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不怠 多救人

更新: 2019年1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曾在大山深处的加油站工作了三年时间,后来家就搬到了我们这的镇子上。

一、开小花 挨家挨户讲真相

二零一六年,当地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判刑,明慧网倡导资料点儿遍地开花,我不等不靠,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家里开了一朵小花儿,建了一个小资料点儿,自己做资料自己发,同时还供给几个老年同修去发。

我那时是骑自行车去乡下各个村屯,挨家挨户的发真相资料,发了一夏天,白天面对面看见人就给。我住的地方周围好几十里我都发遍了,为的是给以后面对面劝“三退”做铺垫,只要是有路的地方我就去,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

一天,我去十几里以外的村子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一進村看见四个男村民其中一个是收废品的,我给他们每人一本真相册子。有一人说你光天化日的发法轮功小本,派出所不管了?我随口说不管了,他掏出手机说:我问问派出所管不管?当时我以为他开玩笑,也没在意,电话接通后,他问:你们现在管不管法轮功了,警察说管。他又说,这里有个女的发法轮功小本本,她说警察不管了。警察又问:你是哪?村民说:A屯。警察问:她怎么去的?村民回答说:坐车吧!(他没看见我骑摩托车)我心想师父说了:“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师父还告诉我们:“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2]。我也没有害怕,继续去东边发,遇见收废品的那个人一直在看我,我不知道他是在担心我,他也没说什么,就去了前边的道,他就把我被举报的事告诉了这三个人,我横穿小胡同来到前边的路,有三个人正在往三轮车上装草帘子,车上的人说:送钱的?我说:比钱还重要,救命的,钱救不了命,法轮大法能救命。他说:那么好啊?我说:是啊!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我给他们一人一本真相册子。这时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哥说:刚才收废品的说有人把你举报到派出所了,你怎么还不走?我说不用怕,没犯法。他嘱咐我说:注意点儿。众生明白后都在保护大法弟子,在师父的保护下,我平安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初,我结识了一位邻乡的同修。她很早就挨家挨户的讲过真相,去乡下讲真相很有经验。我也有想去乡下讲真相的愿望,经过和她交流,我们达成共识,互相配合去乡下挨家挨户讲真相,为了方便救人,我就买了一辆摩托车,代替自行车。

开始时是我们两个人下乡,利用春耕时节,到田间地头和农民讲真相,带着真相挂件儿和资料,地里讲完了,我们再去村子里挨家挨户的讲真相,不落下一个有缘的人,众生都在期盼得救,利用农忙季节去地里讲真相,人集中,九天的时间劝退了六百五十人。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保护,我们才每天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救度有缘的众生。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用心践行。

后来一想,不能只是我们两个提高,走不出来的,我们有责任和身边的同修共同精進,经过切磋,我们又带了两个同修,四个人两台摩托车,我们俩分开走,每人带一个同修。她们以前也讲,就是胆子小,头两天帮我们记三退名单,发正念,过了两天,她们都能独立讲了。我们四个人两人一组,一组一条街,有开前门的,有开后门的,我们两个人一个走前门,一个走后门,人多效率高,劝退的多,两个人一个屯,四个人我们走两个屯。我们地区周围和四个镇的大小村屯相邻,我们基本上都走了一遍。每次下乡讲真相,都劝退七、八十人,多的时候一百多人。

去乡下讲真相,常会遇到有人干扰,有的人不但不听真相,还干扰其他人听,阻碍我们救人,我就想大法是有威严的,法轮功是合理合法的,不允许众生对大法犯罪。有一天,我们碰到了一个信某教的人干扰我们救人,我严厉的说:不听可以,我们不勉强,但是你没有权力阻止别人听真相,八万四千法门,信哪个的没有?你都能阻止得了吗?他没敢说话,躲一边去了。

还有好多不明真相的人被谎言欺骗,不分好坏,我们给挂历他接受,却把我们赶出家门。有一次遇到一个人,还拿手机大声扬言要给派出所打电话举报我们。我回头严肃的对他说:法轮功是合法的,我们没犯法,你诬告我们,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举报我们,警察先抓你,听我这么一说,他转身回屋去了。

每天讲完真相回来后,我都反省一下自己,想想众生都说啥了,有骂人的,三退的人数少了的时候,想想哪些言行或一思一念不在法上。遇到干扰或者矛盾都要向内找,是哪些人心没有修去。找到人心就及时的解体它,在法中归正。因为修好自己才能把人救了。

