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迷失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更新: 2019年11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得法还不到三年的新学员。虽然修炼时间不长,可是已经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自己的身心也在大法中净化,大法的根已经深深的扎在我的心底。

在学大法前,我信过其它教。我女儿得法比我早,当她知道我信那个神后,一定要我改学大法,她说大法才是真正的佛法,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可是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大海中间,有一根百尺高竿,我顺着竿往上爬,爬到中间往下一看黑乎乎的,吓了一身冷汗,浑身直哆嗦。这时我脑子中有个反应:你想上去还是掉下去,我喊着:我要上去。第二天我就捧起了大法书,再也不想学那个神了。那帮信神的人排着队到我家说服我,我也不动摇,我把那个教相关的书全都烧了。

虽然开始学大法了,可是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懂得什么是修炼。对于修心性呀、圆满呀、修炼呀这些概念都不是很明白,因为特别喜欢“真善忍”三个字,所以我初期的想法就是想做个善良的好人,好让自己从家庭矛盾中解脱出来。

在这里我得先说一说我修炼前和丈夫的恩恩怨怨。丈夫是个包工头,有了点钱,就变坏了,整天在外吃喝嫖赌。更甚的是他认识了一个从北京来的所谓“气功师”,据说这人会算卦、看风水,还有搬运功。他住在一间黑屋子里,从来不亮灯,一進那屋,就感觉阴森森的,让人浑身发冷。我丈夫打那以后就迷上了这个人,好多人有了难、有了病都去找这人,特别是当官的。我丈夫在外压了不少工程款,每次去找这个“气功师”,他都是写个符,说是回来烧了,欠钱的人就送钱来了。结果每次烧了,也没人送钱。每次去找他,他都是各种理由搪塞。而每次去,我丈夫都不是空手去的。

有一次,我丈夫又去找这个“气功师”,回来后,丈夫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正好他不在家时,有个欠他钱的人来找过他。我告诉丈夫这事,他就说:“这下说准了,是不是那人欺负你了?”我说:“你胡说什么呀,人家连大门都没進。”他非得逼着我承认人家欺负我了,我的火就上来了,因为我这个人从不喜欢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就想清清白白做人,哪能受这种侮辱。第二天,他又去了“气功师”那里。回来就喝酒,喝完了就拿酒瓶子往我头上砸,跟他一起喝酒的人劝我:“嫂子,你就承认了吧,这样俺哥的钱就要回来了。”我当时气得差点晕过去,我的心彻底绝望了,一时不想活了,我就想:要死也得去找那个“气功师”把事情说清楚。

因为丈夫怕我找那“气功师”,把院子大门锁上,我从大门爬了出去,脚骨头摔伤了。我找到那个“气功师”,质问他:“你为什么出这样的歪招,你想害死我吗?”他说:“我都算出来了,你不承认也不行。”那时,我都几天没吃没睡了,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朝着他的炕一拍,手指苍天说:“请老天爷为我作证,我要有那样的事,天打五雷轰;我要是没有,你得遭天打五雷轰!”他一下象烂泥一样瘫在炕上。这时丈夫也急匆匆的赶来了,见面就给了我三个耳光,打的我两眼直冒金星。那人有气无力的指着我丈夫说:“你给我滚!”从那以后,听说那个“气功师”消失的无影无踪。

以上是在我修炼前发生的事。我现在通过学法知道,那人就是一个带有附体的假气功师。这个假气功师据我知道,上他那儿算命的,就有好几家回来闹的家庭不和。自打这件事情发生后,我对丈夫恨之入骨,从不愿意跟他说一句话,这样他就整天在外吃喝嫖赌,喝醉了回家就又摔又打。有时看他睡着了 ,我就想拿刀捅死他算了,可是因为胆小心还善,又下不去手。“离婚”、“死”这些念头天天在我脑子里打转,可是每次真要去寻死了,总有巧遇的事情不让我死成。我现在学大法了才明白,师父早就管着我了。

