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延边州公检法司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3)

更新: 2019年11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接上文

第三部份:冤死英灵 天地同泣

由于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利用恶党和整个国家机器的这种肆意摧残和杀戮,无数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失踪、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因而多少孩子成为孤儿,无人抚养;多少年迈的老人无人赡养。这些数字是无法统计的。

据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九年不完全统计,被曝光的延边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74人,这些被酷刑摧残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是父子同时被害死;有的是母子、姐妹先后被害死;有的直接在被折磨致死在黑牢监狱;也有的遭受迫害回家后,身体长期无法得到康复,最终含冤离世。但是无论何种原因,中共发动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才是造成这些善良百姓冤死的根本。

吉林延边州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吉林延边州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部分法轮功学员

一、被“洗脑班”摧残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池辉文,三十六岁,朝鲜族,延吉市百货大楼职工。在遭受延南派出所(现改为建工派出所)警察和邪党控制的街道委员会长期骚扰迫害,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一期间,延南派出所的指导员两次非法闯入池辉文家里,非法抄家、绑架他到延吉市依兰镇的所谓的洗脑班里迫害。池辉文吃不了饭,吃了就恶心、吐。恶警不顾他身体状况,强迫他罚站,不许他睡觉,跑操场数十圈,打骂,强逼看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兼施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折磨,强逼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修炼。池辉文从洗脑班出来以后,池辉文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恶化。然而延南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联手起来开始严密监视池辉文。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池辉文完全瘫痪,四月一日开始不能吃东西,四月二十二日在延吉市医院极度的痛苦中含冤离开人世。

池辉文
池辉文

池辉文女儿池俞憬
池辉文女儿池俞憬

池辉文有一个六岁的女儿,叫池俞憬,一九九九年二月十日出生。池辉文去世一个月后,池辉文的妻子被迫害的离家了,小俞憬与奶奶和没有一只手的八十三岁的曾祖母生活在一起,生活贫寒,孤苦伶仃。

▼李奇玉,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屡次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多次被绑架,刑讯逼供,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享年六十八岁。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李奇玉被龙井市龙门派出所恶警绑架,在龙门派出所遭受刑讯逼供,警察们对这位老年妇女大打出手。当时老人被踢得昏死过去,一根肋骨和一个脚趾骨被折断,后来开始抽筋。但是毫无人性的邪党警察们还抓着老人的头发,无数次的往墙上撞,撞得老人的后脑勺鼓了个大包。老人要上厕所,恶警们就叫老人尿了自己喝,要大便就叫老人自己吃。恶警还叫道:“不听话切除器官”,“你怎么不死啊?你死吧!是你自己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其中两个恶警有一个是戴眼镜,瘦长脸,约在三十至四十岁之间,普通个头;另一个是长的黑、长脸的小个子,他们打人非常狠毒,乱打,乱踢,乱踩老人的肋骨、脸和脚。最严重的是老人被手铐铐在值班室内的暖气管上,天亮之前在三个看管的警察都睡着了之后老人突然遭到电击,电流量很大。当时因为不让上厕所尿在裤子上,后来因受尽折磨连头发上都沾了尿。老人所受到的电流冲击很大,三十九处淤伤。老人疼得不自觉的惨叫一声“哪来的电啊!”看管的警察被惨叫声惊醒跑过去关闭开关才保住老人的命。放电的恶警不在值班室,而在另外一个房间,电源插座在值班室西墙中间的地板胶底下,通过暖气管通的电。这样绑在暖气管上的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突如其来的大容量电源电击都不知是怎么回事,还无法离开,其后果可想而知了。

李奇玉还被劫持到龙井洗脑班,在洗脑班李奇玉遭受到残酷迫害,整整被绑三十六个小时不让动,也不让上厕所,导致胳膊上一大片一大片的出现手掌大的血管破裂的瘢痕,而且还脱肛,肛门出血,腐烂,全身浮肿,后来被领着上厕所的时候,昏倒了。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李奇玉含冤离世,年六十八岁。

二、被派出所酷刑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杨忠芳,女,三十七岁,在延吉市延西街砖瓦厂附近的西苑市场(现在改名莉花苑市场)做熟食生意。因为她为人热情,大方,秤上公平,生意做的很好,方圆几里都爱吃她做的熟食。

