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市曹淑兰在石家庄女子监狱遭受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沧州市法轮功学员曹淑兰结束七年半的冤狱迫害,于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四日回到家中。二零一二年,曹淑兰去运河区公安分局寻找被绑架的同修胡秀梅,被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七年半,在石家庄女子监狱,受尽殴打、侮辱、酷刑等迫害。

法轮功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修炼提升生命境界。曹淑兰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原来的胃病,神经衰弱,腰椎间盘突出等好多病都好了,而且心胸越来越宽广,生活中婆媳之间,妯娌之间,夫妻之间,邻里之间都能忍能让,看淡名利,和睦相处;工作中任劳任怨。修炼法轮大法使她身心得到了净化,心灵得到升华。

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日晚,沧州市法轮功学员胡秀梅在发真相资料时被小区保安构陷、遭绑架,次日上午法轮功学员曹淑兰与曹延香到沧州运河分局打听胡秀梅的消息,被国保大队队长唐国利等劫持。唐国利拿了曹淑兰的钥匙,于下午四点左右闯到曹淑兰家非法抄家,当时曹家无人,警察私自拿走两台电脑、打印机等私人物品。

曹淑兰被运河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半,随后被绑架到石家庄市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她被非法关押到十四监区。在那里曹淑兰遭受长期的体罚,有时甚至罚站24小时。双腿双脚肿的走不动路,上床都费劲。

除了体罚,她还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宣传物。曹淑兰不看不听,警察孔令光子就用电棍电击她的脸和全身,直到电棍的电全部用光才停止。为了让曹淑兰写所谓的“四书”,警察孔令光子七天七夜不让曹淑兰睡觉。她指使十多名犯人采用车轮战不让曹淑兰睡觉,导致曹淑兰昏迷。曹淑兰昏迷后犯人、警察全都吓跑了,只剩下两个唐山地区的转化曹淑兰的邪恶人员(谷文友、鲁建新)在场,曹淑兰直到次日凌晨三点才苏醒过来。

在十四监区遭迫害一年半,曹淑兰又被转到更加邪恶的十三监区。十三监区被称为迫害法轮功的“魔鬼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更加残忍下流。一进这个地方,曹淑兰就听到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呼喊“法轮大法好”表达不屈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有的屋子里传出法轮功学员悲愤的呼喊“流氓”的叫声。

曹淑兰被带到警察办公室旁边的谈话室,这里没有监控。警察和被利用的犯人都叫嚣恐吓曹淑兰,怎么喊叫都没有人管的!为了让曹淑兰写“四书”放弃修炼,警察洛杰让曹淑兰罚站,从早晨5点一直站到夜里12点,曹淑兰两腿两脚肿胀的站不住,只好坐在地上,犯人柳力会(四川文盲)就用棍子打她。

在滴水成冰的冬天,警察洛杰指使犯人往她的头上、棉袄、棉裤、棉鞋里倒冰冷水,冻得曹淑兰浑身哆嗦不止。洛杰给柳力会、张丽(系来自任丘华北石油邪悟人员,迫害手段极其残忍)棍棒和胶带,他们把曹淑兰的头塞进裤裆里,用胶带缠上,把她的双手用胶带缠紧反绑在背后,嘴用胶带粘上,当时曹淑兰呼吸困难几乎窒息。他们不管曹淑兰的死活,用棍棒猛击曹淑兰的头部、颈部,致使她的颈椎错位,脖子肿胀僵硬、吞咽困难,吃东西噎着就是咽不下去。

此次折磨过后,曹淑兰到监狱医院拍片子,那里的院长说哪个医院也治不好了。曹淑兰的病历书记载了这罪恶后带给她的苦痛。这还不算完,柳力会和张丽还在曹淑兰已经肿胀受伤的脖子上狠狠地掐,把皮都掐破。听说曹淑兰通过修炼法轮功以前的腰椎间盘突出好了,柳力会丧心病狂的用棍子猛击曹淑兰腰部,把她腰部打得又红又肿,上厕所几乎蹲不下去。

肉体上的迫害带来的痛苦,远远不及精神上的折磨,他们逼迫曹淑兰放弃信仰,给她洗脑,不间断的让她看所谓的揭批材料,不屈服就殴打谩骂,每天狠狠打曹淑兰的脸,嘴角打得鲜血直流,把人往桌子底下塞,曹淑兰旧伤接新伤浑身青紫、体无完肤。他们为了掩盖罪行,不让别人看到曹淑兰身上累累的伤痕,夏天不让她洗澡,睡觉不让她脱衣服。

