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内蒙古法轮功学员在黑龙江省讷河市电视插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左右,内蒙古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莫旗)法轮功学员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在黑龙江省讷河市火车站水塔以北,用卫星插播,成功将大法真相接入有线电视网,播放“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是自焚还是骗局》近五十分钟。


当晚,讷河市市里有线电视网用户收看到“天安门自焚”真相,据看守所的警察说,偏远的农村不太清晰,电视有雪花。

因为在二零零一年除夕,以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央视,上演了“天安门自焚”,向世界传播,污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污蔑法轮大法。这次插播,只是把“天安门自焚”镜头放慢、放大,利用卫星插播,重新播放了一次,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大法师父是冤枉的,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师父清白!

讷河市成功插播这一壮举震惊了中共邪恶,看守所警察说,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罗干坐镇黑龙江省,亲自调查此事;当时讷河市市长金宝元悬赏一万元捉拿插播者;讷河市全警出动大搜捕,在讷河市及所辖三十多个乡镇、内蒙古莫力达瓦旗(莫旗)及周边各县疯狂的抓捕法轮功学员,仅讷河市就抓捕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并抄家搜走大量大法书籍、音像资料。此次插播被邪共定为大陆涉及法轮功的“第二大案”。

莫旗原“610”恶警苗玉久(苗玉旭,已恶报死亡)积极配合提供所谓的“线索”给讷河市“610”,讷河市“610”头子付力斌、朱天福、公安局局长孙德贵等、公安局刑警队、各个派出所等全警出动参与此次抓捕。

一、三位插播当事人遭酷刑、非法判刑

韦昌峰,男,农民,时年四十二岁,家住塔温敖宝镇万山庄大队,带着他多年的愿望与梦想,他跑遍几大城市,在家中做过无数次的试验,试播成功。夏秀文,女,时年四十岁,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旗尼尔基镇。崔桂凤,女,家住坤密尔提乡,小学音乐教师,后调到农村信用社工作。

(一)讷河市刑警队施酷刑

电视插播六天后,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刘明康(讷河籍,插播支持、参与者)、韦昌峰及妻子蔡凤芹(未修炼法轮功)、夏秀文、崔桂凤被非法抓捕到讷河市刑警队;蔡凤芹被非法审问一夜,于次日晚被放回。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刘明康均遭酷刑——坐老虎凳、电棍电击、毒打、辱骂,恶警用手铐把韦昌峰铐在暖气管子上,逼韦昌峰说出参与此次插播的同修和插播的经过。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被警察酷刑折磨一天一夜,于十月三十日晚上,韦昌峰、崔桂凤、夏秀文被劫持到讷河市看守所。

1. 韦昌峰:被坐铁椅子、电棍、冬天冷水冲身

讷河市“610”头子付力斌、朱天福、公安局局长孙德贵、刑警队等对韦昌峰、崔桂凤施酷刑——坐老虎凳、电棍电击和恶警们的毒打、辱骂,恶警用手铐把韦昌峰铐在暖气管子上,逼韦昌峰说出参与此次插播的同修和插播的经过。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时值十月,北方的冬天,正是穿棉衣的季节,然而,恶警把韦昌峰的衣服扒光,然后把窗户和门打开,不择手段地逼韦昌峰说出参与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通宵审讯,往韦昌峰头上浇凉水,时值深夜,冷风一吹,冻得韦昌峰直打哆嗦。

之后,又把韦昌峰脚和手都锁在铁椅子上,用子弹头划韦昌峰的腋下肋骨,疼痛难忍。之后,警察们又用高压电棍最强电流电击韦昌峰,电棍发出刺眼的闪光“啪啪”作响,韦昌峰光着膀子却不觉得痛,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在替弟子承受。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2. 崔桂凤:遭毒打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崔桂凤在家中被讷河市刑警队、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到讷河市刑警队,遭电棍电击,恶警们用最强的电流电击崔桂凤,没电着崔桂凤,却把他们自己电了,还说这电棍漏电?不知道现世现报的理。

恶警将鞋脱下,用鞋底打崔桂凤的后背,崔桂凤的后背被打得血肉模糊、恶警用装满矿泉水的瓶子打崔桂凤的头,用矿泉水浇崔桂凤的头和脸,崔桂凤被打得蓬头垢面,被锁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3. 夏秀文:遭辱骂、殴打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多,夏秀文被讷河市刑警队警察、讷河市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到讷河市刑警队,夏秀文被锁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遭到恶警们的殴打与辱骂,他们彻夜轮番地审讯夏秀文,逼夏秀文说出与韦昌峰、崔桂凤联系过程,及出租车司机的相貌、车牌号及车的颜色。