杨忠芳
杨忠芳

二零零二年七月一日早晨六点,建工派出所的警察在建工派出所指导员鱼明焕、所长崔松国的指挥下闯入杨忠芳家,将杨忠芳绑架到建工派出所,并对杨忠芳刑讯逼供迫害。到七月二日,仅仅一夜之间杨忠芳被建工派出所恶警活活的打死。家人亲友赶到时,遗体已经被强行送进火化厂,看到杨忠芳的遗体被打得浑身是伤,脸都变形,而且腹内的脏器被掏空提走。

▼金英丹,女,五十岁,朝鲜族,龙井市人。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龙井公安局政法委、龙门街派出所等多人闯进金英丹工作的精品屋,一阵乱翻抢走了大法书和真相币,把金英丹绑架到龙井公安局龙门街派出所进行迫害,不给饭吃、不让睡觉,之后送到龙井看守所继续迫害。在第五天时,金英丹已经出现了生命危险,这时邪恶还拒不放人,后来在医院的工作人员讲“人已经很危险了”后,龙井公安局才不得不放人。金英丹回家后,也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经常受到邪党恶徒上门骚扰,在身心受到巨大的打击和恐吓下,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五日含冤离世。

三、被公安局酷刑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图们市法轮功学员张淑贤,五十三岁,居住在图们市曲水队。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下午二时左右,张淑贤坐五路公交车去图们期间失踪。后得知她是被警察绑架到图们公安局国保大队。八月八日下午二时,图们市月宫街派出所警察通知张淑贤的丈夫去月宫街派出所,又带其到图们市公安局,让他“等领导”。领导来后,带张淑贤的丈夫去了市医院,当时这些人谎称张淑贤突发心脏病,在市医院抢救。张淑贤丈夫说妻子根本就没有心脏病。

张淑贤
张淑贤

在市医院,看到张淑贤躺在病床上,挂着点滴瓶,然而身体已经是凉的,没有了生命迹象。并且张淑贤的胸部以下、腹部到大腿都是青黑紫色的伤痕,假牙也被打没了,明显是被折磨致死的。张淑贤丈夫通知家人后,来了一些亲属到市公安局去理论,图们市公安局央求家属希望“私了”,用钱补偿。张淑贤的遗体被送到殡仪馆,随后殡仪馆被警察戒严。八月十一日,张淑贤遗体被火化。

▼图们市法轮功学员迟耀才,男,汉族,一九六零年生,图们石岘造纸厂工人。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上午,图们市“610”指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动用机动车多辆,开车围堵在迟耀财住宅楼下,企图强行开门绑架迟耀财。国保大队副队长周宏打电话调来当地带升降梯的消防车前来破窗,非法抓捕了迟耀才。当天迟耀才被劫持到市新华边防派出所,关押在楼内一个极其隐蔽秘密审讯室。

全勇哲等七名恶警对迟耀财施以两天一夜的酷刑折磨,包括:“足疗”折磨:强制人平坐在审讯铁椅子上,将双腿抬至与臀部同一水平线,将鞋袜脱掉,用警棍疯狂打脚背脚底等部位。迟耀才双脚被打的肿胀、颜色青紫,三天无法正常行走;塑料袋套头窒息,程姓恶警用塑料袋套头来迫害迟耀才,反复五至六次,迟耀才几乎窒息,脸青紫半天才缓过气来。用矿泉水瓶、用警棍疯狂毒打迟耀财的头、前胸,整个过程极其残忍,被恶警周宏疯狂抽嘴巴;绑铐在刑椅上拳打脚踢,用膝盖死死顶在迟耀才的双侧胸肋处,用暗劲不断加力。迟耀才被顶的喘不上气来,强忍疼痛不吭一声,事后作呕吐血多次。这次刑讯逼供,导致迟耀才肠胃、肝、胆、肾、心、胰等多处内脏极度衰竭!九月三日晚,程某、全勇哲把铁椅子打开,又用膝盖猛顶迟耀才大腿两侧、疯狂毒打,两天一夜的酷刑折磨,迟耀财表现休克、虚脱、小便失禁,迟耀才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半年后迟耀才出现高血压症状,二零一二年四月被放回家。回家后的迟耀才全身皮肤发黄发绿(眼睛也黄绿),同时伴有全身发痒,身体内发热难挨,经常吃冰块才能缓解内热。原来体重只有七十多斤重。而且腹部膨胀如鼓,每天多次腹泻黑水状物,直至临终前都是不断吐黑水状物。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迟耀才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荆淑花,女,五十六岁,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九日上午被龙井市公安局绑架并抄家。被抓后一直不让家人接见,家 人听说荆淑花心脏病复发就送去药品和衣物,警察拒收。五月二十五日,荆淑花被放回家时已经奄奄一息,家人立即送医院抢救,荆淑花于二十七日凌晨不治去世。荆淑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表示坚修大法,不配合恶警。具体怎样被迫害,情况不详。希望了解迫害详细情况的人士揭露恶人恶行。

