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安陆市“六一零”办副头目聂汉章恶行

更新: 2019年11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聂汉章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至今,他一直担任安陆市“六一零”办副头目,直接或幕后参与迫害安陆法轮功学员。他一直与全国臭名昭著的湖北省洗脑班打手龚建、邓群、刘成等恶警勾结迫害安陆法轮功学员。使被送往湖北省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的身心摧残,给学员及其家庭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和伤害。

聂汉章,现年五十八岁,湖北安陆市人。湖北省安陆市“六一零”办副主任。聂汉章的妻子:陈爱华,湖北省安陆市实验初中教师,现已退休。

聂汉章一直参与操控公、检、法、司部门直接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他在网络上发表多篇文章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从法轮功书籍中断章取义法轮功创始人的讲法,肆意歪曲、诋毁法轮功。以下是他的部份犯罪事实:

一、两次非法大抓捕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上午到深夜,“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指使公安一夜之间绑架了近二十位安陆法轮功学员,将他们非法关押在河西第二看守所(即第一次洗脑班)迫害,强迫他们放弃信仰。在河西洗脑班里,整个院子、走廊、屋子里到处挂满了诽谤法轮功与法轮功师父的恶毒标语。此次被非法抓捕的学员有:杨和平、张自正、程旭丽、张慧、李爱华、廖焰、冉新翠、石世菊、刘春燕、程平、孙静、阚富超、余桂芝、黄志平、龙向红、祝本明、唐翠红、毛翠莲等。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被强迫听、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广播、录像、文章,强迫写背叛法轮功师父、背叛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李绵楚、聂汉章、等十几人轮番上阵,围攻、殴打、强制灌食、侮辱、谩骂,以劳教、开除工作威胁法轮功学员,并逼迫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参与迫害,煽动家属打骂法轮功学员、威胁离婚等。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学员不放,却反诬蔑学员不工作,不照顾家庭、不忠不孝等

毛翠莲在洗脑班里绝食第八天,李绵楚、聂汉章等人及几个狱医,把她按倒在铺板上,聂汉章狠狠地按着她的头,涂亚东和几个帮凶压住她的腿和两臂,两个狱医用橡皮插管给她灌食,橡皮插管来回两三次从她鼻腔往胃里插,都没有成功,把鼻子都弄出了血,最后实在插不进才罢手。“六一零”怕出人命担责任才给奄奄一息的她输液,让她父亲和村里人接她回家。

唐翠红,原是安陆市财政局府城分局的一名出纳,被李绵楚、聂汉章勾结她单位人员,把她骗到河西洗脑班后,他们对她软硬兼施,诬蔑她有病,将她强行劫持到孝感市精神病院迫害。强迫她吃毒药、打毒针, 残酷迫害了二十多天,使她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身体被迫害成甲状腺(俗称大脖子),全身浮肿、无力,记忆力衰退,回家后整夜整夜的不能入睡,达一年多的时间。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召开十六大,李绵楚、聂汉章配合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胡茂书,利用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大抓捕。一夜之间绑架了七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当时安陆市的第一和第二看守所都关满了。

遭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有:唐传莲、王加芬、王艳烽、盛翠莲、杨和平、祝本明、王桂花、毛翠莲、黄艳梅、黄莉霞、彭文明、杨翠芳、于玉清、刘顺珍、秦明兰、黄晓慧、张瑞玉、何正芬、邓先华、李爱华、盛元生、潘德清、孔久红、严仁明、施春仙、邹丽、严吉、陈少芳、徐桂云等七十多人。直接被送到沙洋非法劳教的有王艳烽、唐传莲、李爱华、黄艳梅、杨翠芳、余玉清、彭文明、祝本明、施春仙等二十多人。有的学员体检不合格,被狱医强行打了什么针,沙洋劳教所就接收了,只有三位学员拒收,黄莉霞被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迫害。

二、把法轮功学员间接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王艳峰和几个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时,在半路被李绵楚、聂汉章指使人截回到安陆接管派出所,并让“六一零”的所有人全部都到接管乡派出所来对她们非法行刑逼供、打她们到半夜,又将她们送安陆四里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四里看守所,王艳峰遭到看守所所长刘黎光指使外牢四个刑事犯残酷灌食致休克。“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看她不行了,才打电话叫她丈夫把人接走。

二零零八年九月,王艳峰和一法轮功学员在湖北省广水市与安陆市接壤的程巷发真相资料被广水市程巷派出所绑架。李绵楚、聂汉章与广水市“六一零”、国保大队相互勾结,不到二十天,将王艳峰迫害致死,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冤狱期满,被聂汉章劫持入洗脑班继续迫害

