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武汉市多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九月左右被骚扰、绑架。在中共邪党的恐怖高压下,有法轮功学员的亲戚参与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发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在这场迫害中,由于中共长期在民众思想中灌输的用党性代替人性的邪恶理念,致使有些人在中共的淫威下顺从了中共的指使,干出了一些亲者痛、恶者快的事情。中共的迫害,使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巨大的苦难,同时也毁了这些做恶者,因为中共的本质,它存在的目的就是来毁人的。

(一)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日星期一上午九点多钟,有三个人到武汉法轮功学员徐玉兰婆婆家来找她,一个是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警察柳卫华,警号:024113,一个是该村村长李三星,另一个是她不认识的村民,他们一进门,徐玉兰就要柳卫华出示警察证,柳卫华出示后,徐玉兰马上就拿笔抄写下来了。柳卫华对徐玉兰说,你比以前长好看了,皮肤也变好了,徐玉兰说炼法轮功炼好了。这时村长李三星趁机偷拍了徐玉兰相片,被徐玉兰看见了,就说,你这样做是在违法。李三星说,要告就告我吧。之后他们就离开了徐玉兰婆婆家。

村长李三星是徐玉兰丈夫的亲弟弟,他先后两次带人到徐玉兰居住地骚扰。二零一八年上半年,李三星带着两个警察,一个是柳卫华,一个是严姓警察到徐玉兰家中,向徐玉兰丈夫询问徐玉兰个人信息。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晚上,李三星又带人到徐玉兰婆婆家,说要给徐玉兰照相,徐玉兰不同意。李三星说,你要为我们想一想,不然的话,我们的饭碗就丢了。

法轮功学员徐玉兰二零一七年一天出门在外讲真相,遭到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扣押在派出所。后来人被放回,但却遭到派出所多次骚扰,要徐玉兰到派出所去写东西,还要经常到派出所去汇报,徐玉兰不堪忍受这种骚扰,选择离家出走流离失所,经过一年多的漂泊落脚在婆婆家。

(二)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左右,武汉市东西湖区将军路派出所三人,其中一名妇女叫潘祝华,闯入法轮功学员陈望仙家中,要给陈望仙照相,陈望仙不配合,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这个名叫潘祝华的是陈望仙丈夫的亲戚,她假惺惺地走到陈望仙身边,挽着陈望仙的胳膊说:来,我们两个照张像。陈望仙不照。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徐慧明(女,五十三岁)被绑架,也是这个潘祝华告发的。那天徐慧明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住家附近行走,将军路派出所和东西湖区国保大队十几个便衣已在徐慧明家附近蹲坑。当时参与蹲坑的潘祝华看到徐慧明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后,马上对着徐慧明她们大叫:她是炼法轮功的,她也是炼法轮功的。随之十几个便衣一拥而上将徐慧明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逼进徐慧明家中抄家绑架。目前徐慧明已被非法批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三)

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武汉法轮功学员张国珍(女,六十岁左右)、张凤兰(女,六十一岁)、万九仙(女,五十六岁)去看望从医院回家不久的一个法轮功学员,直到晚上也没回家,后来得知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吴家山街派出所,之后又转到东西湖区公安分局。

张国珍、张凤兰、万九仙三名法轮功学员九月六日被送武汉市第一拘留所,非法行政拘留十天。九月十六日,亲友们去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接人,却获知三名法轮功学员又被秘密转移别处非法关押,目前下落不明。

二零一九年九月期间,正值武汉大力宣传世界军运会即将召开,为了做好所谓的维稳工作,中共对各类不放心的民众,尤其是法轮功学员,不仅采取了各种监控骚扰手段,还在舆论上做了各种强力的宣传。马路旁伫立的大型电子屏幕,大街上张贴的大型展板画报,街面的围墙上拉扯的大型横幅标语,字里行间透露出狠、严、紧的信息,使人感觉到一种紧张、恐惧、高压感,所以走在街上经常可以听到这样一种说法,过点细,(方言:注意点,小心点)要开军运了。据称绑架张国珍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借口是这名从医院回家不久的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媳妇举报。

(四)

二零一九年九月的一天,武汉法轮功学员戴满珍在医院正在照顾她住院治病的姐姐,突然来了几个人找她。一个是派出所的项警察,还有几个其他人员。戴满珍问他们,你们找我干什么,项警察说,我们找你来核对一些信息,其他的人就给戴满珍照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