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如一日 坚守真相点

更新: 2019年1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重遇大法 明悟法理

我于一九九八年二月在中国得法,当时工作压力很大,公司业务也特别繁忙,导致身体极其疲惫,多病缠身,一直在吃药。就在我想学习气功祛病健身的时候,发现周围很多人早上到炼功点炼功,于是我也开始去炼功点。

学了两三天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此前我因心脏不好,睡觉时手指发麻,经常睡不踏实,非常痛苦。炼功之后这种症状完全消失了。从此头脑清醒,充满活力。之前我胰脏炎很严重,虽然服用汤药,也采用偏方治疗,但是每年春天都会复发,但是那年胰脏炎痊愈了。除此之外,胃癌、肾结石、偏头痛、失眠、便秘、关节炎等疑难杂症都不治而愈。

一九九八年八月,我由于家庭原因移居韩国。因为亲身体验过法轮功的显著效果,来韩国之后,我坚持炼功,但仅将其看作祛病健身,也与大法整体渐行渐远。不过大法似乎已经深深植根于我的内心深处。

二零零八年五月,我去明洞中国大使馆时看到了法轮功真相点,激动之情油然而生,难以抑制,我做梦都没想到在韩国也有法轮功。我当时就在那里给炼功点的辅导员打了电话,开始去炼功点,从此一次不落的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随着学法的深入,也渐渐的悟到了法理,知道了返本归真的涵义,“真、善、忍”是生命的根本,人世间的繁华就象转瞬即逝的云烟,只有坚修大法,才能真正的返回生命的故乡,并且深刻地认识到自己也是大法的一个粒子。

从此,我的日常生活开始发生变化。以前做完家务后,会爬爬山,去市场逛街,或者看电视看到深夜,乐此不疲,不过这种消磨时间的生活逐渐被学法代替了。我认识到:正法已经進入最后的阶段,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责任重大,我们与宇宙中的其他生命不同,我们为了宇宙大法,肩负着使命,从遥远的大穹而来,在这历史性的关键时刻履行着神的使命,必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我得法之后漫漫十年里陶醉于常人生活,迷失了道路,慈悲伟大的师父再次叫醒我这个不象话的弟子,对此我无以言表,感激不尽。我在心里发誓:师父,在助师正法的道路上,弟子一定会做一名真修弟子,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悟到救度众生的重要性 全力讲真相

二零一零年八月,我开始在仁川港第二国际客运码头向中国人讲真相。仁川港是许多中国人组团来韩国的主要入境口。我们在这里高悬一个巨大的横幅,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摆放真相展板,播放真相录音,并分发真相材料,中国人吃惊之余,又感到很好奇。有些人觉的不可思议,而有些人向我们竖起大拇指,表示支持。

现在这些场景与讲真相初期完全不同。过去中国旅行团指着我们的鼻子骂我们,撕毁真相材料扔到我们身上,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每当这时,我都感到很伤心。如何尽快向被中共邪党洗脑的中国人讲真相,让他们三退,是我一直苦苦求索的问题。师父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1]我认识到自己被安排在这里不是偶然的,立志将这里变成一个救度众生的神圣之地。

我们在这个真相点折叠真相数据的时候,带着正念,每一份数据都折叠的很整齐,坚信一份资料就能救度一个生命。客船入港时,都放下手里的活儿一起发正念,清除客船上中国游客背后的邪恶、烂鬼和黑手。第一艘客船上的旅行团都入境离开港口之后,我们会一起学法,直到第二艘客船入港。初来这里的同修说,感到我们真相点的能量场非常明亮、纯净。

不管风吹雨打,还是暴雪飞扬,除了客船不入港的周日,我们一周六天雷打不动的去真相点。由于气候恶化和风浪影响,客船经常不能在原定的时间入港,会延误两三个小时,我们很多时候晚上九、十点才到家。有一次,原定下午三点半入港的天津客船延误了六个小时,直到晚上九点半才入港。很多同修不断打电话过来,问讲完真相后如何回家,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结束时已是深夜,公共交通都中断了。那时,我坚定的说:“我们必须讲真相,不能错过这一千多名中国游客。”