二、资料真相传遍全市乡村的角落

因为我们镇子周围方圆几十里的真相已经讲完,今年春天我就去了市里,也是想拓展一下救人的空间,从整体的角度考虑一下,怎样形成整体多救人。

来到市里,我在一个同修姐姐家住,在她家呆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通过开交流会和部份同修交流,才知道市里周边好多村屯的众生还没有得救,因为我们这儿是一个拥有百万人口的北方农业县城,人口众多,众生大部份分布在乡下,四面八方乡镇偏远的山区这几年没有同修去发资料讲真相,发也是局部的某一块地方。

同修也对我说:你能来到我们这儿也不是偶然的,是啊!既然让我听到了就有我要做的,有我要修的,面对这么多没有得救的众生,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有责任的。我就和这儿的同修交流走出来互相配合下乡救人的问题,可是没有达成共识。说什么的都有,一提起这个问题同修就持不同意见,因为以前也有下乡救人的同修,后来都出事遭迫害了,同修的潜意识中有一下乡救人就会遭迫害的想法。很多同修也是安于现状,反正每天也上街讲真相了,管他讲几个呢?面对这种状态,我想下乡救人也没有同修能配合的,可是面对这么大面积需要救度的众生怎么办?这时正好师父的新讲法来了。师父说:“你们修好自己,尽情的在救度众生中展现你们自己、做的更好吧!”[3]师父用了“尽情”一词,我悟到:有什么愿望只要一想师父就帮助实现,因为师父已经给我们铺好了路,就看我们敢不敢实践,前提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难中救人时间紧,“真相传遍天地间”[4],正法進程已经到了最后,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师父急呀,我们大法弟子再也不能不紧不慢了,救人的效率得改進啊!救人也得提速了。

这时我想到了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想把全市境内的所有村屯都发一遍真相资料,在最后的时刻给众生一次得救的机会,特别是偏僻的地区,大山的深处,道路崎岖蜿蜒,没车还不行,没有能配合往出走的同修,就只好回家自己想办法了,我有好几个想法,第一是想买个小的三轮车和同修配合去乡下挨家挨户讲真相,结果奇迹出现了,第二天师父把外地同修调来了,是连人带车一起来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来的是姐弟三人,两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们是开车从外地过来的。说是外地同修,其实我们是当年一起得法的,过去就在一起配合做救人的事情,后来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去了外地,十几年没见面了,去年偶然的机会巧遇才有联系,他们这次来的目地是回来了解以前迫害过我们的恶人信息,完成通告的事情,看见他们来了我乐了。修炼中哪有偶然的事情,这是师父的安排呀!進屋坐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说:我有个事我先说说,说完你们看看有没有啥意见,同不同意,我就把要在全市所有乡下村屯大面积铺资料的想法说了,希望他们配合。他们当时表态同意留了下来。我马上回到市里跟各个资料点的同修沟通,给我们提供资料,随后我们立即行动下乡发真相资料。

没有耽搁,首先我们就带了真相资料去了我市南部山区的大山深处林场,和这的同修交流走出来整体配合救人。当地同修配合负责上边三个林场,我们负责下面两个大林场,人多统一时间同时進行以免给同修带来麻烦,第二天在家的这边选择一条土路,里边可偏僻了,道路凹凸不平路窄,黑天也不知道是哪,顺着路走到终点往回来每家每户的一家不落的把真相送到院子里,一个胡同一个胡同的,都是死胡同不好倒车。同修车技高正念强胆子大,经验丰富,做事快准稳,记忆力好不走错路。第三天我们去山区的另一个同修家,四个女同修都不会骑摩托车,来回走好几十里路,我就让两个同修姐姐在同修家发正念,我和四位同修一起去发真相,发了三个林场,然后再给同修送回去,四面八方一天一个地方,最远的路一百五十公里。

然后又买了我市的地图,我们是在家看好地图,途中用导航,确保准确无误,一个乡、一个村、一个屯儿的逐一发真相资料,远就早点出发在天黑之前到达目地地,先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发正念,确保万无一失。夏天人们睡的比较晚,九点或十点我们开始行动,这时人们已经入睡,村子里静悄悄的,刚开始是人下车发,乡下人养狗的多,听见人的脚步声狗就汪汪的叫,一条狗叫,整个村的狗就都叫,这样就会惊动人,就会有干扰,就做不下去。这样做还慢。我们四个商量决定:打开车窗,人坐在车上往每家每户的院子里投,需要说明一下,这三个同修在他们那儿采取的就是这种办法,人坐在车里往外投资料,狗是不叫的。同修在他们那个地方用这种方法。在大冬天三个月发了四万五千份真相资料,在乡下发资料不等被人发现,同修连人带车就迅速的离开,神来神去的,速度特别快。安全系数也高。