四、在看守所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宋永华,延吉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延吉市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后,在长期的酷刑折磨迫害下,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八日在和龙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朴世浩,朝鲜族,六十多岁,教授,任教于延边大学医学院。

朴世浩
朴世浩

二零零二年,朴世浩因向民众讲真相,在云南被恶人绑架并被延吉市国保恶警押送回当地,在延吉市看守所超期拘押长达数月。在看守所里,朴世浩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受到了恶警们残酷的折磨,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衰弱,八月二十一日,在延吉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由于中共当局严密封锁消息,到底老教授遭遇了怎样的迫害,无从知晓。后来有在看守所见过朴教授的法轮功学员说,遭受到了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身躯瘦小,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朴教授迫害致死的消息令各界人士震惊,后来医学院工作人员证实了这一消息“朴教授是在看守所里被迫害致死,并说遗体已被火化”。而延吉看守所警察则谎称老教授是“出去以后回到家才死的”。但当听到求证者说“医学院已经证实朴教授是在看守所里死亡”时,该警察立刻挂断电话。

▼杨洪权,男,三十六岁,原吉林市人,因妻子是延吉市人,结婚后便与妻子居住在延吉市。一九九八年年末夫妻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杨洪权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而且多年的腰腿痛也不翼而飞。

杨洪权
杨洪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后,杨洪权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遭酷刑迫害,包括毒打、用木板刮肋条骨等。在种种的身心摧残下,他患上了尿毒症,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家中剩下了没有生活来源的老母亲和年轻的妻子,度日如年。

五、被非法劳教后在劳教所被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王铁松,三十二岁,延边州白河林业局锅炉安装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抓走送至延吉劳教所。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惨遭延吉劳教所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晚,在全所劳教人员大会上,王铁松因当场制止劳教所狱警殴打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当众殴打后强制脱去衣服和鞋,仅穿内衣内裤的关押在一米多高的没有任何取暖设备铁笼子里。为求生王铁松用绝食方式来抗议反迫害,却遭受到更血腥的酷刑迫害。十二月四日晚五点钟,王铁松身盖被单,一只手臂耷拉在外,遗体被四五个人匆匆抬出劳教所。当时正是食堂吃晚饭的时间,劳教的人员大部分都看到了。后来听刑事犯说“为了迫害王铁松,恶警们把直属队的劳教人员都调到别处去了。”据刑事犯说,王铁松被迫害死时,直属队屋里到处是血迹,恶警后来让几个刑事犯清扫了很长时间才清理干净。刑事犯还说:“王铁松下午四点多被几个刑事犯用被子抬出劳教所时,人已经不行了。”

经过调查,该医院亲眼目击者说:根据死者当时的情况看,他们把他抬来时,就应该直接送入太平间。此时的人已经停止呼吸了,但是,在公安人员的强迫下,硬是用外力强行呼吸,说是抢救无效而死。当时死者两眼睁着,一只眼睛已经扩散,另一只眼睛凹塌下去,肋骨被击碎,浑身是伤,死状很惨。送到医院之前,他早就停止了呼吸离开了人世了。

▼张玉兰,女,四十八岁,延边州安图县二道白河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2月4日在家中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劫持至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期间张玉兰被强制在恶劣的环境中每天奴役劳动十六小时,而且是在含有各种致癌物质极高的低劣质量的胶气体下劳动,工作使用的全部是劣质胶,散发着强烈的刺激性气体。加上强制洗脑等精神摧残,八个月后张玉兰被迫害的患了白血病。直到生活不能自理时,劳教所才允许家人把她接回家中,半月后,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张玉兰含冤去世。

