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遭冤狱迫害八年半 绵阳市王怀富含冤离世(图)

更新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绵阳市王怀富,是一位正直、善良的老人,因为坚持正信法轮大法,被中共非法关押八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嘉州监狱、广元监狱被迫害累计七年半,受尽酷刑折磨。在二零一七年至一八年的非法关押中,他被嘉州监狱注射大量不明药物,奄奄一息回到家。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王怀富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一岁。

'四川省绵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怀富在第九次被绑架迫害,去世前夕(于2016年)留下的遗照'
四川省绵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怀富在第九次被绑架迫害,于二零一六年留下的遗照

王怀富老人,绵阳市游仙区魏城镇粮站退休职工,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他的道德水准提高了,身体得到净化,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了,家庭也和睦了。无论在哪里,善良、正直的王怀富老人自始至终保持着法轮功学员的风范。

在二十一年大法修炼中,王怀富老人坚持正信,向民众讲真相、揭穿谎言,被中共绑架九次,八次被非法关押,合计八年半冤狱和劳教迫害,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以及注射不明药物迫害。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最后一次刑满释放时,原本健康、体重130多斤的王怀富老人,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回到家已是奄奄一息。下面是王怀富老人在过去二十年中,被绑架关押、遭酷刑折磨的经历。

一、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当时五十五岁的王怀富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在单位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于绵阳新华劳教所。

二、在四川省广元监狱:冤狱三年 遭暴打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三日,流离失所的王怀富在四川省安岳县城再次被警察郭斌、杨伟等四人绑架,被绵阳市游仙区检察院非法起诉,检察员为范玲玲,王怀富被绵阳市游仙区法院非法庭审,审判长王军,不给王怀富本人判决书,只发给执行通知书,上写审判员范丽珍、书记员曹辉,(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开庭,实际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开庭,王怀富被冤判三年,劫入四川省广元监狱。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广元监狱三监区的犯人向诚、李平等借口法轮功学员王怀富带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他们先对六十多岁的王怀富一顿暴拳和扇耳光,随后更想借机邀功减刑,就跑去告恶状说:“法轮功(学员)王怀富、曾革平等不好管。”在场的三监区副监区长何斌对前来构陷法轮功学员的犯人说:“不好管的就抖他们(指法轮功学员)的肉!”站在一旁的恶警李森泉也抢话说:“就按何监区的指示下去干,整死了烧了就是。”

犯人向诚、董平、邓虎先将王怀富非法关进监舍楼的三楼一舍,搞暴力“转化”,两天多时间不准王怀富合眼、不能睡觉,只准坐在一个小板凳上不准动,这些犯人还不分昼夜的用极下流的语言辱骂他;七月二十二日凌晨三点,气急败坏的恶犯向诚、董平等抓住王怀富的头就往墙上撞,一阵紧似一阵的辱骂声伴随那“咚咚”的碰墙声,整个监舍楼都被震动了,王怀富在惨叫声中倒下了。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王怀富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广元监狱至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出狱回家。

三、在朝阳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两个月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刚刚从广元监狱出狱两个月,王怀富在塘汎“绵三快餐店”被游仙区“610”、魏城镇综治办等人绑架,以“填个表单就回来”为借口欺骗,强行将王怀富劫入朝阳洗脑班(也叫“绵阳市法制学校”),王怀富失去人身自由,被非法监禁关押两个月。

当时参与迫害王怀富的责任单位及个人有:绵阳市法制学校书记兼校长:刘××、副校长肖××;游仙区“610”办:谭小琳、曾华强;魏城镇综治办:郭光寿、余光跃;魏城镇桂花社区主任:常丽;洗脑班包夹:玉珠村的田举成、田三娃。

四、四川省嘉州监狱:冤狱三年 被强迫超负荷奴工劳动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一早,王怀富还是象往常一样出去给百姓讲清真相,当他到玉河场镇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巡逻张洪祥、张双祥构陷,遭绵阳市游仙区玉河镇派出所警察郭斌、杨伟、陈显茂、梁治海等绑架,晚上九点多钟,被关进绵阳看守所。

在绵阳看守所,王怀富遭受了各种残酷迫害,生活极差,饭霉臭味很大,劳动任务极重。后王怀富被非法判刑三年,审判长王军;陪审员:金小平、裴治州;书记员:周梦。二零一二年上半年,王怀富被劫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四监区(现在的乐山市嘉州监狱九监区)。

狱警暗示犯人头叶卫东强迫时年六十五岁的王怀富每天白天站、坐军姿达五小时以上。有一次在犯人排队上厕所时,叶卫东说王怀富眼睛到处看,取消他上厕所,致使他差点把屎尿拉到裤裆里。在走队列时,叶卫东说他动作跟不上节奏,上前打了他几个耳光,使他的耳朵很长时间失去听觉。

有一次所谓的“考核”,逼迫王怀富唱邪党歌曲,王怀富不唱,就强迫他到太阳下暴晒反省。晚上,各监室室长奉命将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坐军姿”到深夜十二点钟,凌晨三点起床,坐到天亮,如有打瞌睡的,轮换值班的组长们就打、骂或扯眉毛。