头两次下乡的时候我投的不准,就特意在家练习怎样投,我练的是右手,后来再投的时候投的特别准,因为在做的过程中我心里不停的求师父:加持弟子的神通,结果百发百中,投的可准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每晚都带五、六百份真相资料,后来就带一千份真相资料,直到凌晨三、四点才发完,两点是最早的,有几次是早晨四点多才发完,有一天最远行驶了一百五十公里,是晚上踏着夕阳而去,早晨迎着彩霞而归。

有的时候村子小,而且是土路都是死胡同,路太窄不好倒车,有一次刚下完雨路滑倒车时打滑儿,狗又汪汪的叫,把一个小伙子弄醒了,穿着小裤衩手里拿着手机,给另一个人打电话,不一会另一个人骑着摩托车来了,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怎么在这打滑了,没用导航吗?我们急忙向小伙子说对不起,打扰了,我们是过路的,走错了路,我们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弟子的神通,同修司机开车,我们三个在后边推,一下就上来了。象这种事情有好几次,我们遇事不慌不忙,心稳第一念想到的是师父,师父是无所不能的,同时齐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有的村子就特别干净整齐,还有环路,速度快准,做起来方便,有的村子乱脏杂草茂盛,把村子包围在里边,土路凹凸不平路窄,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是个村子。司机同修车技好,经验丰富。有一次车上了土路,因为是半夜,漆黑一片,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家,只有一家还在看电视的人家发出的一点点光线的余光,被司机同修隐隐的看见,断定里面有村子,進去之后果然是一个村子,遇到几次这样的事,同修每次都判断的特别准。

在做的过程中师父保护着我们,还点悟着我们,刚开始坐在车里向院子里投真相的时候我在想这样做可不可以,做了三四天之后师父在梦中点化我,成排成排的火把都亮了,只有几个小黑点儿没亮。我悟到成排的火把就是大地上一排排村庄的每家每户,火把亮了,是众生明白真相得救了,这样做师父认可了。

有一天,我不小心把两份真相资料投在了沟里,晚上做梦我有两件衣服被水冲走了,我想捡回来,够还够不着,醒来后我想这是点化我啥呢?是哪做错了?想来想去我明白了是这两份真相弄丢了,如果掉到地上,师父的法身会引领有缘人找到他,掉在沟里面下雨就会被水冲走了,师父真是时时的看护着我们呢?

北方七月是雨季,每年夏天七月份基本没有几天晴天,可今年师父为了让更多的众生得救天气都配合我们,局部地区下,转着圈下,我们去哪哪就晴天,没有一次因为下雨不去救人,每次雨都在我们周围下,有时提前下雨,当我们到达目地地时地上湿漉漉的,有落下的村子师父的法身引领我们找到,发过真相的村子师父通过各种方式点化不用再发了,感谢师父的慈悲,是师父在救人,我们只是跑腿儿的。

我们四个人整体配合很默契,互相提醒互相帮助,一上车我们就各自开始发正念,已经形成习惯了,只有吃饭的时候是放松,其余时间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常人话不说,都严格要求自己,守住一思一念,一句话说错了师父立刻点悟,法学少了师父也点悟,在这个整体配合的日子里,我们四个同修心性升华特别快。二姐说感谢师父给我们这次整体配合整体升华的机会,我也好感谢他们姐弟三个同修的无私配合。

我们用了二十一天的时间把全市大部份乡村几乎都发了一遍真相资料,还剩一小部份、剩下的资料还有几个没发的乡镇留给附近的同修都走出来,整体升华,整体提高。

在大陆的迫害环境中,我们发资料的这个速度已经是非常快的了,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同修开的这辆车在另外空间里是一匹健壮的带着翅膀的白马在飞翔,我们每天坐在车里就象飞一样的在救人的路上驰骋。

结语

回顾走过的修炼路,我就是踏踏实实、堂堂正正的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牢记师尊的教导:“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走好这一段路,那就是最了不起的。”[5]

今生今世能成为师尊的弟子,倍感荣幸,要写的经历很多,要做的事情很多,要修的人心很多,等待我们去救度的众生更多,希望所有的同修,包括我自己,能在所剩不多的日子里更加成熟,救度更多的众生,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无私配合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只为众生能得救〉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