▼金俊杰,男,三十五岁,朝鲜族人,龙井市法轮功学员,毕业于延边大学,在吉林省教委国际教育交流中心工作。

金俊杰
金俊杰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四日,金俊杰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迫害。期间遭到 “骑木马”;小指头粗细铁棍抽全身;被犯人狠踹等酷刑折磨。金俊杰被折磨的生命垂危,体重只剩四十公斤,手脚被打的象馒头一样青肿,下不了床。二零零一年六、七月份,被释放回家中。同年九月份,金俊杰在家中又被警察绑架到龙井看守所,十五天之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到延吉劳教所,两三个月后转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两年零八个月。被关押期间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包括:疯狂毒打、长期关小号,野蛮灌食浓盐水等酷刑,对金俊杰身体造成严重损害。二零零四年五月,金俊杰由家人接回。

金俊杰两次被非法劳教共四年,第一次是其母亲背回家中的;第二次是被铐着手铐出来的、头上带有血迹。到二零零七年夏,金俊杰身体出现胸闷、气短、消瘦、吐血 等症状,体重只有六、七十斤,医院检查确诊为肺结核开放期,肺部广泛结核空洞,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三日含冤离开人世。

▼金永男,男,六十岁,朝鲜族人,家住延边州图们市五工村。

金永男
金永男

二零零二年六月,延吉市恶警伙同和龙市文化派出所恶警将金永男和大儿子一起绑架。金永男遭受了恶警们的残酷迫害,一个月后,被恶人非法劳教一年,送入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因为金永男不放弃信仰,被恶警关禁闭“蹲小号”,铐在床上折磨长达四十天。为了抵制恶警们的迫害,金永男绝食绝水十七天,生命奄奄一息。金永男在饮马河劳教所被迫害了近十个月后,又转到延吉劳教所,被超期关押到二零零三年七月才被放出。

回家后仅半年,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金永男便又被月宫街派出所恶警绑架,恶警对他进行了六天六夜的刑讯逼供。八个月后,金永男再一次送入九台劳教所遭受迫害。金永男被抓后,家中只剩下生活无着落的八十五岁老母和体弱多病的妻子,老人经受不住一次次的打击,不久便离开人世。

金永男在九台劳教所因坚持信仰、拒绝写“决裂书”再次受到恶警的酷刑摧残。恶警用抻床、荡秋千等多种形式的酷刑折磨他,但金永男始终都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残酷的迫害导致金永男出现吐血等严重病症, 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于零六年十一月将生命垂危的金永男放回家。因长期遭受酷刑迫害,恶人们不断的骚扰,金永男的身体逐渐恶化,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

▼张庆军,男,六十一岁,图们市石岘镇人。张庆军与妻子张淑华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不能劳动,常年在病痛中艰辛度日。修炼后严格按照法轮功的要求按“真、善、忍”做好人,从此身强体健,生活快乐。

张庆军
张庆军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真、善、忍”迫害以来,张庆军与妻子张淑华多次遭受当地中共邪党政府人员与不法警察抢劫、绑架、非法关押等迫害,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酷刑迫害。从劳教所出来这些年,又多次被绑架、抄家、拘留、强行关进洗脑班。张庆军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被从家里绑架到洗脑班,由于不放弃修炼,于九月十九日从洗脑班直接送到图们市安山拘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于十月二十二日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继续迫害。然而张庆军在劳教所仅仅七天时间就被迫害致死,家人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早晨接到劳教所的电话,说张庆军突发心脏病死亡。

六、在监狱被酷刑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辛延俊,男,四十六岁,吉林省军转干部。修炼前曾疾病缠身,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段时间后身体痊愈。

辛延俊一家
辛延俊一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辛延俊曾四次被中共警察绑架。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迫害。吉林监狱是出了名的最恶毒的“人间地狱”,辛延俊在那里遭受到“灭绝人性”的摧残。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他曾在寒冷的冬天被恶人扒光衣服绑在窗台上冻,冻昏了后再泼冷水折磨;恶警为逼迫辛延俊放弃修炼,给他上“抻床”酷刑折磨,将他的四肢绑起来,然后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在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的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小便都费劲儿,左边身体全部打坏,左胳膊被打折,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辛延俊在吉林监狱遭受了三年半的酷刑摧残后,被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全靠其他犯人帮助,整天被人随意打骂,像球一样被踢来踢去。残酷的迫害使辛延俊的病情越来越恶化,昏迷不醒,生命垂危。二零零五年春,监狱才将他放回家。回家后辛延俊一直由近八十高龄的老母亲在老家照顾,身体状况极度不好,尿血尿石头,瘫痪在床不能自理,生活很是艰难。由于在吉林监狱被注射破坏大脑的药物,他回家后也神智不清,一会认识人一会儿不认识人,四肢中只有右手会动。躺在床上需要一会儿翻一次身否则疼痛难忍。历经五年非人的伤痛折磨后,辛延俊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晚含冤离世。死时他从颈部一直到脚下都有一寸见方的褥疮,体重从正常时的一百六十斤下降到八十斤,任何人看了都会难过的无法接受。