朱大华在二零零二年被安陆“六一零”非法判刑七年,送到沙洋范家台监狱。二零零九年他冤狱期满又被安陆“六一零”李绵楚、聂汉章劫持到湖北省法制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三十九天不许睡觉,遭受野蛮灌食、不准坐、不准上厕所、毒打等折磨。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清晨,程子鹏的家人一大早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大门口迎接刑满释放的程子鹏 ,“六一零”头目宋华明、副头目聂汉章等一行四人驱车(车号:鄂K2531)来到监狱强行把程子鹏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陈爱芳在四里看守所被灌完食后不到一个小时,国保大队陈旭东、周洪海等人用假释放证明把她骗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湖北省洗脑班)。当时聂汉章和她村里的主任等人都在场。在湖北省洗脑班里,陈爱芳遭受了更残酷的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最后聂汉章去看她时说:你怎么现在才转化?我们算你最多三天就转化的。

三、在安陆私设城东会所洗脑班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上午,安陆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周洪海爬墙、翻窗踢开黄亚莉家阳台门入室,沈问波翻窗入室,陈旭东等警察在大门口冒充电视台叫门闯入黄亚莉家,将黄亚莉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她家电脑、家用手机等价值三万多元的财物被抢走。遭绑架当天,黄亚莉绝食抵制迫害,她的血压上升到二百三十的高危地步,“六一零”、国保大队仍把她送到省洗脑班去。省洗脑班没有接受,“六一零”宋华明等人把黄亚莉拉回安陆办洗脑班继续迫害,致使她的身心受到伤害,险些丧命。

二、三天后,宋华明与聂汉章相继从武汉洗脑班弄来恶警余帮清(此人以前是沙洋劳教所的),犹大刘××、邱红萍专门来所谓转化黄亚莉。这十来个人轮番找她谈话、洗脑,逼迫她转化。每天威胁、恐吓,说什么不配合、不转化就把黄亚莉判十一年的重刑。邱红萍与刘××每天早上8点中来所谓给她“上课”,灌输她们邪悟后的一套谬论。刚开始她们二人也非常伪善,“关心”黄亚莉的身体等等,当有一天黄亚莉看到她们把她师父《转法轮》涂画的稀烂,黄亚莉责问她:“谁让你把我师父的书乱画成这样的?!”她立即变了脸,对黄亚莉破口大骂。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上午十半钟左右,安陆“六一零”副主任聂汉章带领四~五个人到烟店镇程巷小学,强行绑架了何问德老师到安陆楚跃洗脑班(安陆城东会所)。那天,何问德正准备给学生上第三节课时,聂汉章冲进他的办公室要强行带他走,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何问德不跟他走,聂汉章拉他走。他抱着柱子不走,聂汉章让四~五个人把他抬走了。何问德关在楚跃洗脑班一个多月。

四、操控法院给法轮功学员判刑

二零零二年正月的一天晚上,雷大英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安陆市烟店镇派出所绑架。第二天,雷大英与丈夫被劫持到安陆四里第一看守所。虽然雷大英的丈夫不是炼功人,狱警们还是把她丈夫非法关押了约两个月才放人,而且还勒索三千多元钱。

“六一零”主任李绵楚、副主任聂汉章勾结安陆公安局国保大队、法院,对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雷大英非法开庭,诬判她七年刑,连她家人都未通知。之后李绵楚、聂汉章、国保大队警察、狱警把她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迫害。武汉女子监狱看到人已经奄奄一息,拒收,但是安陆市这些恶人,强行把她丢在那里。

二零零七年九月,雷大英出狱,家人去了,安陆“六一零”、公安局、解放社区的四人却提前到监狱把雷大英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又迫害了一个多星期。

二零零二年,朱大华也被冤判七年刑。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聂汉章、杨俊文带国保警察周洪海、代小琳等将黄学军劫持到湖北省洗脑班进行迫害。聂汉章对洗脑班队长邓群说:“转化”不好就判刑。

在进省洗脑班第一天晚上,队长邓群就逼问黄学军以后回家是否还炼功,如果说炼就面临体罚或用刑。因为黄学军知道安陆法轮功学员程子鹏曾遭省洗脑班警察殴打大脑、双脸,牙齿都被打松;医院同事黄丽霞被迫害致神志不清、血压升高、眼睛看不见东西……出于恐惧,他表态不炼。湖北省洗脑班安排两人(即所谓陪教)二十四小时监控黄学军的一言一行,逼他诽谤、决裂法轮功,如果不配合就体罚,有时以动刑相威胁。

接着洗脑班安排一“帮教”人员对黄学军进行洗脑迫害二十天,逼他交代近年的炼功活动。他被迫写完后,聂汉章、国保警察周洪海看后不满意,周洪海一边骂骂咧咧,一边重重地搧了黄学军三耳光。聂汉章临走时说:一天不交代完就一天别想回安陆。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安陆法院非法庭审黄学军和孙有兰后一个多月,安陆市法院诬判黄学军四年,孙有兰被诬判三年半。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及不完全统计,二十年来,安陆至少七人被迫害致死,十七人被非法判刑,二十三人、二十五人次被劳教,三十三人(三十七人次)被洗脑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