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在押人员:中共体制下的锦州监狱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中国大陆来稿〗许多年前,我喜欢黑夜,在它的掩护下,我可以干一些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事情,说实话,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然而,人,不可能在黑夜中走的太顺、太远,因为黑夜也能模糊自己的双眼。

终于,我身陷囹圄,关进了锦州监狱,它让我见识到了原来一些黑暗的事情也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去做,关键在于怎么遮挡、怎么抹白。锦州监狱广告做的好,传说“吃的好”、“住的好”、“教育改造好”、“人权水平高”,所以,我信了,连我这个常走黑道的人都信了,所以来了。可谁知,在这里我碰到了现实。

锦州监狱
锦州监狱

现在我应该庆幸,劫后余生。在相对自由的空间,曾长期被压抑的人性开始复苏。我多少恢复了一点良知,可以现在用正的能量的因素放飞记忆的翅膀,去给那里的服刑人员的亲友以及关注中国人权事业的人士送上一个真相——中国体制下的锦州监狱。无论结果如何,我都可以告慰自己的良心——我做了。

1. 穷与“干”

那是个穷监狱,把钱看的超重,挖门盗洞去弄钱。至于怎么穷的?中共体制内好滋生腐败等毒瘤,而中共又是最大的吸血鬼,谁能架的住它们祸害?!所以它就穷了。弄点钱又不知进了谁的口袋,所以它就穷到现在。它盯上了犯人。而锦州监狱把犯人所有的价值都被扫描出来,榨的一干二净。

全监狱四千多犯人共分二十几个监区,除了老残、直属、生活监区,其余的几乎都是“内创”监区,即内部创收监区。大多数从早上六点过出工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多钟,很少有休息日,有的监区更绝,差不多只选法定假日。夏天挥汗如雨,冬天两头不见日头,监狱下发的挣钱任务必须完成。就象有一个监区厂房门口一个一个一人多高的血红大字——“干”!犯人的体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这个场景,不能让外人知道。官方对外宣传劳动时间早八晚五、5+1+1,即每周五天劳动、一天学习、一天休息,外面的人信了。

有的监区安排了犯人管事,对有偷懒耍滑嫌疑的人怎么办?告诉管事犯人:不行“给”(即“打”)两下。不服的由警察带到没有摄像头的办公室,拳打脚踢、电棍通电,再不服押进严管队坐小凳,小凳直径十五厘米左右,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九点,不许晃动,最后做到秃噜皮,裤子粘在屁股上。少则半月,一般一个月,压服为止。

有不听话的、一直不服的怎么办?比如说法轮功(学员)?他们说自己没有罪,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许多警察都不愿意跟他们别劲,但政府时不时的要“转化”他们。我们犯人就暗中给法轮功(学员)加油,同病相怜嘛!但是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什么人(仁)都有,有的犯人为了一点好处就听政府的,弄(迫害)他们。

2. 俩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我呆过一个监区,有俩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家是朝阳市的姓张的(编注:法轮功学员张立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号在锦州监狱被毒打致死),刚进来没多长时间,就被弄死了。当时有些犯人哥们想拿这事儿要挟政府,都在犯人写的证明书上签字了。将来法轮功平反了,我可以公开证明这件事儿。

我记清清楚楚的,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两点死的,监区花了八百块钱买猪肉给大伙炖上,大伙管它叫“封口肉”,然后把动手(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几人拉到沈阳转一圈,说是调查,过一阵子回来后都没事了。据说转圈时出车祸了,犯人刘转完圈回来后说:“不是好事啊!”

锦州监狱拿在押人员不当人看,气不忿儿啊!

3. 锦州监狱给我们吃什么呀

我们被迫做牛做马给锦州监狱挣钱,牛吃草,马吃料,按说我们也得吃啊,也得需要营养补充体力,否则身体也受不了啊!给我们吃什么?

八点钟早饭给的几根咸菜萝卜条,尿气冲天,给四千多人做饭的大伙房常年把萝卜堆在盐池里沤着,经常有人看到死耗子飘在盐池里或趴在萝卜上;十一点的中午饭和下午四点的晚饭,冬天煮萝卜、白菜、土豆,夏天煮黄瓜、茄子、角瓜等等,煮熟了倒进保温桶,除了萝卜还成块、土豆还有点块,其余的全稀烂,剩不下啥营养,即使这样,一个菜桶里能有半桶汤。

有一次,菜桶里出现了疙瘩肉,持续约一年。大伙觉的应该是猪身上的,但不知道是啥部位的。有前屠夫站出来讲解:这是猪淋巴组织,可以叫淋巴肉,在外面是养殖户买来喂狐狸的。许多人立刻就不敢吃了,但是也有猛士。