得法以后,我就想好好学法,忘掉这一切。因为我在山上住,很少接触到人,所以想找个学法小组很难,我什么资料也看不到,在这样的环境下,修炼提高很慢,我很着急,非常想有个集体环境。师父慈悲,看到我有颗想提高的心,很快就安排我出去找了个活干,不到一个月,就找到了同修,找到了学法小组。

每天下班走七八里路去学法,同修说我读法读的很好,领会能力也很好,那几个月,我觉的我提高很快。后来经同修介绍,去一位同修家伺候一个老年同修。在那里,同修给我纠正了炼功动作,还有一些不好的学法习惯,通过一起学法,这位老年同修很快康复了,她又给我介绍到另一个老年同修家做保姆。

这个老年同修九十多岁了,来到这里,提高心性的事情就来了。有一次,她女儿抱怨煤气比以前用的多,老年同修就规定不做饭了,买着吃,我给她买了吃的,给自己买了一个馅饼,老年同修就很不高兴的数落我:“你不就想吃肉吗?”这样那样的,反正说了一堆难听的话。这一次,我真的忍不了了,心想:买其它的什么都贵,买一个馅饼只花两元钱,我本来能吃两个,却只买一个,你还发那么大火?委屈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

想想来这里几个月,从来不为自己多花一分钱,还整天限制我不准这样、不准那样的,天天受她数落。本来觉的自己命苦,受丈夫欺负,以为学了大法,在这个修炼群体中,能给我一些温暖和帮助,没想到还不如常人家,打定主意不在这里干了。

正想的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时,老年同修过来叫我起来,说:“对不起,我伤害你了,咱们交流交流吧,我哪里做的不好,你都给我指出来,你的问题我也给你指出来。”说就说,我就把一肚子委屈和对她的不满全盘倒出来了,出乎意料的是,老年同修不但没有发火,反而都承认了,还说这都是她的错。

她也给我指出一些问题:比如爱听好听的,遇事不在法上看问题,总是用人心对待,等等。我觉的老年同修给我指出这些都是事实,是为我好,我的心一下子亮堂了,我想起了白天刚背的一段法:“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1]我背给老年同修听,并说:“大姨,这就叫修炼吧,以前我还不明白什么是提高心性,什么是修炼,原来这些日子,是师父给我安排提高心性的机会,可我自己一点都不悟。”

我非常感谢师父安排,从那以后,我对法理加深了认识,在学法上更下功夫了,好象脑子开了窍了。当我学到:“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师父的这段法真的打到我心里去了。以前,我觉的我的忍超出了一般人,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常人境界的忍,而法中要求的忍,我是远远不及。

随着心性不断的提高,我也放下了好多的执着。可是对丈夫的怨恨心却很难放,我有几次看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啊,我怎么才能放下对他的恨?”通过大量学法、背法,我渐渐明白了,人世间的恩恩怨怨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而这世我修炼大法了,就要彻底善解这些恶缘,彻底放下怨恨心,不但从思想做到,行为上也要做到。

多年来,我第一次主动拿起电话,用最平和的口气跟我丈夫通话,他那边也是第一次用平和的态度对我说话,我叫他以后不要再吃喝嫖赌了,要做个善良的好人,欠人家的账赶快还了,钱不够,我和孩子帮你凑。他很感动,我跟他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如果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我们的恩怨一辈子都解不开。他很认同大法,后来又给他做了三退。

这次他大病一场,几天下来就瘦的皮包骨头,身体爬不起来了,我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帮你。有一天,他打电话告诉我:“我正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里就象一股暖流一样‘唰’的一下子,肚子就不疼了,第二天彻底好了,想吃东西了。”我心里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管他了。

我深深知道,是大法使我这个破碎的家庭团圆了;使我这颗充满仇恨的心变成一颗慈悲善良的心;使我从肮脏的泥坑里爬了出来。我能有幸在这块净土上修炼,是我一生最大的福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