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神奇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我母亲今年七十六岁。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母亲出现喘气费劲,全身浮肿的症状,眼睛都肿成了一条缝了。家人陪同她到镇医院检查,医生说:你赶紧去市里大医院检查吧,好象不是什么好病。

第二天,家人陪同母亲到天津第二大医院就诊,当时医生一看母亲的外表就说:老人家需要住院做進一步全面检查。首先医生给母亲插管往外抽水,缓解呼吸功能。在做抽水手术之前,母亲告诉我们:“如果抽出的水是黄的,我就继续治,如果是粉红色的水,我就不治了。”因为我叔叔得过同样的病,母亲非常了解此病,叔叔不到一年就离世了。

当医生插好管往外抽水时,刚流出的水是黄色,母亲看到水是黄色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悦,我们大家也觉的高兴。高兴之余,眼看着水由黄色又变粉、变红。母亲脸上的喜悦一下没了,阴沉下来,大家也跟着变了脸色,谁也不说话了。

第二天做加强“TC”检查,结果是在母亲背后胸腔上发现两个肿瘤,边沿参差不齐,一颗肿瘤伸進肺子里,另一颗肿瘤伸到心脏里,所以导致积水过多,排不出水,胸腔压力大,喘气费劲。最后,医生诊断为胸腔癌。

医生说治疗有两种方案,一种是开胸手术取瘤,费用最低需要三十五万至四十万;另一种是把核粒子植入肿瘤,这种手术也得需要二十至三十万元左右,但不能保证完全康复和生命安全。大家听到这里都陷入了沉默。

因为我在外地工作,大哥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母亲的情况,我知道后也特别着急,第二天就乘火车赶回天津,在乘车的路上,我就在想,只有大法才能真正救人,一定要让母亲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也跟母亲介绍过大法,可母亲总是说太忙没有时间学。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我赶到天津第二医院,看见母亲躺在病床上吸着氧气,插管往外流着红色的血水。母亲看到我说:你来了?我说:来看看您。母亲有气无力的说:我没事。说是没事,可我们大家包括母亲在内,谁也不愿捅破这层纸,说出真实的病情。

我和母亲慢慢交谈,回忆起我们小时候的生活条件差,母亲吃了不少苦,我又简单的介绍了我在外地工作的一些情况,看到母亲心情很好,我就和母亲说:“现在人得的病都很怪,有些病还很难治,而且看病还需要很多钱。”母亲频频点头,说:“是啊。”我说:“您相信儿子的话吗?”母亲说:“当然相信。”我接着说:“那您从现在开始从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您相信大法、只要您诚心默念这九字吉言,师父就管你,只有大法才能救人。”母亲说:“那你就教我吧。”我教了母亲十多遍。母亲终于记住了。从那一天开始,母亲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哥和弟弟为母亲的病也很着急,大哥和医生定的二零一七年八月九日“核粒子”手术,就是把核粒子植入肿瘤当中,利用核粒子烧死肿瘤。核辐射对人体损害是相当严重的。我说:这样能行吗?大哥看着我说:“怎么,你的意思不治啦?”我当时也不敢保证母亲真能受益。看着大哥的脸色也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早晨不到七点,护士就通知母亲做放疗手术,请做好准备。上午十点钟,护士让母亲躺在病床车上,直奔手术室。我当时要是不让做手术吧,怕大家不理解我,眼看着母亲被推走了,就想随其自然吧,如果有缘份也许能改变现状。

由于当天母亲做手术,亲朋好友来了很多人,早晨都没吃饭,我说:小弟你在这看着吧,手术也需要几个小时,我领大家吃饭去。我们大家到了饭店,简单的要了点饭菜,还没等吃呢,我弟弟突然来电话说:“手术做不了,大夫说需要做病理進一步确诊。”当时我内心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伟大的师父好!师父管母亲了!师父管母亲了!”

回到医院见到医生,医生说在肿瘤上拿出一点肉,做完病理再做决定。五天后病理出来了,医生说没查出来病因。大哥不死心,拿着切片到天津肿瘤医院找专家看切片,结果专家也没看出来。第二天,大哥拿着切片亲自开车到北京协和医院找专家看,结果北京的专家也没看出来。下午大哥阴沉着脸回来了,问我怎么办?我说:“医院都看不了,那就出院回家呗!”最后我和母亲商量:“咱们出院吧,你记住我告诉你的话,一切都会好的。”母亲说:“我记住了。我时时刻刻都在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母亲出院回家后,天天看《转法轮》,还听师父讲法录音,天天骑着三轮车上街买菜,到处遛跶。邻居都说:你老太太不是有病吗?母亲说:“是有病了,可我好啦!”亲戚也说:“婶,看你的状态比想象的好得多。”母亲回答说:“我学了法轮大法了,是师父给我调整好的身体。”当然有理解的有不理解的。母亲说:“谁不相信我也相信,而且坚决信!”家里人看到母亲的变化也很高兴,也不反对母亲学大法了。

母亲还告诉我说她看书不长时间就来例假了,而且来了三次。看到母亲的变化,我再次感受到师父的伟大慈悲,大法的威力!感谢师父把我母亲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一个生命又得救了!

我代表全家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