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全身筋骨错位 四天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二零一零年上半年,我们当地有一位老年大法弟子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尽管关押了很长时间,警察千方百计构陷这位大法弟子,可就是找不到更多的所谓“证据”,又不甘心放同修回家,还企图将老同修弄到劳教所迫害。

看守所附近有个集市,我们同修们决定利用赶集近距离发正念,解体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帮助同修闯出黑窝。

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农历六月初六,是我们当地的一个节日。就在这一天,我骑着电动三轮车到邻近的几个村去通知同修,第二天赶集尽量都去发正念。

绕了一圈,大概在下午四点多钟我往家返,当我骑到一个很陡的下坡路时,看到最前方是个十字路口。我从南往北骑,发现从北往南开来一辆两节车厢的大挂车,拉的好象是石子儿,车很大,跑得很慢,可见载重量相当的大。因为我不知道挂车是往南开还是往东开,为了让车先过去,我把车速放慢。这时我脑海中出现了一句话:“为了大法,为了同修,我无怨无悔。”就在我慢慢的骑着车,来到了十字路口,这时大挂车也正好到了十字路口。我的车已经到了往西拐的路北边沿上,再不拐,就要与大挂车相撞,我毫不犹豫的把车头向左猛一拐,而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个路口的路面与路下面的地面是两米多深的下洼地,我被摔到地里,直接就摔昏死过去了。这时就觉的整个胸前一片红,脑子里是白的,象白水泥墙那种白,脑子中间的那个白色的物质比脑子四周那些白色物质要稠一些,我想那可能就是松果体吧?可耳朵还能听见公路上的人的说话声(是三个修路的人),其中一人说:“这车子真扛摔,摔的这么厉害还没摔坏。”路边有一排很高的小树挡着车,车才幸免没摔到地里。另一个说:“怎么没摔坏?车两边的栏杆都摔掉了。”又听另一个人说:“这摔掉了没事,焊一焊就接上了。”他们谁也没敢走到我跟前儿看一看,可能认为我已经被摔死了。

正在这时,从我的头顶里面发出了一个声音,很清楚,也很急促:“求师父!求师父!快求师父!”因为我不喘气儿了,我的思维也不听我使唤了,想不起“求师父”是什么意思,我只有一念:一定要让头动一下,哪怕只有头发丝那么一点儿感觉,也能证明我的头在听我的使唤。这时,又从头顶那个地方传过来一个声音:“求师父!快求师父!”我没管这个声音的催促,我还是按我的想法:一定要把头动一下,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这时那个声音又催我了:“求师父!快求师父!”这次没有前两次那么急促了。

经我再三的努力,头似乎象动了一下(是师父在帮我实现我的想法)。这时,不知是谁用的什么东西(好象是织毛衣的细毛衣针头那么粗的尖东西),在我的小腹部位往上划,一直划到心口窝,也就是膻中穴那个地方,我在心里叫了一声:“师父!”“唰”的一下,从划的这一道痕的地方向两边把肚皮拉开,就象开了两扇大门,我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叫了一声:“师父!”就坐了起来。

闭着眼坐了一小会儿,这时一位修路的人说:“对,坐会儿再起来。”我站了起来,两只胳膊向外一抻说:“没事儿。”说是没事,摔的时候,右边脸先着地,把脸擦的稀巴烂,袜子、裤子全擦破了,整个过程一点痛的感觉也没有,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心里十分感谢师父!

我站起来,仰起头,向公路上看了看,说了一句话:“这从哪上去呢?”一位修路的人说:“顺着地边向西走。”我按照他说的来到公路上,背对着修路人,面向西用左手指着右边擦破皮的脸,发了一念:我脸这个地方不许有擦伤痕迹,那样对证实法不利。然后,来到车跟前,对修路人说:“谢谢你们帮我把车扶了起来。”

我用车钥匙把电动三轮车启动起来,车灯亮了,我骑着车,向同修家跑去。在距同修家一百米的地方,车不动了,车灯也不亮了。师父把我送到这儿,下面的事是我和同修要解决的问题了。

来到同修家,他们夫妻俩都修炼。满屋子被蒸汽笼罩着,女同修对我说:“姐,你坐下,饭熟了,马上吃饭。”

这时的我全身都变了样儿:脖子肿的头都转动不了了;全身所有的筋骨全都错位,腰椎间盘错位肿胀,不能转身;摔下去的时候,右手背被石头硌了一下,现在全肿了,象个小饽饽。我浑身没有一点劲儿,手腕软软的,更推不动那辆三轮车子。我们三个人好歹把我的三轮车推到同修的拖拉机上绑好,把我送回家。

丈夫干活还没回来,做什么饭呢?我想了一下,只好熬大米稀饭了,因为大米稀饭不用劲儿,米洗一洗,放在高压锅里就行了。这时丈夫回家,一见我这个样子,惊到目瞪口呆,急问我是怎么回事儿?我轻描淡写的说:“没事儿,躲一辆车,倒在路边,擦了一下。”丈夫埋怨我说:“平时告诉你慢点儿骑、慢点儿骑,你就不听。”说完也就过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难题又来了:全身的筋骨错位,导致我上不去炕。胳膊腿儿一动,牵扯全身的筋骨都痛,怎么办呢?心想:法轮大法无所不能!从大法中修炼出来的大法弟子同样也是无所不能!就想了一个办法:用右手用力抓住脖子后面的大筋,因为把那个大筋抓紧,全身的筋都发紧,这样我慢慢的就爬到炕上。上炕之后,还不能松手,等慢慢躺下后,才能松手,要不然就痛的受不了。

因为我有颗信师信法的心,也就不害怕,只听师父的:学法、炼功、发正念。虽然有的动作不到位。相信是师父看到了我那颗坚定的心,奇迹又在我身上出现了——我的身体迅速恢复健康。

可能我对着脸发的那一念有关,第二天脸上的皮就干燥了,第三天,脸部浅一点的结痂就脱掉了,第四天、第五天,擦的很深的结痂也脱落了很多。

神奇在哪里呢?一般的这种创伤脱痂后,都要留下乌斑或白斑,然后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原样。可我脸上的结痂掉了以后,皮肤和原来的颜色一模一样,深一点的结痂看上去好象还有血水,可手一碰,结痂就脱落了。太神奇了!我被惊呆了。

神奇还在后面呢!第四天,我到修车行去修车,我没告诉他翻车的事。当修车的人打开放电瓶的地方说:“你的车翻个了?”我惊奇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到跟前一看,三块电瓶摞在一起,电线的接头全断了。修车的人把电线头一接就好,一分钱也没花。要知道,出车祸那天,我从公路开到同修家最少一里多地,我的车没电,怎么能跑那么远?

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又还了一个命债,再次叩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如果我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念,一害怕就到医院,在医院里躺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得多少钱往医院里送,还不知道能不能治好。因我有坚信师父的正念,师父救了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