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劳教迫害 南阳法轮功学员王铁壮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法轮功学员王铁壮,曾是河南省南阳市工商局的局长,在位于河南许昌市的劳教所遭受过残酷迫害。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在南阳市政法委、公安局、610等机构的蓄谋已久的绑架行动中再次被绑架迫害。近日获悉,王铁壮已被非法批捕,案子已经到了检察院,准备起诉。

在这次绑架案中,据说有13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八月三十日当晚被劫持到洗脑班的有60人。

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迫害。南阳市公安局早已在社会上招收闲散人员(协警)培训暗中监视、盯梢、跟踪等流氓手段,收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在四月份就开始监视、跟踪;七月份开始对全市所有住户、门店等进行名为“入户走访”,其实质是进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就要户口簿、身份证、填表登记、照相。

八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钟,中共南阳当局召集所有参与这次绑架的人员布置任务,此时起,所有参与这次行动的人员不许与外界联系,市区和各县列出了要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事先就开出非法行政拘留证。晚上十点钟,到乡镇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抄家、绑架。

八月三十日凌晨开始,在南阳市区以及各县开始大面积非法抓捕。在市区其中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租住房邻居(未修炼法轮功)早三点多钟上公厕,一开门,就被二、三十人围上,不让回屋,五点多钟,让邻居敲开法轮功学员租住房的房门,闯进去,非法抄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早上五点多钟倒垃圾开门时,被早已蹲守在门口的十多个不明人员闯入家中非法抄家、绑架。

二零一九年九月份,也就是十月一日前夕,南阳市法轮功学员王铁壮、关明慧、何喜梅、贴林峰、老奎叔、胡大姐等多人被绑架。据悉,警察统一行动,在早上四、五点时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绑架。

王铁壮在劳教所遭受过的迫害

王铁壮于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接回后,南阳市市委书记、公安局长亲自作“转化”他。他坚修大法,讲真相,揭露邪恶,义正辞严。二零零一年南阳市办第一期洗脑班时,铁壮被绑架进洗脑班洗脑,王铁壮不向邪恶妥协,那些恶警恼羞成怒,决定对他非法劳教三年,王铁壮被强行送往许昌的河南省第三劳教所。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可以称之为魔窟,所长闫振业,在多次大会上公开叫嚷“与法轮功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决不能手软。”可想而知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多么惨烈。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王铁壮在劳教所里被长期迫害,软硬兼施,酷刑折磨,备受人格侮辱。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连这么大年纪的人也不放过,仍使用“上绳”的酷刑。在精神和肉体长期被双重摧残下,有一次他实在承受不住,便违心地写了“保证书”。此后他整日以泪洗面,愧对师父,愧对大法,时刻承受着心灵的谴责和煎熬,大喊“我是违心的”。后来王铁壮声明“保证”作废,又继续遭受着邪恶的迫害,其间由于坚修大法,在劳教所一次省“帮教”会上,王铁壮高喊“法轮大法好”,而被加刑八个月,为被迫害致死的同修李建等联名申冤被非法强行加期一年。

王铁壮在劳教所遭受过一种酷刑:用牙刷刷肛门。这里的恶警为了迫使他写“三书”,逼迫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唆使犯人对他进行残酷折磨,用牙刷刷肛门,然后再让其刷牙。手段之残酷之下流,无法用语言表达。

法轮功学员自述耳闻目睹的王铁壮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的一天晚上,收工回去时,已经将近十一点了。晚上十二点以后,恶警指示恶人把岳彩云与王铁壮强行叫起来,戴上手铐,绑架到住宿楼对面的医院里,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酷刑迫害,美其名曰:“破冰行动。”三大队二中队的中队长赵志民与指导员申建伟都参与了这场迫害。这是听那些吸毒犯们聊天时透漏出的迫害情况,迫害的细节他们没有讲。

还有一次,也是二零零四年,不记得是几月,那时已经穿了短衬衫。下午吃了午饭,进到车间没有多长时间,突然宣布到会议室开会。后来才知道这是三大队专门针对王铁壮开的一次批斗会。当时在会议室时听到一个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声,一会儿,王铁壮被小绳捆得很紧押了进来,两条胳膊从背后拉上来,拉得很高,疼得王铁壮满头大汗。被绑架到会议室外另一个房间松绳时,又听到一声惨叫,这应该是恶警唆使下,那些吸毒犯们故意的,拉开绳头,一下子松开,这很疼的。正常的应该是慢慢的松绳,还要揉着胳膊,促进血液循环,才不会那么疼痛。

酷刑演示:上绳
酷刑演示:上绳

王铁壮遭受的迫害远远不止文中描述的,很多迫害都是背地里干的,又有至少两个包夹一天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的跟着,很难知道详情的。那时,王铁壮已经五十多岁了,现在已经过去十七、八年了,王铁壮已进入古稀之年了,却被再次绑架。中共之邪恶暴露无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9/曾遭劳教迫害-南阳法轮功学员王铁壮再遭绑架-397226.html