▼郝迎强,男,四十九岁,原延吉市粮食储备库保卫科科长。

郝迎强
郝迎强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郝迎强被延吉市公安局绑架,于二零零二年五月被秘密判八年重刑,劫持到吉林监狱。在吉林监狱遭受了长期非人性的折磨。郝迎强二十四小时处于被监控之中,每天都遭受他们的打骂和肉体摧残。一次郝迎强去厕所没跟包夹打招呼,遭到刑事犯王洪敏、王龙河等人用木板、木凳等凶器疯狂毒打,郝迎强的头部、腰部和两肋被打伤,左脸的一块骨头被打折,腰部被打坏烂了一个大坑。在吉林监狱长期的残酷迫害下,到二零零三年四月时,郝迎强已经被折磨得严重脱相,原来体重八十公斤、身体强健的郝迎强被折磨成一个体重不足四十公斤的虚弱的“小老头”;肚子象怀了四胞胎的妇女 一样。经两家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活不过三个月。为推卸责任,监狱才把郝迎强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三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的郝迎强去长春市黑嘴子监狱探望妻子杨明芳时,再一次被恶警绑架到吉林监狱,期间又遭到了残酷折磨。十二月二十日,吉林监狱通知郝迎强家人说他病重。家人接见时,看到郝迎强是被两个人架着出来的。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郝迎强生命垂危,狱方怕他死在监狱担责任,再次释放了郝迎强。回家后发现郝迎强腰部淋巴溃烂的洞里有一块骨头裸露在外边,左脸部颧骨断裂,肺部积水呼吸困难,手指盖发青、瘀血,有明显的砸压痕迹,右耳无听力,大便带血,肝部被打坏,肝功能丧失,肚子胀大,全身浮肿,每天躺在床上不能翻身,痛苦至极。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郝迎强在痛苦的惨叫声中离开人世。

▼孙希,男,五十岁左右,朝鲜族,延吉市人。二零零零年十月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重刑,于二零零二年春被劫持到长春铁北监狱三监区三小队。因为孙希不放弃信仰在狱中惨遭毒打折磨。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收号时,恶警突然把孙希留下,强行推搡到大队部。当时监区的几个头头都在场,有监区长刘占忠、副监区长韩可为、恶警钟某、高洪等。其中钟某命令孙希立正站着,孙希拒绝他的无理要求,遭到恶警钟某、高红等轮番毒打,拳脚相加,扇嘴巴子。恶警打孙希半个多小时后,就把孙希强行塞到铁桶中,吃饭的时候放出来。铁桶放在大队部里,白天是副监区长韩可为值班,放侮辱法轮大法的录像,不让孙希睡觉,不给水喝,发现孙希困了,就用铁棍猛击铁桶,震的孙希几近昏迷。这样折磨孙希近一百多个小时后,发现孙希神志不清醒时才放手。第二次对孙希的迫害是在二零零三年的一月十号,这次不是恶警亲自下手,而是叫六个刑事犯对孙希迫害。刑事犯先是在地上画 一个只能容两个脚大小的圈,让孙希站在圈的中间,不准动,动就打。当时正是十冬腊月,天气十分寒冷,恶人竟把孙希在外面冻了一天一宿不问死活。第二天晚上又对孙希进行殴打:头半夜打孙希的是犯人于景玉、孙勇、王洋,他们连续打孙希一个半小时,当时就把孙希的肋骨打断了,他们还不罢手;后半夜把孙希交给犯人王傻子、李志军、王得新迫害。王傻子和王得新把孙希按在桌子上,李志军手里拿着砌砖用的胶皮锤子,猛砸孙希的全身,砸得孙希死去活来,砸的最狠的地方是腰部、两腿,砸了两个多小时后又把孙希拖到地上拳脚猛踢猛踹,导致内脏受损八天未解手,险些肠粘连失去生命。就这样,孙希被迫害致全身肌肉萎缩,行走艰难。出狱后,身体每况愈下,不能行走,于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离世。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