那么,法定假日给吃啥?过年,大伙房给一顿饺子、一顿土豆炖猪肉;端午节:一顿掺大米的粘米饭,饭桶里搁几片粽子叶,想吃粽子?从监狱超市高价买。

民以食为天。会过日子的犯人想尽办法去弄吃的,有一个季节把地上长的蚂蚁菜都吃光了。大伙巴望着伙食的春天。

来到锦州监狱,亲朋好友的心也跟到这里,他们隔墙相望关注着,但咫尺天涯,大多数人根本就不了解那里亲人生存的真实情况。一些家庭尽管不太宽裕,也尽量挤出一点钱来添补狱中亲人的生活,希望亲人能够增加营养、健康回家。可是,当我们购买锦州监狱超市商品时,发现价太高了。

例如,以黄瓜、圆葱、胡萝卜为主的综合蔬菜大约四斤多,常年一口价二十元,外面这点东西加一块锦州地区平均价约七元;以最便宜的劣等果组成的综合水果包大约三斤多,常年一口价二十元,外面这点东西一共不超过八元;未经包装的小咸鸡蛋十元钱四个,外面不带包装袋的这种十元钱十个;猪头肉十五元六两,外面这种多说十二元一斤;劣等干木耳十元钱六十克(包装袋上印七十克),外面此等木耳约三十元五百克。

实际上,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掰着手指头算计:买?加重心理负担和家庭经济负担;不买?加重自己的身体负担,等于被迫放弃了人体对营养的需求。矛盾!

外面的人可能无法想象,当许多服刑人员顶着漫天星斗、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监舍时,他们要利用购买的食品补充一下自己的肠胃,因为最后的晚餐已经在辛苦的劳动中耗尽了;当一些服刑人员饱受病痛的折磨时,他们要利用购买的食品增强一下自己的体质,从而使生命得到延续。然而,锦州监狱就大摇大摆的又多挣了一份钱——苦难的服刑人员家属的血汗钱。给的伙食越差,货卖的越多,钱挣的越多。对外则宣称:超市承包出去了,政府不参与经营。

4. 恶劣的生存环境 公检法司是“酒肉朋友”

按理监狱是刑罚机关,但是,中共体制下的锦州监狱实际上就是奴隶工厂了。

长期以来,高强度劳动和精神压力、生活压力,使大多数服刑人员都心力交瘁,身体素质普遍偏低。狱内有大量的人患病,再加上大多数监舍面积只有五十多平米却塞进二十多人的居住环境,流行病便于传播,严重时流感感染人数过半,稍微复杂点的病多靠自费药治疗,医疗条件的落后也增加了人口死亡的几率,据监狱负责采购医疗器械的李大夫说:锦州监狱是120急救中心最大的客户。有些人死了,没气了,也要进行补救式的“抢救”——人工呼吸、吊瓶,目的是摄制下来,好给家属一个交代。

您可能想:为什么不上告?向上级、检察院反映情况。这是书本上的理论,现实中不是这样。政府曾经教育犯人:都表现好点,有些监控摄像头连到省局、司法部。如果是这样,那么早出晚归、休息日照常的超长时间的劳动,上边都能看到,为什么不管呢?《监狱法》等法律法规规定,监狱服刑人员一周劳动时间不超过四十八小时。违法啦!上边怎么不制止呀?有些东西是给外面的人看的,外面的人就信了。中共欺骗老百姓有的是办法,而老百姓一边咒骂着共产党净骗人,一边对其作出的花言巧语又信了,陷入一个悲哀的怪圈。

您可能会说:不是还有检察院吗?检察院跟监狱不是一个系统的,它负责监督司法工作。我必须善意的对您在中共统治这么多年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单纯的思想表示钦佩,但同时我不得不说,您可能不太愿意了解中国的国情。现在中国,检察院和监狱同属中共一个系统,都是为中共服务的。就像监狱政府曾给犯人训话:检察院?告去吧,就是一顿饭的事儿。可见,它们是酒肉朋友。

一般人看不清在中共体制内如锦州监狱之流所做的阴暗事。因为它们在中共内部体制的保护下,大白天行黑暗之事,并把这种黑暗套上白亮的光环。

一叶落而知秋至。败坏预示着下一步的解体。当然,也不可以否认,在那里边也碰到过一些本性还是比较善良的警察,他们进入体制是为了谋生。他们的内心也想远离、排斥这个黑洞,但是感觉无可奈何,所以也矛盾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