十月三十日早上,夏秀文遭到莫旗国保大队及讷河市“610”、国保大队多次非法提审,强迫夏秀文承认在奎勒河镇和刘明康、肇淑芝传播真相一事及在莫旗农村和鄂玉霞撒传单一事,遭拒绝。

(二)讷河市看守所施虐罚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日晚上,韦昌峰、刘明康、崔桂凤、夏秀文被劫持到讷河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犯人受狱警的指使,犯人头头王力指使犯人杜小亮,将韦昌峰的衣服扒光,给韦昌峰“洗凉水澡”,就是用小盆一盆接一盆地往头上浇凉水,冰凉穿心,韦昌峰不服从,曾被杜小亮拳脚暴打,脸被打得青紫。刘明康也同样受到在押犯人“洗凉水澡”的虐待。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夏秀文被劫持到讷河市看守所后,她拒绝签字,被狱警李颖抡起胳膊暴打,打耳光,强行按手印。夏秀文绝食二十天,抗议非法抓捕、审讯、关押;夏秀文被强制接受了黑龙江省电视台及讷河市电视台众多记者的无理录像与“采访”,夏秀文义正词严地回答了他们:我插播法轮功真相光盘,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思考,法轮功不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就因为这一句话,黑龙江省公检法司、“610”及讷河市公检法司、“610”把夏秀文定为所谓的“顽固分子”。

(三)非法开庭、枉法判刑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天气阴晦异常寒冷,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在讷河市一个小法院法庭被非法开庭。刘明康另案处理。

韦昌峰、夏秀文、崔桂凤戴着手铐被非法押往法庭,讷河市检察院公诉人王宝贵污蔑大法,指控三名大法学员是“犯罪行为”。韦昌峰当时在法庭上陈述:我们没有杀人,也没有做坏事;崔桂凤的家人为崔桂凤聘请莫旗律师刘丽,律师刘丽不明真相,为崔桂凤做的是有罪辩护;黑龙江省讷河市法院、“610”付力斌、公诉人王宝贵冤判韦昌峰十三年(第一次插播六年,第二次插播七年),夏秀文和崔桂凤分别被冤判四年。

韦昌峰在讷河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零二十八天,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凌晨三点多钟,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北安监狱。在北安监狱,韦昌峰被迫害九年四个多月,遭受非人的折磨;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韦昌峰从北安监狱转到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六监区,被迫害三年两个多月,在那里,韦昌峰经历了腥风血雨的洗礼,遭受过地狱般的酷刑迫害。

夏秀文、崔桂凤在讷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半月,于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一同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崔桂凤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做奴工)二年五个半月。夏秀文被迫害三年零六个半月,闯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刘明康被绑架到讷河市刑警队遭非法审讯一夜,于次日被劫持到讷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被讷河市“610”勒索八万元,放回。放回后,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和“610”欲继续加重勒索迫害,刘明康无奈弃商倾家荡产,携妻女流离失所,经济损失达四十多万元。

二、插播事件后 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插播的当天晚上,讷河市就被非法抓捕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并抄家搜走大量大法书籍、音像资料,有的被毒打、关押、罚款、洗脑,强制放弃信仰。

讷河市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讷河市看守所的有:王朝俊、晏某某(女,教师)、王淑琴(女,音乐教师,被勒索约七千元)等七、八人,他们均被讷河市“610”勒索钱额不等;黑龙江省绥棱县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带一本《转法轮》,抱着孩子来讷河市亲戚家串门,也被非法抓捕,无辜的婴儿被扔到讷河市福利院。

此后,莫旗“六一零”恶警张世斌、苗玉久等配合讷河市“六一零”,以插播为借口,共非法抓捕十名莫旗法轮功学员和一名常人司机。张世斌怀疑法轮功学员欧阳占东参与插播,于是,再次网上通缉非法抓捕欧阳占东,欧阳占东开始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久龙、袁延波、周玉臣、敖荣华、郭菊花、李桂云、鄂玉霞等。

“跨越千山万水,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面对暴力威胁,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可贵的中国人啊,请静心傾听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切莫错过这万古机缘!”

