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中 做师父所要的

更新: 2019年1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我悟到大法弟子跟随师父走到今天,是为了今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件大事,也是在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因此这几年来,我真正的走出了自己的路,面对面直接讲真相救人。虽然说这是一条最艰辛的路,我决心已定,选择了师父所要的。

心在法中 神路自通

在此说一下心性在法中提高的过程。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我地区遭到了空前邪恶的大绑架,那天傍晚一位中年男协调同修来告诉我,说网上有大绑架的消息。我当时心中没有紧张、没有害怕,立刻上网,把消息打印了几份准备马上通知下去。我快七十岁了,也不是协调人,也没有任何依赖别人或推脱的想法,就想着尽快让大家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在北方寒冷的夜晚毅然走出家门。

在充满邪恶恐怖的那些日子里,很多同修不出来了,在家里学法、发正念。有的同修转移打印机和家里大法的东西。我和平常一样,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救人,下午在家里学法、发正念。家里有打印机、资料和一些做出来的真相台历,我没有那么多想法。我心中没有迫害,只有师父的法,轻松的走过那段风雨飘摇的日子。

修去人心 圆容整体

二零一三年,我地区协调人A被洗脑班迫害严重,最后承受不住,违心的被所谓的转化,配合了邪恶,回来时状态极差。同修们提议让我担任本地区协调人。我当时心中有些不踏实,担心自己承担不起来。可是当时想到整体需要,也许这就是师父的安排,我没有退路。在那几年的时间里,我发挥了自己应有的作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真是处处走在前面。哪里出现邪恶标语,我赶紧剪下来。听说银行有污蔑大法展板,我两次正念取下。在诉江大潮中,我协调组织同修们积极参与。

事情做了不少,但是人心也随之膨胀起来。表现在总是注重别人的评价或对自己的认可。证实自己,认为自己修的好,凡事追求完美。显示心、高傲心、看不上别人等诸多不好的人心都暴露了出来,而且不修口,背后议论同修,说话张口就来,常以自己的心性标准强制别人,自以为说的对。这样无意中经常伤害同修,逐渐感觉到同修对我敬而远之。我也深知自己缺少修炼中的善与慈悲,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加持,我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常人中的强者。虽然一直在克服、在修,但总觉得这些东西很顽固,看不到有太大的改变,不免心中有些苦恼。

三年多时间过去了,我看到原来那个协调人修上来了。她多年以来虽然修的跌跌撞撞,吃了很多苦,但是她从来不气馁,不消极。在当时利用手机大量救人的情况下,她主动的承担了购买手机卡项目,保证了本地区同修们的需要量,跑前跑后联系、协调,总是任劳任怨的付出,这一点我比不了她。我觉得自己需要静下来好好调整调整了。通过找她交流,她接受了我的建议,恢复原来的协调人位置,我甘当配角、圆容补充。在配合当中,听到有人说她这个不足那个不足,我总是解释:协调人不容易,比一般学员要辛苦的多,大家都是在修,缺点避免不了。

A同修因为种种原因不能上网,可是作为协调人必须得和明慧网保持联系,得掌握信息,跟上正法進程。我没有去要求她,自己默默配合,我经常根据当地整体的修炼状况,打出一些交流文章,在大组学法时与同修交流。尤其今年明慧网发出的《通告》,还有对《通告》一些相关的文章,我把掌握的信息及时与同修交流,并大量出去散发。就做师父所要的。

在这么多年的邪恶疯狂迫害中,我一直对整体意识很强,可以说是在火与血的教训中走过来的。虽然我们之间会因为对事情的看法存在不同之处,有时会有心性上的摩擦,我一如既往对待她,没有因为意见的分歧而出现间隔。我知道那个强势、无理智的不是她,是邪恶抓住人心操纵她。目地是让我们形成间隔,我不能上当。在以后的接触中,A向我表示她的党文化东西太多了,有些不好意思。我总是看住自己的心,在法中鼓励、配合她。

去除安逸 法上提高

去年看到明慧网出来新版炼功音乐,当时心想:我还是按照老版音乐炼。理由很多:师父说过:“心性多高功多高。”[1]只要做好三件事,学好法、讲好真相多救人,走正修炼的路就行。心性提高是关键,再说老版音乐也没有取消。自己还认为在法上。一个月过去了,看到很多同修都在用新版音乐,抱轮一个小时。我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了,再看看自己的心,上面的诸多借口不都是在掩盖自己的安逸心吗?虽然明慧网没有强调什么,师父也没有说什么,修炼不就是讲个悟性问题吗?这个时候有了新版音乐,让增加抱轮时间,肯定是有它的道理。

干什么不落后这是我的性格。我决心开始抱轮一个小时,第一次觉得时间很长,尤其头顶抱轮,两只胳膊又酸又累,浑身冒汗,心里越想快结束,时间过得就越慢。一段时间虽然坚持下来了,但心里总是有点打怵。

一天早晨抱轮时,心想得改变观念了。苦、累、不舒服,那不都是人的观念吗?人当然都是在求舒服,不想吃苦。师父说:“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2]。我把吃苦当成乐了吗?我的心中是在对抗这些苦、累、不舒服,这不就是常人心吗?此时认识到我是曲解了师父的法,单纯的把炼功当成了辅助手段,实际上和心性提高也是紧密相连啊!

从那天开始,因为观念转变了,心性上来了,抱轮的感觉截然不一样了。尤其是头顶抱轮,两只胳膊轻松、到位,不酸不累,不变形,身体有点往起拔,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让我体验到了法中的美妙。通过增加抱轮时间,我的身体感觉更加健康,马上就七十岁的人了,每天早起晚睡,没有特殊情况,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一点不累,这是常人无法做到的。大法给了我超常的体魄,大法给了我从人走向神的信心,我对师父无以回报,只有精進!再精進!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