结果十多名同修都来真相点了,坚守自己的职责,有的发真相材料,有的举着横幅,有的打开录音机播放真相录音,每位同修都尽职尽责,用正念讲述真相,一个众生都不想错过。我根据末班车的时间表,让几位同修先回家,剩下的五位同修以及与我一个方向的同修一直坚持到最后,向所有中国游客展现了真相。结束时已是凌晨一点。我开车送两位富川的同修回家,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但是,我一点都不累,身心无比清爽,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

我经常坐地铁出去讲真相。有时时间晚了,我就跑步前行,会看到跟我一样奔跑的人。想到他们为了赚钱而奔波,而我为了救度众生而奔跑,内心就会感受到难以言表的欣慰。

我的车里经常保管着真相资料,客船停航的周日,我与同修们一起去地铁站、公园、登山路向韩国人讲真相。其他同修因个人情况无法出来时,我就自己坚持讲真相。虽然搬运沉重的真相资料时很累,但神奇的是,平时觉的很重的物品,讲真相时竟然感觉不到沉重。我居住在富川,这里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庆典,春天有金达来庆典、春花庆典、玫瑰庆典和文化庆典,秋天也有庆典。我不错过这些机会,与同修们一起参加庆典,讲真相。

端正心态 改变周围环境

因为中国旅行团越来越多,劝三退的人手往往不足。导致在第一码头劝三退的一些学员必须支持我所在的第二码头。为了确认准确的入港时间和旅行团人数,我要在上午九点打电话咨询客船公司。不过,不知道从何时起,我感觉热线人员态度不好,心里有些不舒服。有一次,一位女接线员态度生硬的说:“您咨询的问题与我们的业务无关,请不要再打电话了。”

我非常伤心,第二天打电话时有些迟疑,心里有些矛盾:要不要打电话呢?我想:我们的目地不是救度众生吗?天上的神都羡慕我们,今天世上的所有众生都为大法而来,你们必须为大法做好事。这样一想,我又有自信了。我拿起电话,带着轻松愉快的心情拨打了电话。就这样,我每天打电话的时候都会发出一念:为了大法,你们要好好协助我们,这是你们建立威德的好机会。

师父说:“你思想的变化就能使你周围的环境发生变化。”[2] “大法弟子做好该做的,情况会变的。”[2]以前,即使我表示感谢,接线员也哐的一声挂掉电话。我的思想发生变化后,当我感谢她们时,她们会声音柔和的表示不客气。甚至有些接线员会事先查好旅行团的人数,我打电话咨询时马上告诉我。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因为给船运公司打电话而倍感压力。现在环境又发生了变化,船运公司会提前一天直接给我发短信,非常方便。

讲真相的初期,导游和公交车司机认为我们不应该发真相资料,经常怒气冲冲的阻止我们。而现在,因为各个真相点真相讲得很好,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清除,情况改善了很多。不过,当我为了让公交车内的游客都听到真相,调高录音机的声音时,初来乍到的导游还会大声责备太吵。

我会善良的对他说:“导游,请您行个方便,我们是在做好事儿”,这时导游的怒气就会无影无踪,不再说什么。从未有导游因为这短短的两句话而发火。师父说:“当然大法弟子对人是有益的,我们讲话本着正念,随着讲话吐出来的是莲花。”[3]我感到,我的善心,想要救度更多众生的这一念,携带的能量覆盖了整个空间场。

坐满游客的公交车离开时,我们会与他们挥手告别。挥动双手的那一瞬间,我从内心深处发出强大的一念:“车上还没有三退的游客,赶快明白真相,途经其他真相点的时候一定要三退”,我相信我的慈悲会起作用。不仅如此,很多中国人认真观看我们真相展板上的迫害照片后,会主动带走真相资料,每当这时我都会想:还有多少众生因为中共邪党的毒害还在沼泽中苦苦挣扎?在没有大法弟子的地方,还有多少众生在等待?我深切的感受到大法弟子是他们可以获救的唯一希望,一心想快点救度更多的众生。

仁川第二国际客船码头有管理总部与港口保安公社两大管理部门。得知管理部门的负责人随时调换之后,新负责人来时,我都会带上真相数据去讲真相。今年三月份,纪念客运站真相点十周年时,我给管理部门的负责人写了感谢信。向支持我们讲真相活动的客运站管理层及全体职员表示感谢。

