名字早就听说过上百遍了,太厉害了,太害怕了。”我从来没被直接迫害过,谁也不知道我,也不知他这话来自哪。

随后,他又把我们带到一楼大厅,叫我写自己的家庭住址、名字。我想不能配合他,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6]我就说:“不写!”他气的没办法,就给全所已下班的所有人打电话(已是晚上七点多钟)。

晚上八点多钟,全所的人都来了。他们排好队,其中一个人(可能是所长)挥着手说:“先把她们都铐上!”于是,把我们三人分别关在两个屋,我和另一位同修一个屋,一个警察把她铐在暖气管子上,另一个警察拿着手铐向我走来,我眼睛直视拿手铐的警察,对他说:“我没罪!”他立刻缩回去了,把同修的手铐也摘了。

2、坚定正念,不被假相迷惑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派出所主管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长和一位副所长来到我家说:“上级的命令必须送,你得去劳教所,在家这半年也算劳教时间,再去半年。”(那两位同修已经被非法送劳教所了,一个一年,一个一年半,我被非法劳教一年缓期一年执行,回家了)。

到劳教所第三天,解大便时,肛门一个象鸭蛋大的瘤子,也不知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我想有师在、有法在,它是什么都无所谓。我就发了一念:“这不是我的,不承认,不接受,不要。”再解大便时,瘤子就消失了。

有一天,劳教所要给我们体检还抽血,我感到这绝对不是好事,就发了一念“抽也白抽,什么结果也没有”。过了几天,管我们的队长说:“那血白抽了,什么结果也没有”,还叫我听到了。

3、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才能得到法的保护。

平时脑子里翻出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的,我都否定、排除,使自己的思维模式尽量达到走出人、超越人的境界。二零一一年十月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向北行驶,十字路口南北方向是绿灯,我应该通过,突然从左前方开过来一辆公安局的小轿车,向右拐弯,没减速,直向我开过来,撞到我自行车前轱辘,我就连车带人返向南方倒地了,自行车小筐里的东西飞了一地。车子、人什么事都没有。我都不知道怎么由北向南的,那个速度人的观念都理解不了。

那司机可吓坏了,停下车,一边跑一边从兜里掏出一把一百元的钱说:“给你钱!给你钱!”我从地上爬起来说:“没事,我是修大法的,不要钱。”随后我问他:“你怎么往人身上开呀?要是个常人,早没命了。”他说:“我没看见前边有人。”我又问他:“你入过党、团、队吗?从内心退出来,就能得到佛的保护,有未来了。”他说他是开车的,没入过任何组织。他不相信我没事,他说:“阿姨,你把自行车推过去(就是从路南过十字路口到路北)。”我推过去了。他还是不放心说:“阿姨,你把我的手机号记上,有事你就找我。”我说:“不用,没事。”

四、坚定正念,走出家庭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后,我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家人怕我受迫害也怕自己被牵连,极力反对我炼功,尤其是“天安门假自焚”和1400例伪案播出后,家里人更是百般阻止我炼功,见大法书就撕,见炼功录音机就砸,大法书撕了两本,录音机砸了三个。老伴拿离婚相威胁。我真的同意办离婚时,他又找各种借口没时间,不去了。

更有甚者,有一天,儿子无可奈何的来到我卧室,用央求的语气说:“妈,我求求你别炼了,行吗?”我说:“要想不让我炼,除非我的生命从这个世上消失了”。儿子看劝不动,又怕我出事,丧气的说:“行,你死我跟着你死,你跳楼我跟着你跳楼!”随后把工作也辞了,不上班、也不谈对像,只要我出门,就紧跟在后,我走哪他跟哪。

有一天晚上,老伴从外面喝醉酒回来,把我打倒在地后,又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踹我的腿,把我的腿踹得肿的象柱子那么粗,皮肤全成了黑紫色,路都走不了,要是常人腿得残废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第二天我就能站立了,我照常炼功,十来天就好了。我想也许是前世欠他的,就给他讲真相,他不听,又给他写劝善信,老伴逐渐也变了。

现在,我在家供着师父的法像,学法炼功、上网、打印真相资料,无人干涉。老伴从部队带回来的国内、外邪党的书,十来箱子,我全烧掉了。邪党各个历史时期价值几十万元的像册、纪念品十来套,这些要卖给收藏者,可多少倍的赚钱,我想,不能害人,得为后人着想,也全烧掉了。

我给儿子也写了劝善信,并发了一念“我做助师正法、救人的事,任何生命不许干涉、不许过问”之后,儿子再也不过问了,也上班、结婚了,儿媳妇大学本科毕业,德才兼备很善良,生孩子后,她一个人的工作交给五个人干。生了个又帅、又聪明、活泼可爱的孙子。孩子由姥姥、姥爷带,只要儿媳妇在家,就不让我做饭,我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做证实大法的事。谢谢师父赐给我的这一切。

二零零九年年末,我这个不懂电脑的老年大法弟子,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同修的儿子家的空房里开了一朵小花。开始只有一台激光打印机,二零一零年,又上了一台四色彩喷机,明慧期刊和所有从明慧网下载的真相资料都做。不但自己发,还供周边三个村的大法弟子。

二零一三年又加了一台六色彩喷机,二零一五年又买了一台速度更快的四色彩喷机。从二零一三年到现在,一直是三台打印机同时运转。从开始到现在,九年来,一直很顺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神〉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