有一次,张丽突然拿起盛满水的水杯,狠狠向曹淑兰脸上砸过去,水杯在曹淑兰脸上破裂,顿时曹淑兰的嘴里鲜血直流,满口的牙齿松动。恶人们往曹淑兰的保暖衣里倒凉水,保暖衣被曹淑兰的体温焐干了,他们再倒。

长期的非人的折磨致使曹淑兰奄奄一息,心脏十分衰弱,体温慢慢下降变凉,瞳孔放大,眼前一个圈一个圈的往四周扩散,头晕迷惑意识涣散。

此后,曹淑兰被送往四监区继续迫害她。她的身体极度虚弱,他们还是逼迫她干重活。他们让她抬机车,在跨过简易铁皮厂房门槛的时候,她被门槛绊倒,脚下一滑她重重的摔在地上,锋利的薄薄的铁皮门槛像刀子一样,割破了她的脚腕,很深的口子鲜血直流,她的裤子、鞋子上到处都是鲜血。到医院一检查,发现她的脚筋断了。监狱医院的犯人王春燕草草给她缝合伤口,术后王春燕连名字都不敢签。刚刚缝完伤口就马上让曹淑兰回去继续干活,回去后曹淑兰根本动不了,他们才有把她送回医院输了四天液。

到了监狱的接见日,曹淑兰的丈夫、婆婆、小姑都来看她,曹淑兰拄着双拐来到接见室,曹淑兰的丈夫看见曹淑兰瘦得不成人形,还拄着拐,好好的人被折磨成这样,当时就火了。他大声指责恶警: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不通知家属?!曹淑兰的婆婆和小姑也都指责他们太拿人命不当事,警察都害怕了。

在以后的日子,每逢接见日,警察提前都要问曹淑兰家里谁来看她。这样家属持续反迫害一年,警察们对曹淑兰才减轻了迫害。他们还提出给曹淑兰减刑。可是当曹淑兰看到减刑材料的时候,发现还是让她认罪悔过,揭批法轮功。法轮功倡导人们修炼“真、善、忍”,曹淑兰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按照真善忍去做好人,身心得到了净化,心灵得到升华。只不过去公安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就被冤判七年半、受尽殴打侮辱等迫害,认什么罪悔什么过?她何罪之有?令人不齿的是,警察们利用这件事企图离间曹淑兰与家人的关系。

曹淑兰委屈万分,坚决不同意,她开始写申诉书,到处申诉自己的冤屈。她也不在监狱里干活,就在地上坐着。监区长一看曹淑兰不干活急了,让她在车间站一天回到监舍继续罚站。用这样的酷刑他们折磨曹淑兰一个半月。他们明知道曹淑兰脚筋断过站不了这么长时间,但是为了让她屈服,警察们什么邪恶手段都使得出来。曹淑兰实在站不住只好坐在地上,他们就逼着她到厕所门口坐。还不解恨,监区长就拿电棍电击曹淑兰,曹淑兰善意的给他们讲迫害有罪,他们不听。

见曹淑兰坐在厕所门口也不屈服,狱警们就让犯人在厕所的地上冲水,逼着曹淑兰站起来。时值严冬,下着雪,厕所开着窗户,凛凛寒风吹进来,曹淑兰冻得浑身颤抖,牙齿打架。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曹淑兰没有放弃信仰,她的身体一直在恢复当中,监狱里的犯人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监区长一计未成又想出新的恶招,让劳累了一天的犯人不能休息,陪着曹淑兰看抹黑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光盘,用这个毒计果然激起了犯人们的不满,一连几天,他们对她拳打脚踢,用鞋底子打头。

二零一九年,曹淑兰才脱离冤狱回到家中。曹淑兰的遭遇,只是中国大陆持续了二十年对法轮功及学员迫害的冰山一角,并且这场迫害还在继续。据明慧网报道,仅二零一九年,沧州又有两名女性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刑期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请学员家属关注自己的亲人。请正义人士伸出援手,援助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在明慧网有大量报道,迫害者的全部恶行必将被公之于众,必将得到上天的严惩和法律的制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