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的身体与内心

更新: 2019年1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九八零年,我亲眼看到了一个自称是炼佛家功的人给人除掉附体治病的神奇事,从那时起我就相信修炼的事了。

一九九八年,我单位的同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他把他的《转法轮》借给我看。在单位没事,我一天时间看了七讲(他晚上回家还要看,就还给他了)。当我看到第四讲“灌顶”一节时,就有感觉,觉的头顶“倏”、“倏”的,象过电似的,我跟同事说了。他说:你有感觉就学吧。他还说:我看那么长时间一点感觉都没有。

同事是什么原因学的呢?他原来得脑梗了,嘴有点歪歪。别人说:你学法轮功吧,学了能好。同事炼了后真好了。同事说我:你悟性好,有些东西你理解,我学了不明白。我说我也不明白。看《转法轮》之后,我能接受了。他后来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我把后两讲看完了。

看了《转法轮》知道是修炼的书。但我一开始觉的太难修了:高兴了掉下来了,害怕了掉下来了,人能不高兴、不害怕吗?那能修成吗?后来反复看书,看一遍一个样,看一遍一个样;身体的改变也很大,尤其炼功的时候特别有感觉。

那时候集体炼功,到炼功场炼功做冲灌的时候,从头顶往下“倏”、“倏”的,师父真给你灌哪;炼抱轮的时候,真感觉抱着法轮。炼功时,在我身后边有一个老头,他在后边看着我说:“哎呀,你炼的挺好啊,你好好炼吧,我看你身体给你净化的挺好的。”我想那就炼吧。现在想来是师父借他的嘴鼓励我。

一、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变化很大

从身体上说:刚炼功时我可不是为了祛病,这一点我首先说明;但是以前在单位时,我也是个小病号,每年春秋两季,我得打两次点滴。从炼功到现在二十年,是一片药没吃,一针没打,身体非常轻松,感觉身体特别好,骑自行车上坡我很轻松就骑上去,象走平道一样。现在年轻人、身体比我高大的,他都赶不上我,我干活体力他们都赶不上我。

由于我身体的变化,我小舅子也改变了。有一年我上外地我儿子家过年,我小舅子也去了。一早上看到我夫妻俩炼功,一看我俩体格这么好。他说:“你俩怎么越看越年轻了,脸色红润有光泽。”他在走的时候说:“大姐大姐夫,你俩该炼炼吧,只要身体好就行。”这他理解了,以前他不理解。

从思想和精神上说:我原来不知道咋活着,一天就是吃喝玩乐,没有目标活着。学法后知道人来到世上干啥来了,就是净化心灵,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你想回去怎么能回去?你得按照这个法去做,按照师父讲的真善忍去做。

我修炼前抽烟、喝酒、打麻将,我什么都好,尤其喝酒,几乎天天喝,一天最少三顿,有时四顿,白酒一顿最低半斤往上喝,平常七、八两,有时一斤,啤酒得喝饱。天天喝的脸通红,红光满面的。我和妻子最不和睦,是因为我打麻将。

学法后我就努力按大法要求做,烟、酒、麻将都戒了。然后修心性,做好人。和邻居之间相处好,在家里关心妻子。我刚得法时愿意背法,有些法印象特别深,如师父讲的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在这方面,我想:你跟你媳妇生气,那怎么叫忍那?以前她对我说话声音大了,我都来气。师父讲真善忍,我不做到忍行吗?以前一触及到心灵要发火,现在一想不对啊。有时候看孩子哪不对了,要发火;一想不对啊,要发火怎么能管好孩子?她不对了,你给她讲道理。你当爹的,不能摆家长的威风。

要想修就得按照法去做,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做到了。修炼后,家务活我主动抢着干,妻子很受感动,体会到大法好,后来也走上了修炼的路。现在早上我俩一起炼功。她现在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老好了,人家问她多大岁数了?她说六十多了,人家很惊讶!有这么大岁数吗?不象。她现在一天看《转法轮》三讲左右,三、四天就能看一遍。

二、在修心性上,我们努力提高

法轮功要求重德守心性,你心性达到了,师父就给你改变。我刚修炼不长时间,有一次我和一个朋友在街道上走,两个女的在前面走。一个女的边走边把钱(后来知道是百元票共一千八百元)往兜里揣,结果揣到空处,掉出来。风一刮,把钱刮到路边的草窠里。她不知道,还往前走。朋友说:别告诉她。我说谁丢钱谁不难受啊,尤其一个女的丢钱更难受,那时候一千八百元不是个小数。我捡起来招呼那俩女的,她一摸兜钱没有了。我给她之后还差二百元,又上草窠里找,找到了,一个没少。她们揣兜里,连个“谢谢”都没说一个就走了。我要不修炼是做不到的。

我姐陆陆续续欠我们有二十万了,一分钱没还。我妻子原来想不开,修炼了,她说:“我心放下了,师父讲法说了,该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也争不来,可能是你上辈子欠人家的,用这种方式还了。”这当常人她是做不到的。

修炼中,在金钱利益上考验特别多,我都按照师父的法做。我开出租车时,净碰着钱的事。有一次我拉一个顾客上饭店去吃饭,下车后给我掏钱,给我车费钱,转身走了。他把钱包往兜里一揣,结果掉出来,他不知道,進屋了。包里是350元,我开出租三天也挣不出来这些钱,我捡起来后推门進屋了。他问:怎么了?车钱不给你了吗?我说:不是车钱,你钱掉地上了,我捡起来给你送来。他说谢谢!

师父在讲法中让我们为别人着想。在饭店打工时,我是干烧锅炉的活,劈柴、烧锅炉是我的活;象服务员倒垃圾等跟我没关系。后来一看冬天很冷,她们穿的少,出去再冻感冒怎么办?不如我挨点累挑出去得了。服务员很高兴:哎呀,叔,你这么大岁数了还帮我们干。我说我顺便就帮干了。我想我修炼了,多干点没啥,再说师父让为别人着想。常人易感冒,不象修炼人有抵抗力。现在这个饭店不干了,可是老板和老板娘说:叔,你在这吧,帮我们照看着这个店。别人他们还信不着。

现在我也满面红光。别人问我:你喝酒了?我现在是修炼大法,脸没有皱纹,光光的,别人看我不象六十六的人。更重要的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内心,从内心深处改变了我。

我体会到真把法记在心里,到关键时刻这个法真起作用,就能按照法去做。因此我没事的时候就看书,背法,走路也背。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