这是插播这张光盘的主题曲《为你而来》。愿这嘹亮的歌声能荡涤你心中封尘已久的尘埃。四、五十分钟的时间是如此的短暂,但这珍贵的瞬间,必将被历史永恒铭记。插播的勇士们,用正信、坚强铺就了回归之路,铸就历史永恒的篇章。

三、法轮功学员韦昌峰遭冤狱迫害的事实

(一)韦昌峰在黑龙江省北安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凌晨三点多钟,韦昌峰从讷河市看守所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北安监狱。

在北安监狱集训队,狱警指使犯人,要求韦昌峰天天必须背监规、码坐。码坐就是一个人紧挨着另一个人盘上腿坐着,教导员安东怕韦昌峰炼功,唯独不让韦昌峰盘腿,还有几次,将韦昌峰叫到他办公室,诱骗韦昌峰写“转化书”,并指使犯人给韦昌峰施加压力、企图加重迫害。

有一次,教导员安东指使犯人黄海对韦昌峰施暴,犯人黄海到韦昌峰面前,二话没说,一个凶狠的顶拳打向韦昌峰的下巴,韦昌峰当时就失去了知觉。

在集训队,犯人庞国禄(流氓罪入狱,还剩几年就刑满,二零零八年,被加刑至无期徒刑)强迫韦昌峰把手揹起来撅着,逼迫韦昌峰写“悔过书”,韦昌峰不写,庞国禄纠集几个犯人把韦昌峰按倒在鋪上趴下,其中一个人掰一只胳膊使劲往上扳,韦昌峰疼痛难忍,地板革炕席都被啃坏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晚上睡觉侧着身子一颠一倒,挤的很紧,上厕所回来,就没地方了,就得硬挤。但另一个能睡十个人的大铺却只睡了三个大犯人头头,空闲着大半个铺;吃饭时,一顿一个黑馒头,两个人一个小塑料盆,给一勺土豆汤,多数时看不着土豆,一个人喝两口就没了。

二零零四年四月三十日,韦昌峰被分到北安监狱十监区,刚到这儿,邪恶的狱警就安排两个犯人包夹看管、监视韦昌峰,包括睡觉、上厕所、吃饭都在邪恶的包夹监视中。有一次,十监区小队长岳文华清监时,拿走了韦昌峰的笔记本,韦昌峰到他的办公室向他索要,狱警岳文华不但不给,对韦昌峰连打带骂,打耳光。为了制止岳文华行恶,韦昌峰将狱警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岳文华恼羞成怒地说,韦昌峰给他造影响了,强行将韦昌峰关押“小号”迫害十五天。他到小号见韦昌峰,说韦昌峰认罪态度不好,又恶意续押十五天,本来还是他来接,但是,他却现世现报了,患膀胱癌,停职,住院了。

二零零五年,韦昌峰被分到七监区,因为不按照要求叠被子,被七监区小队长聂华胜关押小号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份,韦昌峰在七监区因为炼功,再次被关押小号十五天,禁闭室没有窗户,没有通风设备,四季潮湿,防盗门下面只有一个送饭的小洞,闷热窒息,空气散发着霉味,白天都不能穿衣服。韦昌峰开始绝食反迫害,绝食第八天,韦昌峰被送往北安监狱医院,狱警把韦昌峰的两只手分别铐在两边床框上,强行输液并要灌食。韦昌峰要求回监舍,他们说你吃饭就让你回去,就这样,韦昌峰开始吃饭,几天后,韦昌峰回到了监舍。

一天,监狱刘狱长针对韦昌峰的情况,污蔑法轮功,没几天,刘狱长在检查监舍走进厕所时,一个厕所下水道管件突然从上面掉下来,差一点砸在他头上,暗示他作恶是要遭报的。此事过后没几天,他因故被解除狱长职务。无独有偶,参与迫害关押韦昌峰的分监区长也遭了报应,因病动手术,肚子上被割开一个大口子。

几年后,韦昌峰被转到一监区,监区教导员是韦昌峰在十监区时的一个邪恶的狱警,他鬼迷心窍,一心想立功升官,打起了想“转化”韦昌峰的鬼主意。他向狱长保证:一定能转化韦昌峰;同时又向韦昌峰承诺:如果转化,不出工干活,可以每月给六分(满分);他还向韦昌峰承诺:如果转化,他向狱长打报告,同意韦昌峰回家探望九十岁高龄的老母亲,韦昌峰什么都没答应他。

这个监区教导员真是费尽了心机,后来又在韦昌峰家属接见时,两次欺骗韦昌峰的家人,说韦昌峰在里边如何如何,怎么样怎么样可以提前回家,利用亲情关系诱导韦昌峰转化,致使韦昌峰的哥哥、姐姐、姐夫、妻子,当时都对韦昌峰极其恼怒,甚至痛哭流涕,两次接见都不欢而散。