当初为讲真相我们递交了集会申请,其许可区域只有十米长,但是现在我们在超过三百米的区域挂横幅、播放真相广播,在客运站形成一道风景。我认为,我们之所以能做到这些,完全得益于师父的守护,我们只是去做而已。

前年秋天,有一位男学员来第二国际客船码头真相点讲真相,他突然指着北边的天空,兴奋的大声喊“天梯!天梯!”我们看到在蔚蓝的天空中,白云组成了一架天梯,当时我们感叹不已,就象在漫画或电影中出现的场面一般。那架天梯是立体的,分成九段,非常清晰、明显,蔚为壮观。

在外面讲真相的学员都用手机拍了下来,并上传到社交软件,还有人跑進候船厅告知了在室内劝三退的学员,大家都看到了这一壮观。更神奇的是,那天在场的十几名学员都拍完照片之后,天梯消失了,真是一瞬间的事情。发现天梯三分钟之后,其他的云朵还维持着原来的状态,停留在原来的地方,只有天梯消逝得无影无踪。对于没有天文知识的我们而言,真的十分神奇,所有人都说是好事儿。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情。我们真相点挂横幅的地方有一棵松树,从一开始,我们就在那棵松树的树荫下学法、发正念。从八年前开始,松树上一直盛开优昙婆罗花,每年十月开始盛开,一直持续几个月。另外,我们将讲真相的区域扩大到公交车停车场之后,从三年前开始,公交车停车场两边的每棵松树上都开出了优昙婆罗花。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努力清除党文化的毒素

我在中国出生,在那里生活了四十多年,党文化的毒素深入骨髓。来韩国之后,一开始与韩国社会接触时,感受到了很多不同之处,但是我以为是单纯的文化差异。修炼大法之后,我了解到这不是单纯的文化差异,而是在变异的社会中逐渐形成的党文化,认识到受中共邪党文化的影响,我们的思想、观念、生活方式与生活行为都带有邪党因素。因此,我努力尽快清除自身的邪党文化。

在家里,我是五个孩子中的老大,从小就独占父母的爱护,唯我独尊,对比我小的弟弟妹妹呼来喝去。不仅如此,在二十多年的工作期间,我在一家小公司担任管理职务,习惯于用独断的方式处理事情。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党文化渗透到我的细胞深处。

有一次,有一位同修指出了我的问题,他说我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命令式的。我听到之后大吃一惊。如果那位同修不指出我的问题,我一直没有意识到是命令式的。我仔细的向内找,为什么明知党文化的邪恶,却没有意识到自身的这种恶习呢?我认识到应该改掉这个不好的习惯,处处留心、注意。我悟到,尤其是显示心、争斗心、独断的处理方式、刚愎自用的心理等,必须去掉。

因为我想清除这种错误的方式,所以师父点化了我。有一次,我背着录音机走向观光大巴附近时,一位年轻的游客推搡我,让我让开。如果在过去,争斗心会冒出来,但是那时我的心没动,祥和的对他说:“你不能这样,这是我的权利。我们法轮功受到韩国政府的支持和警察的保护”,这些话很流畅的脱口而出。我中文不好,为什么能那么流畅地说出来呢?另外,警察是在保护我们,但是“韩国政府支持我们”这句话对吗?公交车离开之后,我问身边的一位年轻华人同修。

他也不是特别清楚。这时,我脑子里显现出这样的想法:是的,我们法轮功在韩国注册了社团法人,这不是得到韩国政府的认可了吗?我认识到,我张口说出了平时完全没有想到的内容,这其实是师父借我的嘴说出来的,那时我非常激动。游客是活媒体。在中国,政府反对法轮功,警察绑架无辜的学员,而在国外,警察保护我们,我认为这一事实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可以让众生看到国内外的天壤之别,所以大学生旅游团或者学生团体来的时候,我经常说这句话。看到我努力消除党文化的毒素,师父帮了我。

师父在最近的经文中说:“所以那些带了很多在大陆养成的生活习惯行为方式的人,在国际社会中必须得去改变一下自己。”[4]

今后我会更加努力,彻底清除各个方面因党文化而形成的观念和思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韩国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