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辽宁省彰武县610、国保大队崔海峰的更多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时,辽宁省彰武县崔海峰就在县公安局政保科,后改为国保大队工作,从来没换过地方,一直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已报道过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请见《辽宁省彰武县610、国保大队崔海峰的恶行》,下面是收集到的他更多恶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彰武县西六乡派出所紧跟江氏流氓集团镇压本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当时西六乡派出所所长叫包小学带着俩警察一个叫刘小飞、另一个叫孙艳军,把本村所有法轮功学员集中在法轮功学员张艳军家,逼迫法轮功学员交出大法书、录音带、炼功带、师父法像等所有与大法有关的资料,逼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西六乡警察刘小飞伙同本村候德彪到白喜琴家,非法搜走白喜琴一箱子书、没有留下任何手续。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左右,彰武县公安局崔海峰、西六派出所警察刘小飞、木家大队书记侯广忠没出示任何手续把白喜琴家翻了个底朝天,之后把白喜琴关押到西六乡派出所,下午又把白喜琴非法关在彰武县公安局,逼家人交两千元钱才肯放人,不然就送拘留所。家人东奔西走才凑上一千元,崔海峰嫌钱少不肯放人,后来有人说情说她家实在太困难真的拿不起那些钱,崔海峰才勉强放人,交了一千元给开个两百元的收条。

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西六乡派出所所长王雨龙伙同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一个警察(不知姓名)大个子,还有白兴吐苏木乡两个警察,两辆车到白喜琴家以办案为名,骚扰白喜琴一家人,原因是在白喜琴女儿家翻出一本大法书。 他们拿出一张纸让白喜琴签字,说签了字就没你事了。白喜琴是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只想让他们快点走,就在这张纸上签了自己的名。

二零零五年,白喜琴的丈夫及儿子在天津大港油田打工,油田也看中了她的儿子肯吃苦、能干,家里有了经济来源,生活一点点在好转。当时西六乡派出所所长王雨龙因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暗中使坏,以白喜琴炼法轮功为由,促使大港油田将她的丈夫和儿子开除。

二零一五年七月,彰武县法轮功学员白喜琴、熊素香、闫桂兰、三人因邮寄诉江信被彰武县城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来国保大队长崔海峰指使国保大队王忠奎、还有一个姓吴的警察将她们三人非法扣留四小时。

西六乡派出所所长李盛源任职期间也曾多次带人、或派人到白喜琴家恐吓和骚扰。

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下午,彰武县法轮功学员杰彩云因贴真相粘贴,内容是崔海峰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刘英的恶行,被早已在此蹲坑的彰武县国保大队长崔海峰及四、五个国保警察绑架,关押在彰武县黑坨子看守所迫害,崔海峰指使国保警察将杰彩云家翻个底朝天,一片狼藉,抢走两车与大法有关的书籍、资料等私人物品,没有搜查证,没留下任何手续扬长而去。

后来,杰彩云在黑坨子看守所受尽副所长王立军扇耳光、被严管等酷刑折磨,两个多月后又被崔海锋送到阜新看守所继续迫害,然后又把杰彩云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

崔海峰敢这样肆无忌惮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还有一原因,也是他明确的对法轮功学员用最鄙视的语气而且带有手势说过的一句话,“就是你们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他认为社会最底层的人没有能力把他怎么样。

中共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将面临的是人类历史上最大最严厉的审判!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都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罪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