这个监区教导员见转化无望,正要对韦昌峰实施迫害时,他的嗓子突然不能正常说话,必须接受治疗。有一次,他在监狱走廊里碰到韦昌峰,恶狠狠地说:你等着,我有时间再收拾你。韦昌峰说:你就好好地照顾你自己吧!之后不久,他调离了本监区。

韦昌峰在北安监狱被迫害期间,莫旗“610”非法组织头子汪仰泰、吕淑媛去监狱接见,劝说韦昌峰“转化”,遭拒绝。

(二)韦昌峰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韦昌峰从黑龙江省北安监狱被劫持到泰来监狱六监区。黑龙江省“610”非法组织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为了达到“转化”韦昌峰的目的,欲加重迫害;六监区刘队长强迫韦昌峰劳动改造,韦昌峰说:我没有犯罪,不参加劳动改造。

二零一五年,六监区刘姓队长诽谤、污蔑大法,用威逼、辱骂、严控等手段迫害韦昌峰,还搜查韦昌峰的经文。后来,刘姓队长患了尿毒症,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不得已退职了。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泰来监狱根据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的要求,出台的一个文件,文件要求狱内有能力劳动但拒绝劳动的服刑人员必须参加劳动。如果不劳动干活,就可加戴手铐、脚镣,并停止其亲情生活,购物、伙食改善、接见、通信、娱乐、限定活动范围,简称“六停一限”。这些所谓的文件都是针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而量身定做的,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有一天出工时,别的监区的法轮功学员给韦昌峰传递大法经文,被包夹曲洪宇看见,犯人曲洪宇将此事告诉中队长刘靖宇(新调来),到了车间厂房,刘靖宇从韦昌峰身上搜出了经文,问是谁给的。为了保护法轮功学员,韦昌峰说:是我原来的,我给他,他不要,我又拿回来了。之后,刘靖宇又带人回监舍,搜查韦昌峰的铺位,将大法经文搜走。韦昌峰再一次被关押小号十五天。

时值正月,天气寒冷,禁闭室关着门窗,进不去阳光,异常阴冷,如同冰窖,再加上戴着手铐、脚镣,冰得手腕、脚腕冰凉,禁闭室没有被褥,囚服单薄,禁闭室不让穿线衣、线裤、内衣,困了只能穿单薄的囚服,在冰凉的地板上睡,睡不了多长时间就又被冻醒了,冻醒就不能再睡了,再睡身体就颤抖的受不了。每天给吃两顿饭,每顿饭只给一塑料碗稀粥,根本吃不饱,只能是维持生命的延续。渴了,就喝冲便器的水。越冷越饿,越饿越冷,饥寒交迫。十五天的人间地狱中的地狱,度秒如年,韦昌峰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无论是精神还是肉身的承受,似乎都到了极限,无法形容。

二零一六年六月,在泰来监狱三监区,韦昌峰被犯人举报,中队长刘靖宇开始搜查韦昌峰的铺位,搜出大法经文,刘靖宇把韦昌峰叫到狱警办公室,训斥韦昌峰:为什么还有这些东西?韦昌峰说:这些都是修炼看的经文,都是教人向善的,说着,韦昌峰就将经文夺了回来。刘靖宇说放下,韦昌峰不放,刘靖宇就用拳头狠狠地打韦昌峰的前胸,又拿来电棍电击韦昌峰。经文被小队长抢了回去,韦昌峰被押往小号2号房,再遭关禁闭一个月。

韦昌峰对刘靖宇说:你这是在做恶。刘靖宇更加气急败坏,让禁闭室狱警给韦昌峰脚镣和手铐并串在一起,锁在地环上。

北方的初春,春寒料峭,禁闭室十分阴冷,夜里躺着根本就冻得受不了,困了只能坐着佝偻着睡一会儿,脚和手铐在一起,佝偻着直不了腰,那种痛楚苦不堪言,无以言表。放出小号后,一段时间内韦昌峰被“六停一限”。

泰来监狱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肆无忌惮的迫害,多年来信息被严密封锁,使泰来监狱的惊天罪恶一直在被掩盖着。泰来监狱只要上边来检查的,监狱马上就把坚定敢言的大法弟子或正义敢言的普通犯人都藏到地下室。

在邪恶的黑窝中,在大法师父的护佑下,韦昌峰走过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十三年,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遭受着魔鬼般的历练,斑斑血泪,罄竹难书!漫长的十三年,无法用语言形容和细述……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韦昌峰结束十二年零七个月冤狱(在看守所被迫害近五个月),当天早上,韦昌峰的儿子和哥哥开车,将韦昌峰从泰来监狱接回家中。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参与迫害信息:下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