乐山市嘉州监狱规定六十五岁以上的犯人为“老年犯”,进老年监区,没有劳动任务。然而,王怀富六十五岁多,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强迫劳动,每天超负荷、超时间的劳动任务摧垮了他的身体。每天繁重的劳动下来,王怀富眼花看不清人,腿脚发软走不稳,上楼梯必须双手扶住栏杆才能上,晚上手都抬不起来,大脑和全身神经痛,睡不着觉。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王怀富吃不下饭,全身疼痛难忍,走路都困难,持续了七天时间。从此,他不完成恶警的任务,每天恶警就罚他站数小时“反省”。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因五马坪监狱搬迁到乐山市嘉州监狱,才停止几天车间劳动。十二月一、二、三日拆除车间设施,其他犯人休息三天。十二月七日,嘉州监狱车间劳动又开始,王怀富因完成不了繁重的任务,又强迫他每天“反省”四小时以上。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他给监狱长写了强迫他这个六十七岁老人繁重劳动的报告,监狱长派来个科长跟他交涉,才停止对他每天的“反省”。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当王怀富走出乐山市嘉州监狱时,他被早已等在监狱外的绵阳市公安局的警察拉上车。车上,一个姓佟的人阴沉着脸说:“王怀富,我今天很想把你擒到岷江河里洗脑,我这是第三次来接你出狱。”王怀富笑了笑说:“我如果大脑有问题,你可以给我洗脑,可是我大脑没有问题呀。我现在严肃地告诉你:真正要洗脑的是江泽民一伙,他们栽赃陷害法轮功,毫无法律依据的把我们打成×教,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与家人遭受残酷的迫害,直接违反了中国宪法和法律,干了伤天害理的坏事。你有本事去给江泽民一伙洗脑,我和全国人民都要感谢你。”

五、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五年三月六日,王怀富在4路公共汽车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电话诬告,被绵阳市涪城区公安局城厢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审讯,又通知了魏城镇派出所。王怀富先被非法抄了在塘汎租房的家后,又被非法抄了在魏城的住家,王怀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参与迫害的责任单位及个人有涪城区公安分局城厢派出所赵颖等四、五人;游仙区公安分局魏城镇派出所郭x;魏城镇综合治理办公室赵x;游仙区“610”办公室曾华强;魏城镇司法所主任陈邦福;魏城镇玉珠村书记田显平;魏城镇东街居委会主任常丽;绵阳市拘留所杨剑军、张文武。

六、绵阳市拘留所:酷刑折磨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二点多钟,王怀富被绵阳市经开区城南公安分局、松垭派出所、塘讯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二十五日至七月十日,被非法关押到绵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左右,拘留所警察刘波叫王怀富和同监室的田琪到他办公室填入所询问登记录。王怀富就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在旁的民警蔡凡就开始骂大法师父。王怀富说:你不要骂大法师父,他毕竟六十多岁了,又没惹你,你骂他干什么?无故骂人是有罪的。

蔡凡跑过来,一下把王怀富按倒地上,用手铐把王怀富左手反到背后,将手铐卡子按到底,立即王怀富的手钻心的痛。蔡凡又将王怀富的右手反到背后,也将手铐卡子按到底,王怀富剧痛难忍。蔡凡叫王怀富站起来,王怀富已无法起身。蔡凡就抓着王怀富的手臂往起提,又一阵钻心的剧痛使王怀富无法站立。

蔡凡接着用膝盖在王怀富背后一顶,王怀富只觉得腰椎“咔”的一声,腰部立即剧痛起来。王怀富只好半蹲半跪靠着墙大声呻吟。约十分钟后,蔡凡才解开手铐。王怀富的两手肿的象面包一样,手腕上留下深深的血红印,两手失去了知觉。王怀富腰椎剧痛,无法站立,攀扶着物体,才能移动。之后,王怀富身上多处伤痕,生活起居不能自理。蔡凡施暴时,警察刘波、杨剑军和被拘人员田琪在场。

七、在四川嘉州监狱:冤狱一年半 被注射大量不明药物

王怀富因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下午在绵阳市魏城镇发放法轮功真相台历时,遭魏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将构陷他的材料转到游仙区检察院,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上午十点,王怀富被绵阳市游仙区法院非法庭审。庭上,两位律师依据法律和事实,为王怀富做了无罪辩护,明确指出王怀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履行法律赋予的权利,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并希望法官无罪释放王怀富。

当天旁听的所有人员都了解了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他们为律师的正义之举所震撼,有竖起大拇指称赞的,有轻轻拍手鼓掌的。庭审结束后还有法官和警察与律师握手的,有穿警服的警察握着律师的手说:“感谢你们,你们远道而来辛苦了!”

但是,王怀富仍被非法判刑一年零六个月,并被勒索处罚金2000元。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王怀富被劫持入乐山嘉州监狱,监狱拒收,说他有病。然而,绵阳市看守所警察田体全等人软硬兼施强制监狱收监。

入监后的二十天,即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王怀富被押送到成都病犯监狱住院治疗,近两个月时间,被做肺部“钳制镜”和每天强制注射大量不明药物的“增强CT”,七十岁的王怀富老人被折磨的天昏地转。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下午五点,王怀富被注射后,两个针头从他的手腕血管拔出时,警医不准让他用手按住止血棉球,然后,列队把王怀富从二楼带到七楼病房,病友才发现他的手腕还在滴血,致使王怀富失血过多,身体垮下了,各种恶性不良反应全上来,非常痛苦。

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六日,狱警强行叫王怀富出院,又回到嘉州监狱做奴工。

一直熬到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王怀富咳嗽、咯血越来越多,狱警又第二次将他押送到成都病犯医院治疗,近两个月时间。这次王怀富拒绝治疗,不接受任何体检和药物,他表明他要炼法轮功,定会好病。狱警就对王怀富施暴,长期罚站,并指使护理人员冉正强、郎加等人打他、踢他,致使王怀富晕倒,以后每天给王怀富输液、注射不明药物,每天边输液,王怀富边咯血。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王怀富非法刑期满,六月六日,才停止给王怀富输液。王怀富回到家,已经是奄奄一息。成都病犯监狱医院住院共四个月期间,王怀富每天都被输不明药物,共被抽血二十几管。

王怀富回家一年后,终不堪中共长期的迫害造成的伤痛和对身体的损害,于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一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